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夫妇乐园

04

    一个月圆的夜晚,我和太太一齐到离岛举行的一次特别精彩的性聚會。我们在下午四点钟到达。因为天气已经很炎热了,而且地点又很僻静,大家就实行天体营。到會的二十几对男女,一律剥光猪。我们在沙滩上搭起了三个大营幕,不过那祗是用来储放會友们带来的东西,众人都幕天席地在沙滩上活动。

    天黑之前,會友们在海边裸泳。热闹的海滩上,我遇见了前次一起玩过的李太太。袁太太,和上次刚在酒店得很开心的林太太。袁太太是这次活动的主持人之一,但是她还是那么活泼热情。她在水上见到我,就潜水过来,在水底咬住我的肉棍儿。我把她的头扶出水面,她笑著对我说﹕“今晚的节目很丰富,你可要保存实力哦!”

    我笑道﹕“我會的,不过我已经好久未和你玩过,最好现在就和你温一温吧!”

    袁太太怃媚地一笑,就勾著我的脖子,在水中分开双腿,把她的洞穴套上我昂起guī头的肉棍儿。不过弄了不到十下,她就对我说道﹕“点到即止吧!好戏在后头哩!”

    我点了点头,袁太太就飘然而去了。我望望四周,李太太已经被袁先生抱住了。林太太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看准林太太的方位,在水底向她潜过去。这里的海水十分清澈,我在水底清楚地见到众人的裸体。我认准一个小腹下面光洁无毛的,上前抱住,然后露出水面。仔细一看,果然是林太太。

    林太太受惊地说道﹕“吓死我了,你真是恶作剧!”

    我笑道﹕“林太太,好久不见了。什么时候可以再和你亲近亲近呢?”

    林太太也笑道﹕“我们现在不是又亲近了吗?”

    我抚摸著她光洁的大腿尽处,说道﹕“还没有哇!我是指这里呀!”

    “你们男人呀!一见到女人就想插洞洞。”林太太捉住我粗硬的肉棍儿,娇嗔地说道﹕“哇!已经那么大了呀!我恐怕又要被你弄痛了。上次和你玩过之后,我底下痛了两天哩!”

    我笑道﹕“你放心啦!既然我们已经试过了,你应该可以适应啦!况且在水里玩,想必會容易一点儿嘛!”

    林太太说道﹕“那你就试试吧!如果痛可不要硬来哦!”

    “那当然啦!弄痛你,我都不忍心呀!”我捧起林太太的大腿,向两旁分开,让她的小ròu洞向我凑过来。

    我向前一挺,林太太在我耳边说道﹕“已经进去了。”

    我问﹕“疼不疼呢?”

    林太太说﹕“不疼。你可以抽送了。”

    我挺动腰部,让肉棍儿在她的洞眼里蠕动。林太太舒服地闭起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我们正玩得开心时,袁先生和李太太突然在身边出现了。我和俩人打招呼,袁先生笑道﹕“我差不多到时间上岸准备今晚的事情了。你代我把李太太也一起招呼吧!”

    我笑道﹕“我都想呀!不过我现在已经被林太太咬住啦!”

    林太太赶快说道﹕“我那里敢独吞呢?一起玩嘛!一人一會儿呀!”

    袁先生也笑道﹕“林太太说得很有道理,我们也来试一试,好不好呢?”

    林太太对我笑了笑,我明白她是同意的。于是我和袁先生交换了正在玩的女人。分别了几个月的李太太又投入我的怀抱了。李太太首先让我们的器官交合在一起,然后问我离别以来,有尝试什么好节目。我简单向她讲述了上一次离岛之旅。以及最近和林夫妇在酒店的交换游戏。同时也好奇的问她有什么趣味的经历。

    李太太刚讲起她和老公到台湾公干时的香艳故事,袁先生已经把林太太送回来了。于是我带著两位娇嫩的女人一起到沙滩上。我左拥右抱两位白净的娇娃,心里油然满足。她们俱是私处光洁无毛的稀有品种,此刻竟被我同时享用。我恨不得多生一条肉棍儿来同时插入她们的可爱肉桃。

