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龙至尊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4088章 若英表白

第4088章 若英表白

“夫君,九儿好不容易有些起色,你难道就这么舍得让他离开我们吗?”金秀作为陈九的母亲,那自然是万分的不愿。

“哎,九儿的天份你也看到了,如果继续将他束缚在陈族,那必定会埋没他的光辉,只有更宽更广的舞台能够让他发挥潜力!”陈夏叹息间,好言相劝。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舍不得九儿离开!”金秀作为女人,她有蛮不讲理的权利。

“好吧,具体去留就由九儿自己决定吧,他现在乃是家族第一高手,没有人可以非议他!”陈夏将这个权利交到了陈九的身上。

“胡闹,如此大事,怎么可以听凭一个小儿的意见!”陈烈等人自然是万分的不满,但他们碍于陈九的强大,还真是不敢正面顶撞。

天地阁中,宋若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那心中忽然像是针扎一样的痛“陈九,你要走了吗?”

“走?也许吧,现在呆着也没啥意思,我也想出去看看!”陈九最近修为停滞不前,他必须出去寻找机缘才行。

“没啥意思?难道你就那么厌烦人家吗?”宋若英幽怨,这些天她觉得两人间还是挺欢乐的。

“没有啊,你天天替我拆弹的,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陈九讲出了心理话,因为要说不舍的话,这位小媳妇还真是越来越讨他喜爱了。

“真的?那你若走了,谁替人家排雷啊?”宋若英欣慰间担心道。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有些时候,女人何尝不是呢?

“宋若英,其实这也是让我为难的地方,我必须要出去,但我想带你一起走,不知道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陈九斟酌再三后还是询问了出来。

“什么?你要带我走……”宋若英瞬间欣喜若狂,但随之又拉下了脸来“我若跟你走了,那我宋族怎么办?”

“是啊,要不你还是留下来吧,毕竟我们之间也是假的,我这个废物出去后,生死难料,还是呆在陈族比较安全!”陈九挺悲观的。

“陈九,我不准你这么说,你尽管以前是废物,但在我宋若英眼中,你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个你了,我想跟你走,我舍不得你!”宋若英立马表明了决心。

“算了,你不要跟我走了,你反正又不喜欢我,我们一起走了算怎么回事?”陈九摇了摇头,还是拒绝了。

“不,我……我喜欢你,我爱你!”宋若英突然鼓起了勇气的吼道,尽管羞于说出口,但她知道自己若是再不说的话,那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什么?你不会故意的安慰我吧?”陈九则是表示了些许怀疑。

“陈九,你这个傻蛋,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人家若是不喜欢你的话,怎么会天天帮你拆弹的,这种事情,不是只有爱人间才可以做得吗?”宋若英当即嗔怨了起来,臭榆木圪垯,怎么就是不开窍。

“噢,原来你知道啊?看来你当初从娘家回来的第一天,就已经打算真正给我当媳妇了?”陈九恍然惊叹。

“宋族只修不退的,我注定已经回不去了,再说你真的不是以前的那个你了,你现在上进,有责任心,像是一个正人君子,我心幕中的白马王子!”宋若英算是正式的表白了。

“是吗?我居然有这么好吗?那你以前怎么不说?”陈九顿时自恋上了。

“我那还不是一时间难以接受嘛,毕竟你以前那么废,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会爱上你,但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不能够没有你!”宋若英不好意思的讲道。

“若英,其实我也早就喜欢你了,只是不想勉强你!”陈九安慰间,真情流露。

“我知道,你天天替人家排雷,人家能够感受你的心意!”宋若英充满幸福的点了点头。

“呃,既然你知道我的心意,为何不早点对我表达爱意啊?”陈九端是搞不懂了。

“陈九,你搞清楚你是男人好不好?这表白追求,不是应该你主动的吗?”宋若英禁不住责怪了起来。

“啊?说得也是啊,是应该我主动的,但我本身这么优秀,即便我不主动,那女人们也得抢破头才对啊!”陈九天生的优越感爆棚。

“抢你个大头鬼啦!”宋若英狠狠敲了一下陈九的脑门吃醋道:“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你那个未婚妻?”

“我……好好的提她干吗?”陈九一阵无语的。

“陈九,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她如果见识到你现在的优秀,那重新爱上你怎么办?”宋若英不无担心的讲道。

“那好像是她的事情吧?干我屁事?”陈九摇头间安慰道:“若英,你喜欢我,自然觉得我无比好,其它女人的眼中,我可能狗屁不是呢!”

“哼,谁不喜欢你,那就是她们瞎了眼!”宋若英沾沾自喜。

“若英,我们别说她了好不好?我现在就想你!”陈九亲昵的抱住了宋若英。

“呆子,今天就让我们真正的洞房吧,人家要给你生个小陈九!”宋若英羞涩的,期待极了。

“洞房吗?”陈九则是有一些犹豫,因为这一旦洞房的话,那会直接开启江山美人画卷,让他陷得更深!

“怎么?你难道还不愿意吗?”宋若英禁不住嘟起了嘴,自己一个女人这样的话都讲出来了,你一个男人还不情不愿的算怎么回事?

“不是,若英,眼下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扰着我,让我难以权衡,你帮我分析一下吧!”陈九实在是挺纠结的,将自己不想受制于功法的事情讲了出来。

“什么?你是说自己有奇遇,但对方在你灵魂中种下了功法,精神若想提升,必须跟女人好才行吗?”宋若英听了之后也是大吃一惊,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的。

“是啊,我不想变成它的傀儡,所以这些天才一直忍着没要你!”陈九很是委屈的讲道。

“陈九,你真是太傻了,有这样的好事,你怎么不早说啊,要是早说了,我早就助你晋境了!”宋若英却是斥责起来,与陈九间的看法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