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幻想水浒(5)

幻想水浒(5)

“太好了!爷!您终于醒了!”武松睁开眼,只看见潘金莲守在他的身边,脸上充满着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双眼明澄清亮的眼神,隐约泛起几许小女人的娇羞。

爷?是称呼自己的吗?只看她对自己尊崇的敬称,及那副为自己担忧害怕的面容,她该是真心地爱上自己了吧!

“这里是?”武松坐起身来,仔细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一个小卧房,不,或许也称不上是一间卧房,最最多多只可称为能供休息的地方。整个房间里,只有少得几乎可怜的家具,一张卧床,仅仅便只有一张可供睡卧的床而已。

“这里是妾身在阳谷县临时藏身的处所,虽然很简陋,但却极为隐蔽。因为爷突然昏过去了,妾身一时拿不定主意,府衙的补快又到处巡逻搜索,妾身不宜太过张扬,便自作主张先将爷带回来此处了。”

“对了,爷!您怎么忽然就昏倒了?”

“这……就……”武松怎么可能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更何况这是一笔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胡涂帐。武松言不及义的胡扯了几句,大抵是说自己最近日夜操练府衙里的官差,一时间太过劳累所致,一番连哄带骗才勉强让潘金莲相信自己的话。

“来,过来让爷好好看看妳!”武松自然的适应了潘金莲对他的称呼,轻声唤着潘金莲,准备仔细地再看看她。

“爷,这……”潘金莲原本便坐在床沿,距离武松已经甚近,武松要她再靠近一点,岂不是要整个人靠在武松身上了。听到武松的吩咐,潘金莲心底还在犹疑难定,身子却已不自觉地慢慢贴着武松。

只见武松双手用劲将潘金莲抱起,让她整个人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两个人的面容彼此相对。没有第一次的不经意,双方首次认真地去观察彼此,两个人,四只眼,分别盯着对方瞧。

“真像,果然是同一个人啊!”只见武松嘴里吐出微不可闻的细语,两只眼睛直楞楞地盯着潘金莲的脸蛋。原本是乌黑柔长的青丝,现在是俏丽简单的短发,之前是娇媚抚艳的神情,今刻是温柔婉约的风采。一个同样的人,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情,也难怪自己会在乍然之下看走了眼。

“爷……您……”紧靠着如此英伟俊朗的脸庞,妖异的双眼闪露出复杂的神情,潘金莲的心彷佛完全被看个透彻。放肆无拘的察视眼神,浑重阳刚的男子气息,炙热舒软的肌肤接触,潘金莲被武松不自觉发出的魅力影响,体内兴起了一股焚身的气劲,心中的淫欲由深处升起,脸颊飞舞着艳红的云彩,双眼充满着异样的朦胧。

武松彷佛没有察觉潘金莲的异样,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的不同,只是自顾自地思索疑惑的问题。

“哦……”潘金莲见武松没有反应,不自觉地向前挪了挪身子,整个人贴在武松的身上。只见潘金莲不断地动着身体,整个人贴着武松不断地磨蹭,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包裹在单薄的衣衫内,不停地轻碰重触武松赤裸的胸膛。

有时是轻轻地以坚挺的乳首微碰摩擦,有时是重重地用柔软的乳房挤压揉动,而整个屁股更是自然地坐在武松的根部上,隔着裤子,借着微微的触感而上下摇动。

“毕竟是天生媚骨啊!”武松低声道。自己暗自将催情的气劲输入她的体内,本来以她的内力当可不受影响,但她却丝毫没法抗拒,看来无双门的冰心诀犹然无法改变她的本命性格啊!

武松一边用右手轻扶潘金莲的颈子,低头亲吻潘金莲的樱桃小嘴,不停地撷取那甜美可口的汁液,两个人的舌头不断地交缠碰触,一边用左手隔着薄衣搓揉着她柔软而丰满的nǎi子,乳房的弹性与坚挺让武松爱不释手。

肉体的感觉是如此的愉悦,精神上的感受更是让武松兴奋不已。被自己深深掌握的女人,“曾经”是自己相敬如宾的兄嫂,“曾经”是自己爱恋钦慕的对象,“曾经”是自己追杀刀砍的淫妇,爱恨纠葛,情深怨浓,种种奇异的感觉使自己的欲望高涨。

“好!”彷佛是决定了什么一般,武松脱去了自己的长裤,也伸手褪去了潘金莲单薄的衣物,潘金莲的整个身子彻底展现在武松的眼前,随着身体蠕动而不停晃动的巨乳,因爱欲高涨而湿红微开的私处,甜美的密汁不停地自深谷中流出。

“我……我要……”武松扬起了挺立的yáng具,在丛密的xiāo穴前不断地磨蹭,xiāo穴前端的嫩肉因guī头的刺激而加深了欲望,潘金莲禁不住嫩穴空虚的感觉,忍不住轻声叫喊。

