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圣蛇琉璃杯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十八章 直面901

第十八章 直面901

周德江的葬礼仪式安排在今天早上八点三十分。离他去世已经七天。仪式很简单,连个像样的追悼会都没有,倒不是周昊不想大办。是他觉得没什么意思。

周德江生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深居简出,除了必要的董事会参与一下外,其余时间要想见他一面真的是难上加难。所以到现在为止,他的死还处在保密状态。他的死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就周昊这么一个儿子,也没有出现电视上才出现的争夺遗产的闹剧。周德江的老婆死得早,后来也没有再婚,所以他死后所有带不走的东西都顺理成章地被周昊所继承。

周昊说,公司里许多老家伙都对他们家虎视眈眈,他也不敢马上将周德江的死讯公开,只有等他顺利接收了他爸子留下的所有财产,权力之后,才能宣布。

这小子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不像原来认识的那个富家子弟。原来在他脸上看到的更多的是玩世不恭,现在嘛,我说不太准确,感觉有点一个集团大当家的味道了。

泥土填满了陵园工人挖好的坑,还在上面铺上了草皮。方圆十几米内再没看见其它的墓碑。犹如他生前住过的独幢别墅,看起来那样孤独,冷清。

周昊说他老爷子本来就好清静,死后也得让他清静一点。那天夜里之后,再没见周昊流过一滴眼泪。周昊知道我们很好奇,便说,那天晚上他哭是因为他心里真的很难过。过了之后,最多算是情绪低落,还不至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所以不会再哭。他还说,那些在老人家生前都不孝顺的人,等人死了之后。哭得再厉害又能有什么用?还不是为了做给活着的人看的。

我不得不承认,周昊这句话说得很有道理。其它的地方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在成都周边,但凡是谁家老人去世了,就会大摆宴席,晚上还会搭台请上一群专业哭丧人士开个演唱会,搞个模仿秀。别说,人家演得还挺不错,比某些知名电视台的节目搞得还热闹,精彩。让人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死个人嘛,你弄得跟结婚似的,图什么?这有一个新词儿,叫喜丧,必须这样搞。要是安安静静把人埋了,就是不孝顺的表现。当然不是老人的鬼魂说儿女不孝顺,而是活在世上的儿女怕旁人说他们不孝。兴许就在一个角落当中,一只亡魂正在说。老子生前要死不活的时候,你几个兔嵬子天天打牌喝酒,也没见你们这么孝顺过,等老子死了。你们哭得惊天动地,有球用?

当然有用,你死了不要紧,重要的是你死后最后一点价值还可以发光发热。儿女们还要靠你的死大赚一笔礼金。在这个死人住的地比活人住的房子还贵的年代,抓住机会能赚一点是一点啊。

这就是风气,让人哭笑不得的风气。

这么看来。许多老人阳寿已尽之时,并不是走得安安心心。世间鬼魂缠人之事每天都在发生,可也没听过有亡魂害自己儿女的事情发生。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我跟华夏还有许茗香陪着周昊在他老爸的墓碑前站了很长时间。可能是觉得气氛太过压抑。华夏那张破嘴终于忍不住了,说道:“这地方挺不错的啊,昊子,花了多少钱?”

许茗接过话头就说道:“你要是喜欢,我马上给你买块一模一样的地方,把你埋了,你信不?”

华夏把头侧到一边,吹口哨,装听不到。周昊这些天以来头一次露出一丝笑容,看起来很苦涩,他说道:“二百多万吧,不是太贵。”

我去,这还不贵,屁大点儿的地方值这个价?我觉得在我死之前,还是让人到时把我直接烧了,把骨灰带到海边,直接洒进海里完事。不占用国家一寸土地,也不用几十年之后从坟里爬出来续缴物管费。这样挺好,省事。

华夏按住周昊的肩膀,说道:“你爸的身后事现在办完了,接下来你忙生意上的事,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华夏口中那剩下的事,指的是收拾害死周德江的凶手。没错,周德江的死是非自然的。那天凌晨,当喝得醉薰薰的我跟华夏赶到周昊家里时,看到的是周德江那像被吸得跟人干一样的尸首,脸上只剩一层皮,皱纹满布,就像是瞬间老了十几二十岁,如同被风干了一样。等警察跟法医赶到,进行了现在收证,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且说上了一句,死因不明。

