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丰乳肥臀 > 全文阅读

正文 拾遗补阙七

拾遗补阙七

在沼泽地边缘一块潮湿的草地上,上官金童草草地掩埋了母亲的遗体。他跪在几个前来帮忙的老乡亲面前,磕头谢恩,歪头张大叔架着他的胳膊把他扶起来,连声道:“免礼吧,免礼吧!”王干巴大哥和李大官他们也抱拳作揖道:“免了,免了。”几个老乡亲面容凄凄地看着他,好像在期待着什么。金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衣袋里摸出几十元钱,递给歪头张,道:“大叔,这几个钱,太少了,拿不出手,给乡亲们装几壶酒吧。”歪头张把金童的手指推拢,道:“老侄子,咱们还用不着这一套。”金童喃喃道:“现在都兴这个。”歪头张道:“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邻,谁家死了人也不能自家扛出去。”吴法仁囔着鼻子道:“往后呐,只能是自家死人自家扛啦!”他忧虑地望望北边那喷云吐雾的大栏市的猖狂市区,说,“用不了十年,就谁也不认识谁啦。”上官金童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剥开封纸,分给老乡亲们。他们都尖着手指,客气地接了,然后脑袋相抵,借火吸着,喷吐着烟雾,收拾起家什,准备走了。歪头张说:“金童大贤侄,老婶九五而终,是难得的高寿了。人死如灯灭,气化春风肉做泥,皇帝老子也得走这一步,您就节哀吧!”上官金童连连点头称是。“跟我们一起走?”歪头张问。上官金童答道:“叔叔,大哥们,让你们吃累了。你们先回吧,我陪着俺娘再坐会。”几个老乡亲叹息着,肩起锨镢和扁担,走了。走出十几步光景,歪头张又回头道:“想开点,大侄子,权当老婶子坐化成佛了吧!”上官金童嗓子发哽,双眼热辣辣地望着歪头张古老浑朴的脸,用力地点着头。

乡亲们议论着栽培蔬菜的塑料大棚,痛骂着腐败的干部和横征暴敛,笑谈着九层单元楼房里垒着的土坑,叹息着年轻一代的古怪行为……他们渐渐走远,响亮的话语突然消逝了,传来了沉重而有节奏的空咚声,那是修桥队在蛟龙河里打桩。

四顾远望,上官金童心中怅然,不知何去何从。他看到张牙舞爪的大栏市正像个恶性肿瘤一样迅速扩张着,一栋栋霸道蛮横的建筑物疯狂地吞噬着村庄和耕地。母亲寄居过数十年的塔前草屋已在惊吓交加中自行倒塌,那座七层宝塔也摇摇欲坠。太阳出来,喧闹的市声像潮水般追逐着涌过来。沼泽地雾气濛濛,沼泽地西侧的槐树林里一片鸟声,槐花的香气彩云般往四处膨胀。他围着新堆起的、散发着泥土腥味的母亲的坟头麻木地转了几圈,然后跪下,又虔诚地给母亲磕起头来。他心里默念着:“娘啊娘,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可把您害苦了。这下好了,娘,您死了,成佛了,成仙了,到天堂里享福了,再也不用受儿子拖累了。

儿也老了,这辈子也快窝囊到头儿了。儿要把风烛残年献给上帝,我那同父异母的哥哥已在教堂里给我谋了个差事,他让我负责清扫卫生,看守门户,定期挖露天厕所,把那些秽物担到老百姓的菜地里。娘,这是我最好的归宿,这也是您老人家企盼着的吧?……“想着想着,教徒们颂扬苦难的悲悯歌声便在他耳边轰响起了:主啊,我们的在天之父,我们沐浴着您的光荣,您的血浇灌着玫瑰和蔷薇,让我们呼吸着神的馨香,我们的罪被洗了,我们心安宁……阿门!阿门……

他把因被圣灵感动而充血发烫的脸,埋伏在母亲坟头的湿土上,他嗅到了血的气味,汗的气味。他感到凉爽的晨风轻拂着自己的头颅,恍惚中母亲又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晨风就是她的刚在冷水中洗过的手。他感到不是母亲躺在墓穴里,而是自己躺在墓穴里。是母亲将一把把的湿土撒在自己的脸上,湿土里混合着母亲的泪珠。因为巨大的幸福他呼噜呼噜地哭起来。

