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欢喜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九五章 阴阳调和消融雪,坎离对冲配二气

第一九五章 阴阳调和消融雪,坎离对冲配二气

玉笙烟上次咸阳被擒,至尊宝弄翻小舟将她救回之后,便知这至尊宝水性极好,所以今日他游水过去划过小船,心中亦是未曾多想。待他过去,自己这便开始放眼周遭,只怕有人藏在暗处偷袭。

周遭所幸并无异常,整个一片寂静。

正等时,忽听得水中哗哗一响,急忙回转,却看那至尊宝紧闭双眼,面白唇青,整个人软绵绵的被人推出了水面,再接着,那天吴从他身下出现,转身化个人形,奋力把至尊宝拖上岸来。

“发生何事?”玉笙烟急忙上前相助,与天吴一并将他抬到旁边,解开那颈项处的衣衫检视有无伤口:“可有受伤?”只觉得触手之处冰凉一片,心中顿时大骇。

天吴只知道出现了那心弥泥鱼缠绕至尊宝,他将那鱼血吮吸吞落,内中缘由倒是不解——将此事给玉笙烟粗粗说了,反而问她这是何故。

玉笙烟大惊骇然,呼道:“这鱼岂是能吃的?心弥泥鱼乃是介于阴阳之间的东西,它那血肉对于活人太阴,对于死魂太阳,谁都承受不了,所以能在那阴阳交接的三途河中存活”说着话,眼泪已经簌簌淌落,泣道:“这、这叫我怎生办啊?!”

骤然,她猛然一把抓住了天吴,急道:“你想想,快想想法子!天吴,你是以前的河神,见多识广,快找个法子救救他!他倘若出事,你你也活不了啊!”

“别慌!”天吴听她说那与属阴阳之间的东西。心中正在寻思盘算,猛然被她一拉,又见焦急慌乱,不由连忙宽慰道:“暂且莫急!玉笙烟,虽说那心弥泥鱼属阴阳间隙之中,可是对于至尊宝来说,却未必是个必死的路子按我来说,至尊宝多半不会有事,恐怕,现在只是有些难受罢了!”

“这、这又怎地会?”玉笙烟反手一摸至尊宝。又觉得滚烫。急道:“看!他现在身子滚烫至斯,堪比火炉——你还说未必有事?”眼泪帘珠儿般落在至尊宝身上,抽泣不已。

天吴看她那样子,知道说别的也不会信。只得解释一番:“我这话可不是乱说的。有凭有据——你想想。心弥泥鱼既然是如此的存在三途河中,那么这潭水”他朝着水潭一指:“可不就是三途河水了么?”

“嗯?”玉笙烟抬眼看看,却是一时半会不解其意

天吴继续道:“你怎么还未明白?实话说吧。我与至尊宝同进了这水中,然后遇见此鱼,吞吃血肉之后昏迷——可那之前,这三途河水对至尊宝却是丝毫唯有影响,既不能将他魂魄挤出体外,亦不能使得魂魄自行分解”“宝哥儿不怕?”玉笙烟瞪大一对眸子,泪眼迷离的惊道:“他、他怎么又会如此?”

“这我便不得而知了,”天吴道:“我与他相遇便得发现,至尊宝这家伙的命数极为奇特,虽说阳魂、三数、命源等等具备,可本身却像是鬼魂一般充溢阴属,而且这阴阳融洽比魂器还好,所以才能在他身上容身,修炼成为鬼仙——我想,他的命数定然是有人改过,而且那改命还是有特殊缘故的!”

听得天吴如此说,玉笙烟这才渐渐收泪,想得半响,似疑似惑:“你的意思是,他或者命数中也同属阴阳之间?”“要么是同属阴阳之间,要么就是阴阳俱是不属,再不然便是混沌之体”天吴咳咳两声:“这究竟如何,恐怕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吧?”

玉笙烟在至尊宝身上一摸,觉得那身体又趋于冰冷,可是既然有这番话,又看与至尊宝一命相连的天吴确实无异,这才心中渐安,于是便道:“命数种种,我们空想也是找不出个缘故来的,那也就罢了——只需知道他能够安然渡过,这便是极好的。”

天吴点头道:“那是自然,”他看看至尊宝,又道:“怕这秘密,只有宝哥儿的父母才知道了不过啊,怕是永远我们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天吴知道至尊宝乃是孤儿,故有一说,还在想着关乎他的命数缘由,可那玉笙烟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用手摸摸至尊宝,还是放心不下:“只是,他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究竟怎么才能醒得过来?”

