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达·芬奇密码 > 全文阅读

正文 尾声

尾声

罗伯特突然惊醒过来,他方才一直在做梦。床边放着一件浴衣,上面标有"巴黎丽兹酒店"的字样。他看到一束微弱的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里射进来。“是早晨还是晚上?”他疑惑地想。

他感到身体既温暖,又相当的惬意。过去两天大部分时间他一直在睡眠。他缓缓地从床上坐起,终于明白是什么东西将他惊醒——原来是萦绕在他头脑中最稀奇古怪的想法。几天来他一直试图从林林总总的信息里理出个头绪来,然而现在,兰登发现他一心专注于他以前未曾考虑过的东西。

可能吗?

他坐着一动不动,就这样坐了良久。

他终于爬下床,向大理石淋浴器走去。他走过去,让强劲的水流摩挲着他的肩膀。然而那种想法仍然在心里缠绕着他。

那是不可能的。

二十分钟后,兰登走出了丽兹酒店,来到旺多姆广场。夜色降临了。几天来过多的睡眠使他迷失了方向感一-然而他的头脑却异常地清晰。他原本许诺自己在酒店大厅里喝上一杯牛奶咖啡,以便能忘却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然而他的双腿却不听使唤,他径直走出前门。走进了巴黎暮色渐拢的苍茫里。

兰登向东行走在碎田街上,心情越发激动起来。他掉转方向,往南面的黎塞留大道走去,正在盛开的茉莉花,从庄严肃穆的皇宫花园里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使一路上的空气也弥漫着无比的芬芳。

他继续朝南走去,直到看见他要寻找的那座有名的皇家拱廊。一大片被擦过的黑色大理石,闪烁着熠熠的光芒。他走上前,飞快地打量着脚下的地面。不一会,他便发现他所知道的东西就在那里——几枚铜徽章镶嵌在地上,排成了笔直的一行。每个徽章的直径有五英寸长,并突显出许多N和S的字母。

N代表南,S代表北。

他转向正南方,眼睛循着由大徽章组成的向外伸展开去的直线望去。他再次挪动了脚步,沿着大徽章留下的踪迹,他一边走,一边注视着人行道。当他抄近路经过法兰西剧院的角落时,他的双脚又踩到了另一块铜质徽章。“对了!”

许多年前,兰登就已经听说,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上,镶嵌了135个这样的铜质徽章,它们散布在人行道、庭院及各条大街上,组成南北交叉的轴线,横跨了整个城市。他曾经从圣心大教堂出发,沿着这条线往北穿过塞纳河,最后来到古老的巴黎天文台。在那里,他发现了这条神圣的道路所具有的意义。

它是地球上最早的本初子午线。

是世界上第一条零度经线。

也是巴黎古老的“玫瑰线”。

此刻,当兰登匆匆地经过里沃利大道,他感到自己所要寻找的目标唾手可得,它就在还不到一个街区开外的前方。

圣杯在古老的罗斯林教堂下面等待。

这时,各种各样的启示,如索尼埃沿用Roslin这一古老的拼法……剑刃与圣杯……装饰了能工巧匠们的艺术结晶的坟墓,恰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

那就是索尼埃之所以找我谈话的原因吗?我无意中触及到了历史的真相吗?

他突然小跑起来,觉得那条神圣的"玫瑰线"就在他的脚下,指引着他,推动他向前方的目标奔去。当他进入黎塞留路下面那条长长的隧道时,他感到脖子上的毛发因为期待而直竖起来。因为他知道,在这长长的隧道尽头,耸立着巴黎最具神秘色彩的一座纪念碑——它是20世纪80年代有"斯芬克司"之称的弗朗索瓦·密特朗构想并委托建造的;根据谣传,密特朗参与了秘密组织的内部活动,他给巴黎留下的最后一份遗产,就位于兰登仅仅几天前曾参观过的地方。

却似乎已是前世今生。

兰登使尽最后的力量,从过道上冲进那个熟悉的庭院,然后停了下来。他气喘吁吁,慢慢抬起双眼,有点不相信地看着竖立在他面前并闪烁着光芒的建筑物。

那是卢浮宫的金字塔。

在黑暗中闪着微弱的光。

他只是欣赏了片刻。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它左边的东西。他转过身,觉得自己的脚步又开始沿着古老的"玫瑰线"这条看不见的道路移动起来,并领着他走过那间庭院,来到了卢浮宫地下购物商场——这块四周被修剪整齐的篱笆包围起来,宽阔而长满青草的圆形地带,它曾经是巴黎最古老的崇拜自然神进行节日庆祝的所在地……是为了歌颂生命力以及女神而举行欢乐仪式的所在地。