    我不停手地玩摸著她俩的奶儿和大腿,并要求李太太继续把刚才的故事讲出来。林太太说她也很想听。于是李太太的嫩手握住我的肉棍儿,讲起不久前的艳事﹕李太太跟她老公到台湾的第五天,就已经把生意上的事办妥了。她们生意上的拍档张夫妇也是一对新潮的年青人,为了庆贺合作愉快。张夫妇邀李夫妇到一个私人會所去玩,那个地方实际上也和香港这个“夫妇俱乐部”一样。不过他们有固定的场所,而且定期举行各种有关性爱的活动。李夫妇去玩的那一次,到會人数竟有三十几对夫妇。不过那个地方是一座郊区别墅。有二十几个房间,而且每个房间有两张床。所以地方倒是够宽敞的。

    李夫妇进去之后,李先生和张先生就扔下自己太太,而去找其他的女人开心去了。好在有张太太和李太太结伴。不然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會所的原则是自由接合,但是也可以让电脑撮合。

    张太太对这里已经很熟络了,所以她很快地联络了两位男仕一起进入其中一间未有人使用的房间。那两位男仕分别是姓陶和姓曹的,张太太叫李太太揀一位先生一齐玩。但是她害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人,又怎么敢选择呢?张太太有心戏弄李太太,就叫两位男仕把肉棍儿拿出来让她摸摸然后作出选择。当时羞得李太太眼睛都不敢睁开。后来张太太叫陶先生先陪李太太玩,然后还可以和她交换对手。

    李太太羞答答地被陶先生剥得一丝不挂,又不得不按會所的规定,笨手笨脚地帮他脱得精赤溜光。这时,在另一张床上,张太太和曹先生早已经全裸交合了。张太太主动骑在上面。一边套弄著他的肉棍儿,一边回头张望著李太太这边的动静。

    陶先生见李太太比较怕羞,就主动打开局面。他向李太太的肉体上下其手,搅得她心痒痒,洞湿湿。他终于爬到她身上,她也轻轻扶著他的肉棍儿插入她的身体里。张先生身体很棒,他一抡狂抽猛插,玩得李太太非常陶醉。当他射出jīng液时,李太太的下半身都酥麻了。

    休息了一會儿,两位男仕交换了床铺,曹先生过来和李太太亲近。她见到张太太坐在陶先生怀里把yīn户套上他的肉棍儿玩。但是李太太自己却仍然羞于主动,所以躺在床沿让曹先生捉住双脚,把ròu棒插进她的羞处去玩。因为她的ròu洞儿刚才被陶先生灌满浆液。曹先生抽弄时发出“卜滋”“卜滋”的响声。引得张太太回头嘻嘻地笑著不已。

    那天晚上,李夫妇玩到凌晨两点多才回酒店。本来可以在那边过夜的。不过张夫妇有些事要办。李夫妇就不方便逗留得太久了。

    李太太讲完她在台湾的故事,也问林太太有什么有趣的经历。林太太指著我说道﹕“我不久之前才跟他在尖东的酒店玩过一次,你叫他讲出来吧!”

    我简略地讲了最近和林夫妇交换伴侣的经过。一边讲,一边把她们俩人肉体上的重要部位摸摸捏捏。当然,摸得最多的还是两个光洁无毛的肉桃儿。

    入夜时分,沙滩上燃起三堆营火,我们的节目也到达高氵朝。经过抽签,每一个男仕都有了一个蓝色的号码。而女士们则是红色的号码。三堆营火的中间铺好好一块十尺平方左右的地毯。接著,袁太太做司仪,宣布娱乐性节目。叫出所持号码的男女,按预先定好的项目,在火堆当中的地毯上进行表演。

    最初是竞技表演,分成男子组和女子组进行。男子组是比赛拔河,对手的男仕要用细细的绳子绑在guī头上对拉,那一个受不了向前进一步,就算输了。不过参赛的两位男仕看来都不愿意郴到两败俱伤而影响余兴,他们好像有默契地相持了一會儿,就以打成平手而结束的比赛。

    女子组是比赛推棍。一根两端圆头约摸一寸粗的木棍子,让参赛的女士插入ròu洞里对顶,那一个可以进前就算胜出。因为离棍头六七寸长的地方有一个三四寸长的圆托,所以女士们不必担心被插伤身体。推起来也狠了点,终于有了胜负。

    接著,男女混合表演也开始了。第一组的表演者是林太太对付三位男士,她显然从未试过被男人围攻过。表演的时候十分被动,宛如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当三位男仕离开她的身体时,她的小嘴以及下半身两个洞眼都被灌满半透明的浆液,样子非常狼狈。

