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卷九 长夜梦旅有时尽 章三十六 踏破天关

    卡萝尔原本就有与狼王相似的实力,也是副公爵级别的强者,与白骨公爵不存在大位阶差距。此刻她一心速战速决,更是彻底放开实力,周身电火缠绕,宛若雷神。

    而她还不是孤身作战,四道电火缠着四位霜雷神电的高阶执事,随她一同行动。这些执事并不战斗,只是专心致志地将青雷输送到卡萝尔身上。

    电火吞吐的雷鞭已经延伸到数十米长,宛若飞龙,在战场上纵横来去,时而扫荡一片,时而又以细腻战技单攻某个强者。

    青雷之力本就威力极大,速度极快。此时白骨公爵在空中看都没看下面一眼,于是翡翠海一方强者虽多,却无人能挡卡萝尔,最强者也不过撑了三鞭,就被她抽裂脊背,坠地不起。

    数十万狼人军阵,卡萝尔根本视为无物,就在上空纵横来去,专心猎杀强者。往往她身影一动,原位就只留下一道雷电残影,人早就不知去向。速度之快,甚至比原力子弹还要快上几分。

    下方徐敬轩却没因为地面战场的强势而放心,分了大半注意力在空中,渐渐满头是汗,忍不住道:“为什么要这样打,为什么不围攻?”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将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可见神经已紧绷到了极点。

    在徐敬轩看来,卡萝尔如此悍勇,与千夜围攻白骨公爵才是最合适战术。只要击败白骨公爵,翡翠海随时可取。现在两人各战一方,岂不是给白骨公爵各个击破的机会?屠杀再多普通战士又有什么用处?

    他更不敢想,若是千夜一旦落败身死,那他们这些人下场会是如何。

    艾斯卡反应更快一些,忽然省悟,大吼一声:“全军突击!!”

    吼声未了,他就跃出工事,拖着还没有包扎完的伤躯,咆哮着冲向敌阵。大回廊的部落狼人们虽然不解为何要放弃防御,可是大头领都冲出去了,他们就绝没有留在后方的道理。一个个狼人战士,只要还能动的,就都爬了起来,冲向数量要远超己方的敌人。

    地面瞬间一片混战。

    天空中,千夜忽然睁开眼睛,双瞳清澈如水晶,宁定而深远,和他一身血污狼狈如在两个世界。

    他目注白骨公爵,柔和地道:“真不愧是公爵阁下,可惜,你已经老了。”

    白骨公爵眼中火焰再起,杀机浓郁得几乎要从眼中喷出来。他一言不发,只是手上力道再加重了三分。

    这一次阻挡他拳头的不是千夜那强悍得不可思议的肉体,而是一道薄薄的光膜。

    千夜的原力护盾同样坚固得不可思议,可是再坚固的护盾也经不住持续不断的攻击。白骨公爵深吸一口气,随即重拳化为片片残影,连绵不断地轰在千夜的护盾上。这护盾,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轰破了。

    眨眼之间,白骨公爵已是十余记重击砸在千夜的原力护盾上,将它砸得微薄至只剩一线。

    眼看盾破在际,白骨公爵遽然而惊,骤然退到数十米外。他明明记得,刚才还只需要数下重击就能打破护盾,现在怎么多了这么多下,这盾还是不破?

    再仔细一看,就见这盾虽然也是绯金色,但其中似乎隐藏着一点炽烈白光,就像旭日东升的最后一刻,仿佛随时都会喷薄而出。

    白骨公爵天分既高,经验也不缺,才能屹立数百年,此时他已感觉到不对,心念如电,刹那间就将交手整个过程在心底回放了一遍。

    立时抓到了激烈战斗中被忽略的那一线异样,千夜的盾每一次重启,似乎都比上一次要坚固一点,色泽也从绯金渐渐变得更加明亮,就象内里隐藏着什么一样。

    若一定要用什么来形容,那就是整个过程如同锻铁,千夜原力中的杂质好象在一点一点的被锻打出去。可是千夜黎明原力之纯,实是他生平仅见,这样的原力,还有杂质吗?

