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幻想水浒(3)

幻想水浒(3)

“吼……”一声凄厉的虎啸从山冈上传出,林中的飞鸟纷纷惊吓走避,附近聚集在一起捕猎的猎户,同时间都听到了这声响。

“有点奇怪啊!这吊睛白额虎今日的叫声,与平日的不太一样,没有雄壮威吓的感觉,倒好像是死前的哀嚎。”老资格的林阿爹仔细分析说。

对于这山冈上已经吃掉三十余人的猛兽,究竟发生了何事,这群猎户议论纷纷讨论不休,但总是没个定见,却又无人敢前去察看。最后商议派人去县衙禀告知县,由知县黄正祺来定夺这件事。

黄知县平日就为这头吃人的吊睛白额虎深深头大,屡屡围捕却又没有成效,反而折损了很多人,悬赏都已经推高到惊人的一千两纹银了,却还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他一接到通报,马上赶到了猎户聚集的场地,了解了事情的原由以后,见谁都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前去察看,便应许以十两白银相赠。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其中几个平日较为大胆的年轻猎户,见到知县大人许下了承诺,壮起了胆子,带着五股叉,往发出吼声的地方去一探究竟。

他们蹲低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拨开草丛,仔细一看,却大吃一惊。

只见那只吊睛白额虎,毫无生气地坐卧在地上,无疑是已经死绝的了,而旁边居然躺着一个二十出头岁,身材魁武的年轻人,紧紧挨着死去的吊睛白额虎,正在呼呼大睡。这样奇异绝伦的景象,怎能不令人吓了一大跳。

那个年轻人无疑便是杨富,原来赤虎帮杨富做了时空转移,不知怎么搞的(看来是作者恶搞),竟然从半空中掉下来,将那只正在享受日光浴的吊睛白额虎,给活活地压死了。

年轻猎户定下心来,赶紧派人前去通报知县。黄知县一听吊睛白额虎已经被除掉,大喜,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跟着便叫年轻猎户领路,前去会会那力毙猛兽(重力加速度),却又呼呼大睡的奇男子。

“何人知道这位年轻英雄的来历?”由于体内真气仍然在流转融合之中,身体犹未适应强大的真气,杨富的意识还在昏迷当中,在屡叫不醒的情形下,黄大人只好询问在场的众人,是否有人认识杨富。

众人你看我,我看他,大眼瞪小眼,无人知晓。

但见一名佝偻老人越众而出,弯腰向黄知县行礼,恭敬地说:“小人林旺,清河县人氏,恰巧与这位英雄同乡,识得此人。”知县大喜:“这位英雄名讳如何?”

“上武下松,行二,人称武二郎也。”黄知县一副醒悟的表情,欣然地说:“久闻武二郎大名,今日一见果乃真英雄也,来人啊,将武英雄扶回县衙休息。”捕快叫来凉椅轿,将杨富带回府衙休息,并且叫了几名身强体壮的猎户,将吊睛白额虎也给扛回府衙。

众人由景阳冈上回到县城,城门口早已挤满了大批的平民百姓,当他们知晓为患多时的吊睛白额虎终于死了,忍不住欢欣雷动,几十户曾亲身遭受老虎迫害的百姓,大仇得报,更忍不住高声痛哭,喜极而泣。大家纷纷争相目睹屠虎大英雄的庐山真面目。

黄知县见民众如此欢喜武松,府中又欠缺能为自己办事的优秀人才,便扬声说道:“今日武英雄为本县除大害,愿请武英雄为本县总都头,惩恶扬善!”虽然黄知县平常的风评极差,但百姓却乐昏了头。一时间,英明知县黄正祺以及打虎英雄总都头武松这两个名字,响彻在整个阳谷县县城,百姓为之欢腾。

正当阳谷县百姓欢欣之余,原本吊睛白额虎丧生之处,现在只剩下那一个自称林旺的老人。

如果有人在一旁观看,一定会大吃一惊,老人的身躯逐渐淡化,连微薄的阳光都可射穿。

只见那老人双眼紧闭,两只手掌相合,成祝祷状,喃喃自语道:“伟大的赤虎大人,属下的责任已经完成了。属下已经将杨富大人导入他的本命命格,现在只看杨富……不,是武松大人,能将这个纷乱的世局导向什么样的地步了。”说完后,老人的形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留下半丁点的痕迹。欧……不,只留下了一根赤色的虎毛,在日光下闪耀着妖艳的火红。

