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和小姨的13年 > 全文阅读

正文 终结篇

终结篇

去年元旦前的一天,家里边突然打电话过来给我,说小姨又要来省城复查身体了,而且因为这次姨父在家里边正忙着领人盖房子,没办法陪小姨过来,妈妈便反复交待了几次要我抽时间除了陪小姨到医院外,还要尽量多陪小姨一起散散心。

这下子我当然开心了,自从前年那次因为刘老师的事和小姨不欢而散后,我就再没有和小姨真正的说过话,更不要说在一起了。这次她能能够一个人来省城,我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的和小姨沟通沟通,解释清楚那么多不应该有的误会。

于是我便把这几天单位本应该我去做的事都给推掉了,把自己住的小窝里好好的收拾了一番,把床单被罩之类的东西全部给洗的干干静静的,又整理出了一大堆的垃圾给扔掉不要,然后又到外边去买了生活的一些必需品。

总之,就是要让小姨知道,她和我住了将近一年的这个家,我依然保持的和以前一样,让小姨知道我心中不是没有她,让她知道我确实比以前进步了,比以前长大了,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了,让她能够找回前两年在这里的感觉。

在小姨来的那天,我又把自己给好好收拾了一下,然后骑着电摩到车站去接小姨的车了。

当我骑车来到车站的时候,小姨的坐的大巴车还没有到,我就买了份报纸停在路边等着,一边想着和小姨见面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因为我和小姨的事前前后后都保密的非常好,家里边人只是以为我们这两年来往的少了而已,但并不知道还有其他的问题。

她今天会不会不理我,自己走开?她还会骂我吗?她还愿意坐我的车吗,她还愿意跟我回家吗?我的心里边不时的犯着嘀咕,确实很有些担心,但我又想了,不管她理我理我,这是一次机会,要是再把握不住,可就这一辈子机会就不多了。

等了有20几分钟,我也没考虑出个所以然来,但从老家过来的车已经进站了。

她一下车,从人流中我一眼就认出她了。她身上穿着一件长款的白色的羽绒服,头发还是烫着披在肩上,脚上还是穿着一双她最喜欢的红色的高跟鞋,脸上也化了个淡妆,但给我最多的还是那种掩饰不住岁月苍的感觉,那种感觉真是让我不禁想起了太多无奈的东西!

我几步就冲进人群,跑到了她的面前,为了保险起见,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直接一声姨叫了出去,伸手就要去把她手里的包给抢过来,她吓了一下子,看到是我,也就没有说什么,但也没有松开,便被包拉着来到了路边。

我还是把包抢过来放到车座的下边,骑上去招呼她上车。让我意外的是小姨也没有说什么,听话的上了车。一句话都没有说,从后边扶住了我的腰,让我起动了车子!

我感受的很明显,她已经不再像原来的那样从后边抱住我,而只是用手轻轻的扶着我,但就这,我也已经感觉到了无法形容的温暖了。她没有冲我生气,没有不理我,还能坐上我的车,这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一路上是车水马龙,一路上是繁华锦簇,而都与我无关。

到了楼下,在我停车的时候,小姨没有理我,已经自已拿了包,不等我就走了上去,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好苦笑着跟在后边。看的出她还是非常清楚这里的布局,这也说明了她并没有忘记在这里我们所度过的那些日子。

到了门口,她往旁边让了让,看着我开门的动作。

开门,关门,里边和外边便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两室一厅的房子,屋里边有暖气,很是让人有一种热的感觉,小姨进去后,自己便进了她原来住的卧室,随手就反锁上了门。

我也没有非得和她说话,便下了厨房,开始准备好好做一次午饭。

吃饭的时候,我叫小姨出来,倒是没有费什么劲。

她可能是看到我把她的房间还弄得和她在的时候一个模样有所感触吧,自己脱了外边的羽绒服,穿着毛衣很自然的就坐到客厅里边吃饭了,不过还是不怎么说话,也不正眼看我,倒也不是很陌生的自己吃的津津有味,看来她坐了一路的车也确实饿了。

