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鬼妓十一娘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五十六章 牡丹祭绝恋双娇(结局)

第五十六章 牡丹祭绝恋双娇(结局)

楚文晋悲壮大军暗出襄阳后,急走樊城,想避开蒙古主力绕道突围。而等待他们的却是蒙古五万铁骑,为首主将正是奉忽必烈大汗之命,从大都增援襄樊的九王子蒙罗。蒙罗得到襄阳城内宋军叛徒禀报,知道楚文晋突围的具体时间,早已布下天罗地网。

蒙罗深知先锋施竭骁勇异常,不敢和其正面厮杀,就事先在山间布下大量弓弩手,等到楚文晋大队人马进入伏击圈,一阵滚木箭石,宋军死伤惨重。施竭勇猛杀敌,一边保护元帅,边战边退,蒙古主将蒙罗催马跃上阵前,吩咐手下几十员上将围住大宋先锋,自己直奔楚文晋。

楚元帅身边三员大将回身抗敌,不是蒙罗对手,只见手起刀落,十几个回合就将三将劈于马下,正要追赶楚文晋,蒙罗见施竭杀出重围,策马保护元帅而来。蒙王子担心施竭来救,错失生擒大宋元帅良机,便引弓搭雕翎,朝逃遁楚文晋身后猛射一箭。这一箭来得促不及防,楚文晋躲闪不及,被蒙罗射碎后心镜,穿透后背,他大叫一声,口吐鲜血跌落马下。蒙罗挥刀赶上,正要擒拿,不想突然间,树林间意外飞来一颗青石,击中战马膝盖,喀嚓一声,折了腿的马哀号着卧倒进壕沟里,将蒙罗摔出去五六丈远,蒙罗被摔得晕头转向,待他重新拣起兵器,再寻楚文晋已经踪迹不见,印象中只有一白发长须的老者从树间穿过。

原来救楚元帅于危难的老者,就是云游到此的长春真人邱处机,老道长抖擞精神相救,背负身负重伤的楚文晋,努力摆脱蒙罗追杀,但是,不久又被元军包围。

“老匹夫!快些将大宋元帅放下,留你个全尸!”

蒙罗手下副将挥刀怒吼。邱道长掣出宝剑,今天的局面他要大开杀戒了,须以死命相拼,才有可能挽救挚友楚文晋的性命,见蒙罗拥数万元兵挥刀前来,老道长毫无惧色,待住缰绳,手打天尊辑号,对蒙罗怒目而视。

蒙王子用刀指点,虽无言,老道长却明白他的意思,想让他闪开道路,免得白白送死。不禁仰天长叹,而后用剑横指蒙罗:

“孽障!你可就是哑巴王子?”

蒙罗冷冷地点点头,对邱处机的蔑视很反感,不过看在出家人的份上没有发作。

“你可是汉人?”

“汉人又怎么了?九王子是大汗义子,与你这牛鼻子有什么相干?”

手下一个亲兵没好气地答道。邱处机气得哆嗦起来,点指骂道:

“楚留香,你这个大逆不道之人,暗箭射父,猪狗不如!”

蒙罗疑惑地抬起头,叫我楚留香?……暗箭射父,谁是我的父亲?蒙王子有些说不出话,可游移的眼神已经代表了惶恐的一切。

“你不认得微师,贫道不怪你,可你却认贼做父,杀戮同胞,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竟不认得楚文晋就是你的父亲,想当年在漠北草原,他是将亲骨肉的你和太子人质赵睿施竭对换,让你受了苦,可他是为了宋朝江山社稷,炎黄子孙的基业不落于外狄之手。可如今你已长大成人,却暗箭射杀你父亲,不肖之人还有何脸面统领三军!”

蒙罗本来就对自己的身世存有疑虑,可母亲浣娘直到临终也没有告诉他这个秘密,这是事实吗?自己就是楚文晋的亲生儿子楚留香吗?……

“用不着那种眼神望着我,师傅今生最大的憾事,就是把你变成了哑巴,十年来,为师经常北望中原,寝食难安,考虑到你在蒙古的地位,实在不忍心揭穿这个秘密。你母亲浣娘她原是楚大人府的丫鬟,后来是你的奶娘,却深明大义,自愿去漠北替换施娘娘,可她去世得早,我想她没有告诉你真实的身世!”

