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医院怪谈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02节:尾声(3)

第102节:尾声(3)

顾峒粼脸色大变,止不住的抖起来,竟从椅子上滑倒。



"什么?他……他全招了?"



顾峒粼终于崩溃了,满头冷汗,和谢飞一样抖的不成人形。



"我们……我们是同谋,那些计划都是我想出来了。是他先开车撞伤我的腿,他说只要我给他出主意,就免我的医药费。我们家穷,得不起病,所以……都是他逼我干的啊!老杜,我没杀老杜,我只是把他骗到透视间,后来的事情不关我事,我没杀人,没杀人……我只想和秋晴好好过日子。我是被逼的,我真的没杀过人……"



曾香满意的点点头,目光转向在坐的其他人,每一张面孔都写满畏缩,他们目光闪烁,纷纷避开曾香的直视。最后,曾香的目光落在了张春禾身上,她娇好的脸顿时有些扭曲,丰腴的身体试图向后缩,但却没能挪动丝毫。那双曾经诱人的眼睛,此刻如死灰般毫无光彩。



“呵呵,其实你不用怕的,张春禾又没做过什么坏事。”



“那你快把我放了。”



曾香摇摇头,突然用力抓住张春禾的肩,死死的盯着她。



“但是如果你是陈凡的话,那就不同了!”



曾香的话让其他两人都大吃一惊,张春禾怎么会是陈凡呢?曾话慢慢的说下去。

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张春禾上个月就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当时我们俩一起出去徒步旅行,结果发生意外,她被送回到咱们医院。半个多月后,我处理好车祸的事后回来,却发现她像没事人一样。所以我就一直怀疑这个张春禾是假的,后来的发现证实了我的想法,而且我还查出,你就是陈凡!”



坐在那里的张春禾吃吃的笑了起来,有些神经质的表情分外狰狞。

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陈凡!张春禾的大脑已经被院长他们取出做研究用了。那么,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现在可是张春禾,一个纯洁无罪的人。而且监狱里还有一个我的克隆人,她可是与我没什么两样。哈哈哈!”



曾香在陈凡对面坐下,叹息一声。



"陈凡,如果在十年前遇到你,或许我会替你讨个公道,毕竟是你的养母虐待折磨你,而你是柔弱无力反抗的,但是十年后的今天,已经大不相同。毕业后找到工作那天,你先是在养母的水里下药,让她心跳紊乱,再用言语刺激,这样她的死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心脏玻豪亡,除非夏昆要求尸检,没人会发现案件真相。你一定是认为夏昆不会进行尸检吧?你错了,他亲自做了尸检,并发现了真相,但他并没有声张,而是选择了沉默。在你生命里最为灰暗的那些日子里,夏昆并非一点也不知道,但他却一厢情愿的认为会好起来,直到你设计谋杀了他的妻子。但他还在幻想,认为你是因为压抑了太久的缘故。他在日记里写下这一切时,笔调充满怜悯……"



"我不需要怜悯#糊死有余辜!你大概不知道吧,我把她的骨灰倒进了大海!还想安葬在自己选的坟墓里,没门!"



陈凡突然暴怒的大吼,药性立即发作,使得陈凡脸上没有一丁点血色。



"不要激动,我知道你受过的苦,因为夏昆和你养母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夏昆看过妻子的那些日记,他一直不肯相信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而我相信,也知道夏昆日记里你谋杀养母的事是真实的,所以今天你才会在这里,和其他人一起。而且你并不滥杀,至少你的亲生父母就平安无事。我很欣赏你这点,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就该这样,有精准的刀和周密的思路。杀人不难,把人杀死而不被发现,甚至让人觉得是应该的,这才是艺术的本质。我想你杀死自己的孪生弟弟时,一定这么想吧?你需要那颗心脏,在你发现自己的心脏开始出现衰竭倾向时,就开始积极筹划。不过,我猜不出你是如何发现秦宇的本来面目,也弄不明白你是如何设套让他钻进去,我想他直到死都没想过,是被你算计了。"



陈凡冷冷的笑着,习惯性的捂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轻轻的揉着。



"他是开书吧的,但这个笨蛋以为所有人都是自己的试验对象,乱用药物进行试验。我第一回去他那里喝茶时就察觉出来了,带回医院一化验,就明白茶里有精神类药物。之后我雇佣私人事物调查员,查明真相。可是我需要一颗匹配的心脏,所以罗兴那个傻蛋的出现免去了我不少麻烦。"



曾香点点头,叹息一声。



"可怜天下父母心,夏昆居然同意你的计划,还逼汪丽莎协助手术。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会利用秦宇在书吧里给客人喝的有精神类药物的茶,汪丽莎成了秦宇的间接试验对象,你神不知鬼不觉的逼死了汪丽莎,又利用那些药物毒疯了自己的生父,于是养老院里便多了一对神智不清的老人。你的计划天衣无缝,太令人称奇了!"



“稀奇?一点也不稀奇,我最后还是被院长算计了,成了他的同伙,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事,居然有两个我!有家不能回,有爱人不能爱,每天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问你是谁,这太荒唐了……”



陈凡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



曾香叹息一声,取出一只针剂,给每个人注射了些淡蓝色的药物,甚至包括她自己。



“你要干什么?我不想死!”



值班室里顿时一片尖叫声,曾香安静的躺到病床上,一滴泪水悄然滑落。毒药迅速使值班室里的尖叫停止,昏暗的灯光下,四个人神态各异的倒在地上或躺在床上,目光绝望,却又那样安静,像停格的胶片,仿佛被时间所遗忘了。



曾香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又是怎样知道所有人的秘密呢?却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

第二天早上,当联防队员到万康综合医院时,阳光万丈中,他们发现了四具已经僵硬的尸体。从那时起,万康医院就被永远的封闭了,成为天南市被人遗忘的角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