“哎!哎!起来!”脑后几声厉喝,他感到先是脚后跟被踢了几下,随即屁股上又挨了一下重踹。仓皇爬起来,他感到受潮的关节巴格巴格地响着,胸膛宛若针扎般疼痛,艳阳已经高照,天地一片灿烂,一个灰色的、耀眼的大影子在他面前晃动着。他用肮脏的手背揉着昏花的眼,渐渐看清,眼前立着一个身着银灰色制服、头戴明盖大檐帽、满脸严肃、小胡子凶残奸诈的人。那人板着脸,阴森森地问:“谁让你在这埋死人的?”上官金童突感一阵刺痒,浑身紧张,手足无所措,冷汗流出的同时,他感到温热的尿液也撒在了裤裆里。他知道自己还有能力控制小便,但他不控制,好像是要成心尿在裤裆里博得面前这位公家人同情似的。

公家人并不同情他,眼睛里全是居高临下的鄙夷之色,那些钉在帽檐上、胸脯上的铁标识寒光闪闪、咄咄逼人。他毫不客气地命令上官金童:“立即把死尸扒出来,送到火葬场火葬!”上官金童道:“领导,这里是块废地,您就高抬贵手吧……”公家人好像狗咬了一口似的,猛地跳起来,厉声道:“你敢再说一遍?!废地?谁告诉你这是废地?即便是废地,也是国家的神圣领土,岂容你随便乱埋?”

上官金童哭咧咧地说:“领导,行行好吧,俺娘九十多岁的人啦,好不容易才人了土,您开恩,不要折腾她了……”公家人益发恼怒了,斩钉截铁地说:“少废话吧,快挖出来。”上官金童道:“俺把坟头平摊了还不行吗?平摊了就不占国家的地皮了。”公家人厌烦地道:“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死人火葬,这是法规。”上官金童跪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哀求着:“领导啊,政府啊,开恩饶了俺吧,五黄六月,大热的天,再扒出来就烂了,俺经不起折腾了呀……”

公家人恼怒地说:“哭也没用,嚎也没用,这事也不是我能做得了主。”上官金童突发灵感,从口袋里摸出那几十元被歪头张大叔拒绝接受的人民币,双手捧着,递到公家人面前,哭求道:“领导,拿去买壶烧酒喝吧,俺是个穷愁潦倒的孤单人,找个帮忙的不容易,俺身上就这几个钱了,连火葬费也不够了,去了也是耗费国家的电,污染政府的空气,您就开恩让俺娘在这儿烂了吧……政府,开恩吧……”公家人冷眼打量了一下那几张皱巴巴、脏乎乎的钞票,怒吼道:“您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这是行贿,是腐蚀拉拢国家干部,这是犯罪!靠这几张脏票子你就想让我放弃原则?做梦!”公家人跺了一下脚,用法律一样庄严的口吻说:“天黑之前,必须把尸体扒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公家人气昂昂走了。来时他仿佛从天而降,去时仿佛他人地有门。上官金童被这巨大的困难压倒了,他坐在新坟前,双手抱着头,低声哭泣着。政府,政府——这里人习惯把政府工作人员和所有的拿工资吃国库粮的人尊称为政府,几十年如一日——您这不是为难我吗?即便我把母亲烧了,那骨灰不还是要埋到地下吗?这地方远离市区,不长庄稼,埋上个死人,几年后不就变成泥土了吗?

你让我扒出来,扒出来怎么办?我一个人,背不动,拉没车,烧了也没钱付火葬费,更没钱买骨灰盒,为找几个老乡亲帮忙,我跑细了两条腿,政府,您难道不知道,现在不是从前了,现在的人没钱不办事,不像从前那么义气了,虽说歪头张大叔没要我的钱,但埋尸人家不要钱,起尸就要钱了,即便人家还不要钱,欠下这么多人情让我怎么还?政府啊好政府,您替我想想吧……他絮絮叨叨地哭诉着,仿佛那严肃的公家人还在眼前。

一辆银灰色日本产吉普车从狭窄的土路上颠颠簸簸地开过来了,车后拖着一溜烟尘。上官金童吃了一惊,以为这车是来抓自己的。起初他确实吓得要死,但随着那富贵铁兽的逼近,他的心反而坦然了。我已经蹲了十五年劳改农场,再蹲几年又有何妨,那儿干活有人叫,吃饭有人做,只要卖力干活,就会平平安安,对于我上官金童这样的人,那里也许真是天堂了。最要紧的是,抓走我之后,他们花一万元钱,怕也难雇着愿意扒坟掘墓的人了。这样母亲就可免受折腾,就算占住了高密东北乡一块地,就算安息了。我害了母亲一辈子,最后能用丧失自由换取母亲的安宁,也算值了,也算我这不孝的儿子尽了一次孝,也算我这不争气的儿子争了一口气。想到此他简直就是陶醉在幸福里了,擦干泪水他站起来,脸上皱纹舒展,肩头轻松,如释重负。他双手平伸胸前,等待着凉森森的手铐。但十分遗憾,吉普车摇晃着从他面前驶过,镀着水银的车窗玻璃贼光刺目,根本看不到车里的风景。到距离新坟约一百米的地方,吉普车停了。车门两面张开,钻出了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体积庞大,身穿蓝白交叉的休闲猎装;一个身体苗条,胳膊弯上胯着一支双筒猎枪,手脖子上悬着一个小皮包,小皮包里装着“大哥大”,上官金童在“东方鸟类中心”交红运时,手脖上也悬挂这玩意,所以他晓得。

