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荣耀骑士团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

第二卷第二十二章

没有理会那女孩越来越急的呼喊,也无视自己被包围,终于,我走到一伸手就可以触到塑像的距离,我可以看清楚塑像的每一个细节,我凝视着她的眼睛,塑像却一脸迷茫的样子。

“你……”我低声的对塑像说,“可以说话吗?”

塑像的目光更迷茫了,构成她身体的水柱却一阵轻微的颤动。

“或者,你也会觉得我们彼此有些熟悉?”我说,“这样的感觉还很强烈……”

塑像依然如故,但是那几个由水幻化出来围着我的“人”却没有攻击我。

看来我们用语言是不可能沟通的,我一边看这她,一边把右手抬到平胸的位置,缓缓的伸了出去,就这样举着。

塑像迟疑了一下,也慢慢的抬起右手……虽然是不长的时间,我却象是等了万年之久。

我们的手掌合到了一起,一股冰凉传来,很奇怪的感觉……

在遇到棉花糖之前,我都是以灵魂的状态在宇宙中漂浮游荡。在那种环境下,我与外界的一切接触都是用我的心灵力量。现在,在其他方式无法沟通的情况下,心灵力量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闭上眼睛,不去理会身体本身的感觉。开始唤醒自己的心灵力量,以手为媒介,告诉她我没有恶意。

虽然我闭上了眼睛,但是我还是感觉到她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她有反应了!

我们就这样合着手掌相互交流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支持不住的我睁开眼睛。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了些细微改变的塑像。她不再生硬。不再冰寒逼人。她的嘴角已经有了一丝微笑……随着她的笑意,一股温欣平和的氛围以塑像为中心四下散开,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得到。

“水神笑了……水神笑了!”围绕在水池边的人流着眼泪开始再一次的膜拜,我这才发现,水池边已经黑压压的围满了人。

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老者在山德的陪伴下越过其他人走了过来,岁月在他脸上刻出一道道深长的轮廓,一大把白色的长胡须挂在胸前,手中的法杖多半倒是用来支撑他已不再矫健的脚步。

他向四周的人群挥挥手。围在水池边的人就纷纷向水神塑像和他各行一礼离开……这个,应该就是水族的大长老了吧!

他有点吃力的站到水池边,示意我走过去。

我对他笑了笑,右手放到胸前向他行了一个晚辈的礼节。收手回来时却指指身边的塑像,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他大摇其头。

我再做一次给他看,配合动作的眼神显得非常真诚。喂,老伯,在你族的水神塑像前谈话好象也不丢你的面子吧?

大长老叹口气,终于在山德的陪伴下杵着法杖走了过来。

“是大长老阁下吗?”我行着礼问他。

“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讲礼貌了。非得要我这一把老骨头下到水池来说话,”大长老没有看着我。而是向着塑像行了一礼,“真是不容易啊,自我们几百年前在这里找到了水神分身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微笑呢!”

“塑像天天都在笑那才是奇怪。”我顶了他一句。

“你会这样说是因为你不了解,”大长老终于肯看着我了,“孩子,在我们所有的水神画像上,她都是微笑着的!”

“是吗?”我转头看看水神塑像,“那我不是很幸运?水神是属于光明神殿的吗?

“哈哈!”出我意料的是大长老笑了起来,笑声中竟然满是不屑,“光明神殿?如果我族是崇拜光明神殿的话,也不会全族人都逃到这里来了。”

“逃?”

“是啊,你很惊讶吗?”大长老看着我说,“我族世代崇拜的水神既不属于光明神殿,也不属于黑暗神殿。”

我惊讶的回望着大长老,大长老的话毫无疑问给了我极大的震撼。

“你是意思……”我说,“除了光明和黑暗神殿,还有其他的神存在?”

“在说这个之前,你不想给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大长老岔开话题,“放心,这里现在就只有我们三个人。”

“呵呵,能当上大长老的果然不简单啊!”我摇摇头说,“我的装扮出问题了?到底是那里露出破绽了呢?”

“做为一个走私者,你太过热心了,”大长老笑笑,“但是我也断定,一个可以让水神微笑的人不可能对我族人刀剑相加吧?”

无话可说的我取下了眼睛上的蓝色水晶片,再把改变头发颜色的魔法除去,静静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

“暗月……三公子?”山德吓了一大跳,“是你,科恩.凯达!”

