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夫妇乐园 > 全文阅读

正文 03

03

四月底,我们参加了一次私人會所举行神秘的离岛旅行。上几次一起玩过的袁先生和李先生两对夫妇踫巧有事不在香港,所以未能前来。同行一班人都是陌生的面孔。

因为是第一次和新朋友们聚會,我们夫妇事先都没有性接触的心里准备,祗想做为选择和认识陌生人的交际场合。大多数夫妇都在玩麻将。我俩却不太热爱打牌,所以我太太一早就去帮林先生做晚饭的准备工夫。而林太太却跟我去海边钓鱼。当时林太太挨近我坐在一块祗够两人坐的岩石上。我闻得到她身上发出的香味。祗碍于初相识,我没有对她诱人的身体动手动脚,祗是闲话家常。以及互相交换了住宅的电话号码。

当我从海边回到度假屋时,才知道其他的新朋友们,已经玩得兴高彩烈了。屋里有两台麻雀打得正热闹。其中一台是太太们,用她们的先生的身体来做赌注。还有一台是先生们,赌注是自己太太的肉体。周围还有几对夫妇围著观战。一但有人输赢,而“赌注”就算正在玩的,都要离开牌局,进房去兑现输赢的代价。由围观的夫妇们补上空缺继续玩。无论男女,输的一方都要做足“xìng奴”四十五分钟,要一一听从赢方的吩咐,包括用口服务和插进后门。

这个游戏不用说都很刺激啦!可是我俩和林夫妇都不熟悉玩牌,所以没有参加。我钓鱼回来时,刚好见到陈先生赢了许先生,而张太太就输给了徐太太。愿赌服输,许太太和张先生都心甘情愿地陪著陈先生和徐太太进房去了。因为她们都很大方地开著房门玩,所以除了打牌的朋友继续认真地赌搏之外,其他人都涌到那房门口看热闹。

房间里有两张单人床,两对男女各占用了一张。床虽然小一点,可是用来做爱,却也勉强够用了。陈先生虽然是赢家,可是他摆出了绅士风度。殷勤地服侍许太太宽衣解带,然后抱起她一丝不挂的身子放到床上,接著自己也准备脱去身上的衣服。

许太太大概也不想失礼,她一翻身坐了起来,伸手替陈先生脱得光溜溜的,然后招呼他上了床。跟著握住他的肉棍儿推了推,让那红头头露出来,而且主动地将头钻到陈先生怀里伸出舌头儿去舔弄,最后把他的肉棍儿含到嘴里吮吸。陈先生很享受地注视著徐太太的小嘴将他的下体吞吞吐吐,爱惜地为她理了理有点零乱的头发。接著便伸手去玩摸许太太的rǔ房了。

许太太大约三十岁左右,身材不错。陈先生将她一对丰满的rǔ房又搓又捏,还不时的用手指头去撩拨她的rǔ尖,搞得许太太的雪白肉体不时颤动著。过了一會儿,许太太骑了上去。一双白嫩的小手拨开私处两片粉红色的小肉唇儿,露出一个迷人的小ròu洞,再缓缓套入陈先生的肉棍子。陈先生一边欣赏许太太的私处吞吐她的下体,一边抚摸著她的浑圆的臀部和细白的大腿。

另一边的张先生,一进房就抱起丰满的徐太太放到床上。三两下子,已经把她脱得精赤溜光。

徐太太四十岁左右,因为养尊处优,除了稍微胖了些,却仍然是一副白净可爱的细皮嫩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她的底下一毛不长,那两条粉腿的尽处,竟是一个洁白可爱的肉包子。

张先生自己脱光后,立即俯下身子去亲吻徐太太的肉体。徐太太坦然的摆了个“大”字,舒舒服服地让张先生把她从她的额头开始,吻到鼻子呀粉腮呀脖子呀,接著是右手臂右手心。再绕到左边,直到嘴对嘴。

俩人唇舌交卷地甜吻了好一會儿,张先生转移到徐太太酥xiōng上。用条舌头舔弄她的一对肥嫩的nǎi子,还像小孩吃奶一般地把徐太太的奶头含在嘴里吮吸。

徐太太摊著身子让张先生服侍,却已经是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张先生继续向下移动著,顺著许太太右边白嫩的大腿一路向下吻到她的脚趾尾,还捧著她的脚丫子,用舌头舔弄脚板底。徐太太忍不住肉痒地缩走了小脚。

张先生又沿著她的左脚向上舔吻,一直吻到徐太太那光洁无毛的私处。张先生地舌头儿像一条小蛇似的在那水汪汪的ròu洞周围探来探去。有时拨弄那颗小肉粒,有时却伸进ròu洞里搅弄。

