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秦之帝国再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八十六章:目瞪口呆

第八十六章:目瞪口呆

荣誉很能沉住气的,码字不会为了高~潮而莫名其妙的设立一些与整本书风格起冲突的情节。也请各位亲们理解荣誉,热血会有的、高~潮也一定有,但是绝对不会来的没有任何底蕴和莫名奇怪。

请给予荣誉哪怕一丝丝的信任和支持,不会让亲们失望的哟。

天气明媚,微风习习,已经是做饭时间却没有炊烟袅袅。

满是绿色的荒野看不见人类生活过的痕迹,只有数人才能怀抱的参天大树与那足有人高的草丛。

成队身穿黑衣的士卒脚踏看能看见草根的松软泥土缓缓前行,这条路明显是刚刚修整不久。他们每个人的背后或者腰间都有一个鼓鼓的包裹,走起路上沉重的包裹晃动着摇摆。

这已经是吕哲突然被召唤追随屠睢启程的第十六天,他们从内史郡出发,沿着渭水不断赶往南方,将要途径巴郡和汉中郡,最终的地点是南郡。

屠睢的召唤来得非常突然且没有什么先兆,以至于吕哲根本没有时间做任何准备。

在被召唤之前,吕哲本来要请示能不能回一趟阳周县,与阳周的老朋友们道别,不过显然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

在这种分别数千里就可能成为永别的年代,吕哲对于没有和李良、枷等人告别其实内心里感到很伤感,更加是因为无法“拐卖”萧何或者处理刘季的后续感到可惜。这马上又要面临陌生环境的现状了,淡淡的失落又使他恢复刚穿越来到秦时的沉默寡言。

秦时开发比较完善的地方大多集中在关内和中原地区,中原自古以来就是人口稠密的区域,关内由于老秦人的建设农耕体系也十分完善。

相对于上述两个区域,越往南越显得人烟稀少,大多数地区的原始面貌并没有被人为破坏,随处可以看见粗大得需要几个人合抱才能抱起来的参天大树。

关中连续下了一个月的大雨导致水患严重,这在历史上是不多见的,不过也为水路行军创造了足够的条件。

渭水行船期间,时常能够看见河水之中漂流的杂物,里面不少是被洪水冲断树木和残破的围栏、篱笆之类。两岸遭灾的村庄也能远远地瞧见,那是一幅残垣断壁外加泥泞满布洪水退去之后村民清理的画面。

他们从内史郡内的渭水登船向南行驶了两天,在一个叫美阳县的地方上岸,步行了一整天到达一个叫郿县的地方取粮。期间又汇合了一校(五千人)的军队,然后才再次渡过渭水到达南岸的武功县,修整了一天才继续往南行军。

进入汉中郡地界之后,使人产生一种来到不同世界的感觉,那是一片山脉的荒凉,更是道路狭隘的坎特之路。

六千军队在第十六天终于再次修整,驻营之后吕哲一问才知道已经离开关中地界,前方一片山脉叫太壹山(太白山),它与众多有名没名的群山是关中进入蜀中最大的障碍。

吕哲远远地看着雾蒙蒙的群山,视野拉近之后看到军营正前方大概两里的地方有一道高耸的关隘。

“那是什么?”

“禀军侯,那是石门关。”

石门关?华夏历史上有这么一个关隘吗?

吕哲想了半天没想出一个所以然,还以为所谓的石门关就是剑门关。他看了一下几乎是利用原始风貌开凿而出的关隘,又想到前几天路过的陈仓,心里在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实际上那也不是什么关隘,只是进入蜀中的栈道路口,全程应该叫褒斜道,是关中进入蜀中的要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一个典故就是发生在附近。

