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浪子燕青(8)

浪子燕青(8)

诗曰:“莺歌燕舞太平年,少妇徘徊有情牵。风流总被风流误,却恨春光苦短长。”却说贾氏自那日与浪子燕青戏耍一番之后,情思难了,衷心缱缱,思想着这小冤家碍于员外恩重,不敢下手,长日里神思恹恹。

这日,就着临安灵隐寺方丈慧明禅师送来的正宗团茶,吃了两个糖点心,刚想打个盹儿。

小翠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道:“奶奶,大少爷来了,还有少奶奶也来了。”贾氏喜道:“不是说要下月才来么?怎么今日不打招呼就来了?”她一向与长兄情深,一听这好消息就急忙起身。

小翠嘴快,道:“听说是在郊区遇见了金兵,幸好燕青小乙及时搭救,才得以脱险。”贾氏一听,大惊之下又复欢喜,嘴里直念“阿弥陀佛”,道:“北郊向来有胡虏出没,哥哥性子谨慎,怎么也行起险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唉……”说着急忙穿上一套织金袍裙,插戴了珠子冠儿、鬓花钗子,领着小翠走向前厅堂。

但见厅堂喧哗,卢员外正与贾进寒喧道安,嘴上只是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也是奴才应当做的。”心中却是高兴,毕竟卢家有些生意也还须仰仗着岳家脸面。

贾进道:“时事混乱,也还须燕青小乙这种好汉相助才行,员外真是会调教人,几时也给我贾家调一个来。”卢员外颔首称是,谦道:“其实燕青也没什么本事,只是凑巧罢了。也是你大意,没将蒋方舟带在身边,要不然有他在,何惧胡虏猖狂。”贾方舟原名蒋方舟,原是江洋大盗,纵横长江两岸,心狠手辣,武功卓绝,罕逢对手。后来被同伙出卖给官府,下了死牢,那时贾准正是仕途得意之时,见他虽处难中仍是豪迈异常,颇想引为己用,便假公济私,把他救了下来。贾方舟感恩戴德,从此就改姓贾,投靠贾准做了家奴。

卢员外曾在枕边听贾氏吹嘘,说贾方舟拳法勇猛快速,无坚不摧,杀敌于无知无觉之中,他行走江湖时也素来听过“半步崩拳行长江”贾方舟的名气,心想言下当无虚。

贾进点头道:“是呀,只是家父常常带在身边随侍,贱内又催得紧,匆忙之下只好行险,谁知……”卢员外道:“贾少爷福大命大,一切均由天定。没有小乙相救,你吉人自有天相,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贾进听了大喜,正要说话时,贾氏已从厅堂后走了出来。

贾氏一见到胞兄,已是珠泪翻滚,道:“哥哥也不念父亲年老,竟敢冒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不累了全家么?”贾进忙道:“妹子勿惊,也幸亏燕青小乙了得,退了胡虏,哥哥以后再也不敢了,妹子别哭了。”卢员外在一旁笑了笑,道:“夫人莫惊,我到后边交待一下,晚上为贾少爷接风压惊。”贾进道:“这个吩咐下人做就行了,员外何须亲自前去?”卢员外摇头道:“哎,往日都是李固去做,今日我叫他到南街缎铺去收帐,我看还是我去放心些。”贾氏道:“哥哥今日辛苦,原要吃些补才行。怎么不见嫂子?”贾进笑道:“适才受惊,小黛带她到内室去了。妹子,几日不见,你越发的俊俏了。”他眼见卢员外走得远了,向贾氏丢了个眼色。

贾氏会意,对着那些下人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招呼,都不用进来了。”却说那贾进娘子随着小黛进内室更衣洗漱,见布置淡雅闲适,虽不见豪奢,自有一种清贵之气,知道这是小黛寝室。

