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血肉长城 > 全文阅读

正文 12、日本投降了(完)

12、日本投降了(完)

裕仁天皇决定投降了,几名极端好战的日本军人,也决定了自己的归宿。8月14日深夜11点,日本内阁成员签署了正式投降文件。陆军大臣阿南惟畿签名以后,回到自己的寓所切腹自杀。

第二天上午7点21分,日本广播电台播音员馆野播送特别通知:“今天中午,天皇将广播诏书。全体国民要尊敬地聆听天皇玉音。将给停电的地方送电。”

中午11点,日本陆军的年轻军官椎崎二郎和烟中健二来到皇宫前的广场,向行人散发反对投降的传单。11点20分,烟中掏出手枪,面向皇宫,表情严峻地开枪自杀,椎崎抽出军刀切腹自尽。此时,离裕仁天皇发表全国广播讲话还差四十分钟。

这两个顽固的好战军人企图以死来震惊社会,唤起日本人的斗志。但是,东京的市民们对他们的尸体匆匆一瞥,便各行其路。

同一天,日本政府的正式投降照会,由瑞士驻华大使馆转交中国政府。国民政府外交部接获日本的投降照会后,蒋介石当天就给驻南京的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发出电报,大意是:冈村宁次应立即通令所属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派代表到江西玉山机场接受何应钦的命令。军事行动停止后,日军可暂时保有其武器及装备,保持其现有态势,并维持其所在地的秩序和交通,听候何应钦的命令。所有的飞机及舰船应停留现在地点,但长江内的舰船,应集中到宜昌和沙市。日军不得破坏任何设备及物资。

17日午夜,已经逃到通化大栗子镇的伪满洲帝国的臣僚们,挤在简陋的办公室里,等待着伪皇帝宣诏。18日凌晨,日本扶植的伪皇帝溥仪,颓丧地颁布最后一道诏书,宣布退位。伪满洲国寿终正寝。溥仪企图借祖先发祥的灵地重整祖业,这个梦想彻底破灭。第二天,刚走下伪皇帝座位的溥仪逃亡日本,途中在沈阳被苏军俘获,开始了铁窗内的生活。

21日,芷江这座五万人的小城市,成为侵华日军乞降的洽商地点。今井武夫一行四人,代表侵华日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飞抵芷江。同一天,国民党陆军参谋长萧毅肃召见今井武夫,向他指示投降准备事宜。

挂着红色布条的日本飞机即将在芷江机场着陆,围绕机场低飞三周,以示敬意。围观的民众投以愤怒的目光。日机刚一着陆,警卫机场的宪兵,跑步到机身近旁监视。今井武夫打开舱门,立即向中国宪兵和翻译员行一个举手礼,并问:“我们可以下飞机吗?”

联络员向今井武夫翻译了宪兵的命令:“将你们佩带的军刀缴交给我,就可以下飞机了!”今井等人立即遵命交缴了所佩军刀。

今井一行下机后,分乘两辆插有白旗的吉普车,在机场周围绕行一周,再向群众示意致敬。今井武夫挂有少将军衔领章,身着夏季米黄色大翻领军装,内穿白色大翻领衬衣。他从头上摘下所戴的夏威夷式米黄色考克帽,露出光头。这时,围观的群众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审判日本战犯!”声浪高昂,响彻云霄。

下午三点,萧毅肃接见今井武夫及其随行参谋二人,要求今井武夫交出在中国以及在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的日本海陆空军兵力、战斗序列、位置、指挥区分系统表册等,并将《中字第一号备忘录》交给今井武夫,要他带转南京的冈村宁次。洽降活动用了两个小时。

今井武夫在返回南京前,受到何应钦的接见。他表示会遵照何应钦的指示办理投降。23日下午1点,今井等人乘原机返回南京。

9月2日,在日本横滨军港,停泊着强大的盟军舰队。其中有一艘以杜鲁门总统的故乡密苏里命名的主力舰。麦克阿瑟五星上将代表太平洋战区的同盟国,接受日本投降。

8点整,海军乐队奏出洪亮的进行曲,美国国旗高高飘扬,二百八十名各国战地记者,分布在“密苏里”号战舰上,准备记录这个非同寻常的时刻。8点15分,中国全权代表徐永昌上将率先登上甲板,随后是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和新西兰的代表。各国代表排列在威严的十六英寸大炮炮筒的旁边。

