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无性婚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五节(完)

第五节(完)

网络是个好东东,自从英特网在中国流行开后,我就疯狂地爱上了上网聊天。没事时我就喜欢坐在电脑前耗着,有时也和网友见见面,但见过以后,更感到空虚。丈夫从不干涉我上网聊天,他根本就不相信网上的那些游戏,也不相信自己的老婆会在网上越轨。在这一点上,我很感激他对我的信任。

很快,我厌倦了这种虚无的网上生活。更大的虚无随即又向我袭来,我就像一具空壳,空荡荡的身体里面只有一颗支离破碎的心。我越来越不愿意待在这让人压抑的家里,但离开家门我却不知道去哪里,就常在大街上游荡。

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看见一个流浪歌手,他很年轻,也很帅。他正抱着一把吉他,唱着一首忧伤的歌,我坐在旁边听了一整天的歌,在他忧伤的歌声中,我甚至觉得自己快要爱上这个大男孩了,我冲动地想,只要他对我说“我爱你”,我会毫不犹豫地跟着他,随他一起浪迹天涯,过那种闲云野鹤般的日子。

冷静下来后,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非常危险,我真怕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会在下一秒钟发生。为了不让自己被这空虚吞噬,我把自己的业余生活安排得满满的,去美容,去健身,去蹦迪,去旅游,去购物。我不敢停下来,我怕我一停下来就会立即陷入到那种空虚之中。我想用这些分散我的注意力,让自己的心灵变得充实一些。

慢慢地,我感觉自己可以面对以前不敢面对的生活了,我努力让自己忘掉过去,忘掉自己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忘掉我的“不幸”仅仅是因为缺少了性爱。但也就是在这个遗忘的过程中,我有了一次出轨的经历。

那是一个周末,丈夫带着孩子到动物园看猴子去了。我一个人闲得没事,打开电脑和网友乱七八糟地聊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关了电脑,决定到咖啡馆坐一坐,好打发下午这段漫长的时光。我找出一条长度接近脚腕儿的咖啡色长裙,然后又找出一件略有些紧身、与裙子同色系的颜色稍淡些的T恤,选择这件衣服,是为了突出我的腰身。我知道我的腰比脸更让我骄傲,无论是正面、侧面,还是后面,都是最美的曲线。

在大街上慢慢地走着,轻风拂面,长发被微微吹起,裙子也在风的作用下微微摆动。不断有男人向我注目,眼睛里满是欲望。这让我很得意,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步态变得更加优雅而自信。我知道我已成了街上的一道风景,清新、端庄、从容。这样的一道美丽的风景,哪个男人能不动心呢?但事实也并非绝对,我的丈夫就对我毫不动心,想到这一点,我觉得有点扫兴,刚刚获得的那点信心又在顷刻间荡然无存,就像这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在常来的这家咖啡馆,我要了杯不加糖的咖啡,正坐在那儿乱糟糟地想着心事,突然听到面前的玻璃上传来笃笃的敲击声,抬头见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冲我招手。我愣了一下,努力回忆着,没想起在哪儿见过他。我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进来。他在进门的刹那,我突然觉得这个人的确是在哪儿见过,特别是他走路的姿势,真的好熟悉,但还是想不起他到底是谁。

他边向我走来边喊着我的名字。走到我的面前坐下后,我向不远处的一个侍者招了招手,再来一杯咖啡。等咖啡的工夫,他让我猜他是谁。直到咖啡端上桌,我也没猜出,索性赌气似的不猜了,让他自报家门。他说了一个名字,我惊讶得差点跳了起来。天啊,原来是马小锐这小子,多年不见,他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真是让我没有想到啊!