    我太太被抽中和一位我素不谋面的男仕表演单对单,我看见那位男仕的个子很高,胯下的东西也比我巨大,看来我太太一定吃得饱饱的了。果然,当我太太仰躺让他插入后,兴奋的呻叫声响彻整个海滩。

    李太太和另一位我不认识的太太一起被抽中轮流替林先生作口交的服务。结果林先生喷了她一嘴的浆液,不过另一位太太也按照剧本的规定,与她嘴对嘴地分享了。

    轮到我表演的时候,是和姓金的男仕前后夹攻董太太。董太太大约三十岁左右,是一个珠圆玉润的少妇。剧本没有规定我们用什么姿势性交,我和金先生商量的结果,还是采用站立的姿势比较轻松。

    于是金先生首先由前面进入董太太的肉体。董太太也很热情地和他配合。我让他们先玩一會儿,才用双手拨开董太太臀部的两半肥肉,把粗壮的肉棍儿硬塞入她的臀缝里。才进去一个guī头,董太太就大叫﹕“好痛哟!不玩啦!”

    可是在场的观众却一点儿也没有同情心,反而大声疾呼﹕“做得好!精彩哦!”

    董太太的臀眼实在紧窄,但是,在众人的鼓励之下,我还是努力地向她肉体的深处挺进去。隔著董太太的肌肉,我已经感觉到金先生的肉棍儿在另一边抽送。我停下来,董太太就被金先生抽弄得大叫舒服。但是我一动,董太太就叫痛不已。

    玩了一會儿,金先生和我换了个位置。这时我见到金先生的肉棍儿比较我略细,再加上刚才浸润了董太太的aì液。所以很容易地从后面进入了,我把硬梆梆的ròu棒子对准董太太湿ㄠ的草洞挺过去。我们交合的地方传来“吱”的一声。董太太也小嘴一张,叫了一声﹕“啊!好舒服!”

    金先生正不断地在董太太臀缝里抽送。可能是现在比较滋润吧!董太太并没有再叫痛。又玩了一會儿,我感觉到金先生的肉棍儿深深插入董太太的肉体里一跳一跳的。我估计他已经发泄了,也便加速让粗硬的肉棍儿在董太太温软湿润的ròu洞里运动。

    终于,我也在她的呻叫声中喷射浆液了。当我和金先生把肉棍儿从董太太肉体退出时,那些半透明的浆液,从她粉红的ròu洞溢出,沿著两条嫩白的大腿往下直淌。

    精彩的表演继续进行著,直到每一位男仕都得到一次发泄。

    已经是更深夜静的时候了,然而沙滩上并没有平静下来。金先生把他年青貌美的太太介绍给我。我太太投入他的怀抱中,让他摸奶儿挖ròu洞。我还见到李太太伏在细砂堆让林先生玩“狗仔式”,也见到林太太在李先生的怀里“观音坐莲”。

    金太太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可人儿,她坦白对我说﹕“那份剧本太不公平了,刚才表演的时候,两位男士轮流插进屁股里发泄,可是正路却没人问津,现在后面还有点儿疼痛,可是前面却很需要。”

    我笑道﹕“那我现在就给你吧!不过我们玩什么花式好呢?”

    金太太向李先生那边一看,说道﹕“不如就像那样吧!”

    说完,就坐到我怀里。我的肉棍儿立即被她吞没了。金太太白嫩的手臂箍住我的颈际,又主动腾跃著身体,吞吐我突入她肉体的那一部份。一对坚挺的rǔ房也拂扫著我的xiōng部。我则以静制动,享受这温柔的一刻。

    后来,我搂著金太太到一个帐蓬休息。临睡之前,金太太不仅告诉我她的芳名叫做阿思,还对我讲述起她和老公参加夫妇交换的精彩故事。

    阿思是个平凡无奇的上班一族的妻子,她的丈夫是个医生,而她是个护士。他们都将近三十岁了,同在一间家庭计划指导机构工作,他不太希望平步青云,认为能够过著普通的生活就满足了,阿思也赞同他的意见。她们和丈夫的母亲,以及一个女儿,四人住在公共屋淳。

