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神之欲

中秋奉献──无责任特别番外(修改)

    故事发生在楚哥哥和小离、凤同学和无痕、以及宁某人和小幽幽各自HE之後……

    N年後的中秋节。

    中秋夜,一轮皓月高居夜空,圆满至极的轮盘形状,散发出皎洁的明亮光芒,将天地都映得辉煌生彩……

    某处庭园。

    “娘,痕姨怎麽还没到呀?”楚映雪皱著一张粉嫩的小脸,仰头望著自家娘亲美得让人流口水的容颜──娘亲长得太好看了!真是嫉妒老爹!

    “痕姨她们远道而来,今晚能到你就该偷笑了!”念离捏捏儿子的小鼻子,望著他那双浅碧色的眸子,绝美的脸庞上挂著温柔的笑意──这个小家夥,跟他爹长得像,就连那双眼睛的特点也继承了,除了眸色稍浅之外,任谁都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是他爹的儿子……长大了一定也是个迷人的俊俏郎君。

    “偷笑?为什麽我要偷笑……”小男孩睁著漂亮的眼睛,小脸微红──娘亲是老爹的,他只能自己再去找好看的女人啦……然後,刚好痕姨家那个小不点倒是长得很可爱……

    “……我听说珑儿今晚可能不会来噢,你……”儿子在想什麽,她这个做娘的怎麽可能不知道,刚想多说两句逗逗这跟他爹一样别扭的孩子,不过──

    “离儿……”清润的嗓音忽然在身後响起。

    她蓦一回头,只见一白衣男子长身玉立,眉目如画,一头长长的银发迎风而舞……而他的身後,一美貌女子著一身绯红衣裙,雪肌云鬓,仪态雅洁。一白一红两人身边,还跟著一个小小的影子──青黛色的衣装衬得小小少年一副老成的样子,一张清秀至极的脸,明明看上去那麽干净青涩,一双承袭自父亲的微挑凤眼却透著仿若洞悉世事的早慧与冷淡……

    这样的一家三口,看上去真是个奇妙的组合。

    “宁……”念离轻轻开口,一时却又止住了,“哥哥”两个字含在了口中。毕竟已经不是当年无知少女的年纪了,在孩子面前再叫那麽“暧昧”的称呼好像早已不合时宜。

    宁徽玉心下了然,淡然一笑。他身後的女子牵过孩子,来到念离面前含笑致意:“离妹妹,这是我家允墨,跟你们雪儿一般大吧?”

    “墨儿都这麽大了……”念离看著小大人一般的宁允墨,心中暗叹一声不愧为宁徽玉的儿子,“一看就聪颖,比我家的小子生得好多了!”

    那边厢大人们在寒暄,楚映雪心里却不爽得厉害──他最讨厌别人称他为“雪儿”了,偏偏大人都喜欢这麽叫……都怪他要出生在一个晴雪天,所以才有了这麽个文绉绉的名字,听上去还像女孩子!然後,娘亲竟然说人家的儿子生得比自己儿子好……真是太伤害他幼小的心灵了!

    他不忿地瞪了那个宁什麽的一眼──哼,才几岁就装大人,有什麽好的?!

    就在楚映雪吃著娘亲的醋的时候,忽闻一个嫩生生的嗓音说著:“爹爹再快一点,哇唔,珑儿骑大马……”

    美丽的月色之下,一个身影算得上高大魁梧的英俊男子正驮著个小小的粉雕玉琢的女娃娃,俊颜上除了头发被小女娃揪住的无奈苦笑之外,还挂著一抹动人的温柔神色。

    “我说孩子她娘,你也管管你女儿好不好?”凤无极回头看身後的无痕媚眼含笑,不禁向老婆表示委屈。

    “凤无极,她是你女儿,当初是你要生的,不关我的事!”怀胎十月才辛苦生出来的小丫头,她却说得好像自己没份一样……

    “如果不是你顾无痕生的好女儿,哪里有女人敢骑到我的头上?”哼,还想撇开责任?他凤无极怎麽就总被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欺负?