徐太太忍不住哼出声来,伸手到张先生胯下握紧了硬硬的肉棍儿。张先生抬起头问她是不是想干了,徐太太点了点头,张先生立刻翻身下床,把徐太太移到床沿。紧接著握住她的双脚,分开粉腿,现出含露欲滴的肉蚌来,徐太太也轻舒玉手,牵著他的肉棍儿带进自己的肉体内。

张先生一下接一下地锄著徐太太,徐太太也兴奋地高声叫嚷著。

另一张床上许太太已经骑在陈先生身上用底下的ròu洞套弄他的下体不少时间了,陈先生还没有射出来。许太太弄得气喘吁吁了,陈先生劝她停下来休息,于是许太太翻身下马,躺到床上让陈先生正面锄她。又玩了一會儿,许太太伏在床上让陈先生从后面插入。陈先生的下体插在许太太私处,手指却抚弄她的另一个ròu洞。许太太回过头来表示可以让他进入那个ròu洞儿。陈先生涂了一些口水在那里,再将湿润的肉棍儿缓缓挤进许太太紧窄的后门里面。

这时候我偷眼看了看林太太,祗见她也看得面红耳热。其他观看的朋友们也看得津津有味。

房间内的表演尚未落幕,大厅里的牌局也还没赌完。我太太和林先生他们却已经把晚餐送出来了。大概是因为人以食为天吧!朋友们纷纷停下来进餐了。

这一餐可真丰富,样样的鱼肉蔬果都是特别新鲜的,加上著名食府的大厨林先生精心泡制和我太太巧手妙作的住家风味。一道道菜色俱为可口宜人。

从席间中女朋友打趣说笑的言语里,我才知道除了我们和林夫妇之外,其他的朋友们已经玩了整个下午。由于许先生赌技太差,已经连累他太太要进房剥光猪让男人锄了三次,而洪先生运气最好,前后共赢了两次,分别和刘太太和冯太太共享片刻欢娱。

晚饭过后,大家一齐观看了色情录影带,那些诱人的花式再次撩起了众人的欲念情火,所以九点钟时,朋友们个个都早早进房搞换妻游戏了。我们和林夫妇住宿在同一间房,可踫巧两位太太都月事不方便。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夫妇和林夫妇祗好很平静地过去了。不过在我的感觉中,这一次活动仍然很有意思。起码我和林太太有了初步结识。

回来之后,我们在电话中谈得很投机。我称赞她道﹕“林太太,你好漂亮哟!那天一起钓鱼的时候,我真想摸摸你xiōng前那两座又大又挺的rǔ房哩!可是因为我们初相识,所以不敢失礼。要是我大胆去摸,你會不會生气的打我一巴掌呢?”

林太太在电话里笑道﹕“原来你是假正经,我以为你是傻子,动都不敢动我一根毫毛。我既然敢一个人单独跟你一起到海边去,也是对你有好感。如果那时候你对我有所行动,我不仅舍不得打你,还會向你投怀送抱,千依百顺地让你摸个够哩!”

我惋惜的说﹕“这么说,我那竟天失去机會了,我真是傻子了呀!”

林太太“吃吃”的笑道﹕“不要紧的,下次还有机會嘛!你喜欢的话,我就脱光衣服让你摸个够吧!现在我一面和你讲电话。一边正让我先生摸nǎi子哩!”

我太太在旁边听得抿著嘴笑起来。我又问她底下的毛多不多,林太太却反问我喜欢多还是不多。我说喜欢没有毛的,林太太笑得说不出话来。林先生在电话里反问我太太多不多。我太太说不让他知,叫他心思思。还撒娇地说被林先生问得底下都痒起来,要林先生帮她止痒。搞得林先生都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我提议一边讲一边做。大家一致赞成。我们两家都是免提听筒的扩音电话。双方做爱时的动静,彼此都可以听得见。

我和太太脱去衣服赤条条地搂抱著。我摸到太太的底下已经湿润了,便将肉棍儿插了进去。我太太即时叫了声好舒服。还告诉林先生说被我插入了。林太太也娇声地说她正骑在林先生身上套弄。还说林先生正吸她的nǎi子,吸得她好痒呢。跟著就是绵绵的叫床声传来。

过了一會儿,林太太不再叫了。我问她玩得怎样啦。林先生说她垮了,现在正伏在他身上。我太太这边就挑逗地叫林先生赶快来插她的下面。后来却又因为被我抽插得手脚冰冷,舌头像打了结一般叫不出声来。林先生在电话里问她怎么啦。她才有气无力说玩完了。