8点45分,首席受降官麦克阿瑟从将官室走出,跟随在他后面的是尼米兹五星上将和海尔塞上将。

8点53分,日本降使乘一艘小艇停在“密苏里”号旁边。仪仗队停止动作,乐队静默。日本代表团团长重光葵外交大臣第一个走上舷梯,拖着一条假腿走上甲板。大家记得,他的这条腿是在“八一三”淞沪会战后被一名朝鲜志士炸掉的。他毕恭毕敬地摘下大礼帽。因臭名昭著的“何梅协定”而知名的副团长梅津美治郎跟随其后。他们后面还跟着九名随员。

9点整,签字仪式开始。麦克阿瑟走到麦克风前,用严肃缓慢的声调宣布:“我现在命令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代表、日本帝国大本营代表,在投降书上指定的地方签字。”

第一个签字的是重光葵。他瘸着腿走近签字桌旁坐下,在投降书上签字。梅津美治郎迅步走到桌前,站立着欠身签字。

麦克阿瑟宣布:“盟国最高统帅现在代表和日本交战各国签字。”他一连用了六支笔签字,其中有两支是中国代表给他的。有人揣测,他是为了多留几件珍贵的纪念品。美军魏瑞德将军和英军潘西凡将军陪同签字。随后,尼米兹代表美国、徐永昌代表中国签字,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和新西兰等国代表依次签字。加拿大代表因没把字签在指定位置上,美方代表替他做了更正,并加以证明。

全体代表签字完毕,麦克阿瑟宣布仪式结束,十一架超级堡垒B-29型轰炸机列阵飞过“密苏里”号上空,随后又有四百架飞机飞过。

整个仪式历时二十分钟,在9点18分结束。

第二天,9月3日,在炎热的南京,市民们一大早就手举彩旗,走上街头,燃放鞭炮。中国将在这一天举行接受日本投降的仪式。

中外来宾在8点半来到中央军校大礼堂,陆续签到入场。从轩门到礼堂通道两侧,每隔十步便有一面同盟国国旗,礼堂大门口的松柏牌楼上写着“和平永奠”四个大字。

8点52分,日军投降代表冈村宁次等七人分乘三辆汽车,由王武上校导引到大操坪下车。此时,中外观礼人员和外国来宾,都已依席次坐定。礼堂正中央的长餐桌为中国军队受降席,对面设置一个较小的长案,为日军投降代表席,席后各有十二名士兵肃立。受降席与投降代表席的四周环绕着白绸。礼堂左侧是中国军队高级将领席和中国记者席,右侧是同盟国军官席及外国记者席。会场内外约有一千多人观礼。

8点56分,何应钦率领四名军官入场,中外军官和来宾肃立致敬。盟军将领有美军的麦克鲁中将、柏德勒少将和英军的海斯中将等。何应钦在受降席中央就座,他的左边依次是海军上将陈绍宽和空军上校张廷孟,他的右边依次是陆军上将顾祝同和中将萧毅肃。

8点58分,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日军投降代表走出休息室,进入会场,到达规定位置立正,面向受降席居中端坐的何应钦上将,行四十五度鞠躬。何应钦欠身作答,命令他们坐下。日军投降代表分别就坐在投降席内,冈村宁次居中,面色惨白,肩头高耸,面向受降席上的何应钦。他一抬头,就可以望见会场上面的中、美、英、苏四大盟国国旗和巨型的金色“V”字胜利标志。

冈村宁次左侧依次坐着小林浅三郎、今井武夫和小笠原清,右侧依次坐着福田良三、泽山春树和三泽昌雄。日军投降代表都身着军装,未佩军刀。

9点04分,受降仪式开始。何应钦命令冈村宁次呈交证明文件,冈村将证件交给小林浅三郎,呈递给何应钦。何应钦检视后,将该证明文件留下,将日军投降书的中文本两份,交由萧毅肃,递交给冈村。冈村起立,双手接受,小林在一旁为他磨墨。冈村极为谨慎地翻阅降书,一面握笔吮毫,用微微颤抖的手在两份降书上签字,然后从右衣袋中取出一枚圆形水晶图章,在签名的下端盖印。冈村签字、盖章后,令小林将降书呈递给何应钦。

小林将两份降书送到受降席前,双手呈递给何应钦。何应钦检视后,在日军的降书上签名盖章,将其中一份令萧毅肃交付给冈村。冈村起立接受。何应钦又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的第一号命令连同受领证,递给萧毅肃转交冈村。冈村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并将受领证交给小林送呈何应钦。至此,何应钦宣布日军代表退席。日军代表在王俊引导下离座,向何应钦一鞠躬,然后退出礼堂。整个仪式也是历时二十分钟。