我也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吃饭的样子,她确实比前两年更显得老了,好像也消瘦了许多,而且仔细看,可以发现头发里边好像白发也更多了些。

在我这样目不转睛的观注下,她慢慢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弄了些菜到碗里,起身又回自己屋吃去了。

当她房间的门再次锁上的时候,我就只能在那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拉住她,就算什么也不做,给她陪不是总是机会吧,但还是错过了。

下午的时候,我陪她到医院检查身体的恢复情况,我在外边的椅子上等的时候,才真正的感觉到了医院确实不是个好地方。

我心里边就一直在想,我一定要对小姨好一些,让她开心,这人上了年纪,再加上去年动手术身体泄了原气,确实是不能再让她伤心和动气了,我暗自做了决定,就算她不再理我,我也不会再让她难过。因为化验单要到第二天才能出来,所以看过医生后,小姨坐在椅子上休息,我跑去拿了些药,便打算回去和小姨走了。

正在我和小姨看了药起身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旁边等候区里坐着的一个人蹦到了我面前,往我肩上打了一拳:小锋,是不是你呀?

我一回头,原来是碰到熟人了,是我上大学时的邻宿舍的同学,小林(化名)。

老同学见面自然是表现的分外亲热。一阵寒暄过后,我知道他老婆怀孕了,他是陪他老婆来检查身体的,我便只好祝福他们幸福了。

而这时小林看到我身边站着的小姨,很主动的便打起了招呼:伯母好!我和小锋是大学同学,今天咱们见到了,我请客,一会儿坐坐,你也给我老婆讲讲应该注意些什么,好不好。

小姨这次过来还一直没有说过话,看来是根本就不打算和我沟通了,现在听到小林把她误会成了我妈,看着她好像张了几次嘴想解释一下,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冲着小林笑了笑,然后扭过身子来看着我,等我表态。

我当然明白小姨的意思,前两年也已经习惯了有人把小姨当作我妈了,所以也没有反驳,便接着小林的话往下说:老同学,今天我妈身体不舒服,改天吧,有时间我们一起坐坐好了。

小林本来也就是那么一说,见我们不愿意,何况他老婆还得好大一会儿才能出来,便也不再坚持。

老同学自然要交换电话号码,当他知道我现在竟然女朋友都没有的时候,那种夸张的吃惊感觉让我都受不了。

于是,他又在我小姨面前夸起了我,说什么我在学校的时候表现如何的好,多少女孩子抢着对我好之类的话,不要眼界太高之类的话,让我觉得他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说我不怎么样的坏话。

取车,买菜,回家,一路无话。

回到家里,小姨像昨天一样又进了卧室,本想着她不会出来了,但让我意外的是,她脱下了外罩以后又走了出来,自已到厨房收拾着准备做饭了,这让我感觉到我应该是个好的转折了,我便也凑着热闹进去打下手。

一副曾经很熟悉的场景,我在后边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心里边不禁有了一丝欲望。

我不自觉的轻轻走进去,时隔一年以后再一次从后边伸手把小姨环抱到了怀里,感受着这个已经不再年轻的身体。

我的这个举动使得小姨全身一震,僵在了那里。

我感觉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我等着小姨的反应,这要还是原来,小姨现在应该会主动的把脸扭过来迎接我的亲吻,而且她的屁股会配合的顶向我的下身,甚至她会蹲下身子去把我拿出来给我打嘴仗。

而现在她只是这样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良久,她终于轻轻的说了一句话:松开我,要不,我现在就回去。

我无奈的唉了声,只好松开她,悻悻的回到客厅里边。

又过了一会儿,小姨已经把晚饭做好了,我也假装什么没发生一样跑去帮她往外

端着,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还是什么表情也没有的。

吃饭,只是吃饭,让我感觉非常沉闷的吃饭。

快吃完的时候,小姨终于还是张嘴说话了:你怎么还不找女朋友?