    阿思夫妇有一个共同嗜好,那就是窥视和研究别人夫妇的性生活。那也不是在暗地里偷看,而是预先获得对方的同意,而在对方的旁边光明正大地观看。

    她们所以这么做,祗是纯粹地出自希望了解对方的性生活的好奇心,以及想学习别人性交时的长处,藉以改善自己的性生活。

    第一次欣赏的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先生张华和太太都祗二十岁,两人刚是新婚不久,他们一起前来向她先生求教避孕的方法,顷谈之下,金先生觉得他们思想新潮,但是性知识十分幼稚,他们竟邀请阿思夫妇到住所,在同一间房做爱。阿思老公没有问过阿思,就已经当场答应了。

    小张夫妇居住于一间小公寓,那天晚上,由他们先来。阿思和丈夫坐在他们的床边观看,小张夫妇俩向阿思夫妇笑了笑,就立刻开始干起来了。

    张太太把牛仔裤和毛线衣脱掉。便露出饱满的rǔ峰,那白嫩而且丰满的屁股非常有渭力。张先生的两臂细长,露出包jīng的阳物,显得弱不禁风的样子。当他太太把他的阳物衔在口中吮吸起来,即立刻变得通红,硬蹦蹦地竖立著,终于变成雄壮的勇者。

    张太太确认那阳物已够强而有力,便自动地仰卧而分开双腿并指著自己的性器对她丈夫说道﹕“阿华,来吧!可以了!”

    小张趴到太太的身上,用手握著yīnjīng插入她的裂缝,上下摇摆著腰部一连抽插了数十次。就说道﹕“啊!我,我要射了,现在就要射了!”

    他大声一喊,屁股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著,一下子伸直了身子,好像已经shè精了。阿思以为这祗是好戏开头,真正的第二次、第三次还留在后面,谁知,小张却笑著对她们说道﹕“我们就是这样做爱,每天晚上都干一次。”

    阿思心里想道﹕虽然是每天晚上都做爱,但以这样的方式,做他太太的未免太可怜了,这样怎能使她满足呢?阿思自己的老公,虽不能说是稍力充沛的人,但是他的持久力至少也能维持五分钟至十分钟都没有问题的。

    于是阿思说道﹕“你们这样子做爱,未免太单调了!张太太,假如你愿意,就尝试和我老公来一次,至于你先生,就由我负责,好不好呢?”

    阿思厚著脸皮提出夫妇交换的建议,张太太听了虽满面通红,但还是答应了。于是张夫妇双双到浴室冲洗一番,然后阿思和她丈夫也一起冲洗一次,从浴室出来之后,大家身上已经一丝不挂了,阿思的丈夫立刻在张太太的身旁睡下来,他用指尖开始揉她yīn核的部位。她开始发出娇喘,禁不住也抓起金先生的yáng具。

    “你看,像那样巧妙地揉一揉女性的yīn核,女人就觉得舒服极了。你也试试吧!”阿思催促著小张,不料,他祗知道用手指挖她的yīn道,完全不玩弄yīn核。

    “啊!你这样子乱挖是没有用的,你要在这个部位轻轻地抚摸,揉一揉才行呀!”阿思对他指示yīn核的位置,又传授给他玩弄的技巧。她好不容易才兴奋起来,yín水也就要涌出来,阿思摸摸他的yīnjīng,也已经坚硬了,便让他插入她的yīn道里。

    小张道﹕“金太太的下面潮湿得很哩!,金太太对性爱很有兴趣吧!”

    因为他说这样的话,阿思便对他说道﹕“祗要你的前戏运用得高明,你的太太也应该弄得潮潮湿湿的。你看那边,我老公已经把你的太太弄得滴下那么多的yín水了!”

    张先生望了望金先生和他太太那边,就对阿思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我们都太年轻了,还不太懂得性爱的技巧。”

    “来吧!你可以开始抽送了,你刚才shè精过,这一次可能會持久一点的。”阿思催促著小张,他就以硬梆梆的男根抽送起来。

    “哦,我头一次踫到这么好东西,金太太,你的yīn户热烘烘的,我的yīnjīng插在里面觉得真舒服哦!”张先生露出感激的神色。阿思又让他不时停下来抚摸她的rǔ房,抽送了大约十分钟后,他终于发出野兽怒吼似的喊叫,而达到顶点了。