随后,何应钦即席发表广播演说,向全中国和全世界宣告:“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已于本日上午9时在南京顺利完成。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果。”

10月25日,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在台北市公会堂内隆重举行。国民政府新任命的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上将主持受降。日本原台湾总督兼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向陈仪递呈了投降书,标志着驻台湾的十六万九千名日军向中国军队缴械投降。

陈仪宣布:“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华民国政府全权之下,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宜本人特报告给中国全体同胞及世界周知。”

1895年4月17日中日签订的《马关条约》,将中国的台湾及其附属岛屿割让给日本,中国人民把这一天视为国耻日。半个世纪之后,随着抗战胜利,台湾又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向日军发动大反攻作战,是从8月12日开始的。这一天,晋察冀军区所属各部队,迅速逼近各指定目标。冀察军区第一军分区和第十一军分区的部队,以及冀中军区第十军分区和冀热辽军区第十四军分区的部分部队,由冀察军区统一指挥,从东、西、南三面向北平逼近。

第十四军分区的一支部队在8月20日攻占了通县飞机场,另一支部队攻入顺义县城,经一夜激战,歼灭五百多名日伪军,然后掩护民兵破坏了从古北至通县的铁路。

第一军分区和第十一军分区的主力部队向北平攻击前进,推进到长辛店和丰台附近。第十军分区的一支部队开到南苑等地。至此,构成了对北平的包围。

在进军北平的同时,冀中军区集中十三个团的兵力,于8月19日夜以天津为主要目标,对北起杨村、南至唐官屯的地带发起进攻。第九军分区一个团攻进了天津火车站。

与包围北平和天津相呼应,冀察军区第十二察蒙骑兵支队北上接应南下的苏军;两个团的的兵力攻击张家口的日军,切断了日军东逃的铁路。随后,第十二军分区主力向张家口开进,收复了张家口及万全县城,歼灭两千多名日伪军,缴获一万多支步枪、二十多挺轻重机枪、五十门炮和大量军用物资。

冀热辽军区的一支部队,分别从兴隆与围场两地出发,合击承德;另一支部队从冀东区北进平泉、凌源和赤峰,两路大军会同苏军消灭了热河境内的伪军,接受了兴隆的伪满洲国军两个旅、七个“讨伐”队和青龙的六个“讨伐”队的投降。9月23日,沦陷十四年的热河省获得解放。冀热辽部队主力北进后,留在冀东区的部队连克县城十一座,9月1日收复华北重要港口秦皇岛。

8月中旬,冀热辽军区部队主力分前后两个梯队,分别从冀东区向东北挺进。前梯队一部从九门口出关,30日在绥中地区与苏军会师,共同南下,攻克山海关。盘踞在兴城、锦西和锦州等地的伪满洲国军两个旅与伪满保安警察部队全部被出关的八路军解除武装。向辽西进军途中,八路军清除了辽西十三个县的伪满军警和土匪武装,建立了政权机关,沿途设立了兵站。

9月5日,八路军部队进入沈阳。冀热辽出关部队在东北抗日联军协同下,对各大城市实行军事管制,解除伪满军警武装,筹建人民政权。同时,部队又扩建了八个步兵旅、两个炮兵旅、十个独立团和黑龙江边防支队。到10月中旬,辽宁全省与吉林、黑龙江两省西部地区,都获得了解放。

这一仗,八路军共歼灭日伪军七万多人,全区野战部队发展到二十一万五千多人,地方部队十万四千人,基干民兵扩大到九十多万人。八路军解放了察哈尔与热河两省全境、河北省大部和山西、绥远、辽宁省的部分地区,收复了张家口、秦皇岛、集宁、山海关、绥中、锦州等七十多座城市;建立了察哈尔与热河两个省政府,以及一百九十一个县(旗)政府和四个自治区政府,拥有四千万人口。以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察军区所在地张家口为中心,形成了山西、察哈尔、河北、绥远、热河与辽宁纵横千里的战略基地。

11月3日,中共中央决定:将由抗联队伍发展而来的东北人民自卫军和挺进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部队一起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以林彪为总司令,彭真为第一政委,罗荣桓为第二政委,吕正操、李运昌、周保中、肖劲光为副司令,程子华为副政委。至此,东北抗日联军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汇入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洪流之中。

日本法西斯战败了。正义的力量着手惩处作恶多端的日本战犯。1946年5月3日上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开庭。十一国法官组成军事法庭,开始审理二十五名被告,其后有四百一十九名证人出庭作证,法庭处理的书面证据达四千三百三十六件,判决书长达几十万字。审判历时两年多,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审判。