我也是一震,抬着看着她,和她对视了一眼,又低下头吃饭。

她见我没反应,又接着说:那是你同学吧,你看人家都要有小孩子了,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呀!

我停下了吃饭,喝了口汤,起身坐到沙发上,和她离开了一点距离,这是我以前回答她这种问题所经常用的态度。

而小姨这次没有像以前一样跟过来,而是继续在那里说:你妈很着急你的婚事的,也要我多劝劝你,不要因为一个小丽就再不谈女朋友呀?

到了这里,我忍不住了,反驳了一句:是不是因为小丽,你不知道呀?

小姨听到我呛她的话,脸一红,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自己起身收拾了碗筷,拿到厨房洗干净后,自已进了卧室,关上门,不再理我了。

我发了会儿呆,想想是不是我说话又太冲了,管她呢,反正估计也没什么戏了,回屋里玩电脑去吧。

我关上门,打开电脑,便上了QQ,一边看有妹妹在没有,一边打那个没什么意思的升级游戏。

正玩着,突然我的QQ嘀嘀的响了起来,原来是有消息过来。

我打开一看,当时就有些小激动了。这个我非常熟悉的头像已经有一年多没有闪动了。

这是前年,去年小姨在这儿的时候我给她申请的号码,那些时间我出去出差的话,她就会坐在我现在的电脑上跟我聊天,让我们就像在一起一样。而现在她就在隔壁,却像是隔了重山。

我一看就知道,她是手机上的QQ,她买手机了,我竟然不知道。

打开一看,上边只有五个字加一个问号:我是不是错了?

我当下就回了过去:你没有错。

不一会儿小姨又发过来:我知道我误了你,要不是我,你不会还是单身。

我没有多说,只回了三个字:我愿意。

过了一会儿,又回过来:姨都过50的人了,真的老了!你忘了我吧!

我回:我知道,但我还是愿意。

良久,她没有回信息来。

我又回过去:小姨,我想你。

小姨,我和刘老师那天真的没有什么。

小姨,我错了,那时不应该和你吵架。

小姨,我不应该怀疑你。

小姨,我不能没有你。

小姨,那不是你的错,我知道。

我跟着发过去10几条这样的信息,但再也没有回音了。

又玩了几把没意思的游戏,和几个聊不聊都行的朋友闲侃了一会儿,而小姨的QQ头像却再也没有动静。我的那个郁闷呀,这是怎么了呀?我哪句又说错了,还是她根本就没有打算再给我机会,只是想做一个劝导我改正错误的老师。

感觉自己实在是难受的不得了,身体的压抑自从刘姐请病假休息后又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发泄了,原本还奢望这次能够和小姨重归于好,但现在看来,估计又是镜中看花,水中望月了。

真是让人为难的很。

实在是没得办法了,我便悄悄把我卧室的门给反锁上了,其实也没必要,小姨肯定是不会再过来了,我也是多上一举罢了。

我把音箱的线去掉了,换上了耳机。

戴好耳机,我把我电脑里边隐藏最深又加了密码的那个文件夹给打开了。

这里边不是什么从网络上边下下来的乱七八遭的一二三级片,那种东西上大学的时候已经看的不能再看了。也不是什么今年流行的艳照门明星相片之类的的东东,那种东西是在单位骗着刘姐看看也就罢了的事了。