在两个男人中间,还有一个身穿深红色裙子的女人。远远地看不清她的眉眼,但从闪烁着瓷光的耀眼肌肤上,他知道这是个美女。

他们一行三人沿着沼泽地边缘上潮湿的小径,慢吞吞地移动过来。女人叽叽喳喳地吆喝着什么,叽喳声中还夹着格格的笑声。庞大男人偶尔咳嗽一声,底气充足,铿铿锵锵,有铜声铁气。瘦男人尾随在那对男女身后,毕恭毕敬,一看就知道是个秘书。忽然间,庞大男人往后一伸手,秘书迅速把猎枪递上。庞大男人接过枪,连准都不瞄,托平就放,呼呼两声响,清脆欲滴,震耳欲聋。放眼往沼泽地望去,一群天鹅吃力地挣扎着起了飞,有两只中弹的,一只浮在浅水中,死定了;还有一只在乱草里扑棱着翅膀挣扎,翅膀拖泥带水,脖子上沾满鲜血,弯曲着摇摆着,宛如舞蹈中的彩蛇。那个红衣女人拍着巴掌欢呼:“打中了!打中了!

马副市长,您真是神枪手!“从她的耸动着的上身,上官金童知道这打扮妖冶的妇人已颇不年轻,但她拍手雀跃的动作却像对天真的中学小女生的拙劣模仿,这令上官金童心中颇为反感。这家伙也是个不可救药的货色,差不多死到临头了,还产生这种休闲的情绪。红裙女人好像故意要跟上官金童赌气似的,抡起两根裸露的白胳膊,夹住了马副市长的粗短脖颈,然后像鸡啄食一样,跳一下,在他的脑门上啄了一口。秘书脱下皮鞋,挽起裤腿,趟着一汪汪的浅水,去把那两只中弹的天鹅捡出来。捡那只没死利索的天鹅时,秘书差点儿陷入淤泥没顶的深潭,吓得马副市长顿脚大叫:”小何,小心!“秘书把死利索的天鹅和没死利索的天鹅放在绿草地上,红衣女人弯下腰,伸出食指拨弄着鸟毛,她惊诧地大叫道:”哎哟!

天鹅身上还有虱子呢!“猎手们继续前行,从上官金童面前经过。马副市长和秘书侧目对着沼泽地,搜索着猎物,根本没把新坟前的人放在眼里,反倒是那红衣女人,很认真地盯了上官金童几眼。上官金童嗅着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浓郁的名贵香水气味,并条分缕地辨别出了混杂在香水味里的狐臭气。这女人身材的确很好,双腿修长,细颈高挑,但胸前的乳房已经松驰下垂,尽管有”独角兽“托着,但假的就是假的,行家眼里不搀沙子。挥手之间,上官金童还发现这个女人腋窝里丛生着火红色硬毛,狐臭的气味就从那里放出来。

他们过去了。上官金童明白了这些人根本不是为己而来,心情颇有些矛盾,可谓半忧半喜。猎人与鸟,勾起了他一些回忆,自然是与鸟儿韩有关。鸟儿韩其实是个懂鸟语的怪才,要不他凭什么能在荒山野岭里生活十五年呢。他一定能与鸟儿对话,交流思想,对着日本鸟儿诉说他的思乡之苦,也许有许多鸟儿远涉重洋来到高密东北乡向我们报信,只是我们听不懂鸟语罢了。呼!呼!又是两声枪响,猎人击毙了一只水鸭子,那可怜的鸟儿是飞起数米高时中弹的,铅丸把它的身体打碎了,绿色的羽毛在沼泽地翻飞,它跌落在水汪里,像块垂直下落的石头。秘书扔下手提的皮鞋,往上撸撸裤腿,又要下去捡鸟。马副市长说:“小何,算了吧,一只小家伙,不值得。”红衣女人娇滴滴地说:“不,我要那鸭上的翠绿羽毛。”小何说:“不要紧的,我去捡。”小伙子很踊跃地跳下去,噗噗哧哧地踩着烂泥往前走,淤泥陷到他的膝盖处,他走得有点儿吃力。接近死鸭子时,淤泥分明深了,直陷到了他的大腿根。马副市长喊道:“小何,回来吧!”但为时已晚,淤泥里噗噗地冒出有硫磺味的气泡,好像不是小何的身体下陷而是淤泥在上升。小伙子掉回头,喊叫了一句什么,上官金童没听清楚,但小伙子惨白的脸上那惊恐的表情却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傍晚时分,营救落泥秘书的人群无奈地散去了。只余下一个苍老的妇人坐在沼泽地外嘶哑地哭泣着。几个灰溜溜的人疲乏地劝着她,动手拉她,但老妇人挣扎着不走,并且一次次地往儿子陷没的地方冲刺,每次都被身边的人拉住。后来,那几个人强硬地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拖走,她的脚尖在草地上划出了两道灰白的痕迹。