马小锐是我中学时的同学,印象中他整天一副嬉皮士的样子没个正经。这样的男生我是不太喜欢的,但可恨的是他竟然不自量力,经常大大咧咧地当着同学的面约我去看电影,被我多次拒绝后竟然还不死心。全班的同学都知道马小锐在追求我,让我在同学们面前很没面子。为这事,我一直把他恨得不行。

后来,不知因为什么事,他转学走了,临走时还给我留了张小纸条,告诉了我他转学的那家学校地址,让我没事时去“找他玩儿”。我随意看了一眼,就把那张纸条撕了。从此,他就从我的生活中彻底地消失了。这么多年不见,当年那个满脸青春痘、其貌不扬的小子,竟然长得这么高大,猛一看还会让人觉得很帅气。

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现在想起来感觉也挺好玩的。和马小锐喝着咖啡,聊了聊各自眼下的生活,我们就分手了。临走时,马小锐给我递了张名片,名片上显示他现在是一家什么公司的总经理。我笑了笑,将名片装进了包里,看着他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奔驰。

离开咖啡馆,我又闲逛了一会儿,回到家后,丈夫已经和儿子从动物园回来了。我问儿子在动物园里看到了什么,儿子说看到了大象、老虎、狮子和狗熊,还看到一只公猴子趴在母猴子屁股上乱动。儿子边说还边做动作,把我惹得禁不住笑了起来。

笑完,我告诉儿子,猴子的事就至此为止吧,千万别到外面和人说起这事,别人会笑话你的。儿子不解,追在我的屁股后面一个劲地问我为什么不能和别人说猴子的事。这个小家伙,就爱问为什么,做母亲的,怎么好意思告诉他为什么?

这个星期天后,又过了大约一个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见是个陌生号码,犹豫着拿起话筒后,就听到了马小锐的声音。他说他正好开车路过我这儿,问我有没有时间陪他去兜风。我想了想,就答应了。

简单地化了淡妆,出了门果然见马路边停着一辆车,马小锐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戴着墨镜,像个黑社会老大似的,站在车边等我。他打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就开着车在环城路上飞奔起来。

他的驾驶技术很熟练,边开着车边转过脸来跟我聊天,不时还松开一只手在我面前挥动着做手势。在环城路上转了一圈,马小锐问我想不想到他的公司看看,他的公司就在附近,几分钟就到了。我有点好奇,就跟着他去了他的公司。

他的公司在一栋大厦的顶楼。据他说,占了整整一层楼。我觉得他在吹牛,但被他领进他的办公室里我就相信了。他的办公室可真气派,足有200平方米,里边还有个小套间,他说他工作忙的时候就在这儿休息,算是他的半个家了。在卧室的一张办公桌上,我看到了他的全家福,从照片上看,他的妻子很漂亮。但据他说,他们刚离婚,离婚后妻子就带着儿子去了美国,护照还是他给办的。

我坐在沙发上,他给我倒了一杯咖啡,他也端着杯咖啡坐在我的身边。我们聊了大约一个小时,我看看墙上的钟,觉得该回家了。他却一个劲地挽留我,说他想请我到外面吃晚饭。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答应他的邀请时,他却突然抱住了我,一个劲地说他爱我。

我愣住了,就在愣怔间我已经被他按倒在沙发上。我很奇怪我竟然没有反抗……

是啊,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像所有的正常女人一样,我有丈夫有孩子,我们的家庭生活表面上看来也算是幸福的,可是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性生活了。我通过不断地压抑自己来维持着这种可怜的幸福,可我现在惟一的想法却是做爱。或许是荷尔蒙的作用,情欲在我的身体内涌动,像是将要喷发的火山。

他像一个超级的交响乐指挥家,指挥着他身体的每个部分,在他的感染下,我也随着他演奏出了美妙绝伦的交响乐。我几乎要晕过去了。

当久违的高潮到来之际,我忍不住哭了。

那天晚上,他开着车把我送回家时,天已经很晚了。车刚开出去不久,外面就下起了小雨,在迷濛的细雨中,我默默地注视着车窗外的夜景。宽阔而湿淋淋的马路上,车子在红绿灯的指挥下有秩序地行走。

回到家后,儿子已经睡着了,丈夫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这么晚了才回来。我没有睡意,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窗外的夜景,我细细地回味着在马小锐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一幕,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我不后悔我今天的所作所为,相反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很兴奋、刺激。我感谢在我最苦闷的时候,上帝给我送来了这样一个让我再次体验到激情的男人,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难熬的日子。

我在阳台上一直待到凌晨,才离开那儿往卧室里走,经过丈夫的房间时,我听到从那儿传来的如雷鸣般的鼾声。我突然觉得丈夫是一个很可笑的男人,他简直就是一头猪,一头自己把自己阉掉了的公猪。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