其实我已经删了好多了,但只有这7段手机视频我怎么样也不能删掉。

2段是小姨的,3段是小燕的,还有一段是小王老师上次过来时拍的,再有2段就是现在单位刘姐的了。

看到这里我就生气,要是那时和小丽在一起的时候有这个东东,估计小丽也不会有胆子伤我伤的那么深了。

此时的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点开小姨的那段,把自己的裤子给解开了。

画面中的小姨正一边光着身子在各个房间里边跑来跑去,一边还用着卫生纸擦拭着自己的下身。终于我把她逼进了厨房,她伏在案板上大喘着粗气。

我把手机固定在案板侧面的桌子上镜头对准小姨,淫笑着走了过去。

小姨夸张的笑着想拒绝我,但还是让我把她给压到了案板上,我在她撅起的屁股上拍打了两下,但狠狠的把我的分身给插了进去。

进入,进入,再进入。

画面上我们重叠在一起,因为速度太快,导致画面开始有些不清楚,但我还可以明显的看到,小姨贴着案板的胸前在被我拉起的时候已经沾满了白色的面粉,她的脸上头发上也都沾满了……

当小姨把头发撩开,脸转过来和我亲吻的时候,画面里看到她那时无比淫荡的表情,我不由得就是浑身一阵发热,左手在下边开始快速的套弄起来………

随着小姨全身的颤动,再加上小姨那时发出了一声最为销魂的叫声:儿子,小锋哥,用劲,快,快,妈受不了了………….随着小姨这句发自内心而荡人心魄的欢语声,画面上我的屁股往前猛的顶了几下,电脑前的我的手也猛的弄了几下,两个我同时爆发了…………

这是我保留的最为成功的一段视频,说它最为成功的不禁在于画面里边有我最有感觉的小姨,而更在于最后小姨叫的这句话,已经成为我自己解决问题时屡试不爽的的不二法门了。

关机,清洗自己,睡觉,一切都和我一个人在家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今天我感觉发泄的更加彻底,也更加尽性,因为画面中的女人就真的睡在隔壁。

一夜无话。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竟然感觉下身有些疼,应该是昨晚自己弄时用手撸的有点太厉害了吧。

侧着耳朵听了听,外边没有小姨走动的声音。

我只好苦笑着爬起来,不管小姨给不给我机会,但她明天就要回去了,怎么着我也得表现好些不是。

随便洗漱了一下,我就下楼到小区门口去把早餐给买了回来。

在餐桌上摆放好后,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敲小姨的房门。

正在我站到她门口准备敲的时候,她突然把门给打开了,刚好我们就站了个面对面。

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好像要从我脸上找到些什么一样。

她不说话,也不动,我便也不说话,也不动的和她对视着。

我看的出来,她昨晚一定是没有睡好,头发乱蓬蓬的披在脑后,眼睛里边竟然还有血丝,更像是哭过,因为我看到她的眼泡还有些肿。

因为早上还没有化妆,我还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脸上尤其是眼角处的的皱纹已经是非常明显,甚至让我有了一种感觉,她脸上的皮肤也远不如前些年有光泽和弹性,现在有些发黄发暗,竟然真的让我有了小姨已经步入老年的感觉了。

这样过了有几分钟,小姨好像轻轻叹了口气,绕过我,自己去卫生间做早课去了。

我也很有些意外小姨的表现,一边回味着刚才小姨的样子,一边又坐到了餐桌前等小姨出来。

吃饭的时候,小姨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让我感觉小姨今天的不说话好像和昨天的不说话又有一些什么不同。

上午陪小姨到医院取化验单,结果自然是理想中的一切正常。

我当然是很高兴了,同时我也看的出,小姨的心里边也是松了一口气,一块石头落了地了,她的神情比先前也好了许多。

下午就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了,来一次省城不容易,我陪着小姨转了好几个商场。

我见她给姨父和表弟都买了衣服,但却没有给自己买,便打算要给她买一身。

但刚一张嘴,她就坚决反对,扭身就走,我便只好紧跟着她,说让她给我妈试一下衣服,我好买了让她带回去,她听了我的话后,对我的表现好像总算有了些满意的地方,才不再执拗了。

