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地狱鬼图

正文 第十一章 张信的誓言

等雪莹眼中的万成清醒过来的时候,同时也迎来了一道血芒。

他们被传送回了十一图的拼图世界。

“哟,回来啦。没想到你的随机鬼图回来的这么快。”

迎接两人的,自然是以张信为首的几个整理者。由于之前是所有整理者都留下来看张信在去解决联合生存鬼图的原因,所以在张信的鬼图结束之后大部分的人反而都自行进入了各自的鬼图,留在十一拼图世界的整理者却只有寥寥数人。

“怎么了?”

张信自然是第一个察觉到万成的不对劲的人。

他并不如往常那样,在回到了十一图之后神色变得安心,反而眉头更加紧蹙。

“原来如此。”张信点了点头。

万成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只是把鬼图里面所遭遇到的所有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张信。他知道,这位鬼图奉孝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张信原本只是带着轻松的笑容思考着。

越来越凝重,甚至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些许不安。

在小房间里的全都是十一图的核心成员——张信、万成、李无和叶思婍。在这种情况下,张信是决计不会做什么伪装的。

莫非事情已经到了如此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也是。

在听到亚秋这个部分的时候,张信三人全都齐齐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的任务结束的太突然了。”

半晌,张信开口。

“再加上你自己的那些分析,足够证明你经历的什么随机鬼图。只是亚秋打着随机鬼图的幌子留下来的信息。”

“她不可能还活着,最多只有一部分的灵魂还勉强残留在那里。”

“”

张信说着突然停下了。

“怎么了?”李无开口问道。

张信摇了摇头。“接下来我的猜测。很有可能会颠覆整个鬼图。恐怕,等我说完就有可能离开这个地方了——也就是。死。”

万成猛的站了起来。

“张信,选择权在你。”叶思婍也显得前所未有的正经。

突然,张信笑了。

“我会怕死的话,我就不叫张信了。来,听我张信讲故事。”

“我怀疑,亚秋所留下来的内容,并不是那段文字。”

“理由很简单,亚秋的力量即使再强大,也不可能强大过鬼图。虽然她很有可能与鬼图有一拼之力。但我和老叶,还有亚秋自己都知道,想要真正‘杀死’鬼图,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更不用提用鬼图发布任务的手段来留下信息。”

“也就是说,万成你所看到的什么梦不梦困境不困境的弯弯绕,很有可能是假的。不说别的,亚秋既然被称之为暴君,自然也不可能去玩那些文艺的一塌糊涂的东西。”

“这样一来亚秋给我们留下来的信息就只有原本在鬼图里面的内容了。”

“但是当万成遇到亚秋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完完全全符合随机鬼图的,即使是万成和鬼对话,在十一图也是有过先例的就是我。”

“因此看来,万成你所遇到的真正信息。只有两个部分:教师李平,和你遇到的那些肉块。”

“你刚才也说了,当你触碰到肉块之后。思维被代入到了几个和你一起进行鬼图,但是结局却是死亡的整理者里对吧?”

“就比如王亿。邓雨原,陈寒。十九号之类的”

“那么,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李平和王亿等人是分开的呢?”

“的确,从表面上来看,李平是鬼图的原住民,而王亿等人是整理者,十九号他们是维持者。”

“但,千万别忘了一件事。维持者,是从原住民里面所选出来的。”

“所以如果要从身份上来分析的话,应该是李平和十九号等人是一块儿的,王亿等人是分开的,很明显,亚秋并没有这么做。”

“理开这个,就是能够破解鬼图的关键。”

“很简单。”

“李平曾经说过,他感觉到记忆如同拼拼凑凑一样的很奇怪。但王亿等人,却只是让万成你去体验了一下他们的死亡而已。”

“而且,最重要的是”

“你看到的李平,是一个能走能跳能说话的李平,但你看到的‘王亿’,却是一堆腐烂的肉块罢了。”

“为什么李平只感觉过了一秒钟,但王亿却成了‘腐烂’的肉块?”

