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龙至尊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4081章 若英回家

第4081章 若英回家

强大的武力可以更改规则,陈九,他虽然杀了陈强,但他的表现因为足够优秀,所以最终也没有被治罪的,反而变成了家族中的骄傲。

家族第一高手,天份超神,关于陈九的传说,就这么流传了开来,可是就在大家惊叹的时候,一则不太好的消息也传了开来。

陈九,之所以能够成为家族第一高手,那是因为他意外得到了一个好鼎炉,这个鼎炉不用说,大家也都猜到是宋若英了!

陈族宋院,宋家族人这几天感念陈九的大恩,那是对宋若英更加的讨好了,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可偏偏是宋若英与陈九间是清白的关系,这总听着大家说他们是什么百年好合,天造地设,那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英儿,当初你与陈九的亲事,其实我们并不是十分赞成,但没想到你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看来你这次真是捡到宝了啊!”不光外人说,在自己家里,她亲爹宋圆也整天把这件事情挂在嘴上。

“我那是……”宋若英有苦难言,要不是你们说什么灭族大祸吓唬我,我会答应吗?

“英儿,当初看着是委屈了你,可没想到陈九竟然是明珠蒙尘,娘真是佩服你的眼光啊,看来你真是嫁对人了!”亲娘王玉儿也是整天念叨的不停。

“什么嫁对人,我能够嫁给他,那是他八辈子烧高香,烧来的福份好不好?”宋若英终于忍不住暴发了。

“这……英儿,身为儿媳,你切不可在公婆面前,如此骄傲自满啊!”王玉儿他们皆都是不满的劝了起来。

“爹娘,你们别说了,其实我跟陈九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宋若英实在是不想再听下去了,所以她决定摊牌。

“不可能,你们如果没有发生什么,那外面怎么会传你是一尊绝世鼎炉,可以让男人脱胎换骨!”宋圆立马驳斥了起来。

“爹,娘,你们别听外人乱说!”宋若英直接羞红了脸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英儿,我们一直不好意思问你,关于鼎炉的事情,我们其实也不是太相信的,只是这其中究竟跟你有没有关系啊?”王玉儿有些艰难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当然没有关系,我现在还是清白的身子,可不是什么绝世鼎炉!”宋若英郑重的保证。

“英儿,其实绝世鼎炉没那么难听,你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宋圆安慰道:“如果此事是真的话,那么陈族必定要感念我们的恩情!”

“是啊,英儿,绝世鼎炉虽然只有第一次有用,但这绝对可以让你在陈族说一不二,我们家族也能够跟着你沾光!”王玉儿也是期冀道。

“爹娘,我说你们要我说几遍?我跟陈九间是清白的,我自己更是清白,懂吗?”宋若英端是有些生气了,哪有爹娘希望自己女儿给人家当鼎炉的,别说我不是,就算我是你们也不能够这样啊!

“真的?如果你们之间没发生什么,陈九姑爷能够这么尽心尽力救我们?我们可听说了,他这次不光力斩了陈强,而且连陈盛也给打败了,那可谓是家族第一,风光无限!”宋圆他们的言外之意很明显,那就是这样的男人你打着灯笼都难找。

“哎,他之所以娶我,还不是为了寻找这么一个契机嘛,他现在成功了,所以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你们放心吧,他不会再来找我,我们宋族也可以这样安然生活下去了!”宋若英叹息了一声解释道。

“英儿,你难道不觉得他喜欢你吗?”王玉儿直是十分的不甘心。

“不觉得啊,再说他喜欢不喜欢我,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之间的婚姻,不过只是一场交易罢了,我帮他挽回名声,顺势崛起,而他则要照顾我们家族,这很公平!”宋若英淡然的讲道。

“英儿,那你对陈九,真就没什么其它想法吗?你们毕竟生活这段日子了,难道真就没有感情吗?”王玉儿悉心力劝道。

“这家伙的确跟以前大不一样了,现在的他才像是一个男人!”念及如今陈九的表现,宋若英其实还是很认可的。

“英儿,既然你欣赏他的为人,难道就没有想过假戏真做,将错就错的成为他的妻子吗?”宋若英不无期待的讲道。

“什么嘛,娘,哪有你这样势利的,看人家功成名就了,你就把女儿往外推,难道你就不想女儿跟你一起生活嘛!”宋若英禁不住嗔怨起来。

“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之前陈九他那么混蛋你都嫁了,更何况现在?你还有什么不能够接受的?”王玉儿摆明了要攀上这门亲事了。

“我……我跟他之间一直都是相敬如宾,并没有这方面意思,再说我也不想回去了!”宋若英嘟起了小嘴耍性子。

“不行,你必须回去,我们宋族一言九鼎,既然已经将你嫁出去了,断然没有再要回来的道理!”宋圆突然板起了脸的,驱赶宋若英。

“爹,你怎么可以这样?”宋若英委屈的都要哭了。

“英儿,你爹说得对,你赶紧回去吧,今天我们就不留你了!”王玉儿一狠心的,也是赶人起来。

“娘,怎么连你也欺负我……呜呜……”宋若英再也忍不住了,委屈的抽泣起来。

“行了,要哭回你家哭去,别在我们这里碍眼了!”反脸无情的,宋圆夫妇还真是不打算要自己这个女儿了。

“爹娘……”接下来,任由宋若英再怎么乞求也没用,看着两人铁了心的模样,宋若英也只好回去了。

“终于走了,老爷,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太狠心了,万一这丫头以后记恨我们怎么办?”王玉儿的目光中尽是担心。

“玉儿,你要知道我们这都是为了她好,再说这样的姑爷哪里找去?我们宁愿当罪人,也不能够让女儿遗憾终生!”宋圆理直气壮的讲道。

“说得也是,不过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吧!”王玉儿最终点了点头,但免不了几分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