其实她现在的身材是已经发福的和我妈的身材也差不多了,所以我再让她试穿的时候,她也就很配合了,这样一来,倒引来了周围的人的注意了。

她看衣服的时候,卖衣服的女孩儿就只夸她有气质,穿什么都好看,说什么很少见有儿子陪妈妈来买衣服的,都是陪女朋友之类的话,引的小姨也时不时的只想抿嘴笑。

再三的选择后,我看的出她喜欢上了一身黑色的冬天穿的套裙,虽然明知道是给我妈买的,但她穿上试镜的时候那种欣赏的表情,让我看了很是受用,我好不犹豫的便决定买下来。

趁她在看衣服的时候,我便跑去结帐了。

当然了,我要的是两身,反正是刷卡,我今天就大方一次吧,也落个心里安慰,我这一大方,也更让营业员只夸我,说我对我妈有孝心,一买就买两身,还可以换着穿,弄得我心里边不禁也美滋滋的了。

只不过我没和小姨说,反正小姨也不会正眼看我,她要不要那是她的事,咱掂不掂回去那就是咱的事了,对吧,兄弟们。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要傍晚了,大包小包的一进屋,她放下来便跑到厨房忙开了。可能是她明天就要回去了,再加上我今天表现的不错,虽说我们俩话依然没有多说上几句,但我感觉的出,她对我已经不像是昨天那样的冷淡了。

吃饭的时候,我期待着小姨会像昨晚一样问我一些怎么还不找女朋友的话,但奇怪的是,她今晚竟然什么也没有问,吃饭结束后,更是飞快的收拾了一下,就进了她房间里边整理明天回去时要带的东西了。

我在沙发上坐一会儿,看了会儿电视,感觉没什么意思,她也没有再出来的意思,哎,还是回自己房间吧。

关上门,打开电脑,心里边又有了些压抑的感觉,没事找点事干吧,便打开CS当一会儿匪过过瘾,状态不好,连着被人家爆了几次头,便灰溜溜的又退了出来不玩了。 又打了会儿升级,还是没劲,几把下来输了50多分,就又退了出来。

感觉现在就是做什么都不在状态的样子,最后,把QQ上去吧,看都谁在。

刚刚上去,便有信息嘀嘀的响了起来,还没有打开就有十几个群头像在闪,还有

几个熟悉不熟悉的头像也在闪,我便随意的点着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在说话。

突然一个要求视频的窗口弹了出来,我凑近一看,心里边不禁一乐,我就知道,她这几天肯定快要受不了了。

果然,点了接受以后,窗口里出现的正是在家休病假有些天没见的刘姐了。

画面中的她,头发乱乱的披在那里也不梳理,穿着一身大大松松的睡衣,浑身都是一副懒懒的状态,手里边端着一杯什么东西喝着,全然没有一丝精明干练和那种在单位指点工作时上位者的样子。

她大大咧咧的坐在软皮靠椅上,头上戴着耳麦。

我知道她不喜欢打字,便自己也把耳麦戴上了,里边马上传来她熟悉的声音。

刘:听说你这几天没上班,忙什么呀?

我:家里边来病人了,我得照顾一下。

刘:这几天见不到你,姐想你了!

我:是不是真的呀,你的病怎么样了,什么时候上班呀?

刘:歇几天再说,省得到那你又烦我。

我:我怎么会烦你呢,想你还来不及呢。

刘:说的真好听,这几天怎么也不知道给我个电话。

我:我知道你家里边人都在,怕影响不好。

刘:你也会怕影响不好呀?(笑)

我:刘姐,身体最要紧了,你要注意呀!

刘:不要你操心,你家里人走了没?

我:怎么能不让我操,心?

刘:你坏了吧,不理你了,我问你你家里人走了没?

我:没呢,在隔壁睡觉呢。

刘:我现在想了怎么办,要不你来吧,这看着着急呀?

我:不要了吧,家里边人明天就走了,明天吧!

刘:我真的想了,我现在就要!