知县将杨富安置于总都头自有的房间内,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

“武松大人!武松大人!”一股声音在杨富的意识中呼喊着。

“咦,赤虎你来了。有事耽误吗?我已经轮回十世了啊!”杨富本身的意识回答着那呼喊的声音。

“是的,请大人恕属下来迟。主人仙化之后,属下本欲照主人计划进行,但被龙虎山嗣汉天师发觉,遭他囚禁于璧玉琥珀之内。幸得主人天命所归,赤虎得主人天人之血相助,才得以脱出璧玉琥珀的囚笼。”

“原来如此,又是那杂毛老道搞的鬼。想我们众兄弟当年北抗辽蛮、南定方腊,功勋声威一时无二。谁知狡兔死、走狗烹,没想到那老道拥护赵宋天命,顾忌我们功高震主,竟然与大惠那老秃驴合谋我兄弟俩,不但逼得我自废武功,在六塔寺老死终身,更可惜鲁大哥他……”

“禀主人,鲁大人任侠好义,率性自为,真是我辈性情中人,可惜他以真诚待大惠,却遭大惠暗算身亡,这仇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恩,仇是一定要报的。现在一切如何了?”

“禀主人,一切已准备妥当。”

“办的好#涵道历史不可重来。今日我武松便重新由这阳谷县出发,天命不可逆,我却偏要逆天,什么忠孝仁义,全是狗屁,反正我这条命已是多出来的,我就要看你这赵宋王朝还能撑多久。”

“禀主人,还有何事吩咐吗?”

“恩,暂时就这样。为了逆转空间,以及补充我后世躯体的功力,你所花费的精神与气劲太多,就暂且在璧玉琥珀中休息吧!反正我俩能以意识相通,没有多大差别的。”

“谢主人,属下告退了。”话声尚有余音,杨富的胸前一闪,通白的玉佩又呈现出一个火红虎形,栩栩如生。

但见杨富身体发光,一红一蓝的气劲在体内不停地游走,终于,全部的气劲游走全身后,尽归于丹田之内。

“想我武松,轮回十世,今日藉后世躯体重生。虽说功力只有当年极盛时的五成,却远胜于我年轻时,只要加以锻炼也就足够了。哈,杨富是武松,武松是杨富,十世轮回,十世智慧,谁人能与我并肩!”武松“醒”了过来,整理一下衣裳,便走出了房间。守门的捕快看到武松走出房间,便马上领着武松前去晋见知县。

“武英雄,感谢你为本县除了大害,这是赏银千两,请收下。还有,虽然你是清河县人氏,但与我这阳榖县只在咫尺。我今日就参你在本县做个总都头,以后就跟着我办事,如何?”黄知县对武松如是说,话中明显要武松当他的心腹手下。

武松听了以后心想:“黄正祺是高俅奶妈的小儿子,靠着高俅的庇荫当上了知县,若能攀上高俅,那……恩,就暂时先做个总补,有几十来名手下可以使唤也好。”,便马上跪禀道:“若蒙知县大人抬举,小人终身受赐。”黄知县听了大喜,以为武松真心肯为他办事,便随即唤押司立了文案,当日便参武松做了总都头。

武松接任总补的当晚,全府衙的差役为武松洗尘,顺便庆贺他当上了总都头,众人纷纷向武松敬酒祝贺。

武松虽说因杀了老虎而当上了总都头,但却也有些桀傲的差役不甚服气,武松深知要领导人必要先服众,当下就起了立威的念头。

“拿木棍来!”只见武松拿着木棍,暗运功力。众人不知武松意欲如何,纷纷停下动作来,仔细地看着武松。而原本喧闹吵杂的庭院,忽然之间变的寂静无声。

“碰!”只听得一声声响,不见武松有所动作,整根木棍已经全部没入土中。

剎时间,整个庭院欢声大作,众人无不对武松这一手真功夫大为惊叹。

而其中武功较高者,更明白此中的难处。要以木棍贯地,必须刚柔并济,不似铁棍只需以强厚的阳刚内力加以施劲,更需要以阴柔内力防止木棍从中破碎,再由阳刚真劲使木棍坚实硬固,其难度高了不只一筹,而要全部没入土中,这就又难上加难了。

“来人啊!这里是九百两纹银,给每户受老虎侵害的人家送二十两去,剩下的,就由众兄弟分了它吧!”武松不仅以力服人,更知道要以德服人。

众人听的武松如此关爱受苦百姓,赏金十中有九都捐出来了,连自己少说也有五两银子可以领,一下子又多了半个月的薪水,对武松自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忠心耿耿了。

隔天,武松的作为传遍了全县,他的武功让宵小盗贼不敢猖狂,他的仁德让平民百姓赞誉有加,黄知县反而也比不上他,武松在阳谷县打下了他的基础。而黄知县也不计较,反正武松是自己的心腹,再怎么样出名都对自己不会有坏处。

尤其在这件事发生后,他更是完全地相信武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