蒙罗惊愕地望着老道长,忽然仍掉兵器,来到邱处机近前,然后甩蹬离鞍,扑到那扇门板床上的楚文晋身边。此时的楚文晋已经奄奄一息,他紧紧抓住儿子的手,使出全身力气,断断续续说道:

“留香,为父对不起你,六岁……就抛下你,在草原……爹对不起你!你不会说话,爹早就认出是你,……才一败再败……见到你我死也瞑目了……请我儿,放……他们一条生路……”

楚文晋说话越来越吃力,直到嘴里喷出最后一口鲜血,没有把话说完,就与世长辞。楚留香顿足垂胸,把头深深地埋进父亲的怀里,手中紧紧抓着自己那枚穿透父亲胸膛的利箭,然后猛然站起身,抽出身上佩剑,于众军士的惊骇中拔剑自刎,鲜血迸离,染红了征袍,倒在父亲身旁。

楚文晋和九王子自刎疆场,双方都哀痛万分。元军默默地闪开道路,让宋军抬着楚文晋父子的尸身退回襄阳,邱处机率众与施竭率领的残部会合,师徒二人率军回师,冲破元军包围,败回襄阳城。

但是,宋军刚到襄阳城下,却见城头箭如雨下,随后挂起蒙古大元的旗号,施竭大怒,正要率军攻城,只见敌楼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旗下为首一员宋将,正是干陵的副将吕文焕,他命人将干陵人头用旗杆挑出,并叫骂楚文晋和施竭前来受死,原来此贼已杀了主将,献城投降了阿术蒙古军。

“宋军听着,吕将军已经投降大元,不想死的放下武器!”

施竭大吃一惊,忽见城头上耀武扬威的元将,旁边是吕文焕。

“吕文焕!贪生怕死,卖国求荣之辈,我誓杀你!”

施竭正要催马攻城,吕文焕不禁哈哈大笑:

“施竭,我的太子殿下,你看这是谁?”

吕文焕用宝剑点指,军兵押过两个女子,施竭一见不禁心惊胆战!原来她们正是十一娘和楚小怜。施竭肝胆俱裂!叱骂道:

“你……你这卑鄙的狗贼!”

“英雄爱美人,这就是你的软肋,来救啊,来啊!”

十一娘怎容这狗贼阴谋得逞,对夫君呼喊道:

“夫君!快离开啊,他们设下……”

不容十一娘说话,有军兵将她的嘴堵住。吕文焕凶相毕露,

“看清楚了,这两个人对于你施竭不能没有用吧!快下马投降!否则……!”

“你这狗贼!我要杀了你!”施竭大怒,举起方天化戟,冲杀过来,

“为楚元帅报仇!”

身后一千士兵见太子拼命,抬着元帅和楚留香的尸身,呼喊着直奔护城河,吕文焕见施竭不降,为了在蒙古主子面前扬威,吩咐军兵:“给两个贱人松绑,拉上垛口,引诱施竭过来,我要他粉身碎骨!”

十一娘和楚小怜被推上城墙烽火台,两个娉婷如嫣的女孩像两朵洁白的彤云,在烽火连天的古战场犹如寒霜摧折的牡丹花,辉放出美丽的光彩。楚小怜依旧那样凄婉冷俊,苍白如纸的面孔投射出不屈的刚烈,她的眼前是勇往直前抬着两位死难将军的宋军,他们的身后是硝烟弥漫的沙场。

“那个王子服饰的阵亡将军是谁呢?”

小怜俯望城下,暗自发问,心里涌起一丝忐忑不安。等大宋哀军临近,她终于看清,楚元帅身边躺着的那个人,不正是自己日夜遥望,痛思肝肠的爱恋蒙罗王子吗?他睡着了,在铁血如澌的战场上睡着了,他累了,睡得多么安详啊!……终于可以和他做大宋亡朝的范蠡与西施,可以没有祖国地和心爱的人私奔了!……

“妹妹,我先走了,我们到牡丹峰相会吧!”