她倒是说做就要做,她往后边的皮靠椅背上一躺,把睡衣往腰上一掀,两条腿便分开把脚放到了电脑桌上,瞬间,她那条性感的蕾丝小内裤便出现在画面里边了。

刘:你怎么会事呀?你不脱,我什么都看不到,是不是不想我呀?

我:我怎么能不想呢,我不是这边有人吗?

我用眼睛扫了一下我卧室的门,记得已经反锁好了,我便也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的分身给掏了出来。

画面中的刘姐也已经把内裤给拉下来了,她的下身很清楚的显露在我的面前,她拿小内裤在镜头里边晃了两下,给扔到了旁边我看不到的地方。

同时,耳朵里开始传来了她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缠绵的哼哼声,配合着她的动作和声音,我的手也开始不自觉的在我的分身上来回的套弄起来。

这一会儿,就好像世界上就只有我和刘姐一样,虽然只是视频,但也是实时交流不是,我的下边在这种刺激下开始变得坚硬起来。

正在我有些感觉的时候,突然我下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发现,我的房门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开着的了。

我清楚的记得,我在开始的时候,仔细看过,并确信门是关好的。

这样就可以这样解释,我的门我只是关好了,但没有锁好,但就算是没有锁好,又不会有风,而它现在开着,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进来了,这个人?

我心里边一紧,急忙转过身子,果然,小姨正站在我身后怒视着我的行为。

小姨看到我这时的无耻下流狗屁不通的样子,应该是实在受不了啦,狠狠的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清楚,便把一堆东西往我床上猛的一扔,便要跑回她自己屋里去。

而这时的我,自然是不能放过她,伸手就去强拉住了小姨的胳膊,这一挣一拉,因为一时间用力非常的大,我耳机的线竟然被拉断了,你可以想像用了多大的力了。不过这样也好,里边刘姐因为我突然起身离开镜头而质问我的声音便再也听不到了。

我这时当然顾不得刘姐的反应了,我拉着小姨不放手,想跟她解释,但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而小姨这时更强列的推开我,往她屋里跑。我一边拉,但又不能用力去拉,一拉二拉,我便跟着她来到了她的屋里。

她极力的想把我推到屋外边锁好门,但还是没有我力气大些,几番拉据,最终,她感觉想把我推出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她开始伏在床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而我这时,也就像团团转的蚂蚁一样,很是手足无措了,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下我的形像算是彻底的完了。

正在我感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我的手机在我的卧室里响了起来。

这时候,谁还来电话呀?我心里边嘟囔着,小姨这时感觉到就呆站在床边,没有去接电话的意思,竟然压抑着自己的哭声说:你去接电话呀?

我还不动,而这时小姨竟然用被子盖住头:我让你去接电话,你没听见呀?

小姨能和我说话,就说明我还有希望。

我自然听从了她的话,回自己屋里边拿了电话一看,刘姐打来的。

而画面里的她也已经看到了我回来了。

接了电话,我不顾她批头盖脸的发火,只说了一句话:家里边有事,再联系吧!便挂断了电话,然后便去关掉视频和电脑。

可正在我要关电脑的时候,一个QQ的头像闪进了我的眼里边。

小姨的QQ。

已经是灰色的头像了,看时间是昨天夜里发过来了的。

第一条信息是:姨真的老了,不会想了。

而,紧跟着的竟然是这样一条:要不信,你过来试试!

天呢,我条信息昨天晚上我怎么没有看到,我在做什么,我那时在做什么?

我想起来了,昨晚小姨好长时间不回信息,应该是我我在找出她的视频自己解决问题的时候她发过来的,而我完事后没有看就关机睡觉了,而刚才我只顾着和刘姐视频了也认真的去信息都点开来看,真是无话可说了。

天呢,小姨给了我机会,而我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呀,怪不得她今天早上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而刚才又是那么的生气,我都做的什么事呀?

