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浪子燕青(7)

浪子燕青(7)

“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遗恨。临砌影,寒香乱,冻梅藏韵,熏炉畔,旋移傍枕,又还见,玉人垂绀髻。料唤赏,清华池馆,台杯须满引。”小黛早晨醒来,便见窗台前书案上压着一张淡红小笺,笔走龙蛇,直欲破纸而飞。

她香腮晕红,识得这是燕青小乙写的,他平日里常将她比做那凌波仙子,神醉于她的清铅素面,娉婷丰姿。

她的心微微一疼,情知昨夜燕青曾来过,坐在她的床前默默地望着她,霎时间,小黛泪雨纷飞……

就在这时,门扉轻启,小黛美目余光,便知是燕青去而复来。

果然见燕青手中拿着一个松江纸盒,轻轻的走在她的身后,在耳边微语道:“妹子,你睡的好香,只苦了哥哥,坐了一晚上。”小黛闻着一股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是桂花香!

一大早的他就去买了她最爱吃的桂花酥吗?

就着晨光的熹微,燕青看见了她眼中闪动的泪花,他从后面伸手抱着她,纤腰袅娜,胴体温热,他不禁情动。

只听见小黛哼道:“哥,怎么不叫醒我来,竟坐了一夜。”她的心头隐隐约约的痛,这份痛沉埋在内心的暗角,蛰伏着,常常莫名的刺伤她。

燕青微微笑道:“看你睡得香,不忍叫你。妹子,你真好看……”他的内心其实也是有着一份疼惜和哀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伤感袭上心头,尤其是在三日前贾氏的戏辱,于他心中实是重创,有一阵子,他真想离开这儿。

小黛关切道:“哥,伤可好了,莫要乱动,再伤了元气可不好。”她缓缓的靠在他的怀中,只觉人生何憾,就这么一时半刻也好。

燕青亲吻着她尖巧的下耳垂,透着自然清凉的清香,道:“哥身子好,那点小伤不在话下,这些日子苦了你了,哥今天带你出去玩耍。”他深知时日无多,小黛马上就要嫁为人妇,今生今世恐怕再难相聚,只想在有限的日子里多陪陪她。

小黛笑道:“哥要带我去哪里玩,只怕奶奶要使唤我呢。”明知是苦笑,她仍是要笑。

燕青看见她眼中掠过的那丝无助和凄凉,很是难过,道:“我已经跟奶奶说了,你放心。我带你去景山玩一会,你不是曾经跟我说过,想去那儿看看么?”小黛道:“如此最好,哥,你陪我吃,好吗?”晨风轻拂,窗前树影摇曳,枝头缀着密若群星的浅黄花朵,风姿优雅,就如眼前的小黛,燕青心中一动,道:“哥不饿,要吃,就吃你……”小黛身子一颤,幽幽道:“小黛早就是哥的了,哥……哥来吃吧。”她美目乜斜,秋波流转间风情万种。

燕青将手伸进她的亵衣里,触手滑腻光洁,道:“好妹子,好妹子,你真是我的好妹子!”他的手顺着她玲珑的曲线往下,摸索着她富有弹性的丰腴粉臀,再往下就是草美水丰的yīn户了。

小黛顿时酥了,凤目迷离,娇姿乱颤,只是轻哼道:“哥哥,可真要了小黛的命了……”如藕嫩臂轻舒,缓缓地解下了自家的衣衫裙带,露出冰肌玉肤,泪眼涟涟的只是痴痴的看着燕青。

燕青柔声道:“好妹子……”将她轻轻放在那张碧玉月牙床上,手指慢慢地划拨着她那洁白光腻的肌肤,如水般柔软,如润玉温暖,每到一处,小黛都是娇哼一声,燕青心醉了……

回想往日两人欢爱场景,小黛的缱绻温情喋喋软语,犹在耳边,燕青不由得心潮澎湃,一时间百感交集。

他二人虽然相聚日短,但心心相印,情深一往,只因为都是奴才身份,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正是身不由己。

燕青抚遍她的全身,泪水在眼眶里打滚,慢慢低下头来,用嘴亲着小黛的每一寸娇躯,恨不得将她吮到心底去。

小黛虽在身下,闭目也能感知他的温存疼爱,自己强忍着泪水,纤手一伸,擒住了燕青那根火爆阳物来,娇呤道:“冤家,来吧……”燕青心头酸痛,遂用手掰开小黛那嫩生生双股,挺着那阳物儿,缓缓送进了滑腻腻阴牝内,只是害怕自己阳物巨大,弄疼了她。

