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神之欲 > 全文阅读

正文 25、夫妻情趣

25、夫妻情趣

众人想象中“面目可憎”的中州公主,这一夜享受到了三年来从未有过的待遇──

三个以上的婢女守候在侧,端茶喂药,嘘寒问暖;更有医龄愈半百的老大夫精心看诊,对症下药……

真是,令人无法适应的变化啊。

凤幽夜自小便体弱,整个御医苑的人都将这矜贵的公主当宝贝一样小心地供奉著。嫁到赤宁城来,自然不比以往尊贵,她虽早做了心理准备,但不得不说,刚开始时那反差之巨大,委实令她不适了很久。

然而三年多下来,当她克服百般困扰、努力适应了这种生活之後,却不想忽然有一日自己竟又被人们簇拥关怀著。

而这所有的一切,皆出自於一个人的意向──

他不高兴管她的时候,她便自能自认倒霉,努力让自己像棵坚韧的野草一般活下去;而当他偶尔来了兴致,多了一分“好心”,她便忽然间“一步登天”,云里雾里的又成了室内的娇弱花朵……

他为何要如此对她?

这里是什麽地方?

晴儿呢?

……

不,最关键的问题是:她怎麽会被他带到这里来?

既然她咬舌的事不假,那麽……自己被人玷污了清白,也就不是做了场噩梦便能解释得了的事了。

他……是他路过救了她?然後怕她名节受损的事被人知道,不止她不好看,更令他脸面无光?

这个想法方一冒出来,凤幽夜便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在他的面前已经够羞耻了,竟还发生这种事情……为什麽,为什麽上天要如此捉弄?如果一定要折辱於她,她宁愿就那样被人折腾死了,也不想被那个人见到自己最羞耻的样子……

不管怎麽说,他都是她的夫君啊!让夫君见到自己被人侮辱的不堪模样,这世间有哪一个女子可以忍受得了这种事情?她更是自小便受著三从四德教育的女子,光是想想这事的可能性,她都觉得受不了,更不敢去想象那种画面会有多难堪……

就这麽默默地思索了一夜,病弱的小女人在破晓前沈沈地昏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靖宇堂内。

赤宁城主又一次打发了“大嘴巴”的侍卫出去做事,自己则不紧不慢地更衣洗漱,对著铜镜整理干净了仪容,习惯性地喝了一杯早茶,然後收拾好了自己房内的被褥,还换了一床新的床单,仔细掩好了房门,然後在几个下人异样的目光中,闲闲地出外散步去了。

就在可怜的侍卫像只无头苍蝇一般,在偌大的赤宁城里乱转著寻人的时候,哪里知道他家那城主大人,已然闲庭信步来到了一幢竹影缭绕的小楼跟前……

看见面如冠玉的银发男子一袭碧衫向自己翩然行来,守门的女子面色一红,忙不迭向他行礼致意。

男人风轻云淡地微一点头,微撩衣角,施施然进了那草叶飘香的院落。

那女子是他特意寻的──

匆忙间也找不到多合适的人,但毕竟是会几分武功的,用来守门,应该多少能免去些不必要的麻烦。

“城主……”里头几名侍女见了他,均相互会意一笑,然後指著屋里,纷纷抢道,“夫人昨儿夜里醒了,大夫说情况还不错。”

“刚又睡著了。您去瞧瞧……”

“夫人好像精神还不大好,您多让让她……”

“……”

大漠女子心直口快,更见不得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儿因为些“无谓”的事闹别扭,那口气也就不大像是对传说中的“神祗”说的话。

哎,谁让这尊大神,原来也并不是真的无情无欲、不食人间烟火呀!

