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幻想水浒(6)

幻想水浒(6)

“爷!”只见小莲身着紧身男装,在县城外的山冈与换上便装的武松等人相会。

白色细银边的劲服衬着玲珑窈窕的身躯,配上英气昂扬的俏发容颜,一双深刻动人的眸子,一抹勾人魂魄的笑颜,一种天生自然讨人喜爱的骄傲,好一个绽放千万风情的俏女子。

“……”武松众人看得痴了,一时间竟不能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是呆呆地朝着小莲瞧,每个人彷彿失落了自己的魂魄。

“咳……咳……”武松最先反应过来,藉着几声咳嗽声唤回其余八人的意识。

只见其他人神色尴尬地冲着武松傻笑,两双眼睛却不受控制地朝小莲直瞄,真怀疑在这个寂寥的山冈,怎会突然跑出这等艳丽绝伦的美人来,压根儿也联想不到她会是前天晚上逃逸无踪的女刺客。

知道自己的女人如此有魅力,是一件令自己非常自豪与满足的一件事。但看着这几个人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副标准的色鬼样,自己虽然待人大方,但也不是胸襟大到连女人都可以和兄弟分享的大乌龟啊!

“我来作个介绍,这是我家的小妹,以后大家客气点,就叫声嫂子就好了。”骑着骏马的武松一边向众人说着,一边运劲将小莲带起,让她安安稳稳地坐在自己的前头,软玉温香,抱个满怀。

得趁现在断了他们的歪念头,不然以后可有自己忙的了。

“啊……爷……”小莲闻言不禁发出一声娇喊。亲暱的举动,公开的宣称,里面还包含着几许微不可察的醋意,小莲感受到武松那份重视自己的感觉。原来一个被自己深爱的男人所佔有的女人,滋味是如此地甜蜜美妙。

“咦……啊……”几乎是同时间,其余八人发出了失望而难过的哀嚎。从小妹到大嫂,从云英未嫁到已为人妇,由喜乐的天际掉到痛苦的深渊,众人看着总都头与“大嫂”亲密的动作,只感觉一阵失落涌上心头。

“走,上路吧!美人儿可都是爱英雄的啊!”武松督促着众人启程出发,意有所指地对这群年轻人丢下一句话,便驱策着骏马缓缓向前行去。

“美人爱英雄?”众人思索着武松话中的内涵,我爱美人,美人爱英雄,英雄?英雄?

“我要当英雄!”乍然之间有人大喊,其他的人也纷纷醒悟,众人推着生辰纲,急急忙忙地向武松追去。武松高绝的武功,超群的智慧,无一不是众人学习的目标,若能获得总都头教授,出人头地指日可待,再也不只是当一名小差役了,到时候,美人儿还不是都投怀送抱。

众人跟随着武松缓缓而行,只见武松尽挑着一些荒芜而人烟罕至的小路行走,众人猜测是为了避开山贼,也就没有多问些什么了。

最后,武松选择了一个破落的旧庙落脚,打算先过一夜再说。一到休息,众人便拼命要求武松传授武艺,武松抵不过众人的死缠活求,便答应一路上传授他们适合的武功。

武松十世轮回,各门各派的武功见的多了,既自将其中武功去芜存菁,分别依照个人的体质及性向,来教授众人学习的方法。

“咦?”武松以真气探察八人中最后一人的经脉,却觉得气劲如泥牛入海,一去不还,根本没有激起他体内真气的反应,这奇怪反应令武松大感好奇。

“你叫什么名字?”

“回总都头,小人名唤吴巨!”

“你练的是什么武功,怎么不见丝毫气劲?”

“……回总都头,小人从未学过武功,在县衙里是个小打杂的。”只见吴巨神色紧张地小声说道。

“……”武松默默无语,心中却是气炸了心肺,不停地咒骂此事的主导者,那个比狐狸还要狡猾的黄正祺。

七个武功不算顶尖的官差就算勉强差强人意了,现在居然有一个连半点武功都不懂的小打杂,如果有山贼来抢劫的时候,乾脆直接双手奉上生辰纲算了。真是好一个精挑细选啊!

