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幻想水浒(2)

幻想水浒(2)

“轰轰”破旧的休旅车在崎岖的马路上艰苦的行驶着,一边跑一边还发出引擎年久失修的杂音,这正是杨富所搭上直达上海的便车。

原本应是十几辆休旅车的浩荡车队,却因导演一时兴起,想邀大家到附近的观光景点游玩几天,就变成了只有一部随时都有可能抛锚的车子,载着赶时间的人先行到上海去。

休旅车上的成员有六个人,除了因不想浪费时间在游玩上面的杨富外,尚有档期满档,急着要赶回上海的女主角李欣,以及她的两个壮的像大猩猩的保镖,和她的随行助理孟诗,还有两个司机,彼此交替的开车。

由于这部电影的杀青时间较之前预计的时间晚了几天,致使李欣在上海接拍的广告商等不到人,这知名品牌广告商扬言告李欣毁约,李欣的助理只好请两位司机日夜不停地赶路,而原本需要七、八天时间的车程,才开了将近三天便已离上海只有一天车程了。

但日夜不停地赶路可不是好受的,颠簸而并不平顺的路途,使得每个坐车的人都深感疲惫,三天来连觉也都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砰!”只听得一声巨大的声响自休旅车的引擎发出,跟着整台车子便慢慢地停止前进,几天来不停地赶路,终使得这老旧的休旅车抛锚了。

两位司机下车打开引擎盖加以察看,但由于本身也不是专业的修车技工,他们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在尝试过各种方法都宣告无效的情形下,两位司机也束手无策了。

最后大家决定先到离这附近最近的城镇去,再请专业的汽车技工前来修理,于是大家便拖着疲惫的身体,靠着步行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那城镇。

到达附近城镇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大家也不能再忍受没天没夜的拼命赶路,都不约而同地要求在这小城镇中好好休息一晚,在当地的旅馆中过夜。杨富在吃过晚饭后,因为等候排队洗澡的人太过多,便独自一人跑到街上去遛答。

晚上的街道空寂而冷清,路上连行人也不见几个,正当杨富觉得索然无趣,想要返回旅馆时,只见街旁矗立着一个小小的摊子,左右两旁写着:“神仙亦不如,算测无遗漏。”中间还有个大大的“贾”字,而里面有个佝偻驼背的老人,正在向他缓缓招手。

“小伙子,有没有兴趣来卜上一挂啊!不准可是免费的。”只听得那自称贾神算的老人向杨富招揽生意,杨富本来不欲多做停留,但想到自己也是闲的没事做,脚步不知不觉地向那算命仙移去。

那贾神算仔细地端详着杨富的五官面相,原本两眼无神、漫不经心的老人,忽然心跳急速,整个人不停地颤抖,冷汗直流,看的杨富感到莫名其妙。

“妖星……妖星……”那老人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像是强自鼓起勇气地向杨富说:“年轻人,你的未来一片混沌,一切都要独自去开创,但不管你要做什么大事,紧记“为所当为”这四个字啊!”老人说完,眼光有意无意落在杨富胸前的玉佩上,脸上的表情显得畏惧与害怕。

杨富见老人不再说话,便自顾自的独自走开,他一边走,一边想着老人的话,老人的话实在让他不明白。就在他快要回到旅馆时,突然有十几个年轻人从暗巷跑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兄弟,要钱还是要命!要命的就快将身上的钱交出来!”一个看起来是头儿的年轻人对杨富恐吓,而其它的人则在一旁叫嚣助势。

“我没有钱!”杨富向来对这种只会纠众勒索的小混混很感冒,面对这些年轻人,杨富一边冷冷地回答,一边以迅疾的速度往那领头的年轻人当头就是一拳,打得他鼻梁断裂,鼻血四溢。