至尊宝的身子的各种情形,那天吴虽是知道一二,可此刻的事儿却是半点也不明白了,找不出个法子,也只得苦笑道:“怕是别无他法,我俩也只能等着了”

玉笙烟见至尊宝忽而满脸赤红,大汗淋漓,忽而又青白一片,发紫冰寒,怕他身子在这冷热交替之间熬受不住,骤然崩溃,于是像个法子道:“我有个法子,你看可否——现在晚霞夕照,那酷热减些,热力也不是太过猛烈,我这便围着他布个引赤阳之火的法阵,待他身子发冷,这便召来赤日之火让他暖和,助他一臂之力;反之,当他身子发烫的时候,你就把自己周身存储那些阴冥之气灌将进入,渡他降温”

这法子说起来简单,但是对于天吴来说却是大大的不好,至尊宝这情形不知道要持续多久,那天吴体内的阴冥之力又是从各处吸收而来,不能自己产出,要是一旦用得多了,岂不是对它不妙天吴闻言立刻摇头,叫道:“不行,不行!这事儿你倒别算我身上,让他自己熬着,那才是最稳妥的。”

见天吴的眼色神态,玉笙烟立刻猜到了它小九九,脸色当即一沉,喝道:“天吴,你与至尊宝说来共存,可是一非他的御神,二非他的奴仆,三又与他无关事关生死,我没那么多闲工夫与你多说,现在就两条路让你选:要么,你按照我所说的陪着渡他阴气,要么,你便给我进去至尊宝体内,陪着他受熬,也少给我在面前晃悠,惹我心烦!”

在那潭中,至尊宝吞吃了心弥泥鱼,身上开始发冷发热,这天吴与他感同身受,顿时觉得难以久持,万般无奈之下才从体内出来想要避开,谁知出来才发现自己忽然之间变得不畏河水了,于是这才把至尊宝从河中推了出来——要说再进他体内受罪,那是决计不愿的。

天吴尴尬着陪个笑脸,讨饶道:“别啊!这事儿”

刷的一声,那白莲教中找来的打鬼尺骤然横在了天吴面前,玉笙烟脸若寒霜,冷冷道:“废话我也不给你多说!要是不依,我立刻便用此打鬼尺陪你玩玩!”

手指在那尺边缘一抹,那尺闪烁一现,立刻有股流苏在隐隐浮动,整个也似活了过来,一呼一吸之间有着狮子怒吼之势——莫说天吴吃得一惊,就连玉笙烟也未曾想到,这打鬼尺赫然催动之后,还有此种魂元藏于其中!

看起来,那第一关的金刚狮子,便是在刚才已经进入了打鬼尺,作为整个打鬼尺的灵元之力!

“这太还是不要”天吴期期艾艾的开口:“能不能”

“不能!”玉笙烟右手持那打鬼尺,左手忽然伸出捏个法诀,口中赫然道:“施法还是进入,选一条路!”虽然如此说着,但是那手中法诀已经开始变化,顷刻捏出了七**印,打鬼尺上光芒也水流般的开始徐徐转动

玉笙烟如此认真,天吴也不敢多说闲话,立刻抢口:“我灌,我灌您就别把那打鬼尺弄出来了,看着看着瘆人!”

它这一答应,玉笙烟心情立刻好转,笑骂道:“就你还瘆人?最多是瘆瘆鬼罢了——行了,赶紧准备一下,我这里马上便能行了。”

她手中取出那莲花小旗、线香、红线、八幡符咒,依着至尊宝的身体围了起来,很快便成个大大的绽放莲花模样,也不多说,径直三道符咒烧得祭起,咒术一念,顿时将那阵势发动起来

旁边天吴苦着一张脸,也堪堪做好了准备

至尊宝吞落那鱼血肉汁水,只觉得手阳明大肠经、足阳明胃经、手太阳小肠经、足太阳膀胱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六处经脉中热气斗盛,如被煮烤,便在此时,各处太阴、少阴、厥阴的经脉之中却又陡如寒冰侵蚀,难以奈何。热的极热而寒的至寒,两者反复出现,将他整个人的心思神髓、魂魄丹元,一股脑儿放在个碾子磨盘中细细碾压成了齑粉!

他撑持不到盏茶功夫便即昏迷过去,此后始终混混僵僵,一时似乎全身在火炉中烘焙,汗出如渖,口干唇焦,一时又似坠入了冰窖,周身血液都似凝结成冰,不住的往复,人也似要裂开一般。

眼前时时幌过各种各样人影,有男有女,有人有鬼,有时似见得,有时又似做梦,纷至沓来,各行其事,这些人不住在跟他说话,可是一句也听不见,只想大声叫喊,偏又说不出半点声音。

眼前有时光亮,有时黑暗,所幸在那炙热中往往有一丝清凉从外而来,阴寒中又有暖意席卷全身,这一冷一热的外力助他护住了心脉,苦苦支撑下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就像是日出雾消般的,这体内冷热骤然便消了!

至尊宝微微用力,睁开双眼,正好看见面前玉笙烟那笑靥若话,喜不自胜的俏丽模样!(未完待续)

ps:月底了!上个月有二十八月票还是三十月票?不记得了,但是本月还是才有二十六!

诸位,求月票!求订阅!求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