我和林先生商量了一會儿,定约周末在尖东海旁的酒店叙一叙。

星期六晚上八点钟左右,我和太太在酒店的西餐厅和林先生夫妇相會。我们在海景窗口的卡座坐下。身边的我太太和她对面的林先生都十分健谈。我对面的林太太却没有钓渔那天的大方。可能是那次电话的原因吧。她怕羞的不肯抬起头。不像我太太和林先生摸手摸脚,嘻笑大方。

林太太今晚穿著低xiōng的黑色连衣裙,一对颇丰满的rǔ房呼之欲出,深色的衣服使她的肌肤更显白净娇嫩。我想到林太太这一身的细皮白肉,等一下就可以一丝不挂的让我抱在怀里摸玩捏弄。我不禁一阵痒丝丝的感觉从心底里涌出来。

这时林先生到柜台去定房,我太太也跟著去了。

我把林太太的细白的手儿轻轻握在手心。将她的手指儿逐支的摸玩鉴赏。林太太没有搽指甲油,也不留长指甲,但她的手指儿长得很白嫩秀气,手心白里透红。我想,等一下让她软绵绵的手儿握住我的下体的时候,一定非常舒服。不过现在祗是有得看没得动,真不是味儿。

我小声的对林太太说道﹕“给我摸摸你的小脚儿行吗?”

林太太轻声笑道﹕“你先别急嘛!等一會儿进了房,关上门,我还不是什么都是你的了。到时要煎要煮都任你啦!何必现在瞎摸呢?”

嘴里虽是这样说,林太太却是已经脱去鞋子,从桌下把小脚儿伸到我怀里。我赶快捉住抚摸。长垂下来的餐台布遮住我观赏她的小脚,却掩护我们可以在公众地方调情。

我正开心地玩捏著林太太柔若无骨的肉脚,林太太突然间将脚缩走了。原来林先生已经订好房回来了。

我太太告诉我说道﹕“我们祗要了一间套房,因为可以在做爱时看著另一方,增加趣味性。此外,还订了九点到十点钟酒店顶楼夜总會的神秘表演。”

由于表演时间就快到了。我们就结了账一齐走向观光电梯。直达顶楼的夜总會。

这时电梯里祗有我们两对夫妇,但已经是新的组合。林先生搂著我太太。而我搂著林太太。在电梯上升的短短时间内,我迅速地摸过了林太太的臀部和xiōng部,还在她私处掏了一下。虽然是那么短暂,而且隔著衣服。但是我已经得到柔软的感触并知道林太太那对尖挺的rǔ房并不需要借助奶罩。

林太太温柔地让我摸了她的肉体。一声不响地把头依在我xiōng前。这时,我看见林先生也抚摸了我太太坚挺的rǔ房。

电梯门再度打开时,我们走进表演厅并在前排坐下。这里的座位是双人的。林太太和我坐在一起。我太太在她邻座。人们陆续入座。音乐响起,灯光慢慢暗下来,祗剩下圆型的舞台中间一道从上面射下来的一道光柱。一位衣著普通的少女走入舞台中间。开头以为是工作人员,可是她已经开始跳起舞来。同时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先是牛仔夹克,接著脱下短裙。

当她把背心向上除去时,一对nǎi子跳出来般的出现。她继续把鞋子袜子脱掉,然后祗穿著窄小的底裤跑向观众席。手捧著nǎi子让人抚摸。当她到了林先生前面时,林先生不但摸了她的rǔ房。还把手伸入她的底裤里边掏著他的私处。

那位少女不仅不回避,还索性将底裤脱下来扔给林先生。我太太也好事地摸了那少女的rǔ房和臀部。当少女到我跟前时,我也照例地摸了摸她尖挺的nǎi子。祗觉软绵绵的像糯米粉团,放手时却迅速恢复原来型状。我也摸过她茂密的黑森林和雪白的大腿,才拍拍她的屁股,放她走了。

这时舞台上出现了一位英俊的男子。健壮而上身赤裸,一条窄窄的三角形短裤祗够遮住他的下体。他随音乐做了几个舞蹈动作之后,也走向我们,且在林先生那里停了下来。让我太太摸他的下面。我太太大胆地把他的肉棍儿掏出来。用她的小手握著套弄了几下。林太太也伸手摸了他一下。那男子继续走向其他观众。我看见有的女士竟低头去吮吸他那粗大的肉棍儿。