其它年轻人见到头儿被打,一群人将杨富团团包围,准备对杨富饱以老拳。

杨富临危不乱,守住心神,用灵巧的脚步闪躲这群年轻人的拳头,并且看准少年们的破绽与空隙,一拳一拳打倒了少年,确实减少了少年的攻击人数。

突然间,银光一闪,有个少年趁机拿出了一把长刀,狠狠地向杨富砍去,杨富一个躲避不及,胸前被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杨富想不到这少年如此卑鄙,勃然大怒,空手就夺下了长刀,猛然痛殴那原本持长刀的少年,一拳直中腹部,打得他倒地大叫。

“给我滚!”杨富不欲再与众人纠缠,将长刀丢在一旁,斥喝着那群少年离开,众人见杨富不好惹,纷纷搀扶着倒下的同伴,悻悻然地离开了。众人离开之后,杨富不欲在路上多加耽误,以免又惹上其它事端,便马上走回旅馆了。

回到了房间以后,杨富才想起了那被长刀划伤的伤口,杨富看了看胸前,突然吓了一大跳,原本长长的伤口却连一丁点的血迹也没有,整个伤口的血全部融入了胸前的玉佩,彷佛就是被玉佩贪婪地吸蚀进去一般,而原本白晰无暇的玉佩,这时候却变的如血一般鲜红,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满月月光下,显得妖异诡谲。

杨富定下神仔细一看,玉佩上血红色的花纹衬着白色的底,彷佛有了生命一般,一只雄赳赳的赤色老虎栩栩如生地显现在玉佩上头。

赤虎那一双有若实质的眼神,看得杨富烦躁不堪,杨富正想把眼光从那玉佩上移开,突然一股热流从玉佩上传到了杨富全身,那股热流在杨富全身上下不停地流窜,弄得杨富整个人好不难受。

杨富只觉得整个身体的温度不断的升高,在这时候,从杨富本身的丹田涌出了另一股寒冷的气劲,两股气流,一热一寒,一阴一阳,好像要争夺领导权般,在杨富的身体展开了一股激战,纠缠的气劲彷佛要撕裂整个身体一般。

杨富整个人痛苦不堪,想按照养父教导的练气方法来导引气息,却因为首次遭遇两股气劲而不知如何下手,两股气劲在杨富体内交缠互绕,犹如敌对的双方誓要置对方于死地,彼此互不相让。

但本来势均力敌的两股气劲,随着玉佩不断地传送热流进入杨富体内,热流逐渐压倒了另一股寒流,逐渐地,寒流仅能守护着门台的一点清明,“轰!”杨富整个脑门终受不了热流一波波的侵袭,整个人昏倒在床铺上。

在杨富昏倒不到一分钟后,杨富整个人又重新站了起来,只见他双眼闪烁着邪异的光芒,一边冷笑,一边喃喃自语地说:“没想到主人竟能支撑这么久,但既然主人不能完全接受我的力量,那我赤虎可得要好好地帮一下主人啊!”只见赤虎打开窗子,看清楚了没有路过的行人后,几个起落,马上又到了另一个窗子之前,并且手脚轻灵地进入窗子并未上锁的房间。只闻得一股处女香弥漫在狭小的房间,赤虎不禁暗暗自喜:“能让杨富大人功力大增的,看来也只有这女人的纯阴之体了。”只见床铺上躺卧着一个面貌清丽娇美的少女,原来是女助理孟诗,卸完妆、拿下粗框眼镜的孟诗,展露出一种大异于平常给人的老练印象,原来是如此年轻的美丽少女啊!