“禀总都头,那我……”看着其他七人欢喜若狂地演练练习新学得的武功,吴巨不由的心生羨慕,希冀自己也能有一副好武功。

“你不能学武!”一股冷水当头朝吴巨浇下。

“这……这……”吴巨听的有如青天霹雳,不愿相信。

“你本身未有根基,经脉已然僵固,就算现在学也难有大成,不如……”

“不如怎样?”本已心灰意冷的吴巨,听的还有转圜的余地,整个心儿兴奋地噗通噗通跳。

武松沈思了一会,猛下决定说道:“老子豁出去了!将相本无种!武功不行,我看你天资聪颖,我就教你兵法阵形好了。”原来那个最先想通武松暗示的,便是眼前的吴巨。

“将相本无种!”一句话彻底打入了吴巨的内心深处。自己家境贫瘠,书念的不多,连字都是母亲教授的,根本就没钱上私塾念书,本想自己要为奴为仆,庸碌过一生,现在有机会出人头地,令吴巨激动的直向武松磕头感激。

“这个拿去,不懂都可以问我。”武松从腰间掏出一本没有书皮的小册子,拿给了吴巨。

算你小子好运,老子前阵子太空闲了,把古往今来的战役兵法、计谋策略,做出了统整,保证这书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当然啦!不仅宋元明清历代的战役精华分析都罗列在上,甚至连蒋介石的北伐抗日,毛泽东的游击奇袭,全部兵法大家、智囊军师的心血都在上头。

只见吴巨心满意足地拿着宝书,到一旁去认真参详去了。

武松心中兴起了一个念头,自己得要培养自己的班底啊!这几个年轻人虽然武功未说很好,但是个个资质不差,只要勤加磨练,倒是可以好好考虑。

“爷,这……”小莲彷彿想到些什么,却犹疑不决是否该说。

“是不是发觉了一些小问题啊!”武松略带调侃地对着小莲说。

“岂止是小问题,根本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小莲不理会武松的调侃,语气坚定地说着自己的意见。

“黄正祺这老狐狸突然要爷运送生辰纲,又给了爷这样糟的护卫,这一路上要抢生辰纲的山贼岂少,而其中更不乏绿林强人,恐怕……”

“放心吧#蝴有他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桥梯,咱们见招招,见机行事。”武松看了看正在用功的八人说:“至於这几个衙役,只要给他们点时间,他们必当能有所成就,根本不用怕那些山贼。武功太差,只不过是遇不着好的老师罢了!”

“那我们是否要走向东南到陶城埠,再由陶城埠搭船逆黄河而上直达东京,不但可减少赶路的时间,更可避开山贼的侵扰?”小莲为了预防万一,提出了一条省时又省力的路径。

“不,我们走陆路!”

“这……”

“由阳谷县到东京不过两百余里的路程,徐徐而行光走陆路十五日已足够,更何况搭船只要十日可到,为何那老狐狸给了我们一个半月的时间呢?”

“为什么呢?”

“示好吧#蝴急忙派我送生辰纲,这样蔡京至少会过了生辰才找他麻烦,到时候他就又升官了,不在阳谷县,蔡京就不会要他死了。”

“那个老狐狸奸诈狡猾,这样每个人都知道他将生辰纲交付给我了,万一出了事,他可以推说全由我负责,就有我当替死鬼了”

“难道……”

“不错,现在大概一半以上的山贼都知道我们要送生辰纲上京,正紧盯着我们不放。今天我故意走小路,明日再走大道上京。比较精明而实力较强的山贼,必定以为我们有所依恃,便不敢匆忙下手,这样我们至少有几天的清静日子。”

“别管他了,反正时间多的是,就让我们把这行程当作结婚蜜月,顺便让这几个小子好好地磨练一下。”武松亲暱地搂着小莲,在她的小耳旁轻轻细语,还不时有意无意用舌头轻舔小莲的耳珠,故意吹气进小莲的耳朵。

“嗯……”小莲看了看其他正沈迷於自我的众人,含羞地微微点了下头,缓缓将身子依偎在武松的怀里,享受着武松对自己的亲密动作。

隔天一大早,武松一行人回到了官道上,慢慢地朝东京前进,众人虽疑惑武松为何又走回大道,但养成了对武松唯命是从的习惯的众人,倒也没多说些什么,他们相信武松的决定永远是正确的。

漫长的官道上,旅人往来各地,只看见武松与小莲在马上嘻笑调情,沿途欣赏着路上不同的各项景色,悠闲自在,无拘无束。背后跟着的众人,轮流推着载着生辰纲的推车,空闲的人便埋首思索自身武功的诀窍,或是两个两个谈论着武功的精义,丝毫不担心有山贼找上门。

“罗晓,少夫人口渴了,将水袋拿上来。”

“是,少爷!”只见罗晓恭敬地将武松的水袋呈上。

武松一行人为了避免路上不必要的纠纷,早在出发前就都已换上便服,现在就连称谓也理所当然地改了,现在倒真的成了携美出游的富家子了。

在一般人的眼中,这只不过是一对新婚夫妻出外游赏,背后跟着成群的家丁,谁又知道他们是负责护送生辰纲的呢?

