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四大名著成人版bv1946伟德 > 全文阅读

正文 幻想水浒(8)

幻想水浒(8)

“来来来,我敬大家一杯!”红火娘子双手捧着酒杯,礼貌性地向着武松一行人敬酒,抚媚的笑颜,娇艳的神态,身着紧身红衣的红火娘子,身体处处展现着诱人的曲线,举身投足散发着成熟的风韵与媚态。

只见偌大的厅堂里,武松等人围着圆桌并肩而坐,眼前的桌上满是丰盛可口的海味山珍,再配上纯正女儿红的醉人汁液,让人食指大动的气味漫佈在整个大厅之中。

尚且不理正在埋头畅然吃喝的武松,相较於红衣娘子的千娇百媚,笑脸迎人,除了吴巨以外的其他人,全身上下或多或少都绑着止血疗伤的绷带,脸上更是挂着一副莫名其妙的古怪神情,有着三分的愤怒,七分的无奈,以及一肚子的疑惑。

整个气氛有点僵持,有点沈重。红火娘子一双媚眼望了望正在大祭五脏庙的武松,在确认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之后,红火娘子省略自己所必需要严守的机密以及生辰纲的事,慢慢地向大家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就是这样子了,我与二郎本是至交,昨日之事只是一场误会,今日的酒宴,就充作是向各位赔罪与洗尘的好了,请大家不要把昨日的事放在心上!”红火娘子略微为昨日打劫一事向小莲与罗晓等人解释,虽然说言词有点牵强而不合情理,但是以红火娘子现在紧紧贴在武松身上,硕大的双乳还有意无意地在武松胸膛磨蹭的亲密状态,两人的关系不言则明,众人也不再把昨日的遇袭挂在心中了。

把话说明之后,罗晓等人的心中再也没了芥蒂,大厅的气氛随着众人的有说有笑而显的热络起来。而在武松的默许之下,罗晓等人更是大口大口喝起女儿红来,由於武松怕罗晓等人会饮酒误事,之前的路上皆严格禁止喝酒,对於现在能喝到这平日武松严禁的甘汁琼液,罗晓等人不由的大呼过瘾。

但是当众人皆沈醉在这兴高采烈的欢愉气氛中,为众人所忽略的却是有人闷闷地强颜欢笑,手里却是不停地重複机械般的动作,斟酒,饮酒,灌酒。这样的一切落在有心人的眼中,却又是百般思绪涌上心头,有点好笑,有点爱怜。

一个是迳自喝着闷酒,连半句话都说不出口;另一个却是一股脑儿直往身上贴,刻意的亲密动作作个不停,女人真是爱吃醋的动物啊!

看着主子与那名红衣女子亲亲热热的模样,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过坐在身旁的自己,彷彿自己根本不存在一般,小莲的心不禁泛起阵阵的刺痛,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无可避免的发生了啊!

望着自己昨日被震伤的虎口,左手却不自觉地抚摸着后背,那一朵耀眼的金色莲花……,这些日子与主子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脑中如走马灯般流转不停,那一切是多么的甜美,自己已是深深地恋上这个奇伟特出的男人了!

小莲的心中没有后悔,她知道自己侍妾的身份,早已知道自己是无法独自拥有这男人的,但是却料不到昨日仍是亲密爱怜的伴侣,今日却已完全忘却自己了,她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一切,却是提不起一丁点向命运抗争的勇气。小莲一口接一口地饮着闷酒,喝的很多,多到能让小莲醉的不省人事,整个人失去知觉地趴在桌上。如果仔细地看着小莲,便能发现她的脸上却是依稀挂着两条泪痕,彷彿在透露着些许的不甘与害怕。

“真是个麻烦的小丫头!”武松见到小莲醉的趴在桌上,站起身来将小莲整个人抱起,准备带着小莲到房间休息,看到小莲脸上若有似无的两行泪渍,心中不由的揪了一下,双眼却是有意无意瞪了红火娘子一下,实质的眼光中带着些许的责备。

“……,勒!”红火娘子稍微楞了一下,轻轻地吐了下舌头,知趣地低了头,算是对刚刚明显过於刻意的亲密动作所引起的小风波,做了小小的认错与退让。

唉,贴心的红颜知己还是比不上放在手心掌上的小宝贝啊!

