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苦涩温柔 > 全文阅读

正文 后记

后记

2002年底,南方一家媒体报道说,广州有人玩起了“换妻”游戏!这是媒体对国内换妻现象的首次披露, 随后,相继有一些城市媒体也报道称当地也有人进行换妻。说心里话,我当里对这种报道没有过多的相信,我认为这等事只能发生在性观念开放的西方国家。

真正让我开始关注换妻现象是从2003年下半年开始的,2003年6月,沈阳捣毁了一家换妻俱乐部,此后,换妻现象引了一片的批判声,可惜的是,都是理论层面的批驳,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走进换妻者的内心世界。我想知道,是不是换妻真的象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是平等的,是可以改善夫妻关系的,还是象批评者所说的那么危言耸听。

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寻找和接触换妻人群。要找到他们并不难,网上很多人都在找换妻对象,可让他们接受采访就不容易了,他们永远是见不得人的,绝不会把自己暴露在你的面前,多数情况下,我要把自己伪装成换妻者,同他们打成一片,这是有为什么我在有的章节也显得同样龌龊的原因。

我多数是通过网络找到这些换妻游戏的参与者的,当然也包括其它渠道,我的律师朋友,心理医生朋友和媒体的朋友都帮了不少忙。有的是通过见面采访,有的是通过电话采访,还有的则通过网聊。接触的换妻者越来越多,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我已不只是简单的好奇了,我决定把它写出来。

一段时间后,我又犹豫了,这个题材太边缘了,写出来可能会挨骂,最终让我写这本书的完全是一种责任感。 今年三月,我开始动笔,写作的过程中,那些换妻者的面孔不断出现在我的眼前,除了龌龊,更多的是沮丧和悔恨,我写得很压抑,每完成一个故事,我都如如释重负。

我的朋友看到书稿后说,你写的是真的吗?我问他们觉得那些地方不真实,有意思的是,他们所说的不够真实的章节,恰恰是我没有经过太多加工的,相反,他认为真的章节都是我经过较大加工的,其实说心里话,当我以各种方式面对采访者时,我也宁愿意相信他们都是信口胡说的,但这不是。

需要说明的是, 文章中十七个故事都在事实的基础上经过必要的整合,并不是原生态的对话,一方面是因为我不想让人们对号入座,另一方面,我也不想把一些零散的采访素材浪费掉。在写第二遍稿时,我把可以隐去的地名都隐去了,在情节上也做了较大调整,因为,把他们本人暴露出来接受道德谴责甚至法律的惩罚,与抨击和揭示这种社会现象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我希望给那些沉迷与换妻游戏的人,那些跃跃与跃跃欲试的人个忠告,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这种社会现象,这才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所在。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