刚刚进入南疆军团序列的吕哲还没有分配到兵员,目前麾下不过是五十名亲兵。这些亲兵中只有两人是自己挑选,其中有二十个人是徐阳安排的武士,余下的人是赵高特意的安排。

跟在吕哲身后的那两个人,一个叫苏桥一个叫猛三。两人都是地道的关中人,正是那天拿到两镒金子被各种羡慕嫉妒恨的人。

相对于徐赵两家安排的亲兵,从天性上吕哲更加亲近这两个几乎没什么特殊才能空有一身蛮力的“自己人”。他近段时间一直很郁闷的原因就在于,徐氏和赵氏对亲兵的指手画脚。或许两家是出自好意,只不过他真的感到非常的郁闷。原因?大概是连续三次招募失败的阴影

“回去吧。”

回到自己的军帐,这是一个与以前狭窄且充满异味屯长军帐完全不同的帐篷,军侯的帐篷比之屯长的帐篷大了足足有三四倍有余,帐内不再是只有一张草席,也不是可以看见泥土的地面。

军侯的军帐大约是高三米、长五米、宽五米,成正方形。它的内部分为用帐布隔离出来的前后两层,前面是摆着长案与办公的部分,后面则是铺垫木板的休息场所。

身为军侯拥有很多特权,首先军帐不再需要自己去费劲地搭建,吃饭有亲兵递送,哪怕是睡觉都有人站岗。

刚刚进入内帐没有多久,外面有人通报统帅召见。

吕哲来到中军大的有些过分的军帐时,帐内已经有不少军官前来。他并不认识在场的军官,只是拱手互相算是问候过就找个位置安静地站着。

不过,说起来这些军官都是从各处被征调进南疆军团序列,同僚互相之间也都互不熟悉,所以自然也不存在杂乱的问候交谈声。奇怪的是没看见次帅任嚣,也不知道是还留在咸阳或是已经出发前往南方。

屠睢没有让军官们等多久,他到来之后也没有任何客套,径直说了一声“坐罢”,等待军官按照官职、爵位坐好,他环视一圈,沉声道:“明日寅时造饭,卯时出发。”

在场军官目视屠睢,不过无法从这位统帅的脸上看出什么。

“争取用半月时间走完栈道,尽快赶到汉中郡治府。”说到这,屠睢又环视众军官一圈,露出笑容:“各军侯可以在汉中接管兵员,在到达南郡之前,你们可以边走边练。务必在攻伐百越时形成战力!”

包括吕哲在内的很多人都开心的笑了,他们都是带着亲兵跟随屠睢从咸阳出发的“光杆”,听到到了汉中郡就有建制完整的部队可以统率,怎么会不开怀呢?

屠睢将目光停在吕哲身上,喝了一句:“公大夫吕哲!”

没想到统帅会点名的吕哲愣了一下赶紧站起来走到大帐正中,抬起双臂行礼:“职,在!”

屠睢又沉声道:“公大夫恒战!”

一名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显得有些消瘦的军侯也走到大帐中间。

屠睢威严的目光看着二人,然后道:“其余人退下!”

吕哲与恒战忽视一眼,互相露出友好的笑容算是打过招呼,尔后重新看向在沉吟思考什么的屠睢。

这位南疆军团的统领沉思了足有一会,很令人意外的叹了口气:“南征军虽然号称五十万,其中只有五万是大秦铁军,其余四十五万根本无法称为军队。”

站在大帐中间的吕哲不明白屠睢这是怎么了,身为五十万大军的统领,哪怕来自六国的四十五万是乌合之众,那也是军队,怎么会唉声叹气呢?

屠睢又说:“四十五万啊,其中青壮不过七八万人,剩下的都是妇孺老弱。”

“!!!”

听到有妇孺老弱的吕哲霎时目瞪口呆,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毕竟这是屠睢,可不是想说什么都可以的结拜兄长徐阳。

旁边的恒战倒是有些沉不住气,迟疑道:“怎么会这样?”

屠睢目光又恢复锐利,警告似得盯视一眼恒战,然后说:“老夫知晓你二人都有练兵的本事,到了汉中郡之后不用停留,且与我尽快赶往南郡。务必在陛下发动攻势之前,将那七八万青壮练成军,否则”

简直就是“哇靠了!”,所谓的五十万大军,除了五万整编的秦军,余下竟然只有七八万合格的兵源,剩下的全是妇孺老弱???

什么情况这是!?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