    然而阿思的老公和张太太足足玩了大半个钟头才停下来。在玩的过程中,金先生变换了好多种姿势,而阿思就把每一个姿势的好处向小张作详细解释。

    这一对新婚夫妻,因为太年轻,因此阿思却成了传受性技的老师。但第二对夫妇的年龄就和阿思夫妇年龄差不多了,她们几乎以对等的立场,享受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崔先生是执會计师,居住在半山的高级住宅区。崔太太的性器,按身高的比率虽是嫌小了点,但她下身的柔肉,却颜色鲜明地湿得闪闪发亮。

    “阿金,你把手指伸进去看看,对方大胆地教唆阿思的老公进攻,金先生就用两指插入腔口,立即感觉她的yīn道抽搐著把他的手指一直吸进去,金先生也吓了一跳,可见它的收缩力多么出色。

    一會儿,崔氏夫妇成了“69”的姿势,互相吸著对方的性器官,接著又在阿思跟前摆出正常位,背后位、坐位等各式各样的姿势、最后,崔太太两手扶著柱子,表演站立做爱,阿思被她那娇媚的姿态,给引诱得出神了。

    在三十分钟之内,他们都做著活塞运动,然而直到最后都没有排泄jīng液,一直竖立著一柱擎天,真是令人佩服,在那一段期间,崔太太似乎达到两次的性高氵朝。

    崔氏夫妇的性技表演已结束,接著就开始夫妇交换游戏了。

    崔先生笑著对阿思说道﹕“金太太,祗是交换也不太有趣吧!所以让太太们表演同性恋吧。我的老婆以前时常在同性爱中扮演男的色,相信可以让太太你充分取乐呀!”

    阿思依照崔先生的指示,被崔太太抱在怀里,两人像蛇那样互相缠在一起。那时,阿思感到连性器也要溶解了,她不断地扭动身子,同时死抱著对力的身体。两人成“69”的姿势,互相添吻对力的性器。这种舔吻对方器的性技,虽然每次亲热时阿思老公总是要做的,但是让女性的舌头舔,却有特别的快感。

    过了一會儿,崔先生对阿思的老公说道﹕“阿金,让我们借用她们的那个洞吧。”

    崔先生说著,那时阿思的屁股恰好在上方,他不客气把她的屁股抬起来。阿思正想要离开崔太太的身体,崔先生说“林太太,你不必动,保恃这个姿势就可以,先让我老婆替我含含吧!”

    他边说,边把yáng具喂入他太太的嘴里,然后用两手拨开阿思的性器,就把热烘烘的guī头一下子插进去。他的那阳物和阿思自己的老公大小差不多,也许會较长一点吧!每逢他把yīnjīng插进去,阿思的yīn道里就传来不可言喻的快感。

    那时,阿思的老公也站在她面前,他把勃起的男根放到阿思嘴里润一润,然后由她帮他对准崔太太的性器,开始了活塞运动。互相缠绕成“69”姿势的两个女人,由两个男人从前后插入,一个劲儿地抽插著。

    阿思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她丈夫的yáng具在别的女人yīn道里抽送,而自己的yīn道里却承认别的男人的yīnjīng,感到异常的兴奋和冲动,对这种不寻常形态的交媾,不一會儿便感到头晕目眩的了。阿思脱口而说出模糊不清的话,酥麻的身体yín荡于狂欢的波浪中。

    不久以后,阿思夫妇又认识了老练的日本籍的中年夫妇田中先生,他三十六岁,他的太太则二十八岁。这一次,田中先生首先把自己的太太脱得一丝不挂,然后叫太太赤身露体躺在桌上,再把葡萄酒注入她的yīn道中,又在她的xiōng部和肚皮摆上食物,然后叫阿思的老公喝那些酒和吃东西。

    田太太的那部分是光洁无毛的。阿思的老公把嘴贴在腔口,津津有味地吮吸著。他说道﹕“哎!太好了,味道真不错,这样吃喝也很有趣!”

    田先生笑著说道﹕“那么,尊夫人也暂时充当我的肉体酒杯如何呢?”

    阿思的丈夫立即对她说道﹕“一定很有趣的,太太你也试试看吧!”