死小子,终於也有人制得住你了啊!看着武松拥着佳人离开的身影,红火娘子的俏脸却是显露出一股暧昧的笑容。难得也有能让二郎放在掌心呵护的可人儿,没想到那女孩的份量在他心中是如此地重啊!自己是真心为两人的幸福感到高兴……即便是带着点点的酸意。

武松轻悄悄地让小莲躺卧在床上,甚是爱怜地轻抚着小莲因喝酒而泛红的脸庞,安详的睡姿,恬静的面容,武松不由的被小莲所吸引,轻吻小莲那迷人而湿润的小嘴。

彷彿感到甜蜜的滋润,小莲在无意识中只是抬起双手,紧紧地拥住正要起身离开的武松,小嘴更是直接而大胆地挑弄,不停地索求武松的回应。

小莲不再让爷离开自己,即便只是在睡梦中,小莲也要跟爷在一起。

武松看见小莲如此地主动,撩人的肉体,不断地紧密接触,那还忍得住,把她抱了起来,痛吻香唇,同时一只大手在她全身上下轻轻的抚摸。由脸,经过颈部,滞留在胸前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上,揉揉搓搓,又拈着两个rǔ头,使小莲的乳尖涨的愈大愈硬。

“欧……喔……”小莲享受着爱抚,意识并未清醒过来,只是像在睡梦中接受着武松的宠爱,没有拒绝,反而是自己更热烈的回应,任由武松那双手抚摸身上每一吋的光滑白晰的肌肤。

武松那另一只手,沿着小肮向下摸索,隔着薄薄的亵裤,手掌摸磨着yīn户,小莲的全身,好似触电,一股颤抖从上而下奔过,又热又麻,yín水也不断地涌出流湿了亵裤。

小莲感受到情欲的快感,欲焰燃烧,满脸火红,娇羞的模样令武松狂暴地把她掀倒在床上,她的嘴被武松紧紧吻住,全身抖个不停。

武松动手解开衣裳,那雪白的肌肤便呈现在眼前,他迅速地遍吻她的耳、鼻、口、颈……,“啊……嗯……嗯……”小莲禁不住情欲的煎熬,哼出声音。武松不由分说地,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尖,她只觉得,自乳尖处传来一阵痛楚和酸麻酥痒,“哎……啊……啊……”小莲受不住挑逗,只好不停哼叫,只觉得一阵酸麻,渐渐地,双腿就展了开来,她的两腿渐渐弯曲起来,两膝外张,将yīn户抬得高高地。

武松一头埋进她的两腿间,对洞口亲了一下。用舌头在小莲的阴核和yīn唇上舔吮,舌头在yīn户内壁不停的泸挖。小莲呼吸变快,嘴里不停发出呢哝细语,武松舌尖在小莲阴核处挑动,挑弄几下后,小莲的身体已随着武松的动作的节奏做轻微的摇动,yín水不断地从yīn道里流出,阴核也慢慢突起变的明显了。

武松见时机成熟,压到小莲身上,抓着yáng具,用guī头上下摩擦着小莲的yīn户,小莲的动作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大,杏眼似乎也微微睁开。武松抬起头来,摆好架式,屁股使力一挺,咕滋一声,一根粗大的yīn茎已进去大半,再使力一送,终於全根而没。

“啊……哎……唔……唔……”小莲被他用力一插,整个人突然清醒过来,觉得yīn道涨的满满地,yīn道壁被挤得直径外张,绷得紧紧,一种充实而麻痒的感觉袭上心头,小莲经武松疯狂的一起一伏,用力地突刺袭击,也快快然,兴致不少,满腔桃红色彩,双目微张只有一丝,还半开半掩的,鼻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种音韵,甚为动人。

“欧……好……喔……好棒……”小莲口里不停的浪叫,还把腰肢扭动,双臂围绕项少龙的肩膊,下面的屁股也不停的旋转迎合。武松也一面用手搓撚她胸前乳峰,以及用指头撚拨她的rǔ头,还不停地舐吮她的舌尖,尝尝她的脂香。