这时那少女又上台表演裸体舞。不久男子也上台了。他的裤子已经不见了。胯下的肉棍儿硬硬的高举著。少女跪在他前面张开小嘴整条含入。男子的手持在她的细腰。用他强有力的手臂将少女的臀部向上举起。让少女的私处对著自己的嘴巴。随即用舌头去搅弄。在这过程中,少女的小嘴并没离开过男子的下体。后来男的将少女放下来。而少女将一条大腿向上举起,把她下面的ròu洞暴露无遗。

那名男子就手持硬硬的肉棍儿对准那ròu洞口插进去。少女抱著男子上身,把另一脚也举起,双腿交叉紧紧缠著他的腰际,再放开他把上身弯下来。让我们清楚的看到她的下体正插入著一条粗大的肉棍儿。当场引起观众们一阵欢呼的掌声。

林太太依在我的肩膊上,我一手搂著她的细腰,一手隔著衣服轮流抚摸著她xiōng前的一对rǔ房。林太太被我摸得心跳加速,面泛桃花。这时,我见到林先生已经把手伸进我太太裤子里面,而我太太半闭著双眼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我也想摸摸林太太的底下。但是林太太捉住我的手不肯让我伸入她的衣服里面。还小声地叫我饶了她,不然等一下會全身无力走不回去。我想来也有道理,就不再勉强她了。但想不到她的手儿大胆地从我的裤腰伸进去握住我的肉棍儿。

于是,我也从她的衣领伸手进去贴肉地摸她的nǎi子。这回她并不推拒,柔顺地让我玩摸她那两团温暖的软肉那时我的感触真是难以形容。就像一股暖流从手心里林太太软绵绵rǔ房传到我身上,使我下边更加坚硬。我试用手指去戏弄林太太地rǔ尖。林太太全身一震,无力地倒入我的怀里,小声地叫我快停手。然后捏一捏我的肉棍子,说除非这个插入她下面时才可以摸rǔ尖。不然會很难受的。我祗好听她的话。祗摸捏她的rǔ房不接触他的奶头。

表演仍然还在继续,但已经多了几对男女赤身裸体用著各种姿势在舞台上做爱。观众席中也有人忍不住当场干了起来。有一对坐在我附近的。女的在裙子里脱下底裤坐到男的怀里。虽然有衣服遮住而看不到交合著的下体,但是由那女子前后扭动的蛇腰,可以知道她正开心地套弄男友的下体。

在我邻座,我太太竟拉开林先生的裤链。把他的肉棍儿掏出来玩摸当我太太用小手套弄时,林先生赶快劝阻。接著把我太太的裙子向后掀起。再把她侧身抱上他怀里。祗见他一手捂住我太太的rǔ房,一手探入我太太裙底。像是在除她的内裤而我太太一概不理任其所为。还若无其事的望著我傻笑。惹起我一阵子冲动。即时掀开林太太的裙子。突袭她的私处。

林太太招架不及,被我摸正那薄丝内裤蒙著的肉包子。这次我可不肯放过。跟著就想深入林太太内裤里边探索她的私处。林太太虽想推开,却整个肉身软在我怀里。无奈灯光突然大亮。原来表演已经结束。

我唯有泱泱地扶起软绵绵的林太太。林先生忙著在我太太裙子的掩护下把下体塞进裤子里面。看样子还来不及插入我太太的私处。刚才明亮的灯光下。我记得林太太的底裤是半透明的。而她被包著的三角地带并没有像我太太一样有黑色透出。

我心里暗暗的想著。难道林太太的私处是我最想拥有的光版子。如果真的那就太好了。

散场时我搂抱著娇庸无力的林太太。走向通往酒店套房的电梯。

一路上,我悄悄地问她底下是不是没毛的。林太太撒娇地咬著我的耳朵说等下楼就有得玩她了还用问。我心里更是甜丝丝一阵子痒。恨不能就地将林太太的肉体剥出来看个究竟。

好不容易挨到我们的房间。我刚想对林太太抽丝剥茧,怎知道我太太出了个鬼主意要我和林先生猜拳。输者要亲手脱光他妻子的衣服。还要双手捧著妻子一丝不挂的肉体,再用妻子的私处去套入对手的下体。林先生夫妇都赞成。我虽急著玩林太太,也不好反对。我本来就不會猜拳,当然是输了。明知是我顽皮太太的恶作剧。却也明白无非是为了大家玩得更开心更刺激。

于是我从容地把我太太的外衣内裤一件一件地脱下来,把鞋子袜子也除去。我太太虽然大胆贪玩,此时赤条条暴露在生人目光之下。也难免羞容满面地钻入我怀里。林先生一面让太太帮他宽衣解带,一面欣赏我太太美妙的裸体。当林太太最后脱下他的底裤时,林先生的下体已经昂起。看样子,比我的细一点而长一些。看来够我太太受用的了。