小黛情动之下,却是不耐,用手一把握住了他的阳物,粉臀往上一挺,但听得“扑哧”一声,阴牝深纳,燕青的guī头已是深深地抵住了她的花心,小黛娇呼一声,只觉得牝内一片酥软麻辣,登时想叫喊出来,只是强忍着咬住红唇,随之而来的是周身的甜美舒畅。

燕青却不急着动弹,阳物只在牝内慢慢研磨,自上而下,从左至右,这一番细磨,把小黛是磨得魂飞魄散,嘴里哼哼叽叽直叫,媚波横抛,玉腿儿乱掸,小手儿紧紧地掐着燕青的臂肉。燕青见她骚兴大发,知她情动,一手玩弄着她那尖挺挺椒乳,一手抵在她的yīn蒂处,腰肢慢慢发力,仍是缓缓推挤。

小黛浪叫着,心头儿灼热难当,好似有万千虫蚁叮咬难受得紧,只想飞天而去,免得受此椎心之苦。燕青在挺送之间,便觉得她的阴牝内暗涌波涛,骚水淋漓,突然间发力了,一阵的猛冲猛撞,招招勇猛如虎,却又章法有度,生生的把小黛插得好生快活,sāo穴内yín水四溅,恰如惊涛拍岸。

而燕青的每一次进攻冲刺都是刺入了她的要害,花心处蕊信零落,既叫人痛不欲生,又叫人舒服快美,小黛的双腿儿只好拚命地夹住了燕青的那根要命物儿,娇枝乱颤,香喘吁吁,淫语霏霏,这一番捣弄,直撞得小黛是星眸朦胧,酥软成团。

燕青舂捣数百下,小黛忍受不住,花心深处喷涌出一股股春潮,黏稠乳白的淫液从二人交合处的缝隙处渗透出来,燕青知她已泄,却不歇息,如椽巨物还是夯击着她的牝户。

小黛的牝户早是溃不成军,淫糊一片,只是娇躯儿已经不属于自己似的,哼哼唧唧,幽穴吐腻,燕青见她花容憔悴,仿佛病里西施一般,晨光及之,更是楚楚可怜,令人心生爱惜。

当下抽出阳物,却是蹲在她两股之间,张着嘴儿,吞纳着她如泉般涌出的稠稠浓浓jīng液,直至越来越稀,他把舌头又伸了进去,舔了个干净,这才罢休。

“哥,小黛这就死了也心甘情愿。”小黛全身软趴在燕青的怀里,一时间郎情妾意,雨稠云浓。

燕青轻轻扶摸着小黛的乌黑长发,纤细柔软,香汗扑鼻,道:“好妹子,你且歇一歇,我去安排车马,今日我陪你去游景山。”一番激情过后,小黛仍是百媚横生,风情万种,让燕青心旌摇荡,只觉天上人间,不过如此。

时当正月,北国冷凉,景山修竹亭行人寥寥。

燕青叹道:“金兵强暴,时常南下侵袭,你看这胡虏不除,游人寥落如此。”小黛道:“天气这般严寒,就算没有金人,也不会有游人如蚁的景象。”燕青嗯道:“你说的是,你看那些树都笼罩着雪花,真是一片冰雪世界。”他见小黛仍有寒意,随手脱下自己的乌云豹氅衣披在小黛身上。

小黛摇头道:“小乙哥,这不好,可不冷了你么?”燕青笑道:“我有内功,不怕冷,你先披着吧,来日我给你买一件猞猁狲皮裘,也好去寒。”小黛叹道:“小黛丫环之身,只怕穿不起这种贵重衣服来,你还是莫要买了。”燕青道:“你马上就要做夫人了,从今往后只有丫环侍候你了。”小黛脸色一沉,道:“哼,你是巴不得我快嫁给江二,这便遂了你的心。”燕青一言既出,就知失口,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小黛,你不要在意,哥在这儿跟你赔不是了。”小黛珠泪盈眶,道:“小黛哪有这福份,小乙哥,假如有来世,你会娶我吗?”燕青见她花容惨淡,心下难过,道:“妹子,来世我一定娶你,我一定明媒正娶,吹锣打鼓,把你迎进门。”他本多情浪子,眼见得小黛愁思恹恹,颇有些担心。