“嗯……嗯……”小莲口中气喘急迫,叫不出声音来,只有喉咙里,咯咯的含糊其辞一鼻里唉唔乱呻,极像大病的人痛苦的呻吟。惟是小莲相反的是极端快乐,而又气息喘喘,口里喊叫不出,变成了呻吟代表了愉快的声调与快乐的说话。

如此的双方互相缠战了许久,小莲主动地用屁股,用力地旋转迎合,摆动的腰肢也扭动更速,这时武松更加压住了身体,大施狂荡,弄得小莲的yīn户yín水滴滴,滋滋有声,与她娇媚无限的淫荡声,杂现并作。

武松将yīn茎用力挺着,直向小莲的花心着撞去,更加起一出一进之间,guī头与她的yīn道壁,互相摩擦,感觉到有一种似麻非麻,如痒的感觉,其味真有无穷的受用。

“唔……喔……欧……”小莲经武松这样出力的一起一落,抽猛力送,全身更无片刻的停止,不住的扭动柳腰,屁股儿旋转迎凑,口里越发叫得声高而又含糊。

“嗯……爷……欧……我……啊……”小莲只是兀自的将她那双玉手,紧抱武松的腰,口中呐喊着又声声乱说乱喊的叫个不停,其声音时高时低的,断断续续的,喊出了抖调儿来,双脚更是将武松绕个结实。

“欧……喔……嗯……欧……欧……”武松双手由两腋穿过,紧紧抓着双肩屁股奋力的上抽下插。当yīn茎抽到外面时,一股极端的空虚感涌上心头,可是yīn茎重重插入,直抵花心时,sāo穴内就觉得既饱满和充实,使得小莲禁不住全身抖动着,嘴上止不住浪呼直叫。

武松继续急急地抽送着,小莲扭动着又是一阵颤抖,在这时武松亦觉得她的yīn户里,有阵阵的yín水狂奔出来,沖洒得自己的guī头,似麻痹又非麻痹,像酸麻麻地竟忍不住了,两人同时泄了,紧紧地抱着,温存着,又抱祝糊,深深地一吻,好久,好久……

武松看了看一脸满足,却是犹自又沈醉在梦乡的小莲,脸上不由的露出怜爱的神情,静静地搂着她的娇躯,酣然入睡。

初昇的朝阳恣意地绽放热力,将清晨散佈在树丛草地的细珠朝露全数蒸发,清凉的微风自山际吹下,稍微减去了初夏的炎热与气闷。

“喝!”武松独自站在这十尺见方的练功场,不停地演练自身轮回十世所得的功夫。从一般人耳熟能详的少林伏虎罗汉拳、武当太极剑法,乃至一般人闻所未闻的天池黑鹰十三式、长白绕骨鞭,不管简单粗浅,不管困难精妙,武松全部一一施展,其中有正有邪,有奇有诡,招式的熟练与精妙令人眼花撩乱、叹为观止。

“唉,居然没有一招有用的!”武松不停地演练功夫,却是依旧找不到能够克制晁盖的武功,不由的慢慢停下了运转中的身影。

自己现今的武功,虽说是已达当年极胜时期的七成了,相较起二十来岁的自己可说是大有长进,但是以现今己身的功力要力敌天下有数的晁老大,实力却还是少上一筹,想要倚仗奇招妙式来取胜,却又是皆无法克制晁老大的鸳鸯双刀啊!

晁盖家传的鸳鸯双刀,长短不一,长为鸳刀,三尺三吋,短为鸯刀,二尺一吋,以奇铜玄铁精铸而成,为排名天下兵器谱第五的神兵利器,切石断金,削铁如泥,再加上晁家独传长子的凌云刀谱,刀法精妙绝伦、正圆奇诡各有擅长,晁盖藉以闯荡江湖十数年而罕逢敌手。

武松丧气地坐在一旁的草地上,脑中却还是不停地思索着要抢杨志生辰纲的事。说神兵利器自己也没有,招式却又是无法压倒晁老大,连最基本的内力也逊上一筹,手下更是差对方几百个人,要想用武力抢回生辰纲这一个主意,可是要胎死腹中了。

“嘿,原来爷您在这啊!”只见小莲一脸欢喜地一边向武松打招呼,一边轻巧地走向武松,手里拿着斑然冶艳的深紫色花朵,脸上却是一副新嫁娘的甜蜜模样。

哼!看来这丫头还真是单纯的可以啊!这小妮子早上一醒来,自己当然少不了安慰她几句,顺便解释一下昨天的事,听到我对她讲述我跟小红的关系与往事后,竟然可以感动地哭得泪流满面,直嚷着要去跟小红为她的不礼貌来赔理道歉,后来两人居然感情好到抛下自己,独自跑去山边採野花。女人真是有够善变的动物!