1948年11月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日本东京宣读了长达一千一百三十六页的判决书,宣布:确认日本有对中国进行侵略战争及对苏联、美国、英国与其他盟国进行类似战争之罪。判决书说,“九一八”事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日本是中日战争的侵略者。松井石根、武藤章、广田弘毅、梅津美治郎和贺屋兴宜等人,应对日本占领南京后在六周内屠杀三十万中国人民的世界暴行史上最残酷的事件负责。

判决书指出,日本暴行的证据为数众多,不可能一一列举,法庭只能就确定大批屠杀并虐待战俘与和平居民的罪行及国际公约所规定的其他战争犯罪的各种证据,作出一般的结论。

第一,对中国人民的屠杀:仅以“南京大屠杀”为例,被杀人数就达二十万人以上,还不包括被日军焚烧的尸体、投入长江或用其他方法处置的人。日本法西斯奸淫烧杀,劫掠财物,无恶不作。

第二,对太平洋地区各国人民的屠杀:他们曾在马来亚的亚历山大医院、泰国的琼蓬角、荷属东印度的望涯群岛、苏门答腊的库达拉查、爪哇的加达尔巴士等一百多个地方实施了大规模屠杀,其暴行骇人听闻。例如:日军将妇女强奸后,把汽油浇在她们头上点火焚烧。

第三,拷问和其他非人道待遇:日军在其铁蹄所及之处,对被拘禁的俘虏与和平居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包括烙刑、电刑、悬吊、坐钉板等。

第四,解剖活人和吃人肉:实施解剖活人暴行的不仅有日本军医,还有其他军人。如在菲律宾,日军抓住了一个年轻妇女,将她的乳房和子宫割去。1944年底,日本第十八军司令部曾发出命令,让部队吃盟军的尸肉。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经过两年多的审讯,宣读了对东条英机等二十五个被告的个别判决及科别。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七人被判处绞刑;荒木真夫、桥本欣五郎、畑俊六、平沼骐一郎、梅津美治郎等十六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东乡茂德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重光葵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同时,中国的法庭也对在华日本战犯和汉奸进行了审判。1946年2月,国民政府组成了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开始审判两千多名侵华日军的乙、丙级战争罪。国民政府分别在南京、上海、北平、汉口、广州、沈阳、徐州、济南、太原和台北等地成立审判战犯的军事法庭,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谷寿夫等一批罪大恶极的战犯被判死刑,在南京执行枪决。

东京审判与纽伦堡审判并列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两大国际事件。此后,随着对关押在远东各国特别是苏联和中国的其他日本战犯罪行调查的深入,进一步揭露出日本法西斯的种种罪行。因此,苏联政府组成特别军事法庭,于1949年12月25日至30日,在伯力城对以日本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为主的十二名战犯因准备和使用细菌武器被控一案进行审判,这就是著名的伯力审判。

1945年9月3日,中国的抗日战争,以中国人民的最终胜利而宣告结束。抗日战争的胜利,也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后胜利。从1937年到1945年,中国军民在正面战场和敌后共歼灭日军一百三十三万多人,接受了一百二十八万七千名日军的投降,东北和台湾及其附近岛屿,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中国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占有重要地位。

毛泽东指出:“中国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五个最大的国家之一,是在亚洲大陆上反对日本侵略者的主要国家。”

斯大林在1951年评价说:中国人民“在消灭日本帝国主义者的事业中起了巨大的作用。中国人民及其军队的斗争,大大便利了击溃日本侵略力量的事业”。

罗斯福在发给中国军队的电文中说过:“中国军队对于残忍侵略者的英勇抵抗,唤起了美国人民和一切其他爱好自由的人民的最崇高的赞扬。中国武装和非武装的人民在反抗装备上远为优越的敌人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的精神,使其他联合国家的战斗人员与人民全都受到激励。”

中国抗日战争所取得的胜利,是中华民族的骄傲,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引以自豪。这次伟大的胜利,是以巨大的牺牲为代价。据不完全统计,有三千五百万中华儿女为抗日英勇献身或惨遭日军杀害,财产损失和战争消耗按当时货币价值计算达到一千多亿美元以上。因此,取得了反抗外国侵略完全胜利的中国各族人民,十分珍惜和热爱世界的和平。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我们还记得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在1945年9月2日代表与日本交战各国接受日本投降时最后所说的那句话:

“让我们祈求今后全球恢复和平,愿上帝永远保佑和平。”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