“喔……”武松用力向前顶入嫩穴,一口气将整个xiāo穴都给塞满,潘金莲感觉到xiāo穴的充实,yīn户自然地紧缩,周围的穴肉紧密夹住整个yáng具,传来阵阵舒坦的愉悦感。随着强力的抽送,潘金莲不由得摇摆起白晰的臀部,一前一后微微地跟着武松运动的节奏。

不伦的暧昧,禁忌的交媾,武松内心的欲望达到最高。他将潘金莲的身子拉近,由长程的输送转为短程的冲刺,快速的抽送动作带来莫名的快感。

“啊……啊……啊……”潘金莲由于武松激烈的抽送,忘情地张开小嘴哼叫起来,发出断断续续、哼哼呀呀的细语,硕大的双乳在激烈的晃动中不断上下摇晃,白晰娇嫩的肌肤在汗水的交衬下,粉白的躯体令人怜爱不舍。

武松不停地伸手捏着乳房,淡色的瘀青出现在嫩白的双乳上,随着武松逐渐残暴的动作,阵阵传来的刺痛,让潘金莲享受到了不曾有过的刺激与高潮,整个人不停晃动身子,彻底享受武松带给她的愉悦。

“嗯……喔……”就在两人享受着性爱高潮的同时,武松暗暗运起一股古怪的内劲,由丹田缓缓导向正在活动的下阴之处,随即加快了活塞的运动。

“啊……”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武松将内劲蕴含于阳精之中,藉由高潮的喷射传进了潘金莲的躯体。

内劲转入了潘金莲的娇躯后,她只觉得说不尽的舒坦,整个内劲马上跑遍了她全身一十八个大穴,接连也引出了她本身的真气,最后整个停留在她的后背上。

只见后背隐隐发出了七彩的光芒,彷佛在后背上作画一般,潘金莲的后背上出现了一朵盛开的金色莲花。

潘金莲眼睛虽不能看见,但身体及精神却让她完完全全知道她背后所发生的事,娇艳欲滴,栩栩如生,世上竟有如此奇妙的情境,不禁又惊又喜地问:“咦?爷,这是怎么回事?”

“大欢喜菩萨咒!”这可是个自己轮回十世所得到的好东西啊!用了五千两黄金和十个未经人事的妙龄少女,跟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西藏喇嘛换来的。

“男女交媾时,于高潮时由男方藉阳精将内劲输入女方,女方将吸收这份气劲而提升本身功力,并同时于背后会产生自己的本命相,至于作用我就不太清楚了。”其实大欢喜菩萨咒不但会提升女子本身的功力,更会使得被施术的女人彻底为男方献出一切,并以那男人的想法为圭臬,终生不违。这些话,武松当然不会说出口来。

“真的吗?我的本命相是莲花啊!”只见潘金莲运起内力,微微的金光自背后溢出,只感觉内劲的运行与以前相较,不但更为快速而且浑成深厚,虽然并没有立刻脱胎换骨,但只要多加运功修练,武功必可更上一层楼,内心对武松不由的又多了份感激之情。

只见武松轻悄悄地抚摸着潘金莲的刀疤,一道虽浅但长的刀疤,相衬于娇嫩细致的肌肤,显的邪异诡谲,武松饶有兴致地问道:“这伤疤是怎么一回事?”

“禀告爷,这是妾身在十六岁那年……”潘金莲听到武松问起了自己的过去,便将一切有关于自己从前的往事,一点不漏地告诉了武松,这个自己将托付一生的男人。

潘金莲原来是书香世家,父亲是一介清官,勤政爱民,好发不平,曾经就高俅强抢民女一事告上朝廷。没想到朝廷不但不闻不问,自身反而被加了顶贪赃枉法的罪名,父亲惨遭杀头,母女家人贬为奴仆。

母亲因积忧成疾,也后父亲一步而去,潘金莲被买作丫环,本想就此平凡过一生,没想到天生丽质,买她回家的老爷觊觎她的女色,在绵绵细语无效之下,竟拿出匕首要挟潘金莲就范,那个狰狞的的刀疤,便是在挣扎抵抗之下所划伤的。

“啊再来是不是妳那死鬼师傅刚好路过,适时解救了妳,同时怜悯妳崎岖的身世,就收了妳当关门的小弟子了。”武松不以为然地打断潘金莲的话语,心想这种遭遇早就听过不知多少次了。

“咦?爷您怎么知道呢?”只见潘金莲抬起头,两只眼睛楞楞地直盯着武松瞧,双眼犹挂着几滴因伤感而流出的眼泪。

武松看着带泪的潘金莲,一副柔弱的小女人样,微湿红肿的双眼像能说话般,道尽了自己多乖跌宕的遭遇,暗悔自己的粗心与不耐,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地抱着她。