她指着香楠木桌上那株半开的老梅,道:“小黛妹子,今日真是多亏你了,要不然落入胡虏之手,真是生不如死了。”小黛忙道:“少奶奶也别跟小黛客气,小黛奴婢之身,可不敢与少奶奶姐妹相称。何况小黛手无缚鸡之力,怎能相救?一切都是小乙哥之力。”贾进娘子“哦”道:“早听说卢员外家有个浪子燕青,非常了得,今日一见果然是生得相貌堂堂,仪表非凡。小黛妹子可不爱死了?”小黛香腮晕红,道:“少奶奶就会跟我这等下人开玩笑,小黛可不敢想。”贾进娘子奇道:“咦,瞧你跟他兄妹相称,又私会景山,自是兄妹情深了,看卢员外把他器重的,定会随他心意了,还怕将来不成么?”小黛脸色阴沉,摇头道:“小黛命薄,今生不复他想,只求得过且过……”她心事重重,难对人言,今日索性畅快了,道:“我下月就要嫁与一商人,此乃员外之命,再无回旋之地了。”贾进娘子见她愁思绵绵,痛苦模样,也是心下难过,道:“小黛妹子且莫难过,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总是有情人难成眷属……”恰在此时,窗外传来哀怨悱恻的笛音,乍一听,随着北风的飘浮若有若无,似断似续。其实却是缠缠绵绵,扶摇直上,小黛一听,顿时神色黯然,心知这是燕青小乙在吹奏《胡笳十八拍》,显然是日间所遇,心有感触。

贾进娘子奇道:“这是何人所吹,竟是这般好听。”小黛道:“这便是小乙哥吹的。你打开南窗,便可见到他。”贾进娘子闻言,信手推开窗户,只见对面太湖石牡丹台上,端坐着一个标致俊俏的后生,青冠薄衫,掩不住一种潇洒脱尘的风致。

贾进娘子芳心一动,红晕染颊,秋波流转,心中赞道:好一个风流汉子!

燕青按宫引商,正自望着小黛这边吹着,猛然间见轩窗一开,竟有一张花儿般美丽的脸颊闪现,细看却是贾进娘子。他一怔之下神色不改,手指婉转轻拂,转入徵调,笛声昂扬,似有一只高翔的飞燕,啭啭婉转,哀而不伤。

就在此刻,两目相视间,贾进娘子对他轻轻一笑,便关上了窗户,一颗芳心嘭嘭乱跳,忐忑不停。燕青眼中那股淡淡的忧伤,如流水般隽永地流荡过她的心帘,她低下头细想:与他相比,自家丈夫竟如烛光萤火一般轻描淡写。

燕青清啸一声,将短笛插入怀中,在太湖石上轻点了数下,纵向西首斜阳廊中,目光敏锐中见李固匆匆地向厅堂走去。他心想:也不知员外有何吩咐,这便见他去。

李固手中提着两盒子点心、一盒子糕饼、一盒子蜜枣,他收帐回来时听下人讲贾家大少爷来了,就乘便从店铺里拿了些糕点给贾大少爷当茶点。他素来善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更是拿手好戏,此时心中只想着怎样奉承好了主子,嘴里不禁吹着小曲,浑没见燕青在假山石中穿行。

李固弯过心月形拱门,穿过三簇文竹中的碎石小径,见前面厅堂竟然无人,不禁心下大怒,这些下人竟然偷懒,这还得了?看我明儿不宰了他们。

也是合当有事,李固走到门前,见厅门紧闭,有些诧异,只听得有嘲谑戏笑之声从里面传出,那声音听着好耳熟,紧接着里面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摇晃声,好似椅桌不住的乱动。

李固吓了一跳,心想:白昼喧哗,成何体统?

李固蹑着脚步,悄悄向窗眼里一瞧,只见厅堂太师椅上,一个裸身男子正按着贾氏干得正欢。但见:如椽巨杵,似吐水龙泉,巨杵直捣风水穴,飞泄龙泉倾倒淫江水。热腾腾烈火万丈,救不出坠阿鼻的毒龙;黑暗暗苦海千层,陷入了吃腥臊的色鬼。欲室里寻找极乐,肉窟中觅得醍醐。