    白骨公爵的骤然退后令千夜也是意外,不过他只笑了笑,说:“已经完成了,多谢阁下成全。”

    他身周原力护盾骤然光芒大作,绯金色的原力火焰几乎染遍了周围空域,在这如云霞般的颜色浓郁到了极致时,一轮炽热光芒忽然冲破云霞,冉冉升上天空,犹如海上日出!

    那轮太阳越来越亮,旋即化为一道接天立地的光柱,即使是白骨公爵,在光柱中也只看到了无尽的光与热,千夜的身影只能隐约分辨。而其他人,根本无法从光柱中看见人影的存在。

    终于,光柱徐徐回敛,悉数收入千夜体内,他还如刚刚那样凝立空中,战甲破损,身上伤痕处处,只双瞳深处亮得耀眼,有如一轮红日在缓缓旋转。

    一道无法形容的气息悄然在战场上蔓延,属于白骨公爵的气息和领域与之一触,便即消失。双方的领域争斗再次展开,只是与第一次有所区别。

    在驾着战舰撞入战场时,千夜与卡萝尔合力撕开了白骨公爵的领域。那个时候,撕裂,割开的感觉格外清晰,而白骨公爵的领域依旧覆盖了战场的大半部分,还是占有优势,并未败退。

    而这次,公爵的领域给人的感觉是在焚化,是被彻底烧毁,与新的领域力量一触便即消融。新的领域力量无形无质,却是至为灼热,似可消融一切。在这一刻,所有黑暗强者都感觉自己好像是站在太阳表面,下一个呼吸间就会彻底燃烧,连灰烬都不会留下。

    好在这个感觉只是瞬息之间,新的领域力量旋即转为无形,人们只觉焦燥,不再觉得炽热。否则再持续哪怕一秒,许多强者都在怀疑自己会不会立刻自行燃烧起来。

    强者都是如此,千夜领域覆盖范围里的所有狼人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惨叫,弱小者倒地不起,强壮的也是全身颤抖。这是近乎来自黎明源点本身的灼热与炽烈,让所有秉承黑暗原力的生物都极为痛苦。

    白骨公爵的领域已经只在战场边缘地带还有残留,在领域之争中,他已是一败涂地。

    而站在临界点边缘的翡翠海狼人不约而同向前冲去,即使前方是大回廊狼人的刀锋和坚壁。他们现在站立的地方太可怕了,那种从未体验过的,与黑暗截然相反的炽热,比利刃的威胁要恐怖百倍。

    公爵死死盯着千夜,眼中充满了惊愕难以置信与近乎疯狂的嫉妒。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挤了出来,问:“你……已经是神将了?”

    千夜点头,微笑道:“若不是公爵相助,我还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踏破神将天关。”

    “你利用我?!”公爵近乎咆哮。

    千夜淡淡一笑,“只是你没本事杀我而已。”

    白骨公爵哼了一声,冷道:“你以为,成就了一个区区神将,就能击败我了?”

    人族初入神将,只与黑暗种族的荣耀侯爵战力相仿,从永夜的力量谱系来算,与白骨公爵依旧有一个大位阶的差距。只有卡萝尔那样的中位神将,才能与公爵正面抗衡。普通神将遇到公爵,基本只有败走一途。

    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公爵自己都有些底气不足。

    千夜却点点头,像是很赞同的样子,“原本是不成的。但这里既然是我,既然是你,那就没有问题了。”

    有那么一瞬间的功夫,白骨公爵怒气上头,眼前一阵发黑,狼人的残暴本性和多年养成的脾气让他就想那么冲向千夜,可是刚刚领域交锋的结果跳入心头,谨慎还是占了上风,让他克制住了自己。

    一旦失败,那就是王座崩塌,这翡翠海的一切可就都完了。

    他仔细观察着千夜,飞快盘算着对策,然而视野中是一片光与热的海洋,根本看不到水下都有着什么。

    见白骨公爵居然还能忍住不动手,千夜微微一笑,“公爵阁下,您别忘了,这里可是战场。”

    “战场?!”白骨公爵一时没明白千夜话中的意思,直到背后刺痛感传来,他才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

    卡萝尔带着漫天雷火,正向他扑来!