这种理由可能连警方自己都无法信服,更不要说是我们几个。周德江的死没那么简单,它让想起祁伯涛对我们说起过的警方卧底跟晕姌前任情人的死,按照我的想象,这三人的死状应该是一样的。所以当时我就给祁伯涛打了电话,依然是三更半夜,依然是从睡梦中把他吵醒。

祁伯涛果然没让我失望,这个案子虽然不归他管,不过还是让他看到了法医拍的照片,已证明周德江的死法跟前两人一模一样。没什么好说的了,凶手直指晕姌那妖女。

当华夏知道这个事实以后,表现出的情绪居然比周德江的亲儿子周昊还激动,马上就想找晕姌拼命,完全置原定计划于不顾。我是觉得这样有点太乱来了。

就算晕姌真的卸磨杀驴弄死了周德江,连警察都没证据怀疑她,我们哪能将她说杀就杀。一个不好,我们还会摊上牢狱之灾。

而且,我还有一点没想通,这个婆娘的动机是什么?夺魄还在我手里,她这么着急把人干掉,难道就不怕我反悔,跟她拼命。

华夏知道我这个想法后,只说了句“一个变态,还是个变态女人还能讲道理?”

不得不承认华夏说得很正确,从我们接触晕姌这个女人开始,我们都知道她在不在正常人这个范围当中,所以一般不能按常理来推断。

为什么我们都一致认为周德江的死不寻常,好天晚上我用尽了所有办法想要找到周德江的魂魄,连一丝残魂都没有,跟当初吸血鬼犯案时基本一模一样。事后,华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位灵媒,想请周德江的鬼魂上身,问问情况。结果无疑是让我们失望的,花了几个小时,连个屁都没请出来。这更让我们坚定的认为,周德江不但被人抽干了精气,连三魂七魄都被吸了个干净。这手段简直骇人听闻,除了晕姌,我们根本想不到还能有谁会这种邪术。

时间渐近午时,周德江的葬礼就这样草草了事。临走之时,华夏在我耳边悄悄说道:“谛听那个小畜生已经把901那帮人的下落跟我说了,你猜他们在哪儿?”

“在哪儿?”我斜眼一问。

华夏压低声音说道:“这群王八蛋其实一直都跟着我们,我们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

我疑惑道:“我们几个平头百姓,你说这群跟着我们干啥?不可能是喜欢我们吧?”

华夏道:“就你?飞天遁地,上刀山,下火海哪次没有你,普通人有这么厉害?你龟儿子身高不到一米九,打架你要冲前头。这下把那群土贼的兴趣逗起来了,不跟着你跟着谁?再说了,他们不是一直想要我们身上的东西吗?现在多半已经知道我们把其中一件交给了那个妖女。我猜用不了两天就会有人对你下手,我们来打个赌,看谁先来好不好?”

“滚,你特么还有心情打赌,快想想办法,我想把夺魄尽快交出去。送出去算个人情,等着人家真刀真枪来抢的时候,再说软话,还有什么用?”我被华夏一句话,吓了一大跳。

许茗香说道:“师弟,别怂,大不了我再搬过来跟你一起住,你们家洁妤知道我过去只是保护你,不会生气的。说不定还会感谢我。”

我马上摆了摆手,对许苟香说道:“师姐,你就莫跟着添乱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简单,何必搞这么复杂,按照原定计划干就行了。”

华夏问道:“赖子,你真的想我帮你?”等我点完头之后,华夏说道:“那行,今天晚上请老子喝酒。”

不就是喝酒吗,能花多少钱?跟自己的小命一比,那都不叫事儿。想都没想,我就答应了下来。

华夏手一指我,冲我微微一笑,仰头大喊:“901的小子们,想要东西,晚上直接来酒吧找老子们,过时不候!”

我去,这就是华夏的办法,还真简单明了。我的钱也太好挣了些。华夏这么一喊,901的人真的能听到吗?

夜里快十点的时候,我们三人去了老地方,但没坐老位子,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这都是华夏的主意,说靠边一点人不会太多,到时候要是谈不拢的话,动起手来才好发挥。

我心想,这人来不来,就把后边的事情全部打算好了,用得着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