“呵呵,有趣有趣,”大长老笑着说,“我们的岛上倒是从未有贵族踏足啊!特别是象你这样大名气的……”

“做为暗月总督,我在自己的领地上随便看看也不过份吧?”我平淡的说,“那么,你们看到自己的总督就只会打哈哈吗?”

“你……你想怎么样?”山德到底是太年轻了,已经沉不住气了。

“对自己的总督行礼是件很困难的事吗?”我说,“别忘了,是你们急不可待的要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你要知道,年轻人,我们这里一向不欢迎你这种身份的人,”大长老说,“但是因为水神的关系,我可以让你安全离开。”

“你们还不明白吗?”我说,“我现在是以黑暗总督的身份在和你们说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这个岛应该在我黑暗的管辖之下!”

“原来你坚持要见大长老,就是想奴役我们的族人!”山德咬牙切齿的说。“你想也别想!我们绝对不会答应!”

冲动的山德已经把手放到水族特有的武器。一种剑刃很窄的短剑上。

我轻笑一声。反倒是大长老伸手阻止了想动手的山德。

“山德啊山德,你忘了我下船前给你说过的话了吗?”我说,“想必你们多少也听说过我科恩.凯达的一些事,又何必太在意我的身份呢?”

“就是听说你的事太多了……”大长老说,“你打算解释一下吗?”

“我人就在你们面前,如果这样你们还要去相信传闻的话……”我哼了一声,“不是太笨了一点吗?”

“好,山德……给总督大人行礼。好歹他刚刚也以晚辈的身份给我行了礼,”大长老转过头对我说,“你不会要求我这一把老骨头也给你行礼吧?”

“我一向都没要老人家给我行礼的爱好,”我说,“何况你还是大长老。”

山德硬着脖子斜着眼睛给我行了一个礼。

“那么,科恩.凯达总督,”大长老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当然,”我活动他,“是我先说还是你先。”

大长老呵呵一笑。“就先让我这个老头子满足一下好奇心吧!”

我点了点头。

“那好,这边请吧。”大长老转过身向水池外走去,“真是老了啊,连站一下都越来越吃力了……”

乖乖的跟着大长老,我们来到了一个相比之下小一点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椭圆的大桌子,几张高靠背的椅子放置在周围,当然,这些东西也无一例外是用海贝做的,这似乎是他们特殊的偏好。

那个在水池边好心劝阻我的女孩子出现了,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却一脸警惕的为我们送上一种碧绿色的饮料后退下了。

“试试看吧,”大长老对我说,“这是我们招待贵客的饮料。”

我想了想,还是喝了一小口,恩……差不多是捏着鼻子咽下去的。

“科恩.凯达总督到我们这里来,”大长老放下了杯子,“是想在我们这里得到些什么呢?”

“恩,能得到什么现在还不好说。不过就目前看来,”我说,“好象只是找到了一个大包袱。”

“相信你应该知道了,我族现在有近十万人挤在这个小岛上。粮食和物质都很困难,没有更多的精力创造财富给你。”

“我也不指望这个。”

“那你想得到什么呢?”大长老不动声色的问我。

“我说过了,”我摇着手上的酒杯说,“我只是在自己的封地上随便走走看看。”

听到我这么说,山德站了起来,对我怒吼,“这是我们的土地!”

看来大长老也不打算制止山德,小部落就是小部落,不管是族长还是长老,都是一样的目光短浅。

我站起来向山德走去,面带微笑。

我走到山德身边,亲热拍拍他的肩,脸上的笑更亲切了。

山德和大长老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想也许应该示范给他们看。

于是我在很近的距离突然出手,右手顶住山德腰间的剑柄,坐手抓住他的脖子猛的一拉,让他的脸和我额头来了次紧密无间的撞击。

这个动作在转瞬间就完成了,山德根本无法还手,只来得及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直到我抓着山德的头发把他的身体翻过来摁在桌上,他的第一滴鼻血才流出来。

“尊敬的大长老,你看这个人的脖子会被划破吗?”我右手的匕首在山德的颈部来回的晃动,“或者我应该试试看?”

大长老在这个时候却出奇的平静,仿佛我手中的山德一钱不值。

“科恩.凯达总督,我想你还不明白,”他仍然坐着没动,“我们的种族自诞生的那天起,就不断的面对被奴役和压榨的命运,你这套威胁手法,我已经见过太多次了。”

“是吗?”我微笑着耸耸肩,“那这个人将是死的最没价值的一个。”

“为反抗而死,将会是我族人世代膜拜的英雄!怎么会没有价值?”