    这里是战场,战场上可没什么不能以多打少的规矩,千夜临战晋阶成功,他这一方就有了两位神将,而白骨公爵只有自己。

    白骨公爵瞬间判断形势,一声怪叫,冲天而起,逃向远方天际。

    空中隐隐浮现三根淡黑光羽,一闪而逝,悉数没入白骨公爵后心。公爵的身躯在空中僵了片刻,终于坠落,落入尘埃。

    卡萝尔出现在千夜身边,“啊,都打这么久了你还没告诉他,原初之枪是躲不掉的吗?”

    千夜摊手,“太忙,忘了。”

    白骨公爵的陨落,突如其来,就像时光凝滞,原本沸腾的战场上瞬间寂静,无论翡翠海还是大回廊,所有狼人都呆在原地,望向白骨公爵尸身坠落之处。

    在这一刻,一种世代相传维系了三百年的东西,悄然碎裂。

    那是传统,也是莫名的情绪,有敬畏恐惧,也有崇拜和神秘。无论哪一样,都是支撑着狼人们的心理,也构成了他们历史和记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终结。

    所有狼人,无论是翡翠海还是大回廊,都怅然若失,心中那块空白是如此之巨大,大到无法填补。哪怕是大回廊的部落狼人,哪怕是艾斯卡自己,都有一种恍在梦中的感觉。他无数次想过那高座崩塌的模样,可是从没想过居然会如此容易,简直就像是儿戏。

    他可能是勉强看到那三根淡黑光羽的极少数人之一,却根本感觉不到其中的威力。然而能够毫无挣扎地一举击杀白骨公爵,那是何等威能?他的一无所觉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双方力量差距实在太大。

    艾斯卡原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即使在翡翠海,也绝对能跻身高层,只是他的部落很早以前就被放逐到大回廊,才被深深打上了大回廊的低微标签。

    正恍惚之际,旁边的徐敬轩捅了捅他的腰,问:“这个,他真的死了?”

    艾斯卡木然道:“死了……吧。”

    徐敬轩道:“那,我们过去看看?”

    “还有敌人……”

    “已经没有了。”

    前方翡翠海狼人们还大都沉浸在呆滞中,而身体行动比思维更快,已自行向两边退开,让出了一条通道,通向白骨公爵坠落之地。

    那是翡翠海狼人大部队后方不远处,可是附近狼人们的脚都象是钉在了地上,没有一个敢于接近。天空中,可是矗立着千夜和卡萝尔两大神将,特别是千夜,那如烈阳焚身般的恐怖领域,让所有狼人都记忆尤新。

    谁敢在这个时候接近白骨公爵,那就是和千夜正面叫板的意思了,与找死没什么区别。

    这边徐敬轩提议,艾斯卡附议之后,两人互相看看,却都没有立刻迈出第一步。从几十万翡翠海狼人中间穿过,再走到白骨公爵身边去,想一想也有些心惊胆战。

    旁边有人做了个虚拦的手势,两人转过头,见宋伦摇了摇头,道:“现在过去不合适。”

    两人瞬间省悟。

    白骨公爵一身都是重器,所用的每一件装备恐怕都价值连城,现下过去,恐怕少不了一个心怀不轨的罪名。

    天空中,卡萝尔看着负手而立,一脸平静的千夜,奇怪地问:“你不过去吗?”

    “你去看看。”千夜微笑道。

    “那可是公爵,也不算水货了,你就不对他身上的东西好奇?”

    “还好。”千夜微笑不变。

    卡萝尔终于看出不对,“给我说实话!”n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