赤虎慢慢地走近孟诗,伸出手将女子的手紧紧握住,孟诗感到了痛楚清醒了过来,见到杨富突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吓得想要惊声大叫,但只感觉一股热流自杨富手中侵入体内,整个身子变的又软又烫,声音也叫不出来了。

赤虎运功使得孟诗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便慢条斯理地逐步裸裎她的玉体。孟诗的胸口平常都用白绫紧紧缠着,只有在睡觉时才会松开,卸开白绫之后,才见到一双浑圆饱满的乳房。已经发育丰满的胸部,呈现圆球般的柔和曲线,轻轻碰触胸前的乳尖,乳尖惹人怜爱地逐渐挺立,赤虎忍不住用手指重重的搓揉。

“啊,不要!”浑身乏力的孟诗丝毫不能阻止赤虎的轻薄,只能发出小小的声音表达感受,娇嫩的嗓音加深了赤虎的兽欲,一阵丝帛撕裂声划过了宁静的空气。少女的长裤被撕成了两半,露出里头白皙的美腿。跟着,赤虎将目标转移到少女那条雪白丝质的小内裤。

赤虎根本懒得斯文地将它褪下来,索性直接用劲扯碎,让少女无瑕的私处绽放出来。当最后一件蔽体物成了地上的碎屑,少女一身白皙晶莹的雪肤,丰满浑圆的乳房,以及娇嫩鲜美的密穴,就此完整暴露在赤虎饥渴的眼前。

孟诗幼嫩的肌肤一接触到空气时,立刻不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全身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在内心熊熊燃起的欲火的催促下,赤虎缓缓托起了少女形状极为美好的脸颊,跟着将嘴唇贴到她的樱桃小口上。受到侵袭的女人,皱起眉头,本能地把脸移开,想要逃避色狼的入侵,但在赤虎的强势下,仍被赤虎用粗暴的舌头顶开贝齿,跟着纯熟地逗弄着里头滑腻的和舌。

“呜……”因为自己的初吻失陷,两道晶莹的泪珠沿着她白皙的脸颊滑下,喉咙里也发出了咽呜的啜泣声。“吸……苏……”赤虎尽情地攫取少女口中的蜜液,同时发出了淫荡的吸吮声,沿着两片薄薄的樱唇,将嘴唇慢慢移到了少女的脸颊上。

当滑过少女微肿的脸颊后,赤虎边亲边将双手重新移到少女柔软的乳房中,指尖在少女柔软的双峰间流连徘徊,并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撩拨摩擦着那坚挺的rǔ头。

“啊……”气劲的催情效果,加上赤虎熟练的技巧,少女终于发出舒爽的哼声。

赤虎把头下移到少女的胸前,接着整个头都埋进了那道雪白的乳沟中。(哇……好香啊……)赤虎鼻中享受着从少女身上传来的香味。当迷上了这股迷醉的乳香后,赤虎情不自禁地伸嘴轻啜起少女的两颗乳粒。

“唔……啊……”少女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快感,不时发出了呻吟。“啾……啾……”由于快感实在太强烈了,少女稍稍弓起了身子,并不自觉地向前挺起胸部。

种种的反应,说明了她心中其实正渴求着这难以言喻的感受。

“……妳真是个小骚货啊……”赤虎察觉了对方的反应,不由得哑然失笑。于是猛地将手向下,伸入了少女神秘的禁地。“啊……”少女本能地叫了出来。

“果然……真的湿了!”少女两片神秘的秘唇间,早已经渗满了温湿的花蜜。

那姣好的形状,恍若一朵含苞的玫瑰花绽放似的妖媚,两片美丽的红色花瓣,更是浮现着透明的露珠,不仅如此,粉红色的肉缝还呈现出完全湿润的状态。

赤虎湿滑又软硬兼备的灵巧舌头,在孟诗敏感的下体,百无禁忌的舔吮挑逗,使得她整个身躯不停的颤抖,内心的肉欲幻想,也被彻底的激发出来,她无法抑制的发出了呻吟,湿漉漉的yīn户也充血微开,自然的作好了交合的准备。

“差不多了……来吧……”赤虎快速伸手扶住少女纤细的柳腰,跟着用粗大的guī头去确认蜜壶的位置。“是这里吧……”赤虎立刻就找到了肉缝的入口。紧跟着,赤虎故意用guī头在yīn户外摩擦着,企图激发出少女已被撩起的浓烈性欲。