当我弄明白了一切的状况以后,我后悔莫及,我知道我又一次伤了小姨的心。

在我的心里,其实小姨一直是最重要的女人,而我给她的感觉,却总是我宁愿和别的女人好也不愿意给她,今晚又可以成为她的一个有力的证据。

关掉电脑后,我慢慢的来到了小姨的卧室,她还伏在床上,哭声已经轻了许多,只是不时的抽泣着。

我轻轻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先说了句:小姨,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对,你原谅我吧。

然后我见她没有反对我说话,便像是给她解释,也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给她讲着我没有看到她信息和这两天的事情。

更把自从她去年离开时发生的她所不知道的一切,甚至借这个机会把这一年多来我对她的诸多思念都给倒了出来。

当我讲到是因为刘姐和她长得有几分相似我才会动心的时候,小姨一下子反身坐了起来,眼睛盯着我:你的意思不是还是说是我害了你吗?又是因为她和我像,你才会和她好?

她见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又哎了一声,靠到床头上,低声说:都是我的错。

这时我坐过去到她身边,借势用胳膊去顶着她的背:小姨,你没错,其实你是我的幸福。

她也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推开我,而是依着我坐在那里,我趁机把她揽到了怀里。

时隔一年有余,我终于可以再一次的和小姨这样相拥到了一起。

我保持这个姿势最少有10分钟都没有动,就这样抱着她,自己的身体去感觉着她的身体,终于,她的胳膊也环到了我的腰里边了。

不需要话语,这就等于是给了我一个信号,我才开始把头埋到她的头发里开始亲吻着她的脸和脖子。

她欲拒还迎,身体好像有些颤抖,而我的身体已经禁不住更挤向小姨,这时我才发现她穿的竟然是今天下午新买的黑色套裙。

我的手还是很熟练的从她的衣服里搭上了她的小腹,那里好软,那种丰腴的感觉还是和以前一样美妙极了。 我抚弄了一会儿,看小姨没什么反对的意思,就把手向她小腹的下边伸去,那里肉更多,而且是曾经是我醉生梦死的地方,我马上感觉到一种温馨。

当我正在摸的时候,小姨把我的手按住了,说: 你真的不恨小姨害了你?

我乖乖的不动了,但我把身体更贴了上去,我的胸口挨着她的后背,一只手掀起了她裙子的后摆,早已硬起来的下身顶在了小姨的屁股上。

她的屁股还和以前一样那么丰满,我挪动着身子让jī巴尽量顶在她的屁股沟里,因为那里让我最舒服。

我感到小姨的身子开始发抖,我回答着她:我为什么要怪你,我只记得小姨对我的好!

你答应小姨,不要再和老女人乱来了,找个正常的女朋友,好吗?

这时,我感觉下边很不舒服,我的一只手就想从她的裙子下面伸过去扯她的内裤,她呻吟了一下,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动,等着我的回答。

我把小姨抱得好紧,分身就顶在下面不动,享受着。

她也渐渐不抖了,身子也由刚才的僵硬慢慢变得软下来,任我紧紧地抱着。

两次被她拒绝,我有些急了,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求着她,姨,你答应我,我就答应你。

这时,她的屁股突然一扭,和我的身体就分开了。

我一时又有些急了,一把将小姨摁到床上,姨,我们都要说话算数。

这时,我再次非常近的,正面的,和她贴到了一起,看着她这张已经确实说不上年轻但曾经让我痴迷了多年的脸。

她也一边捧着我的脸,一边轻声的骂着我,你都长这么大了,还压着小姨做什么?

我一边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她的身体,死不松手:再大也不能没有小姨。

她扭动了几下,两只手也紧紧抱住了我,不再反抗了,她的胸口也主动的贴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她的动作以后,我的手也放肆起来,开始从她的背上滑了下去,直插到她的裙下边,扣住了她的屁股上的肉。

我们开始磨擦起来,她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动了起来。我低头盯着她,她似乎不敢和我对视,眼神躲着我,看着别处。这时她的手开始主动的去找我那挺得高高的下身,

她有点关心的问我:是不是胀得很难受?