张信说到这里,特地在腐烂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在场的三人同时一愣,险些惊呼出声。

“李平,永远只是李平,但王亿他们,却不仅仅是王亿。”

“你在生活中,有可能可以自己给自己起个假名,有可能扮演一下不同的身份但李平他只能是李平。”

“为什么?因为你们是玩家,他是npc。”

竟然是这样!

如果这段话说给别人听,他们还会疑问,原住民不就是npc么,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称呼罢了。

不,并不是。

这就有关某位作者所说的四维空间的事情了。

打个比方,一维是一条直线,如果想要越过直线前面的障碍,你就必须加入二维——从左右绕过去。

但如果你想要走出四周全都被加了障碍的二维地带的话,那就必须翻过那些障碍,也就是三维,高度。

至于四维。

刚才的所有动作都是你所纵的一个角色,你本人却是在电脑前面。

角色的行动因你的指令而行动,也可以称之为你的投影。

四维投影。

那。和李平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大大的有。

还是刚才你在电脑前面玩游戏的例子。

倘若你莫名其妙的死亡了。那么你的角色就不会有人纵。如果游戏做的足够真实,和你在电脑前面的时间是1:1的话。那么过了几百年,你化成了一堆白骨,你电脑里原本所纵的角色自然也化成了一堆白骨。

相反,你的角色死亡,却不会对你本身造成半毛钱的影响。

但是npc不会。

npc只是一堆代码而已。

他们刚出来的时候长什么样,如果没有其他条件干涉的话,那么永远就是长成这个样子。

同理,在张信的推断,鬼图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游戏。

把李平看成npc。把所有的整理者和维持者全都看成“角色”。

就是那么回事。

有人正在“电脑”前,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正在“电脑”前,纵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就好像是游戏一样。

你的每一个举动,都是源于“那一个你”的指令,你,只是区区一个投影罢了。

唯一不同的,就是你的角色只是一次性的罢了。

张信不是神,他思考不到所有的事情。也不可能想得清楚时间和空间之间的关系,更不可能去思考什么四维五维六维。

他在猜。

他从整理者腐烂的肉块,和李平完好无损的人,猜着整理者只是一次性的角色。李平却是可以无数无限重生的代码。

从这一点,他猜到有另外一个“他”,正在天空某一处冷冷的。就好像是看小丑一样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他的任何一个行为、举动、思想,全都摆脱不了那个人的魔掌。

所谓的推理。只不过是有依据的猜罢了。

恐怖的事实。

四人的背后,都渗出了一身冷汗。

他们的存在。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他们的感觉,很有可能只是一串代码的运算结果。

他们是人,他们却不是真正的人。

什么才是人?

万成不由得想到了那一个和他对话的女鬼。

“我是谁?”

现在的他,也想问这个问题。

“那我们如果只是投影的话鬼图的意义?”

半晌之后,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叶思婍。

在场的全都是聪明人。

虽然他们可能会对自己的存在觉得恐怖,产生质疑,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生存。

只不过是投影和本体恐怖小说里面,还差这两者互换的情节吗?

他们并不会在意自己的身份,他们在意的是活下去的意义。

“说不好。”

“很有可能鬼图是一个没有尽头,只有死路的游戏而已。”

“也有可能,鬼图只是用来让‘他们’看着我们被惊吓,莞尔一笑,或者是同样被惊吓而已。”

“鬼图的创造,对我们来说可能是地狱,但是对他们来说,很有可能是游戏的天堂。”

“离开鬼图,就代表着我们可以从三维走到四维。这样的事情,真的会被他们允许么?”

“我们是人类,他们很有可能也是人类。身为人类的我们,难道还不了解人类的自私么?”

“说真的”

这是万成认识张信一来,他第一次露出颓丧的表情。

他看了一眼万成。

“智谋,只是存活下去的条件,但活不了永久。”

“所以。”

张信站了起来。

他的眼神散发出慑人的光芒。

他的嘴角翘了起来,他的手开始不停地抓着头发。

他是张信。

“我,张信,就负责把你们这些能够生存的家伙,保驾护航。”

“用我的智谋。”

“和我的生命。”

张信带着不羁的笑容,走出了房间。(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