小怜含泪望了一眼身边俊秀的十一娘,朝她笑了笑,那是会心的笑,是一位即将做了大将军的妻子和小公主妈*女孩,幸福的微笑,这一笑即刻间成了美丽的永恒。

“姐姐!……等等小妹!…”十一娘模糊的泪眼中,小怜纵身跃下五仗多高城墙,梦幻般的美丽飘冉在深秋最后一缕北飞的风絮中。

吕文焕嘿嘿一阵冷笑,挥令旗命令手下道:“就让她们殉情吧,点炮!”

叛军随后点燃缠绕在十一娘身上的导火索,只见姑娘身体上冒起一串火蛇,接着白烟滚滚,呼啸的北风将十一娘的衣裙引燃,女孩的周身开始燃烧火焰。就在这瞬间,导火索顺势而下,像一条毒蛇向城墙根窜去。

悲望的火流就快将十一娘烧成一团弥天彩霞,古老的城墙下面,施竭忠诚的爱魂正在夸父追日,他勇敢的心都要腾起天火。

“娘子!我来救你!……”

绝命施竭呼喊着十一娘,不顾一切地跃马狂奔,像一股狂飙渡过护城河,就要接近城下。十一娘向乘风而来的夫君高声呼唤:

“夫君,妾随风去了,你要保重,将妾的灵魂带回……”

“娘子!我爱你!……”

十一娘微微闭上眼睛,她要最后一次倾听丈夫悲然雄壮的声音,把永志不忘的爱带到地老天荒的年代。……我的爱,我的火之恋啊,你为什么就那么残忍,在生离死别,历经磨难相逢后,却让我们赤情的绝恋升上那火刑柱支撑的苍天?我的王子,我的生命啊,你为什么那么痴情地爱着我,全然不顾你婵娟脚下的迅雷,当你的双臂就要拥抱到我的时候,却要付出鲜血之躯,趟响我们洞房紫竹林外的礼炮,然后抱着你美丽的遗憾赫然西去,绝命黄泉!……

十一娘的身体燃烧成一片生命欲望的云,就在施竭的战马踏到城基脚下的时候,就在施竭冒着箭石倾下的急风暴雨,张开双臂迎接一生悲恋魂梦的时候,风华绝代的美丽女孩带着夕阳喷薄的火红,像一颗流苏的彩凤,纵身跳下哭泣的城垣。在轰然爆炸的城墙下,在爆竹花开放的爱情地带,美丽的十一娘开放成一朵最鲜红的虞姬牡丹。

施竭和十一娘一起去了,一段美丽的童话淡青画上了遗憾的赤方,生与死的绝恋中,他们的灵魂将再次流浪,向着有爱,不再有恨的地方飞去。

后记:

栖霞峰下的天女池边,一个美丽的小姑娘瞪着天真的大眼睛,问一位形容枯槁的女人:“您就是当年的梅娘娘吗?”

“是,也不是,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人们叫我十一娘,可能是我长得漂亮,都这么叫我。”

“哦,十一娘,我记得这个名字,她是非常漂亮!”

“那您为什么不在皇宫做娘娘,而是在这里受苦呢?”小姑娘崇拜娘娘,好奇地问。

没有回答,老女人摆弄着从白发上摘下的一玫金子做的小梅花。

“给你,戴在头上会好看,荣华富贵不如爱一个人……”

“我不要,我有真正的花!”

边说着,送给梅娘娘一束牡丹花。

“给您一束花吧,您就不流泪了,它叫虞姬之恋,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我也曾经有过虞姬之恋,还有个霸王哥哥,他叫狼午诚,那年在这栖霞山打死一只斑斓猛虎,救下一个女孩叫梅花……。”

“那个小梅花后来怎么样了,她爱狼哥哥了吗?”

“……爱,永远的爱!……”

“那狼哥哥呢?”

“就在前面那个山丘里,他永远都那么英俊!”

“哦,那我就收下你的小梅花,将来长大了,我也找个狼哥哥!要他帮我打老虎,布老虎也行……”

小女孩蹦跳着下山去了,她的身后是灿烂的牡丹花苑,那是她每天提着葫芦浇水的地方。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