林太太拉著她先生坐到床沿。林先生双手向后撑在床上。肉棍儿像大炮一样摆好了姿势。我即从太太的后面捧著大腿把她的身子抱起来走向林先生。分开她两条粉白的大腿。将我太太仅供我出入ròu洞儿凑向林先生的下体。林太太在旁一手用手指把我太太私处的两片肉分开。一手持著林先生的肉棍儿对准了我太太毛茸茸又湿淋淋的ròu洞,向我点头示意。

我便把太太的身子放下。吱的一声,我太太舒服地透了一口气。林太太也把手缩走。我知道林先生的肉棍儿已经奸入我太太体内。就将她的身子上下起落。使得两人正在交合的器官发出渍渍的声响。我太太快活地呻叫著。林太太爬上床从后面扶著她丈夫。使林先生腾出手来玩摸我太太白玉般的nǎi子。由于这样的玩法太刺激。我太太很快就高潮了。她的分泌把林先生下面的毛都浸湿了。林先生坐直了身子。肉紧地把我太太贴xiōng搂抱。从他的表情看来。一定是正在向我太太的私处射入液汁了。

过一會儿。林太太递过纸巾给我太太。我太太又纸巾捂著私处让林先生的肉棍儿从她的体内退出来。两人一起进入浴室。一阵水声和男女嘻戏传了出来。林太太递一杯水给我。我喝了两口再含著一口搂过林太太吻著她的小嘴把水度过去。林太太小鸟依人。肉身倚在我怀中。我已经忍无可忍,放下水杯后。一手伸进她的酥xiōng,一手探入她的裙底。从裤腰向下直抵林太太的私处。果然摸到一个光滑无毛的肉桃儿。我开心到难以形容。肉紧地把她搂抱,狂吻她的俏脸和小嘴。

林太太被我玩得透不过气来,呜呜声地挣扎著。我才稍微放松了她的肉体。却把手伸到她的私处,玩摸那可爱的肉桃儿。林太太也拉开了我的裤链。把我委屈在内裤里边的肉棍儿放了出来。小白手握住了,本能的套弄了几下。使我的下体又粗大了不少。吓得林太太在我耳边轻声叮嘱著,等一會儿做她时要慢插轻抽,顾住她的小命。我一面表示會疼惜她迷人的水蜜桃。一面把手指伸入林太太的肉桃缝里掏弄小ròu洞和撩拨她那敏感的肉核儿。我正在她xiōng摸nǎi子的手也捉住她的rǔ尖捏弄。一时间林太太被我搞得娇喘连连,像没了骨头似的肉身倒在我怀里。

林先生拉著我太太的手赤条条的从浴室走出来。林太太尽全力从我怀里爬起来,扑到她丈夫身上。林先生拥著她亲了一亲,却开始动手脱她的衣服。我放松地让太太帮我宽衣。眼睛注视著就将逐渐裸露的林太太。林先生把她连衣裙的背后拉开。先翻出两个浑圆的肩膊。紧接著一对嫩白的rǔ房跳了出来。有一支奶头因为刚刚被我玩捏过,特别显得红润。林太太的裙子褪到地上。鞋子也脱去了。当林先生把她的底裤除下来时,我太太在我光溜溜的屁股上打了一记。指著林太太光滑洁白的私处笑弯了腰。林太太羞得捂住下面钻入他丈夫怀里。可惜这一刻她属于我,再也没处躲。

林太太双腿大开肉蚌含珠的身子被他先生捧著向我而来。我握住她一对白净而秀巧的小脚。亲了亲她含羞而闭上的双眼。吻了吻她诱人的小嘴。林先生已经把妻子的私处踫触到我昂起的下体。我太太蹲在我跨下把我的肉棍儿扶入两片软肉的夹缝。我感觉到下面被一种温软的阻力顶住很舒服。林先生看见我的肉棍儿已经对正他妻子的ròu洞口。就把她的私处慢慢套入我的下体。我亲眼见到林太太光滑无毛的肉桃儿,被我的粗大的肉棍儿逼开肉缝。缓缓奸入她的体内。

林太太温暖的ròu洞终于吞没了我整条的肉棍儿。我愉快地享受著侵入林太太肉体而与她灵肉交合的快乐。我太太走到我后面把我的臀部前后摇动。使我的下体在林太太ròu洞里出出入入。

