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幻想水浒(1)

幻想水浒(1)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逼人的凛冽寒气,他及时弯腰低头,堪堪避过那足以斩段颈骨的一刀,并且毫不犹疑地趁机顺势旋身扫腿,对敌人的偷袭做出最合适的反击。

突如其来的一脚,使得敌人失去整个重心的平衡,乍然之间还没做出反应,杨富便已经拿起自己防身的长枪,一招“灵蛇出洞”,一把长枪,如迅雷般刺破那虽称绵密但却因心慌而有所漏洞的刀网,直挺挺的插入黑衣人的咽喉。“啊!”黑衣人临死之前的哀嚎,只叫了半声就哑了。

“好,卡!”一句话语在黑衣人死后响了起来,而原本该是一片死寂的气息,现在倒是到处都充满了声响。

导演满意地为今日的武戏桥段划上了句点,而武术指导与工作人员,也为这困难的武打场面能顺利完成而感到高兴,并且也大大松了一口气,大家不约而同地赞扬起杨富利落的身手,虽然是在原来的武师受伤后才临时加入的,但大家都觉得他作替身的演出相当杰出。

在场的导演及工作人员与杨富聊了几句以后,便因电影的即将杀青,赶紧接着进行男女主角谈情说爱的文戏拍摄工作了,而杨富因他所负责的武打桥段已经完成,便结束他的兼职工作,骑着自行车回家去了。

杨富是片厂附近兴德镇的居民,他本来是个孤儿,三岁时父母便因意外而双双丧生,举目无亲而被视为扫把星的他,孤苦伶仃无所依靠,后来被镇上开国术馆的好心老夫妇收养,视如己出。

现在的他,是兴德镇镇上国术馆的拳头师傅,只是懂得几套强身健体的粗浅功夫,对于老公公治疗伤筋断骨的扭伤、骨折的方法略有所知,平时仰赖教镇民几套防身功夫,以及治疗骨折、扭伤来赚取日常生活的花费。但是镇民所不知道的,是他一身得自于老婆婆治病医疗的好本领,以及老公公舞刀动枪的真功夫。

杨富回到了国术馆,看着空荡而静寂的大厅,心中五味杂陈。自从两年前养父过世,养母也积忧成疾,撒手西归,偌大的屋子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迎接自己的,不再是迷人的饭菜香,不再是亲切而真挚的话语,有的只是空虚与寂寞。

是时候该离开了,自己为了存钱做旅费,接下了有着双倍工资的替身武行工作,现在工作已经结束了,虽然旅费并不是相当足够,但自己也该离开这个伴我走过十八个年头的乡下小镇了,一个在心底刻下伤痛与甜蜜的小镇。

当天下午,杨富勉强打起精神,对上门的患者一一治疗以后,又特别地要求他们在未来几天要尽量休息。上门求医的镇民虽然觉得他比平日较为谨慎、啰唆,但也没察觉他心中想要离开的念头,反而向杨富说:“只要有你在,这点小伤还不是轻松就治好了。”杨富原本就想独自离开,不想事先知会镇民,以免自己的决定又会动摇,听了便只好笑笑地回答:“有我在,这点小伤准没问题。”同时心中暗下决定,再不走恐怕自己也舍不得走了。

自己最舍不得的,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筱蕙了。在人口都外流到都市的情形下,原本平凡却热闹的小镇逐渐没落,附近几个相熟的人家也都搬到大城市里去了,同年龄的玩伴只剩下筱蕙与自己了,所以我们的感情相当深,甚至有点异样的情愫。

筱蕙与自己虽是要好,但由于是家中的长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抛下父母,随我到外地创一番事业。筱蕙就要嫁了吧!听说恋爱的对象是个认真勤奋的好青年,希望筱蕙能够快乐,毕竟被爱是比爱人幸福多了。

镇民都离开了以后,杨富因为工作的疲累,随便吃了一点晚餐,便洗澡上床睡觉了。

杨富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自从养父母过世后,自己已经消沈了两年,这种家居的平淡虽然好,但这却不是自己所期望的,自己不正是希望要离开这个人口稀疏的小镇,轰轰烈烈的活一回,做一番不甘平凡的大事业吗?

想到这里,杨富再次恢复了以往的信心和活力,也许是过度疲劳,抑或是过于兴奋,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就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杨富感觉到有一个温热的胴体钻了进来,软软的、滑滑的,保养得很好的皮肤滑嫩细致、吹弹可破,杨富温柔地慢慢用手指触摸着,享受着与细嫩皮肤接触的愉悦感受,怀里的女人送上了火热的双唇,堵住了杨富的嘴,娇躯激烈地摩擦着他的身体。

两人的身子彼此交缠拥抱,那女人丰满而有弹性的两个肉球,更是被挤压成了两个椭圆,杨富渐渐的被女人热情的挑逗激起了深藏于内心的欲望,一把搂住身边的女人,热烈的回应起来。

杨富不发一语地用单手捧起她的脸,温柔而又粗野的吻了下去,表达自己的欲望与怜爱,强烈的快感使得她完全陶醉其中,他一边轻怜蜜爱着她的双唇,一边吞吐着她细小的舌头,握祝糊丰满而白晰的乳房,因为有些疼痛而有些颤抖,但是她却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

