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小雄的故事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042章 被强迫的乱伦

第042章 被强迫的乱伦

就在徐美红在火车上被轮奸的同时,在她的家里发生了一幕更悲哀的事情。

陈义下班回家,到了自己家门前刚掏出钥匙,就被三个从楼上串下来的彪形大汉夹在中间,其中的一个手里拿着枪指着他说:“别叫,开门!”

陈义惊恐的哆嗦着打开了门,“爸爸……”

陈强和陈晓红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此情景大吃一惊。

持枪的大汉把陈义往里一推,一个大汉关上门,另一大汉奔到厨房把陈强的老婆雷娟拽了出来。

一家四口人萎缩在客厅的一角。

“不要动!”

拿枪的那个人命令着:“谁动就打死谁!”

“让我们看看,我们找到什么了。”

其中一个人拉开晓红的xiōng罩,让她丰满的xiōng部暴露出来,那真是美极了。

两个男人一人握住一边的rǔ房开始搓揉着,凌虐般的捏着她的rǔ头。晓红因为感到羞辱而喘息着。

拿枪的大汉对雷娟说:“你***过来,给爷爷吹一曲。”

解开了裤带,套出了丑陋的jī巴。他们的家伙真是巨大呀!

雷娟恐惧的颤抖着手跪在他的脚前,抓住了jī巴慌乱的放进嘴巴里,吸吮起来。

此刻,晓红在威逼下开始靠近那两根jī巴。她可以感受到两根ròu棒惊人的重量。血脉贲张的ròu棒在她的手中跳动。慧心转向左边的那个人,将他的巨棒吞入口中。

她吸吮他的ròu棒,真正的吸吮,将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咙,就像她为男朋友作过那样。她的喉咙上下套弄着,当ròu棒深入时,她用喉咙的根部压它的guī头;当ròu棒退出时,她用舌头舔着它的马眼。

“啊……啊……啊!”

那个男人看着陈义说:”

你女儿真是会吹男人的jī巴啊!天生的妓女料,不做鸡真可惜啊!”

晓红眼含热泪嘴离开那个男人的jī巴时,口水从guī头上还牵了一条丝。她不发一语的立刻转向另一个男人,将他的jī巴吞了下去。继续了她的工作。

陈义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的嘴唇上下套弄别人的jī巴。“喔!晓红……”

陈义的声音充满了痛苦和伤心。

哥哥陈强也觉得很害怕,但他发现自己忍不住在看着妹妹丰满的xiōng部。他心里产生了罪恶感,但他从没有看过这么白、这么美的rǔ房。瞬间,他没想到那是他妹妹,而是一个美丽的波霸。他没有办法克制自己的欲望,他的下体开始勃起。

“嘿!看!这小子看他妹妹帮我们吹jī巴让他变硬了。”

其中一个男人注意到了:“他在看她妹妹的大奶奶。”

“小妞,你为什么不顺便让你哥哥看看你的yínBī呢?”

另一个男人提议。

他的话引起晓红的注意,她停下了,吃惊看着那个男人。

“照着做!”

那个男人含有深意的看着晓红。

晓红屈服了,她点了点头,因羞愧而脸红。晓红拉起裙子,抬起屁股,将内裤拉下,将它丢在地上。她将两腿张开,将她的yīn部暴露在大家面前,暴露在爸爸和哥哥的面前。

持枪大汉说:“你,让你爸爸看到你的Bī!”

用枪在雷娟头上比划着。

雷娟只好脱去裤子和内裤,张开她的大腿,吸吮他们的jī巴。雷娟的嘴巴吐出紫色的大guī头时,发出了响亮的『波』一声。

其中一个大汉站起来走到陈强身边将他拉起来说:“过去,给你妹妹舔Bī!”

转身又对陈义说,“你……给你的儿媳妇舔,快!”

“不!”

陈义痛苦的叫道。

一个大汉拉着晓红的头发说:“让你爸爸和哥哥快点,要不就杀了你!”

晓红痛苦的说:“哥哥,快来舔妹妹的Bī吧。爸啊,你就舔吧,我不想死啊!”