我把林太太小脚丫又摸又捏还托著脚后跟用指头刮她的脚板底。痒得林太太开口求饶。我放开她的小脚,换玩摸她的rǔ房。我用手心轻轻地接触林太太的rǔ尖。林太太肉紧地抽搐著肚皮。小ròu洞一张一合像嘴嚼我的肉棍儿一样。

我忽然觉得有一股热流从林太太ròu洞深处分泌出来。使我抽插更加畅顺。原来林太太已经高潮了大量的aì液把我底下的毛都湿透了。

我太太又从后面用rǔ房磨著我的背后。我再度举起林太太地双腿,主动地加速抽送著。我看见林太太私处光洁细嫩的皮肉被我的肉棍儿扯出来带进去,觉得非常兴奋。一阵子快感从插在林太太ròu洞里的下体传来。我紧贴林太太迷人的私处,把aì液急促地射入她的肉体深处。林太太的四肢像八爪鱼一样肉紧的缠著我的身体。我从林先生手里接过她的肉体。手捧著林太太的臀部向洗手间走去。

在浴室中,我让林太太的双脚慢慢放下著地。把我的下体从她私处抽出来。一股半透明的aì液从林太太迷人的肉缝沁出来。沿著她粉白的大腿流下来。我问她刚才舒服吗林太太微笑著用粉拳打了我一下不答话。拿起纸巾为我抹乾净身上的汗水。再整了许多泡泡液在自己身上。然后搂抱著我用她的肉体由上至下按摩我的身子。使我享受了一对滑溜溜的rǔ房在我xiōng部扫来扫去的微妙感觉。当她搞到我下面时,还故意轮流用两粒奶头踫触我的下体。

我坐在浴缸的边上。把林太太放在怀里摸捏玩弄。除了rǔ尖和私处的小肉粒。她什么地方都任我玩摸,甚至可以用手指钻入林太太私处的小ròu洞里搅弄,林太太还提醒我可以玩她的屁股眼。于是我好奇地把手指探入了她的后门。

林太太也玩弄著我的肉棍儿。三两下子又把我的下体玩硬了,就把她的白腿分开抱入怀里。林太太知情识趣地把我的下体纳入她的ròu洞里面。我问她可不可以塞入后面那个ròu洞。林太太告诉我说他先生都常常玩她的后面。不过我的比较粗。不知道塞进去會不會痛死。我央求她试试看,如果疼痛才不搞。

林太太听话地把臀部向后一摊,让我的肉棍儿从她的私处吐出来。重新对著她后面的ròu洞口。又搞了些泡泡在那里。先叫我不要动,自己就慢慢移动臀部。好不容易才进去一个头头。我就舒服啦,林太太可痛得冷汗直冒。我说不如算了。林太太说反正已经进去了。忍著点也要让我玩玩。说著把我一搂,口里哎哟一声竞然把我的肉棍儿整条套进去了。我不敢抽送。祗好玩她的rǔ房。当我戏弄林太太的奶头时。林太太羞答答说她前面空空的被我玩nǎi子很难受。于是我捧著林太太的大腿。将我的肉棍儿从她的屁股眼里抽出来。重新插入她的私处。

林太太一面套磨著我的下体。一面让我摸捏他的rǔ尖。搞了一會儿,林太太的ròu洞里又流出了aì液。娇柔的肉体软在我身上。林太太在我耳边说她全身都酥麻了。还叫我趁现在玩她的后面。当我再次插入林太太后面时。并没有刚才那么难做。不过这样的姿势我不能玩抽送。于是我转过身子骑在浴缸边上,让林太太靠墙坐著。然后举高她的双脚。分开两支雪白大腿。露出上下两个等著挨插的小ròu洞。我挺著肉棍儿对准那里就刺过去。先是刺入林太太美妙的肉桃儿在那儿滋润一下。接著由林太太扶著钻入她窄小的屁股眼里。

由于我俩身上布满了泡泡液。玩起来十分滑溜。林太太在我抽出间不时地涂了些泡泡在我肉棍儿上面,使我下体的出入更加润滑。我一连抽送了几十个来回后。将肉棍儿尽根送入林太太的直肠深处再把他的双脚架在肩膊。然后从她的脚丫子开始,一直玩摸到大腿。林太太柔软肌肤摸起来本来就很舒服。我像帮小孩冲凉似的摸遍林太太粉腿的每一寸肌肤。跟著就玩弄她现在正闲著的私处。用手指深入ròu洞探摸里头的内容。

原来在林太太光洁的肉桃子缝里的深处。除了细皮嫩肉外,还有一个好像我下体的头部一样的东西。林太太被我挖了几下。又流了一些aì液出来。含羞地对我说她前面又想了。我吻过她的小嘴之后。随即将我的肉棍儿由林太太的屁股眼转移到私处ròu洞里抽插。而双手就玩nǎi子。我发觉林太太在性交方面倒容易摆平。祗消插进他的私处,再加点奶头上的功夫,很快就能把她玩入高潮。