沼泽地边恢复了安静,上官金童的面前是一片被汽车轮胎、拖拉机履带压烂了的草地,人脚留下的痕迹更是密密麻麻,傍晚的空气里混合着人味、车味和青草汁液的味道。他们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把小伙子从淤泥中救出来。他们用钢丝绳拴着几个武警战士的腰把他们放到泥潭里去,那几个战士脸都憋青了也没试着泥潭的底。秘书变成了泥鳅,不知钻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一天,上官金童一直坐在母亲的坟前,没人与他说话,更没人盘问他坟中埋着何人。青年秘书的灭顶给了他一个启示:如果那严肃的公家人再来逼我挖掘坟墓,那我就挖吧,挖出来,我背着,我背母亲的尸首憋足劲往前冲出几十步,我就与母亲一起沉人泥潭了。

我至死也不会松手,两个人的重量加在一起,沉得会更快更深。

暮色愈加浓重,沼泽地里的鸟儿已经栖落在乱草中准备过夜了。间或有几只鸟儿惊叫着蹿飞起来,好像被蛇咬了一口。西行列车披着晚霞空咚空咚地开过去了。沼泽地中心无人能进去的地方,那种紫红色的毒气渐渐地绽开了花朵,阵阵晚风送来了沼泽地深处的气息。都这时候了,严肃的公家人还没来,那么他是不会来了。你来了我也不怕你了,他想。那么个活蹦乱跳、前程远大的小伙子,几分钟内便被淤泥吞噬,连尸首都找不到,我一个年近花甲的废人,还有什么好怕呢?彻底消除精神负担后,他感到肠胃绞痛,知道是饿的。母亲去世后他就没正经吃过一顿饭。他模模糊糊地感到应该进城去找点儿吃的,到那条著名的小吃街上去,总能捡到点儿吃的,那里,吃新鲜的红男绿女们喜欢抛弃食物,捡来吃,一是清理了环境,二是维持了生命,三是减少了浪费。人要活下去其实也不难。他想走;但双腿如铁拖不动。他看到在母亲坟墓后边没人脚践踏的地方,有很多苍白的花朵,只有中间的一朵,显出黯淡的红色。花朵们散发着甜味。他往前爬行了几步,伸手先揪下了那朵花,稍加欣赏便塞到嘴里去。花瓣很脆,宛如生虾肉,咀嚼几下便满嘴血腥味。花朵为什么会有血腥味呢?因为大地浸透了人类的鲜血。

在这个星月璀灿的夜晚里,上官金童嘴里塞满花朵,仰面朝天躺在母亲的坟墓前,回忆了很多很多的往事,都是一些闪烁的碎片。后来,回忆中断了,他的眼前飘来飘去着一个个乳房。他一生中见过的各种类型的乳房,长的,圆的,高耸的,扁平的,黑的,白的,粗糙的,光滑的。这些宝贝,这些精灵在他的面前表演着特技飞行和神奇舞蹈,它们像鸟、像花、像球状闪电。姿态美极了。味道好极了。

天上有宝,日月星辰;人间有宝,丰乳丰臀。他放弃了试图捕捉它们的努力,根本不可能捉住它们,何必枉费力气。他只是幸福地注视着它们。后来在他的头上,那些飞乳渐渐聚合在一起,膨胀成一只巨大的乳房,膨胀膨胀不休止地膨胀,矗立在天地间成为世界第一高峰,rǔ头上挂着皑皑白雪,太阳和月亮围绕着它团团旋转,宛若两只明亮的小甲虫。

1995年4月13日初稿于高密

1995年7月17日二稿于北京

1995年9月15日三稿于北京

2001年7月18日修订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