兰登走过灌木丛林,来到那片被萋萋芳草围起来的圆形地带,他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块圣地,如今已被这座城市最不同寻常的一座纪念碑打上了鲜明的标记。在这块圣地的中央,一座巨大的倒立杯形金字塔,张着大口,像是在地上挖了一个水晶玻璃的深坑。在几天前的晚上,这个倒立的金字塔,他在进入卢浮宫的地下阁楼地就已经看过了。

倒立的金字塔。

兰登颤颤巍巍地走到金字塔的边缘,低头看着卢浮宫内向外延伸开去的地下建筑,它发出琥珀色的光芒。他的视线并没停留在庞大的倒立金字塔上,而是直接锁定在正处于金字塔下方的那些物体上。在它之下宫殿的地面上,矗立着一幢很小的建筑物——这是他曾在书稿里提到的一幢建筑物。

兰登觉得自己此时已完全清醒过来,一想到那种不可思议的可能性,他就激动得几乎要发抖。他再次抬头望着卢浮宫,觉得自己仿佛被博物馆巨大的双翼包围起来了……被两侧装饰了世界上最优秀的艺术作品的走廊包围起来了。

在这些著名的艺术家中,有达·芬奇……波提切利……

她躺在大师们领人钟爱的杰作的怀抱里。

他满怀疑惑,再次低下头,透过玻璃注视着下面的小型建筑物。

我得下去看看!

他走出那个圆形草地,匆匆地穿过庭院,往后撤回到卢浮宫那高耸入云的金字塔形人口。当天的最后一批游客,正稀稀拉拉地从这家博物馆里走了出来。

兰登推开旋转的门,沿着弯弯曲曲的阶梯走进了金字塔。他感到空气更加凉爽起来了。他来到金字塔的底部,进入向卢浮宫博物馆院子下面延伸的长长的地下通道,往回向倒立的金字塔走。

他来到通道的尽头,走进一间巨大的地下室。就在他的面前,倒立的金字塔闪着光芒,从上面垂下来——那是一个呈V字形的大得惊人的玻璃杯的轮廓。

圣杯!

兰登从上而下,顺着逐渐变小的圣杯望过去,直到它的底部。圣杯离地面只有6英尺高。就在它的下方,矗立着小型的建筑。

那是一个微型金字塔。只有3英尺高。这座庞大的地下室里唯一的建筑物,是以很小的规模建造起来的。

兰登的书稿,在谈到卢浮宫里有关女神艺术的精致收藏品时,就顺带浮光掠影地提到了这个小小的金字塔。“这座小小的建筑物从地底下凸出来,仿佛是冰山上的一角——是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形拱顶的顶部,其绝大部分淹没在它的下面,就像是一个隐秘的房间。”

在已废弃的阁楼里微弱光线的照耀下,两个金字塔彼此相对,它们的塔身组成一条完美的直线,两者的顶部也几乎靠在了一起。

圣杯在上,剑刃在下。

剑刃和圣杯一道看护着她的门外。

这时,兰登听到了玛丽·肖维尔说过的话。“有朝一日你终会明白的。”

现在,他就站在这条古老的、四周被大师们的杰作所环绕的"玫瑰线"的下面。对索尼埃而言,还能找到比这更好的地方来保护他的秘密吗?他终于明白这位大师留下来的诗歌的确切含义。他抬头望着天空,透过那些玻璃,凝视着壮观的、星光满天的夜空。

在繁星闪烁的天底下终于得到了安息。

那些曾被遗忘的诗句,犹如黑暗中幽灵的喃喃自语,此刻在兰登的脑海里回响着。“寻找圣杯之旅,就是希望能到抹大拉的玛利亚坟墓前跪拜的探索之旅,是想在这位被放逐者脚下祈祷的探索之旅。”

罗伯特陡然升起了一股敬意,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它饱含了经年的智慧……轻轻地,从地面的裂口处冉冉升起……

THE DA VINCI CODE by DAN BROWN

COPYRIGHT:2003 BY DAN BROWN

This edition arranged with SANFORD J. GREENBURGERASSOCIATES(SJGA).

Through BIG APPLE TUTTLE-MORI AGENCY,LABUAN,MALAYSIA.

Simplined Chinese edition copyright:

2004 Century Publishing Group Of Shanghai

ALL RIGHTS RESERVED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