陈强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妹妹的小Bī。

陈义的舌头在儿媳雷娟的yīn蒂和她的Bī中来回舔着。

陈强将舌头深入妹妹的Bī中,尝着她开始流出的yín液。同时,他主动的将手伸向妹妹的双rǔ,开始搓柔起来。陈强心中的一部份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另一部份却十分的兴奋。

雷娟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她无法克制自己。她用双手将自己的腿拉到肩上,让自己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公公的面前。

“啊……啊……”

强烈的刺激很快的让雷娟越来越火热。她听到那些男人的笑声,雷娟惊讶的发现自己反而更兴奋。(他们在看我公公舔我的Bī!

一想到这,雷娟感到好像一股强烈的电流传过身体。她将双腿放下,将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动,回应着公公的舌头。她低头看着公公,看着公公的脸上沾满着自己的yín夜。虽然她停止为那个男人口交,但男人并不介意,他们看着面前的母子禁忌的画面,兴奋的对其中一个大汉使眼色。

那个大汉拿出了数码相机,对着这yín靡的场面拍照。

陈义突然有一种报应的感觉。

“把你的jī巴掏出来!”

持枪大汉命令陈义。陈义只好套出了jī巴。“肏你的儿媳妇!”

那个男人强迫雷娟躺下并且将她双腿打开,陈义真的爬到雷娟的身上,他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jī巴,将它导引到儿媳的yīn部。他的身体往下压,让他的jī巴插入儿媳火热、湿润的Bī里。

陈强痛苦而无助的摇着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在被这些男人蹂躏,而什么都不能做。现在更要看着自己的爸爸干她……看着妻子被爸爸的jī巴抽插……更令他难过的是,他竟然听到妻子嘴巴含着别人的jī巴还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她还挺动着下体来迎合着爸爸的jī巴。雷娟真正的开始享受和公公的性交了。

“用力……爸爸……用力干我。”

雷娟吐出嘴中的jī巴,对着公公yín叫着。“啊……啊……喔……”

雷娟兴奋的抬头看着公公的jī巴在自己的yínBī中进进出出,禁忌的快感,让雷娟无法自拔。

“射进来……爸爸……”

雷娟yín叫道:“把你的jīng液射进我的Bī里。”

但是这三个人有自己的计划,拉起了陈义拖到晓红身边说:“肏……肏你女儿女!”

而那边的男人已经把jī巴插入了雷娟Bī里,一边肏一边说:“小Bī不错,真紧啊!水也多,肏起来舒服。”

一个那人把陈义按在地板上,拉起晓红放在他身上,让晓红用yīn道吞下爸爸的jī巴,然后又命令陈强把jī巴插入妹妹屁眼中……

父子两同时肏晓红前后两个洞,晓红的屁眼从没有被肏过,红肿着,被撕裂了。

而雷娟也同时被两个大汉前后洞肏,她舒服的呻吟着。

一张张的拍照,香艳刺激。

父子两个换了位子,爸爸肏Bī,哥哥肏屁眼,肏的晓红已经叫不出声了,只是大口大口喘息。

其中一个大汉在雷娟屁眼里射了精,爬起来到各卧室搜查,在陈义房间的电脑里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删除掉后,走出来对持枪大汉点点头。

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眼神,迅速的撤退了。

陈义四人默默穿衣服,然后坐在沙发上哭泣,半响,陈义说:“这件事谁也不要再提了。”

“他们还拍了照,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陈强说。

“静观其变”陈义冷静的说,他有些猜出什么了。

第二天下午,在“梦妮练歌房”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将一个挎包送到面前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中说:“表哥,这里是十万块钱。”

表哥接了过来,递给他一个信封说:“两张记忆卡,都在里面。”

少年点点头说:“好,我走了!”

“浩明,给小姨带好!”

浩明笑笑转身走了。

他出了练歌房大约有200多米,路边一个少年在等他,“浩明,成了吗?”

浩明在他肩头擂了一下说:“OK!”

把信封递给他。

这两个少年正是小雄和死党浩明,浩明的表哥是这一带黑道上叫得响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