杨富让她转身向下,没有赘肉的腰部则向上翘,慢慢地将双脚拨开,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了裂开的肉缝和粉红色的小菊花。杨富用手指慢慢地将它撑开,薄而小的两片yīn唇,没有半点色素沉淀,几乎接近透明的粉红色,娇嫩欲滴的xiāo穴整个开展在杨富的眼前。里面数层的肉壁似乎感映到杨富贪婪的目光,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些湿润了。

杨富将已经挺立很久的ròu棒直接顶了进去,粉红色的细肉紧紧贴在guī头上的感觉真好,“噢!”从她的喉咙深处传来。紧缩的小洞,屁股不住的抖动着。被肉壁夹紧的ròu棒无法顺利的进入,好像被包着一样,只有guī头的前端进入洞内。

“啊!”杨富再度用力向前挺进。

“喔!”随着杨富激烈的抽送,她那丰腴嫩白的臀部,忽而左右摇摆研磨,忽而上下挺耸抽动;两个饱满丰硕,柔软可人的乳房,随着身体的动作,不断地摇摆晃动,那女人无法承受压力,她的身体几乎贴在了地板上。

突然觉得勇猛向前的ròu棒上,有些潮湿的东西,用手扒开大腿根部。使下腹部和她的臀部紧密结合。一直深入,直到顶到子宫口才稍微松了口气。几乎是灼热的肉壁,里面的肉壁好像为了压制粗大的ròu棒,而用力的收缩着。

“将屁股抬高。”说完后,就慢慢的将腰部向外退。感觉上,附在ròu棒上的细肉好像要被同时拉出来一样。

“哦!啊!”她的收缩力很强。一点间隙都没有的肉壁反而将杨富的ròu棒向内引。放弃长距离的抽送,改采取快速的短距离冲刺。

“噢!噢!噢!~~”每次都顶到深处,她的喉咙都会发出一点声音,听起来是一种在享受愉悦感觉的声音,并且随着抽送次数的累积,终于有些东西渗出来,使得滑动越来越顺畅,同时,腰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从两人的中间,传来潮湿的淫秽声。很明显,她因为性的兴奋而变得潮湿起来。

杨富从后边伸出上双臂,从腋下穿过,握祝糊饱满而尖挺的乳房,十分有弹性,抚摸一阵子后,发现她的rǔ头已经完全硬了,就改用指腹摩擦rǔ头。

“啊!啊!啊!富”她的声音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包裹在yīn茎上的细肉也开始有细微的反应。向后拉出时,在yīn道口会产生很大的收缩力,不让他退出,当沿着肉壁向前推进时,整体会一起轻微的抖动,同时会产生一股向内吸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拨开垂在耳边的头发,看着她淫荡的表情,那是一副本该是清纯秀丽的脸庞,却因为高潮的快感而显得抚媚动人。

突然闲,类似于麻痹的快感从腰部传遍了全身。猛烈的shè精感,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哦”忍不住的大叫一声,冲击直达背部,享受达到高潮后的快感,真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她在身下的躯体整个弓了起来。两个人的aì液在她身体深处交汇了。林富温柔的再次轻吻着她的耳垂,不时用舌尖挑逗着她的粉颈。

“舒服吗?”

“嗯~~~”两个人仍然热烈的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不断的呢哝呓语。

良久,激情过后的两人躺卧在床上,彼此用手轻抚着对方的肌肤。这时候,杨富的眼中不再是被情欲影响的意乱情迷,而是出乎意外的带着理智的澄明。

“富……”

“筱蕙,别说了!”正当那名叫筱蕙的女人想要对杨富说些甚么话时,杨富马上打断了她的说话。其实不必筱蕙说出口,杨富也知道她所要说的是什么,自己也不下数次跟她提过要离开小镇的想法,今天自己与平日的我有很大的差别,相信她也知道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了啊!

“筱蕙,让我们珍惜这珍贵的一夜吧!”筱蕙听到了杨富的说话,不自觉地将娇柔的身子依位在杨富的身旁,双手紧紧将杨富抱住,生怕等不到明天早上,杨富便要离开了她。这夜,两人默默无语,相拥而眠。

晨曦的日光从窗外洒入,刺目的光线令杨富从睡梦中醒觉过来,伸手往身旁一摸,原本应该是温香满怀,却不知为何扑了个空。杨富睁开双眼一瞧,娇嫩的可人儿早已不知所踪,若不是身旁凌乱的被窝还留存了淡淡的体香,杨富恐怕会认为这只是一场美丽而空幻的春梦吧!

杨富起身梳洗,发现桌上放着一张字条与一块古朴的玉佩。字条写着:“富,就让我们这样结束吧!这对你、对我,或许都是个最完美的结局,我的玉佩就送给你了,希望它能够代替我见证你的成功。祝你好运,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筱蕙留。”看着筱蕙留下来的字条,上面彷佛还有几许眼泪滴下的水渍,杨富珍重地将那个古朴的玉佩挂上了颈间,内心同时暗自立誓,一定要成就一番大事业,不会辜负筱蕙对自己的殷切期盼。

后来的几天,杨富并没有再与筱蕙见过面,只是用心打理国术馆善后的工作,把国术馆交给养父的另一个学徒,并将这两年他治疗断骨、扭伤的心得交付给他,作好一切准备后,由于事先已经与导演商量好要乘他们的汽车到大都市上海,杨富仅仅收拾了一些衣物与必要的旅费,便搭上了电影剧组的便车,朝着十里洋场出发。杨富终于踏出了他不平凡一生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