“来,坐到这里来吧!”武松温柔地说道。武松心底虽然偶而埋怨小莲几句,却还是对她极为疼爱有加。武松看着小莲脸上寄盼的神情,只好逢合地夸赞了一下:“嗯,蛮漂亮的花儿,是小红带你去摘的啊!”

“对啊!红姐带我到山边去採的,那里可是有一地的奇花异草呢!”小莲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神情,骄傲地向武松展示才刚摘来的朵朵鲜花。“爷您看,像这些罕见的紫色花,不单是长的好看,更可以……”

“更可以晒乾后煮茶,风味更是一绝,就是连最极顶的花茶也比不上,对不对?”武松刻意打断小莲的话语,却是显露出自身广博的见识。

“嗯,爷您好厉害欧,怎么连这个也知道啊?”小莲钦佩於武松见识的广阔,整个人却是紧密地依偎在武松的身旁。

武松一见得到小莲的钦慕,一边用右手将小莲亲密地搂入怀中,一边更是有意炫耀的说:“其实这紫菱花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用途,以紫菱花与断肠草及萩菉果调合成的汁液,只要一滴,便可以使人整整一日昏睡不醒,就是连前几天所发生的事也全都记不得呢!”武松凭藉着自己曾经转世为毒皇弟子的记忆,轻易地说出了有关紫菱草的秘方。

“那紫菱花岂不是成为做坏事的媒介了!”想到手中这美丽的紫色花儿居然被利用来为非作歹,小莲不由的为紫菱花有点不甘。

武松有点好笑地看着小莲的反应,慢慢地向她解释说:“要调配这名为醉一日忘一世的迷药可还真不容易,不但只在峄山这等偏僻山崖才有紫菱花及断肠草,就是那萩菉果,也是要十年才结一次果,一次还只生三颗,所以根本就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用。”话中武松没说出的是,就是连他师傅毒皇,也是仅仅制有一瓶而已。

“……”武松隐隐约约把握到些什么,却是有点清晰,有点模糊。

“是欧,那现在是萩菉果的产年吗?”小莲本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好奇心,又是继续地询问着武松。

“嗯,这就要算一算了。”武松心下暗自盘算,天干十数,地支十二数,六十为甲子,师傅取到的日子是丙子年,现在却是辛酉年,今年居然刚好是十年一产的时机。

“对了,这真是天助我也!”武松彷彿想到些什么,高兴地跳起身来。

“咦?爷您怎么了啊,有什么好高兴的吗?”看到武松兴奋若狂的神态,小莲不由得出声相询。

哈哈,如果我能把萩菉果给拿上手了,那晁老大必将在黄泥冈栽个大大的跟斗啊!

武松并没有向小莲多加解释,他依稀记得在峄山邻近的天绝峰有着为数不少的萩菉树,如果顺利的话,这次可是真的只要动动手指就好了,自己居然学上了施老头那条阴谋诡武松决定了以后,马上找满肚子疑惑的小莲至山边採了一大堆的紫菱花及断肠草,将全部的汁液收集了一大瓶,之后回到峄山山寨,却是马上想要启程到天绝峰去。

罗晓等人经过昨天一日的轻松,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精神饱满了。而红火娘子出乎意外地没有说些什么,彷彿早就知道这时刻的来到,只是不断地要求武松要保护好自己,晁盖惊人的实力她自己可是太清楚了。

武松等人略为准备一番,便告别了红火娘子,出发往天绝峰去了。

看着武松离去的身影,红火娘子的思绪却是起伏不定,看着三年前的初生之犊,那一副冷漠外表下的赤子之心,现在却是隐然成为能够雄霸一方的人物。这三年来二郎变的好多,武功的深浅不但让自己看不出,就是那份眼神中不经意流露出的霸气,更是令人不由的心生敬畏,看来他将为天下揭起一阵波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