我彷佛是从心底呼喊出了:是啊!

小姨幽然的说:多少年了,还得小姨给你,你呀一点儿进步也没有。

我急着说:小姨,多少年,我也不会不要你的。

小姨看着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今天就再给你一次,以后估计就真的不可能了。

这时她的手就滑了过去,按住了我的下身。她弄了几下,感觉到我实在难受,就把手探进到内裤里,放在我的分身上,她似乎也没估计到有那么烫,缩了一下手,但马上就抓着了它。轻轻的套弄起来。

这几下下马上让我就有了飞上云霄的感觉。我忍不住把她抱得更紧,两手去扣住她的屁股就向嘴上吻去。她刚说了句:你轻点。她的嘴唇就被我堵上了。

由于我基本上是侧身压在她身上,而小姨的左手在套弄着我,我和她接吻时,我就使劲的去压她的身子,我掀开了她的上衣,把她的乳房给解放了出来,用我的胸口去挤压着。

那一刻我几乎窒息,一种还是很有感觉的柔软从胸口迅速传遍全身。我于是直接全身都压到她身上,让我和她的乳房紧压在一起。

这样亲热一会儿,她终于放开了自己,不再只是被动的接受,她起身把我推倒在床上,开始主动的亲我,咬我,问我怎么还不嫌她老,给我讲她对我的爱的苦恼,她离开我回家的理由,她不能没有我的心事。

说到伤心处,她又轻轻的哭了起来,

我拥着她,开始亲她脸上的泪水,小姨同样也开始热情的回应着。

我们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很快的就都坦诚相见了,再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和她完全裸体相拥的感觉,让我们俩都感受到了对方的热情。

说来也怪,不管是和谁做爱,这些年来都没有和小姨很随便的一个动作来得让我感觉舒服和刺激,这也许就是那种所谓的不伦之爱的快感吧,就算她确实已经老了,但我依然是这样。

这时,她突然起身把我推倒在下边,跨到我的上边,很淫迷的伏到我脸上和我说了一句:我以为这辈子下边都不会湿了,你呀让我没脸见人了。

说完,她轻轻扶着我的分身,慢慢的坐了下来。 这个晚上,我和小姨好像一直在不停顿的做爱,在那种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激情刺激下,我们俩变换着各种姿势来满足对方,我们俩最喜欢的69式更是成为每次高潮后再次焕发青春的妙药。

她很郑重的和我讲:她和姨父已经分床睡了,这一年多来她在家,我姨父一次也不有碰过她,所以,她的下身从前年,去年到现在都还是我的。

她很认真的和我说:她知道她年龄大了,以后和我不会再有什么机会,但她心里边不会忘记,她是我的女人,她和我是领过证,结过婚的。

她很真诚的和我说:她会保护好只有我用过的那个地方,再不会让它受到伤害,在她的心里边,那是和她的处女被破一样重要而神圣的地方。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小姨,我问她要电话号,但她说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省得彼此心里边难受,我没有办法,只能更加努力在她的身体上疯狂的进入,进入,再进入…….

************************************************************

第二天,本来是要坐早上的车走,但我们还是起晚了,我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小姨也比我好不了多少,走路也走不成了。

一直等到快12点的时候,我们才从楼上下来,我们俩在餐馆好好吃了一顿告别的午饭,骑车送小姨到了车,公共场合,我们没有了那种亲密的举动。

只是我抢着买了票,我送小姨上了车,我坐在她的旁边,在别人注意不到的情况下,手在下边握住了她的手,她也握着我,直到车要开了,我才下来。

车刚开出车站,我正站在那里想着什么,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过来的短信:记得,找个真正的女朋友,别忘记了。

我马上笑了起来,这是小姨的号码,我不会再找不到小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