只听见那男子道:“好妹子,多时不曾入你,这穴竟还是这般的紧。”贾氏道:“狠心的哥哥,因何这半年了也不来看妹子?早知你娶了那如花似玉女,忘了你苦命的妹子了。”那男子道:“妹子何出此言,要知你这夫君可是咱北京城中第一等好汉,妹子呀,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只见贾氏纤手在那男子臀部狠狠一捏,道:“这还不是要怪你了,在妹子待字闺中时破了身,嫁过来时已是败柳残花,你道员外不知么?洞房花烛夜时,他将妹子入得好狠,妹子全身骨头竟要散了,可却不见元红。他卢俊义是明眼人,只是嘴里不说罢了,从那以后,他就来得淡了。你说,这还不是你害的?”那男子便是贾进了,他忍痛道:“哎呀,这却是我的疏忽了,如此岂不苦了妹子你了?”说着狠命地又插了数十下,只见贾氏嘴里哼哼叽叽的,兴发意浓,粉臀儿上抬,凑着那巨杵来回磨擦着。

李固从外面听了,如获至宝,心下欢呼,不禁手舞足蹈起来。

要知李固一向对贾氏心怀不轨,早有窥测之心,只是碍于主仆身份,不敢放肆。今日无意中得窥主子淫戏,竟有意外收获,岂不大乐?既是如此,拿着这把柄,往后还怕贾氏不从么?他高兴之下,又往窗眼中望去。

却见他二人已是搂在一块儿一阵的亲咂吮吸,贾氏那yín穴儿如婴儿嘴,一张一合,好似待哺一般。而一汪儿yín水汩汩渗流,丝丝缕缕,源源不绝。

贾进拍了拍贾氏的屁股,命她双手支在太师椅的扶把上,玉腿分张,臀部高耸,而自己便站在身后,手扶着那杀气腾腾的巨物,对准那嫩牝一杵,“扑噗”一声,直直地插了进去。他二人本是轻车熟路,老马识途,不用招呼,已是撕扯起来。

这一顿好抽,但见光突突guī头一进一出,带着粘稠稠湿答答的液直往外流,直插得贾氏是香喘淋漓,琼鼻翕张,“啊……啊……”的叫个不停。

李固在窗外瞧得是阳物高举,已是五指齐动,搓揉起自己来了,一双牛眼瞪得好大,只是瞧着那妙物儿吞吞吐吐,内外交攻,妙趣横生,yín水肆虐地顺着那太师椅腿儿直淌在地上。

贾氏淫兴浓冽,妙牝儿一夹一吮,或点或吸,竟将贾进那巨杵裹在里面,活生生的套弄裹挟,直把贾进挟得是心魂飘荡,一根阳茎竟是要酥了一般。当下又是一番猛插硬抽,直抽得妙牝内的yín水哧哧答答的乱响,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贾进经过一阵的冲刺,毕竟当不住贾氏的阴功,按捺不住,背柱一麻,一股股热腾腾阳精已是喷涌而出,尽数浇在了那花蕊深处。

而窗外李固也随着贾氏的浪叫声精关大开,浓稠淫液笔直地射在了厢门上,在寒冷中瞬间冻成斑斑污迹。

燕青走到后花园,听得卢员外呼喝之声,叱咤在耳,便知是卢员外在练拳。

只见卢俊义目光炯炯,精神抖擞,步法矫健,拳出时力道刚猛雄浑,全身关节形曲力直,正可谓是神松意紧,气与力合。

燕青暗自喝彩道:主人功力日见老辣,只怕自己这辈子是赶不上他了。

卢俊义打到酣处,清啸一声,以一式“虎啸南山”收势,脸不红,气不喘,冲着燕青道:“小乙,拳术的妙用,贵在形、意结合,浑然一体,武术中常说的“有形无意都是假,技到无心始见奇。”就是这个道理。你随我苦心研练数载,这些奥妙均已掌握,我很是高兴。这套“十二式伏虎拳”原也算不上是什么上乘功夫,但每日演练一番,却能养气凝神,百病不生。”燕青道:“主人说的是。小乙从不敢忘,您常日教我,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是真意。想小乙能练到员外这般火候,虽死何憾。”卢员外侧目打量他,缓缓道:“你杂学太多,不能专骛于武术一项,天性所然,不能强求。不过你善于动脑子练武,在武学上当有一番作为,盼你能克己为人,切莫耽误青春年华。”燕青喏喏称是。

盖卢俊义也是一方豪杰,眼光自有独到之处。后世流传“燕青十二翻”、三十八式“燕青刀”以及“燕青剪”,皆以燕青命名,可见功夫不负有心人,而燕青得以成名,卢俊义可谓不无功劳。此乃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