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地底帝国 > 全文阅读

正文 正文 第三十六章:时光(大结局)

正文 第三十六章:时光(大结局)

夜空中,一大一小两个月亮浮着,我在楼顶上看得入迷。

“陆先生,你怎么又在这里,该休息了。”一个小护士在旁边不满地叫道。

我指指比较小的那个月亮:“怎么会多出一个来,原本不是只有一个月亮的吗?”

“唉呀,昨天不是告诉你了吧,这是国防军的太空要塞,十年前就造好放在那里了。快点回去吃药休息,不早点让大脑恢复功能你还要再问这个问题几十遍,走走走……”

小护士拉着我走下楼梯间,搭上智能电梯返回病房。

“月亮很美。”我对小护士说。

“是很美,给,快吃药。”小护士递过药片和水,看着我把药服下,又拿过一个包裹在我面前晃一下,扔到了我床上。

“什么东西?”

“你的邮包,活体冷冻局寄来的,可能是你冷冻休眠前存进的私人物品。”

“谢谢。”

“我先走了,回来之前你一要睡下哦。”

门关上了,我打开邮包,首先滑落出一个信封和几张磁卡。撕开信封,一张印制精美的信笺露出来。信上以楷体中文写道:

亲爱的陆云先生,欢迎您从长久的美梦中醒来,这51年零6个月21天的休眠,是否令您感觉只过了一夜?这是当然的,因为当初我们就是这样对您承诺的。想必您在醒来之初会感到一些不适,请放心,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很快您将恢复如初。按照您事先的要求,我们在您醒来后不久即对您进行了肢体快速再生术,为您恢复了左臂并消除了背上的伤疤,正如我们所保证的,这都是以绝对不会产生有害副作用为前提的。当然,您转托给我们保存的财产,通过6家不同的理财公司精心经营,现已增值到地球币八百五十六亿元,按2016年美元价折合一百亿美元,如果您决定将这些财产立即收为本人经营,您须要向理财公司支付总额八十五亿六千万元的退损费,并向我们支付八十五亿六千万元的代理费,您也可以将它们继续由我们代理,我们只每年收取八亿五千六百万元的代理费。为了您在2067年的地球联邦境内依然能正常生活,我们已经为您代办了身份卡,内有一千万元存款的银行卡,财产证明卡和社会保障卡,后三张卡以视网膜和指纹为密钥,为防万一,又为您设置了手动密码,分别如下……

“哇!八百五十六亿元,折合2016年的一百亿美元,我们居然会有那么多钱!”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惊呼,我扭过头,是个没见过的护士,正偷看我的信。

我把信收在背后,疑惑道:“我们?”

护士小姐眼望着天,俏皮地笑道:“我说漏嘴了行不行?看到你有那么多钱,我也想分一点啊,所以——”

“你别乱想了啊,我有未婚妻的,等她的病治好了,我们马上就结婚。”

“你不是患了失忆症加健忘症吗?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我笑了笑,指一下床边的椅子:“坐吧。”

她乖乖地坐下了。

我把信折好塞进信封里,放下邮包,看了她一眼,说:“你很漂亮。”

“谢谢。”她点头微笑道。

“看着眼熟,我们之前见过吗?”

“没有啊。”她使劲地摇晃着脑袋,笑容依然灿烂。

“有男朋友了吗?”

“我也订婚了啊,而且等他的病好了,我们也马上会结婚,然后照他答应我的那样,一起到塔拉洞区的花都去生活。”

“花都?”我觉得这地名很熟的样子,一时却想不起来了。

“对啊,开满月兰花的花都城,我和他相识的地方,他送给我的第一朵花,就是心形花瓣,代表宽容和纯洁的月兰花。”

“月兰花?”又是个似曾相识的词,是什么东西呢?头开始隐隐发痛。

“没见过吧,对了,你不打开邮包看看吗?”

“我等你走了再看啊。”

“那么小气,放心好了,我也快结婚啦,不会对你有企图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是私人物品……其实我也不记得当存了什么进去了……”

“那更没关系啦,就让我看看嘛,我保证不告诉别人还不行吗?”护士小姐开始撒娇,这我可受不了,于是抢过也邮包开始撕外包装。撕到半,我觉得有些不妥,又加了句:“发誓,你要发誓。”

她立即举起右手:“我发誓,如果我把等会儿看到的东西告诉别人,就让人造太阳掉下来砸死我!”

“人造太阳是什么东西?”

“你别管了,反正能砸死人就是了。”

我想了想,便继续撕扯,外包装弄干净了,里面是个方形的合成材料箱,箱体上有五个小孔,大小不一,旁边一行字:“请将手指进入。”我照做了,箱子“咔”地一声,箱盖缓缓抬起,里面只有两个被柔软材料包裹着的盒子,一大一小。

我先打开大的,是一本英文的《机甲手册》,封面下端有句手写的话:“请翻到P175。”

“是书啊?纸制的书,很珍贵的呢,也可以说是古董……”

我懒得理她,刷刷几下翻到了175页,是K-98“卡鲁斯”机甲的结构图,机甲的脑袋部位,贴着几片枯得变了形的心形花瓣。

“这就是月兰花啊,原来你的书里收藏这个。”

我抬头盯着她:“你究竟是什么人?”

她微笑应道:“不想看看另一个盒子里装了什么?”

脑子深处痛得发慌,我揉了揉太阳穴,敲几下后脑勺,慢慢打开了小的盒子。

一条项链,链坠是一朵翡翠月兰花。痛觉立时溢满整个大脑,我抱着头倒在床上。

“你怎么了,不要吓我,等一下,我去叫医生……”

护士小姐焦急地喊道,正要跑开,被我一把拉住:“不要走……小莹……”

她站住不动了,我在她转身之前从后面抱祝糊,贴着好的耳朵轻声道:“我等了你五十年,无论如何,不许你再离开了。”

“又不是我想离开的。”

“少废话,你怎么会比我先恢复?”

“你去问医生啊,拆掉你的机械手臂,再生一条新手臂当然花时间比较多嘛。”

“装成护士来逗我又是怎么回事?”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我就是穿护士服的嘛,何况这又不是我的主意!”

“哪个家伙教唆你的?”

小莹指一下门口,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进来,后面一大堆黑西装的彪形大汉。

“你们是——?”我问道,手还圈着在小莹腰间。

小莹拍拍我的脸:“不认识了吧,蒙杰和芳草啊,前联邦国家主席和第一夫人,来看老朋友的,而且说好了要给我们主婚的哦。”

“真让人妒忌啊,”白发苍苍的蒙杰搓着手道,“五十年过去了,我成了个糟老头,你们却依然保有50年前的青春和活力。陆云,睡得还好吧,这一觉下来做了什么梦没有?”

“一个做不完的梦。”我向他点头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