小黛白皙的脸颊上滚下数颗珠泪,泪眼朦胧中见燕青神彩飘逸,英姿飒爽,心中大痛,“可他不属于我,我要的是今生,而不是来世,哥,我的哥……”她嗫嚅着双唇,心旌动摇,神不守舍。

燕青心中感激,拥着她娇软的身子,刚想吻下去,突然听得远处有几声长啸,隐隐有刀戈之声,他抬头极目远眺,只见有数人骑马疾驰,后面有追兵呼啸着赶来。

燕青眼尖,见那数骑追兵身着胡服,所发之箭镝镝有声,已知是金兵。他心中大怒,此地虽是北京郊外,却仍属宋朝边界,胡虏竟敢如此嚣张!

耳旁听得小黛“啊”的惊叫道:“是大少爷!”燕青鹰眼锐利,恰如闪过一道寒光,见当先一人秀才打扮,身着鸦翅青锦衣,腰间系着羊脂玉闹妆,头带绣冠,一副富家模样,问道:“小黛,这就是夫人的长兄贾进么?”小黛点头道:“是,只是不知大少爷为何如此狼狈?”燕青身形纵起,在那冰雪枝头轻轻一点,借力使劲,在空中腾挪数次,已是稳稳当当的站在路中,其状似骏驹跃涧,神采奕奕。

他清啸一声,道:“来者可是贾进贾公子?”贾进正纵马逃命,猛然见空中落下一人,挡在当地,吓得一身冷汗,忙道:“小生正是贾进,壮士何人,请莫挡路。”燕青笑道:“贾公子勿惊,小子燕青,北京卢俊义员外是我的主人。”紧接着一辆香罗马车已是急急驶来,看来贾进是带着女眷。

贾进闻言大喜,释下心来,忙道:“燕壮士救我!”燕青点头道:“贾公子是我家夫人长兄,燕青便是粉身碎骨也要搭救的。”说罢从腰间取出一把弩弓,叫道:“今日叫胡虏见我燕青小乙的手段!”说时迟,做时快,只见当先追兵扑扑扑,已是倒下三人。

有分教:背缠锦袋,弯弯如秋月未圆;稳放雕翎,急急似流星飞迸。

追骑中一个锦袍金冠少年从中纵出,喝道:“愿闻壮士姓名。”要知女真族人历来敬仰英雄好汉,见燕青神射无对,跳跃腾挪处神意放纵,气定神闲,均是大为心折。

燕青喝道:“你不识我浪子燕青么?”那少年赞道:“好,浪子燕青,我识得了。今日已是迟暮,咱们日后还有见面之时的。”说罢拨马便走,行得数步,转头道:“我乃大金完颜兀术,来日必叫你南人识得我!”哈哈大笑声中,已是绝迹而去。

燕青见他气派豪爽,骑术精湛,心想:胡虏如此了得,难怪我大宋朝节节败退。

贾进见他沉思,已是走上前来,道:“早就听说北京浪子燕青一把弩弓百发百中,果然是名不虚传。唉,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呀。今日若无燕青小乙相救,必是死无葬身之地了。”他本文弱书生,见金兵长相凶恶,早是吓得魂飞魄散,手脚无力。

燕青谦道:“小乙一介小厮,贾公子不必客气。却不知贾公子为何被金兵追赶,要知边关金兵掳掠杀劫这种事情也是常事,你不会武功,怎么如此涉险?”贾进叹道:“唉,还不是我家小娘子非要回娘家一趟,她家在离此百里的石家庄,原也是大宋范围。哪知胡虏大胆,竟敢越过边界来打猎场,故而如此狼狈。”燕青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见香罗车中锦帐一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正自望向他来,见燕青目光如炬,凛凛威风,娇脸微红,忙放下帐来。

燕青道:“既来之,则安之,便到员外家一叙如何?”贾进喜道:“甚好,甚好。”说着目光斜睃小黛,见小黛脸色红润,少妇美貌更胜当年,不禁心下一荡。

燕青却不曾注意,小黛螓首低埋,显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