这种容易满足的女人,始终比较好玩。所以林太太是我所玩过的异性当中比较满意的女人之一。有机會和林太太这样灵性乖巧肉体好玩的天生尤物尽情yín乐。实在值得欣慰。一阵满足感浮上心头。不禁向林太太说要射出来了。林太太告诉我如果喜欢的话,射入她的后面也行。结果这次我的下体真的在林太太臀部的ròu洞里抽插v儩P魂的一刻。

完事之后林太太和我一起浸在浴缸里玩鸳鸯戏水。把我浑身上下冲洗得乾乾净净。当她洗我下面时,又把我的下体摸硬了。所以我就在水中将肉棍儿插入林太太前后两个ròu洞里为她通通洗洗。然后林太太还把我的下体放入她小嘴里吮吸了一會儿,才互相抹乾净身上的水珠,手拉手双双走出浴室。

一出门口,已经听到我太太在叫救命了。原来她双手向后绑住放在床上。林先生站在床边捉住他的小脚在用手指勾脚底。我才不會去救哩。甚至上前去痒她的细腰。直把我个太太搞得花枝乱抖。骂我没良心,帮著外人欺侮老婆。还是林太太心软地把我拉开了。我们在另一张床坐著看林先生将我太太要摸就摸。要奸就奸。我打趣地对林太太说他老公这样虐待我老婆不太公平。林太太含情脉脉望著我说她理不了这件事。如果我不甘心,可以虐待她来报仇啊!我本来是很爱惜林太太的。但从她风骚的神态里,我领會到应该稍微折磨一下这个可人儿,以增加性爱情趣。

于是我找来了林太太的丝袜。残忍一点,把林太太的四肢向后捆扎起来。然后自己坐在床沿。将林太太背部和臀部放在我的大腿上。再用双手在她肉身上像演奏古琴一样大弹特弹。其间还特别关照林太太的奶头和私处的小肉粒。直弹到林太太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叫老公救命。

林先生正忙著玩我太太那有时间救她呢?可怜的林太太唯有哀求我饶了她。那知这回我已经存心折磨她,怎肯就此罢休。径自托住林太太臀部。把她的私处捧到嘴里吻弄起来。林太太那光滑无毛的肉桃吻起来真好。我太太底下的就像大胡子。吻她那里要双手拨开两片多毛的皮肉。才能吻到里头的嫩肉,而且那肉丘上的毛也會札到鼻子里去。

林太太的私处就是不同,可以让我竖吻横吻。里里外外都是那么莹洁动人。我先吻了林太太雪白细嫩大腿内侧的肌肤,再舔她隆起的小肉丘和那两瓣肥美的粉红色嫩肉。又把舌头伸入林太太ròu洞里的深处搅弄。林太太的私处属于比较浅的一种。我用口复在她肉桃上一吸再把舌头伸进去。都能够舔到她里面的肉头儿。

林太太连连发出舒服的呻吟,可是当我转变成嘴唇吮吸住她的肉蚌再用舌尖撩弄那颗珍珠时,林太太忍不住大叫起来。央求我赶快把下面给她几下子。我见林太太爱得这么凄凉。才解开她的手脚。

林太太一获自由。也不知那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我推跌床中央。把她的私处披头盖脑地复到我脸上。同时一口把我的肉棍儿含到嘴里套弄著。还不时地用舌头舔我下体敏感的头头。将我的下体搞得非常坚硬。然后骑上来。把我的肉棍儿套进她的体内。我坐了起来,贴肉地抱住林太太的肉体。林太太要我把舌头塞到她嘴里吮吸。这时我和林太太各人都有一部份肉体在对方的体内。我把手伸进我们xiōng部摸索到林太太的nǎi子。用手指搓弄她的奶头。林太太浑身颤抖著。底下的小ròu洞一收一放的吮吸著我的下体。

望望大床的另一边,我太太绑著的手也已经解开了。她正伏在床上让林先生玩插屁股。林先生长长的肉棍儿在我太太两瓣浑圆肥白的臀肉中间的ròu洞里抽送得渍渍有声。双手在我太太xiōng部活动。摸捏玩弄我太太那两堆嫩白的软肉。抽插了一會儿。林先生把下面紧贴著我太太的肥臀一阵子抽搐。痛快的射入我太太后面ròu洞里。完事之后,林先生的下体从我太太臀洞里滑出来。