“我说金莲啊!过去的就让它随风飘逝吧!人是不能永远活在回忆的伤痛之间的。既然现在妳已经跟了我,为了跟以前的不愉快道别,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从现在起,我就叫妳小莲好了。”武松轻轻地抚着潘金莲说。

“不管是金莲,抑或是小莲,妾身永远愿伴随在爷的身边。”小莲将头深深地埋在武松的胸膛,感受那份跳跃的热动,那份男人对自己的疼惜与爱怜。

两人不发一语地依偎在一起,直到此时,两人的心才完全地接受彼此,将这份的温柔及甜蜜,深深地烙印在彼此的心田。

良久,朝阳的第一道曙光自窗外漫入,唤醒了沈醉在曼妙情觉中的两人。

武松站起了身,想起了自己此行的原因,一边整理着衣裳,一边思考着如何安置莲儿。自己是住在府衙里的,虽说是独个儿住,但若带了莲儿一起同住,总是有些许的不方便。看来是要独自租个小宅院来住了。

“我回府衙一下!出来了整个半夜,想必知县大人也是极为着急了吧!我需回去刺探点口风。莲儿妳就先待在这里,不要到处乱逛,好好地练功吸收大欢喜菩萨咒的功力吧!”武松看着已然天明的窗外向莲儿道别。

“爷您自个儿可得小心点,跑了个刺客的后果可不易解决。”

“放心啦!我武松是何等角色,怎么会被这种小事给难倒。更何况黄正祺可都得仰赖妳家大爷我去保护他的生命安全啊!倒是妳自个儿可得多用功点。”武松捏了捏莲儿的脸蛋,不疾不徐地回府衙去了“二郎,你可回来了!”武松堪堪跨进府衙,黄知县的声音便已然传来,庆喜的声调,如释重负的神情,恰好表现出黄知县内心的真实感受。

“禀大人,贼人狡猾诡诈,被他走脱,武松搜寻未果,有辱大人厚恩,特来请罪。”只见武松单膝跪地,向黄知县请罪。

“二郎快快请起!”黄知县见到武松跪下,神色慌忙,赶紧将武松扶起。

“昨夜幸得二郎机警,将贼人一举擒拿,否则一切将不可收拾,虽走漏了一人,但仍是大功一件啊!”黄正祺彻底地对武松的救命之恩感谢万分。

一想起昨天夜里的事,黄正祺不由的心惊肉跳。昨晚自己好梦正甜,睡得昏沉沉的时候,被一声“磅”的声响吵醒,紧接着便听到兵器交加的声音,吓得和新娶的第三房小妾躲到床下,好半晌都不敢出声,生怕一出声头就被砍了。

后来属下们进来护卫,得知贼人除溜掉一个外,其余都悉数就逮,这才松了好大的一口气。黄正祺自家人知自家事,手下的差役武功普普,能捉下刺客的除了武松还有谁,整个人把武松当成了再生父母。

“二郎对此事有何看法?”黄知县知道武松不但武功高绝,思虑也是缜密周到,因此询问武松对刺客的看法。

“禀大人,小人不敢妄加断言!”武松的双眼闪漏着犹疑,直盯着黄大人瞧。

“你们先退下!”察觉了武松眼中的顾忌,黄知县将左右支退。

“你我名为主从,实为兄弟,有话尽量说吧!”

“小人斗胆,这事恐怕牵涉到高太尉与蔡太师两者之间的斗争啊!”

“此话怎说?”黄正祺的双眼发出一闪即灭的神光,武松心中暗凛,这老小子倒也不可小看,自己得加以提防,可不能阴沟里翻了船。

“大人掌握着阳谷县年出百万的黄金产量,这不但是个肥缺,更是一条绝佳的生财门路。蔡、高两人之间的斗争近来逐渐地浮出台面,在这一文一武的争斗中,金钱是不可或缺的,大人可是绝顶重要的啊!”

“嗯……”黄正祺静静地思索,心里下了一个大决定。

“武兄弟,我有件重要的事想拜托你。”

“大人尽管吩咐!”

“五月十四是蔡太师的生辰,离现在尚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我要你将我所祝贺的生辰纲,送往太师府,明天立即启程。”

“这……属下遵命!”

“那一切就拜托你了!”武松自府衙退下,心中不断地思量黄知县的目的,这绝不可能单纯是仅仅的送礼而已,但是自己却又看不出其中的阴谋,这死老鬼可真的比自己预料的高明啊!

武松回到房间,随意地收拾一下远行的衣物,便躺上床呼呼大睡,一直到深夜,武松才趁机通知莲儿要赴京城的决定,要她在阳谷县外相会合。

隔天,武松带着精的八名差役,护送着黄大人欲向蔡京祝贺的生辰纲一大箱宝物,一行九个……,不,一行十个人向着赵宋的王城东京开封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