咳咳,要不是替“夫人”擦身子的时候见过她身上斑斑点点那些吓人的痕迹,她们又有谁能想得到,眼前这位看似冷淡寡情的城主,在床上可绝对是个“悍将”呢……

当做没看到几个八婆侍女暧昧打量的眼神,依然“冷淡寡情”的赤宁城主先是找大夫问清楚了状况,然後将一干人等都遣退了,自己才缓步进了里屋。

方推门的时候,向来行事四平八稳、凡事了然於xiōng的城主大人,还是忍不住有过那麽一丝的紧张──

谁让自己毕竟做了那麽不光彩的事呢……

不过事实上,里头的那小女人对他来说基本没有任何“杀伤力”,就算是被她骂上两句,肯定也是不痛不痒,最多让她打几下出出气也就好了。

男人一面厚脸皮地想著,一面若无其事地走到了女人的床头。

啧,为什麽看起来脸色又愈发的差了?还有,那眼角的泪痕……

那浅浅的印迹,不知又触动了他哪一根神经,令他脑海中瞬间幻化出女人无声哭泣的模样,同被他压在身下蹂躏时的凄婉泪容糅合在一起,立时使得他心下一痛。

更要命的是,自己竟又条件发射地开始起了不应有的欲望──想把这弱小女子再好好欺凌一番,看她躺在自己怀里娇声低泣著求饶的欲望……

真要命──

这种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对象,随时随地发情的现象,对一个翻手为云覆手雨的男人来说,实在不是什麽好迹象。

明明年轻时在风月场上什麽都玩过,都到这年纪了,早就不是什麽血气方刚的少年,竟还动不动便发情,甚至晚上还做起了春梦……

他宁徽玉还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就在男人又一次无奈地检讨起自己,最近那些无法克制的诡异生理现象之时,床上昏睡的女子像是敏感地发觉了有“危险”的气息靠近,惊慌地睁开了一双水盈盈的美眸。

她果然是被那“登徒子”给吓坏了罢……他曾见的她,那一双清亮而透著骄傲的眸子,总是显示出这瘦小女子从不肯示弱於人前的倔强。然而那双美丽眸子,此刻茫然中掺杂著哀戚之色,令人见之动容。

男人定了定神,没有回避她的目光,一双凤目坦然地对著她无措的眼睛。

反而是女人不敢看他。只见她羞窘地低下头去,清丽的小脸缩进了被褥里,整个身子更不自觉地在被子里,将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

宁徽玉眼眸闪了闪,一时无言。

空气里有尴尬的气氛蔓延……

凤幽夜缩在被子里,努力让自己忽视有人正站在床边的事实,努力让自己想想别的事。她想到了,想到晴儿见不著自己,不知会急成什麽样;而自己这副模样,更不知要如何跟晴儿解释……

“抱歉……”隐约有男人清雅嗓音响起,凤幽夜却恍惚著没有听清什麽。

她在这里躲不了一辈子,必须为自己跟晴儿找条出路。之前她想要离开,没有被准许。现下她已是不洁之身,犯了七出“yín佚”之条,理应被休离了……

如此想来,或许这次“飞来横祸”,其实是上天给她的一条出路?

就此离开这座充满了孤独和伤痛的城池,就算背负著难言的耻辱,也好过被困住一世的自由……

“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口才一流,纵横天下的男人,此刻对著自家娇滴滴的小娘子,竟语塞词穷了,“抱歉。”

挤来挤去的,也就只吐出来“抱歉”两个字而已。更多的,他一时之间实在不知,要如何开口。

首先,他无法确定,她究竟有没有知悉真相。以这女子的聪慧,要猜到那个“登徒子”其实是他……应是不难。但他潜意识里又不希望被她知道。毕竟做出那种“龌龊”的无聊之事,极为有损他大男人的面子……

咳,不过再想想,其实那天的事最多算是夫妻间的“情趣”罢了,早点坦承地道个歉,这个可怜的小妻子好像也没有立场太恨他。

赤宁城主习惯了与人谈判,总是第一时间抓住关键,使自己立於不败之地。对於他不甚熟悉的夫妻之道,亦用上了同样手段。而眼下对他来说有利的“关键”,就在於一个“夫妻”名义的支持。

从前他对这个可有可无的名义并不怎麽感兴趣……讽刺的是,三年之後,这形同虚设的夫妻名义,反倒成了他肆意侵犯对方的屏障了。

=====

某人这两日的衣著变化不知亲们有没注意,咱们姑且理解为雄性动物发情期不自觉的行为?至於春梦……咳,大家自由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