我太太一手捂住屁股,一手拉著林先生进浴室匆匆洗过。再出来时,俩人谅必很累,倒在床上相拥而睡著了。

我插在林太太私处的肉棍儿也有跃跃欲喷的感觉。我告诉林太太将射出,林太太叫我先别动,接著让她的肉蚌放开我的肉棍儿。紧接著换她的樱桃小嘴含著套弄。我不禁一阵子冲动。aì液突突地射入林太太的小嘴里去了。林太太把我的下体稍微吐出一点吞下了满口的液汁后。仍一直含著直到我软下来。才把我下面舔得乾乾净净。叫我在太太身边躺下。自己进浴室洁净一番。又带了热毛巾出来帮抹一抹。之后拿开了我放在我太太臀部的yín手,在我和太太之间躺下。贴xiōng地与我搂抱著进入梦中。

次日清晨,我醒过来时,林太太还在梦乡。我太太也抱著林先生甜睡。我轻轻地触了触林太太的rǔ尖。林太太睁开睡眼。秋波脉脉地望著我不出声。我吻了她昨晚用来让我下面快活的小嘴。又伸手去摸玩她底下的肉桃儿。一接触林太太私处的小肉粒,她就浑身不自在。脸红耳赤娇喘连连。把我太太都吵醒了。她见林先生还在熟睡。就下床到我这边的床沿。把我柔软的下体含入小嘴里吮吸。

我让林太太蹲在我面前。一面吻她的光洁私处。一面摸捏她的嫩白rǔ房。我太太把我的下面含硬了。就老实不客气地骑到我身上把她的私处套入我的肉棍儿。林先生也醒了。我太太俯下身用小嘴将他的下体吸硬然后安排他和我分两头把两根肉棍儿并排著躺在床上,再骑上来,小手一把握著两条肉棍对准自己的私处就想吞下去。奈何我太太都未生育过,那ròu洞儿祗能容纳我的下体又怎能插进两条。大家见她那种想吃又吃不下的表情都逗笑了。后来林太太转身帮她把两条肉棍儿分别对准前后两个ròu洞。我太太慢慢坐下身子。总算使得我和林先生都同时进入我太太的肉体。这时我太太面背著我这边,所以我插在他的后面。而我的嘴巴仍然在和林太太的私处接吻。

玩了一阵子。我太太转过身去,换我玩她的私处。林太太也下来坐在一边观看。我一面享受著与林先生同时齐奸我太太新鲜乐趣。一面玩摸我太太的尖挺的rǔ房。过了一會儿,我太太提议林太太也上来玩玩。于是我太太站起身换林太太玩同时奸入两条肉棍儿的游戏。林太太面向我蹲著,先把她丈夫的下体纳入私处套一套然后塞入臀洞里,再扶著我的肉棍儿进入她的私处。继而开始一上一下地套弄著。我当然不會放过玩摸玩林太太的nǎi子。可这次林太太不让玩她的rǔ尖。说是會没力气蹲著玩。后来林太太转过身子。换我奸入她后面的小ròu洞。林太太娇小的肉体吞吐我和她丈夫肉棍儿真是又刺激又好玩。我和林先生由于昨天晚上射了几次。所以今天特别持久。林太太渐渐体力不支。于是我们结束了这个游戏。让两位太太的粉腿垂下躺在床边。而我和林先生就在她们前面从大腿缝里插入私处。初时各自玩自己的太太。玩了一阵子,又换我玩林太太。我一边让肉棍儿在她的私处出出入入,一面用手指拨弄她的ròu洞口的小肉粒。林太太兴奋地吟叫著。我也终于伏在她身上,将aì液再次射入林太太的私处。林先生也差不多同时射在我太太前面的ròu洞深处。

完事之后,两位太太细心地为我们洁净。自己也整理了昨晚一夜之间几乎被我们玩残了的发型和容颜。经历了一夜不比寻常的忘我贪欢。林太太原先雪白的私处都有些红肿了。两座被我摸红了的nǎi子在她一身白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突出。我太太的rǔ房也是如此。不过她的私处有浓毛拥簇。看不到有异于平日。可是她们一点儿也不在乎。仍然兴致勃勃地谈论换伴的乐趣。我太太还向林夫妇讲述了前几次和李夫妇及袁夫妇玩伴的趣闻。林太太也表示乐意日后有空再于电话中约定时间玩伴交欢。最后我们再次搂抱著昨天晚上灵肉交融,一夜缠绵的玩伴甜吻良久互道后會有期。才各自恢复原来的夫妻,双双对对携手离开了一夜狂欢销魂蚀骨的欢乐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