“唔……”少女忍受不住子宫所传出的空虚感,不由得发出了苦闷的呻吟声。

赤虎趁胜追击地挑逗着少女湿淋淋的yīn户。“啊……喔……”少女下体不断传来刺激性地麻痒,不由得扭起腰来,只见她yín穴里泄出的淫蜜越来越多,就连赤虎的guī头都沾满了她那湿答答的yín水。

过大的刺激,使得她白皙的脸庞,因难为情而害羞得满面通红。“好极了!”赤虎露出满意的笑容,跟着使劲挺腰一送,粗大的ròu棒便顶开狭窄的肉缝,直朝里头尽根而入。“啊……”从少女的喉咙里发出了凄惨的叫声。由yīn户传出被撕裂般的剧痛,瞬间扩张开来,传遍了她全身上下。

“好痛……不要……痛……啊……”少女夹杂着痛苦的淫叫声在空气中传了开来,在交合处的下方,洒满了零零落落的红色斑点。然而赤虎却完全不理会她的反应,只是拼命用自己粗大的ròu棒,猛力抽插在少女湿淋淋的yīn道。尽管少女的yīn道壁不时向中央紧缩,但赤虎仍旧在里头进行着最激烈的活塞运动。随着ròu棒一次次越插越深,赤虎那粗大guī头也直接撞击到少女脆弱的子宫口。

“啊……嗯……喔……”在yīn道被大ròu棒猛然撑开的短暂痛楚后,少女没多久便陷入了激烈的快感中。在一波波欲焰的焚烧下,少女的思绪陷入昏沉的境界。“喔……啊……”实在太舒服了,由于全身乏力,孟诗只能不停地扭动着雪白的乳房及柳腰,同时将浑圆结实的屁股不住向上挺。藉由这些动作,少女似乎获得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赤虎抽插了百来下,喘道:“换个姿势。”将她双腿扛上肩头,就这样抱着那白皙滑腻的大腿猛插mī穴,顶得孟诗花心刺激无比。孟诗蹙眉娇吟,神情矛盾异常,难定苦乐,只有满身娇艳肌肤透着无穷色欲,一对乳峰像是装满奶水似地,随着赤虎的冲刺前后摇晃。至于股间情事,但见淫液不停泼洒,嫩穴肌理紧吸着赤虎的yáng具不放,像要榨干其中的精华。

两人沈浸在这麻痹的陶醉感中,久久不能自拔,而那紧实的yīn道壁,更是不停配合着赤虎冲刺的动作,不时忽深忽浅地吸吮着里头的ròu棒,最后的抽插中,赤虎瞬间到达了颠峰,用力将屁股顶入少女的yín穴,跟着把浓浊jīng液一滴不剩地送进她淫秽的体内。就在这时,少女温湿的肉壁也发生强烈痉挛,紧挟着逐渐失去力道的ròu棒。

“呼……呼……实在太爽了!”精疲力尽,赤虎依依难舍地将自己ròu棒从yīn道中拔出。“真是多亏妳了,杨富大人体内多余的火阳气劲才能完整泄出,真是辛苦妳了啊!”赤虎一边微笑地说,一边消除孟诗的记忆。就让它成为一个刺激而虚无的梦吧!

现在主人已将寒冰真气与烈阳真气融合为一体,本身的功夫大为提升,虽说还未寻得本命星的照应,但对主人的功业还是略有帮助啊!主人啊!就让我尽我最后的一点力量送你一程吧!到一个你所应到的地方啊!只见赤虎逐渐抽离于杨富的躯体之外,另外形成了一个犹如实质,却又虚幻的灵体。灵体不断地扩大,大到将杨富整个人彻底包裹住,杨富的躯体犹如陷入黑洞般,转眼间,杨富整个人消失于孟诗的房间,消失于这个世界。

察觉到这一切的贾神算,不禁黯然道:“又是一个纷扰不安的时局啊!杨富啊!杨富!你的消失,对这个世界的你是个结束,但对另一个世界的你,却只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希望你能适可而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