“站住!”正当武松与小莲兴高采烈地谈论路旁那株奇特造型的杉木时,一大群傢伙突然挡在武松一行人的面前,不识相地打扰了他们的游兴。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一名看起来恶形恶状的中年男子,用他雄厚沙哑的声音,慢慢说出这年头强盗打劫的标准用语。

“罗晓,这些人就交给你了!”武松连正眼都不瞧上一眼,便下令罗晓将这群吵杂的蠢蛋处理掉,自己则待在马上与小莲卿卿我我,说笑谈情,好不快活。

“是,少爷!”罗晓看了看其他同伴,不禁摇了摇头。只见除了吴巨仍是拿着那本鬼书猛看外,其他六人却早已摩拳擦掌,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模样。

开玩笑,昨天得到总都头传授提点,功力虽说还未感觉有太大的进展,但光是气劲在体内运行的感觉,就与以前有天差地远之别,心中早就想找人来试招,现在有一群不知死活的山贼乐意当沙包,怎能不欣喜若狂呢?

“嗯,别下重手!”只见罗晓嘱咐了一声,便领着其他人上前对付这几十名山贼。众人闯入人群,犹如虎入羊群,或有飘逸腿法,或有雄浑拳劲,或有劈山刀,或有穿石剑,拳来脚往,刀剑交错,打的众山贼叫苦连天,纷纷求饶。

众人见自己随意一出招,内力往往劲随意至,每每出手都有一种新的意象,不禁大喜,手中更是不停地出招。

“咦?爷,怎么他们的功力在短短一夜中进步的如此神速?”小莲对众人功力大增而感到疑惑,忍不住询问武松其中的缘故。

“他们每人本身都已有数年的练气根基,只是师门所教授的方法过於繁琐,出招时无法贯劲而出,经脉闭塞,武功停滞不前。昨晚我以内力将他们闭塞的经脉冲开,同时根据每人行功方式的不同,教导他们不同的吐纳运劲方法,现在他们已经能做到劲随意至,功力自然大增。”武松不厌其烦地对小莲解说其中奥妙。

“这样小莲也要武功大增!”小莲半撒娇地对武松说。

“你不是有爷的大欢喜菩萨咒啊!这可是功力大增的好方法啊!”武松捏了捏小莲的俏鼻,故意调侃着小莲。

“……爷您欺负我!”小莲想起了当日的过程,脸上浮起了羞人的霞红。

“停手!”只见场面已全在掌握之中,武松大喝一声,罗晓一行人马上停下手来,只是警戒着不让山贼有逃跑的机会。众山贼四、五十人,每个人或多或少身上都带着伤,脸上更是惊慌地不停冒汗。

“你们走吧!我不想杀你们!”武松对这些山贼,没有杀意,只有同情。

这些山贼没有大恶行,若不是被逼上绝路,谁肯作这种杀头的犯法事,光看那几个拿镰刀比拿大刀顺手,拿锄头比拿大棒熟练的山贼,本来应该是安分守己的农人吧!

赵宋重文轻武,昏君贪官,国势不振,冗官、冗兵充斥,拖累了整个国家经济,农民的负担一日比一日重,老百姓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苦,这是整个赵宋的错啊!

“罗晓,开路让他们走!”看着众山贼犹疑的眼神,武松再度表明了他的想法。自己无权叫他们改邪归正,弃恶投善,毕竟正邪、善恶,并不是如此地简单啊!

“多谢公子大德!”众山贼确认了武松的诚意,向武松一拜之后,搀扶着受伤较重的同伴,一溜烟全都不见了。罗晓等人也知道山贼的难处,所以对武松的决定并不加以反对。

“你们该知道自己的功力大增了吧!但你们还称不上说是高手,希望你们能勤加练习,好好提昇自己的功力,但切忌不可恃力横行,滥杀无辜。”

“是,少爷!”众人彷彿能感受到武松内心的念头,纷纷齐声答应。

“驾!”武松轻声催促着马儿,一行人又踏上了入京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