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盗墓者说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章 最完美的结局

第四章 最完美的结局

屋里屋外都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锣鼓喧天中,众人齐来贺喜。有我的亲戚,有老爷子老妈子的朋友,有二叔的朋友,有我的朋友。

钉子大大咧咧地往前面一站,伸手就要去揭新娘的盖头。我一把打开他的手,道,“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你给我老实点儿!”

钉子嘟起嘴道,“完了,你现在可是咱全哈尔滨的这个,”说起竖起大拇指,“可是猴哥,不是我说你,就算你是这个你也不能就忘了发小啊!”

我道,“放心,有你小子一份,今天给我好好表现啊!”

钉子大喊道,“得嘞!”

正说话间,又有客人来到,我一看,呵!是胡八一和一号胖子,还有大金牙也来了,哟,连一向不不喜欢这种场合和气氛的Shirley杨也来了,连忙迎上去招呼。

胡八一道,“夏侯兄弟,恭喜恭喜!”

我忙道,“同喜同喜!”同时凑到胡八一耳上,道,“胡大哥什么时候办事啊?”

胡八一叹口气道,“唉,别提了,我哪像夏侯兄弟这么奋发有为啊,到现在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

我道,“胡大哥真爱开玩笑,就我去那破研究所?得了吧,我还不如失业呢,还天天朝九晚五的!”

胡八一笑道,“彼此彼此,实话儿告你吧,我被招安了,不日就要到插门到美国去了,唉,我这一世英名啊,尽付流水矣!”

我羡慕道,“胡大哥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可是要到海外挣美子的人了,小弟可比不了。”

胡八一突然正色道,“以后别在做摸金倒斗的勾当了,咱们大风大浪也都经过了,嘿,算是不虚此生了吧?过些安稳日子挺好的。”

我点点头,道,“我也摘符了,以后绝不再做这种事了。”

还待再说几句话,又有一帮宾客来到。胡大哥道,“你去招呼吧,我去跟他们聊会儿。哎,二号胖子呢?”

我不由皱起眉头,道,“别提了,今天他是伴郎,都在后面梳妆打扮半天了,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胡八一笑着往后面走去,我则迎上刚进来的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其他人也都跟他差不多年纪。

几个人把我拉到墙边,道,“夏侯老大,什么时候再出发?带我们也去见识见识呗!”

我伸手在那小子头上弹了一记,道,“小免崽子,怎么不学好呢?你们都叫什么名字?”

为首的那个道,“小弟贾愚。”

其他几个人依次道,“王猛,维京海盗,decler,紫色荆棘,ciac。”

我听得直皱眉头,道,“你们这他妈都是什么名字啊?乱七八糟的,还这么奇怪!”

贾愚道,“嘿嘿,别管我们名字了,我们也想做摸金校尉,夏侯老大带我们去吧,我们现在有个很大的目标。”

我奇道,“你们有什么目标?”

贾愚道,“嘿,当然是始皇陵了,听说这么多年了,从没有人能进去过。咱们去把它倒了怎么样?”

我还以为他们真有什么线索,一听是这个不由气得我直翻白眼,怒道,“快滚快滚,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有多远滚多远!”

几个小子愤愤不平地转身离开,临到门口的时候,那个叫贾愚的转过头喊道,“哼,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带我们我们就自己去!”说罢匆匆跑了。

我差点儿没追上去教训几个臭小子,不过结婚大典马上到了,我得拜堂先。

拜完堂之后自然马上开席,我到后面一看,好家伙,这是多少人啊,怕不下有百十桌,浩浩荡荡,风卷残云,吃喝得不亦乐呼。

我还得挨桌敬酒,到哪一桌都得被灌上几杯,胖子的伴郎做得太失败,才替我挡了几杯酒就醉得不醒人事了。我只好一个人硬着头皮在新新娘的搀扶下勉强支撑。等敬到胡八一他们桌的时候,我早已醉眼朦胧,不辨南北了。

四周都是一片喜气洋洋闹闹轰轰,我却突然一打眼看见大衍先生正向我走来。

我连忙挣开新娘往大衍迎去,大衍转身而走,我紧紧跟上,走到前面的大厅时,大衍转过身来道,“我该恭喜你么?”

我现在的神智已经非常不清楚,心说别是我看错了吧?吴继海不是说大衍先生已经坐化了吗?

大衍见我不说话,又道,“你现在快乐吗?”

我看着大衍,迟顿地点点头。

大衍微笑道,“你已决定要做个世俗之人了吗?”

我结结巴巴地道,“大……衍先生,您徒弟吴…继海想见您……一面,倒是见着……没有啊?”

大衍仍然是一脸微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的大脑现在估计都已经变成了浆糊,我道,“什么……世俗之人啊?我当然不要……做世俗之人!”

大衍道,“你是有慧根的人,如果不想做世俗之人,愿意跟我走吗?”

我闭上眼睛,想了想,点点头,道,“走……就走,谁怕……谁啊!”

大衍转身而去,我踉跄着跟上,却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了。我回头一看,道,“小絮,你……你怎么来了?”

韩咏絮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往回走,一直走到正红烛高照的洞房里。

韩咏絮道,“你爱不爱我?”

我咂吧咂吧嘴道,“怪口渴啊,给我弄点儿……水喝。”

韩咏絮一下子把我推倒在床上,大声道,“你先回答我嘛!”

我摆摆手道,“你不给我水喝我……就不回答你!”

韩咏絮不管这一套,抱着我就在床上滚成了一团。不知道滚了多少圈,最后我终于压在她身上,道,“给不给我水喝?”

韩咏絮翻着眼睛道,“你气死我啦!”

我哈哈大笑,道,“我还没醉呢,哈哈!”说着动手去脱韩咏絮的衣服,没想到刚才还主动之极的韩咏絮突然脸生红韵,轻轻地道了一句,“你先把窗帘拉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