    无痕忍住笑意瞪他一眼,故作冷漠地从他身边走过,换来男人更为哀怨的目光……

    “无痕,我错了……我知道下次肯定不能生女儿啦!”他急忙带著女儿追上去拉住老婆的手。

    死男人,最好就要再生个丫头气死他!

    不著痕迹地轻抚自己的小腹,无痕暗忖。

    “哥!”凤幽夜见到来人,难以掩饰的喜悦,再看他肩上坐了一个,身边牵了一个,倒也为这一家感到高兴。微微犹豫,还是唤声:“嫂……”

    “诶,不要乱叫!”无痕将之打住,然後像发现什麽有趣的东西,眼睛一亮,话锋一转,“这是你家的孩子?啧啧,长得真像某人……”

    她好奇地看看那少年老成的孩子,然後忽然又转头看看自家的小丫头,媚眼儿一亮,脱口而出:“跟我家小丫头倒是挺配!”

    “噗……”正在偷酒喝的楚映雪刚好听到,一口酒液全都喷了出来。

    凤吟珑那个小丫头,怎麽可能跟宁家的小子相配?!那他楚映雪怎麽办?

    ……

    此时他的娘亲却未得闲替他思量争女人的法子──看著人家都是拖家带口,其乐融融,念离心里微微地有些涩然。

    他,今日不会不回来了吧?

    举头望著那轮明月……却不知,良人已在何方?

    夜风微凉,拂过女子长长的浅金色秀发,那一头如织锦般的发在月色下显得更加梦幻……

    “离儿……”占有性地环住美人儿纤细的腰身,高大俊美的黑衣男子长发飞转间已抱著妻子在偏亭中的石凳上落座。

    他回来了!

    念离心中一热──他的怀抱,永远那样宽厚而温柔,是她最信任的港湾……然而,顾及不远处还有客人,她也不好意思与他亲热,小脸带著惯有的羞赧,欲从他长腿上起身……

    “不想我麽……”他在她敏感的耳洞里吹气,一面吐著语调暧昧的句子……

    “君漠……”他抱得太紧,令她根本动弹不得。

    她当然想他。出远门一去就是半个月,要不是中秋夜,他指不定仍未归家呢!

    “离儿……我可想你,想死你了……”他先咬一下她洁白的耳垂,而後细碎地往下吻去,一路吻到了念离锁骨。

    火热的激情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念离早就被他调教得敏感之至的身子很快被这热情撩拨得软绵绵的,然而还是挣扎著想要从他怀中起来──虽然这样的亲密对多年的夫妻来说实不算什麽,但她太清楚这看似温柔的男人深藏的霸道……要是真的在这做了点什麽,那可真一发不可收拾了……

    一想到孩子以及多年的老友们都在不远处,念离羞涩至极地小声抗议:“君漠,别这样……”

    “别怎样?”男人抬起俊美至极的脸庞,一抹黑发滑落在琉璃般熠熠的眼睛上。

    “雪儿他们在……唔……”话没说完,樱唇便被他火热的薄唇堵上了。

    “唔……君漠,不要呀!”好不容易等他松开唇舌,却不想男人竟然直接动手剥她下身的衣物……

    “离儿,我要你……”

    “别……嗯啊!”

    “放松点,别夹这麽紧……”

    “嗯呃……好撑……啊……”

    ……

    “臭爹爹!”楚映雪躲在偏亭外,听著父母暧昧的交合声,一边红著小脸,一边握紧小小的拳头──看来凤吟珑那个小丫头的事,得靠他自己了!

    月色温柔。

    “徽玉……”凤幽夜轻扯银发男子的衣袖。

    秀美的温润男子回头,对著妻子相视一笑。握住她的手,长袍宽袖一起,另一只手遥指那轮皓月,淡淡地道:“真美……”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