    结果,阿思也脱得一丝不挂地躺在桌上,性器内被灌了葡萄酒,同样地也被田先生吮了又吮的。她觉得怪怪的,一种如快感似的,异乎寻常的感受。

    然而那祗是刚刚开头。大家用完了餐以后,还没有冲洗乾净身体,田中太太就被男人们绑起来,他们绑的方法很特别,把她的左手对左脚。右手对右脚分别绑住。阿思正觉得奇怪,自己也要被绑了。接著,女人们被赤裸地放在地上,性器中也被涂抹了煮鱼的汤汁,然后叫猫来舔著阿思的yīn户。猫的舌头相当粗糙,所以那快感让她简直差一点就发颠了。

    “哎哟!不要了,快要弄死我了,把它赶走吧!我快要死了呀!”阿思大喊大叫,但是她老公和田老板,都祗是笑了笑,俩人都袖手旁观。

    另一方面,田中太太在离阿思下远的地方,她也被一丝下挂。股间大开地捆梆,rǔ房和yīn户上被涂抹奶油,而叫小狗来舔。这一定也是快感的极致吧!她歪斜著脸,全身扭动而发出娇喘和呻吟。

    “怎么这样来虐待女性呀!”实在太不公平了。阿思内心正在这么想,猫狗们已经舔食完她身上残余的食物而走开了。祗见田中先生拿来两个装有十数条小鱼的破璃瓶,他将其中一个罩在阿思老公的阳物上,破璃瓶里的小鱼则翻滚不已,阿思的老公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田中先生自己也套上另一个。他对阿思的老公说﹕“等一會儿,就如进入极乐世界一般,我们一齐享受吧!”

    阿思的老公闭目,动也不动,一會儿,想必那快感到来了,两个男人的上半身一直往后仰,似乎在感受那异乎寻常的快感。接著他们好像都shè精了,阿思仍然还被绑住躺在地下,清楚地看见男人们肉紧的表情,以及小鱼争食jīng液的奇景。

    短暂的平静之后,田中先生说道﹕“刚才祗不过是前戏,现在我们将要开始夫妇交换的性爱游戏。”

    我抗议地说道﹕“你们都已经快乐过了,还拿什么来交换呀!”

    田中先生冷冷一笑,他和阿思的老公把田中太太和阿思这两个女人的裸体抬进浴室冲洗一番,然后又抬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田中先生拿出两根电动假yáng具,和两个奇怪的橡胶圈,并把其中一份交给阿思丈夫。两个男人先把那个像胶圈放到女人的嘴里,然后伏在她们身上,把他们的yáng具通过胶圈插入她们嘴里。接著便作出一轮粗暴的调戏,当他把电动yáng具插入阿思的yīn道里时,她终于明白那个胶圈的用处。原来这种电动yáng具实在太刺激了,如果没有那个胶圈,女人一定會把男人的yīnjīng咬下来。

    这时阿思感觉到田中的yáng具已经硬起来,接著,他以正常位的形式插入她的性器,但对他那ròu棒的变化多端,简直叫人感叹不已。他的ròu棒有如一支小动物,在阿思的yīn道中动来动去,这种感受,阿思还是第一次体會到。

    这时,阿思见到她老公也被田中太太吸入整个ròu棒,似乎在徘徊于极致的快感中。阿思夫妇由于经历了田中夫妻魔法似的性交方式,被玩弄得痛快淋漓,她们沉溺在极度的兴奋中。

    完事之后,田中先生替阿思松绑,又拔出嘴里的胶圈,阿思又恨又爱地把他的yáng具咬在嘴里不放。田中先生连忙向阿思丈夫求救,阿思的丈夫捏住她的鼻子,田中先生脱身之后,对阿思丈夫说道﹕“你太太好利害,小心!小心!”

    田中太太笑得前俯后仰,她拍著阿思的肩膊说道﹕“金太太,这次你可替我们女人报仇了呀!”

    阿思讲完了精彩的故事。我们又兴奋地交媾起来,这一夜,阿思一直睡在我的臂弯里。我也没有再去和其他女人玩。也不知道我太太这时在那一个男人的怀抱里甜睡了。

    第二天清晨,当东方初现鱼肚白的时候,我醒来了,金太太还在熟睡。我轻轻地爬起来到海边去小解。回来时,见到一个红色的帐蓬里透出微弱的光线。便好奇地走近。祗听见里面传出阵阵女子呻叫的声音,我悄悄望进去,祗见一位男士全身赤裸的躺著,另一位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女士正骑在他的身上,用yīn道套弄著他那条粗硬的肉棍儿。另外一个女士就坐在男人身边让他玩摸著两座肥嫩的rǔ房。

    我掀开门帘想进去凑热闹,那位男仕立刻大笑地对我说道﹕“哈哈!你来得正好,我刚好被她们两个搞得应付不来,你分一个去,大家一起玩吧!”

    坐在男人身边的女士很快地把她光脱脱的白嫩娇躯扑进我的怀里。雪白细嫩的手儿更握著我那条粗硬的肉棍儿轻轻地套弄起来。她向我介绍帐篷里的人,原来那位男仕是彭先生,另一位女士是梁太太,她自己是马太太。

    我把头俯到马太太xiōng前,用嘴巴去舔吮她的rǔ尖。马太太怕痒地躲闪著,我可不管她哩!嘴里吮著一座rǔ房,手里就摸捏她的另一座rǔ房,还将另一座手伸到她底下的肉缝里挖弄。马太太的私处光洁无毛,宛若一个可爱的肉桃儿。我先在她两瓣细白的嫩肉来回抚摸著,又把手指伸入艳红的肉缝里轻轻地揉著ròu洞口的一颗凹得好深的小肉粒。

    马太太让我玩得好兴奋浑身不由自主地抖动著。她双目湿润,流露出一种渴望的神色。

    我让她分开两条嫩腿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一手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把guī头抵在她湿润的肉缝,我把她肥嫩的粉臀向我的身体箍过来。马太太双脚蹬地向我欠了欠身子,我那条粗硬的肉棍儿便没入她温软滋润的ròu洞里了。接著,马太太仍然不停地在我怀里蠕动,使我插在她肉体里面的部份与她yīn道的嫩肉很舒服地研磨著。

    另一边的梁太太,还是用原来的姿势骑在彭先生的身上,用她的yīn道套弄著粗硬的肉棍儿。她玩得很开心,嘴里不停地呻叫著。彭先生终于在她的肉体里喷射了。肉棍儿很快地软下来了,可是梁太太仍然意犹未尽。她胡乱地揩抹过俩人交欢后的液汁,就过来我这边,笑著对马太太央求道﹕“马太太,我还没玩够哩!让我先尽一尽兴好吗?”

    马太太起身让位给梁太太。梁太太跨到我身上,用她湿淋淋的ròu洞儿套入我坚硬的ròu棒,然后疯狂地活动著。弄了一會儿,梁太太终于玩完了,粉嫩的肉身软软地伏在我的xiōng膛上娇喘著。酥xiōng上两团软肉熨贴引起我无比兴奋,便肉紧地往她的肉体里喷shèjīng液了。马太太见了,知道她自己没得继续玩了,就狠狠的在梁太太肥白的粉臀上打了一下,说道﹕“你这个死人,一个人独吞了两份!”说著又举手要再打下去。

    梁太太连忙求饶道﹕“马太太,不要再打我了,最多我把他那东西再弄硬起来,赔给你就是了!你先帮我递张纸巾过来吧!”

    梁太太接过马太太递给她的纸巾,捂住我和她交合著的地方,让我软下来的东西退出她灌满液汁的ròu洞儿,再用毛巾垫在底下,坐到了我的身旁。然后俯下来,张嘴把我软软的肉虫含入她的小嘴像小孩吃奶一样里吮吸起来。我的小东西又逐渐在梁太太的小嘴里膨涨起来,梁太太仍然含著粗硬的肉棍儿吞吞吐吐。马太太在旁边见了就说道﹕“好了吧!梁太太,下面吃饱了还不够呀!”

    梁太太这才吐出我那硬梆梆的肉棍儿,笑著对马太太说道﹕“阿燕你放心啦!我说过要赔你,当然不會再独吞了。”

    说著就让位给马太太,马太太再度跨到我的身上玩ròu洞套弄肉棍儿的游戏。

    我双手抚摸马太太两座坚挺的rǔ房,一面欣赏著我那粗硬的肉棍儿在她光洁的小ròu洞里出出入入。马太太自己玩得有气无力,终于伏在我身上。我也懒得起身,就让yīnjīng从下面向她的yīn道一顶一顶的,一直玩到jīng液射进她的yīn道。

    太阳已经升高了,众人才纷纷穿上泳衣,浸入海水里。玩到下午四点钟,才收队,完美地结束了这次狂野的性聚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