“你说错了,大长老。”我说话的时候。匕首已经划破了山德的皮肤。“他将因为你的的愚蠢而死。”

“我的愚蠢?”大长老的头微微一偏,“说给我听。”

“好啊,”我先给山德用了一个麻痹术,然后坐到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山德依然在我掌握之中,“我最擅长开导别人。”

大长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就如我刚才所说,我是科恩.凯达,是黑暗的总督。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现在都是居住在我的封地上。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吧?”

大长老点点头。

“在没有表明我真正的身份前,我是一个走私商人,你当然可以这样无礼的对待一个走私商人。但是你不可以这样对待你的总督。”我指了指山德,“更别提这个几次想对我动手的笨蛋。”

“是吗?”大长老说,“可我们并没有承认你是我们的总督。”

“不承认?那我给你俩个选择,一个就是你全族立即离开我黑暗的地域;再一个就是做我的臣民,给我一个总督应有的尊重,”我说,“如果以上俩条你都做不到,我就会给你好看。”

“这算不算是讹诈?”

“讹诈?会有人运来一船队的粮食来讹诈你?你整个水族一贫如洗我讹诈你什么?”

我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随你怎么想,跟你们讲道理我已经烦透了!此外我也不想把我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谈判桌前……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仅凭这点你还说服不了我。”大长老平淡的说,“不过我想既然是谈判,你就应该说得细一点。”

真是个软硬不吃的老混蛋!

“基本上来说,如果水族成为我的臣民,就和我黑暗所有的臣民一样,享有不饿死,不冻死,不被奴役的权利。享有所有黑暗地域的通行权,走在路上也不会有人抢了你去卖……还有,我会分给你们土地使用。”

“也就是说我们在你的管理下会有半饱的饭吃,单薄的衣服穿?”大长老眼睛一翻,“为什么不给我们饱饭暖衣?”

“我呸,我又不是光明神!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有这些最根本的东西给你们,如果你们自己不努力,饿死也活该!”我盯着他的眼睛说,“至于你所担心的事……我想,你多少应该听说过一点我封地上居民的生活情况。”

“果然是个奇怪的家伙,”大长老,“是的,我对你的情况也知道那么一点点。如果你保证我族人和你封地上的居民一样的待遇,我倒是可以考虑。”

“你还考虑?我看你是差点笑出声才对吧?”我笑笑说,“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这些东西也不是白给的。”

“有得必有失,那有只收获不付出的季节?”大长老点了点头,“你说吧!”

“和所有的黑暗居民一样,你们得接受各级官员的调派,遵守我黑暗的法律。”我接着说下去,“按收成交纳一定比例的赋税,当然,在收成不好的年景我会适当调整赋税的比例,甚至象今天这样,我会运粮来给你们填肚子。”

“听起来不错啊,”大长老也笑着说,“那你准备让谁来管理我们?”

“这不是有个现成的吗?”我指了指还在流着鼻血的某人,“虽然现在还笨了点,但我相信在大长老你的教导下,他会慢慢成熟起来的。”

“呵呵!用不着如此夸奖我,”大长老说,“我老了,讲讲故事还可以。”

“你答应了吗?”我说,“痛快点好不好?”

“水族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以不答应吗?更何况水神也已经选定了你,”大长老怜惜的看了看山德,“愿水神怜悯,指给我族人前进的方向。”

“和我合作前途远大,”我说,“你就不要摆着一张苦瓜脸给我看了好不好?”

大长老苦笑一下,仿佛一瞬间老了很多。

“具体的事你和山德商量吧,我这把老骨头就不来凑热闹了……”他站起来对我微微摆了一下手,“想听故事的话,随时欢迎。”

大长老走了出去,这场谈判终于完成。

看着他消瘦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我心里却有一阵莫名的感动。大长老才是水族真正的领袖,可这是多么瘦弱的一个身体啊,真不知道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他是怎么扛过来的。

我解除了山德身体上的麻痹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不想挨打的话,你就给我乖乖坐好,”我对他说,“这事关于水族的命运!现在,我们来谈谈细节……”

“说吧,”山德用手擦去了脸上的血迹,并没有象我现象中那样冲过来,“你这魔鬼,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现在不谈这个,”我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隔着桌子丢给他,“仔细看看,这就是我要你做的……”

“这个是……”山德才翻看了几页,脸色就已经变了,“你?”

这在我意料之中,我可是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完成这本小册子,上面记载的都是我精心挑选一些可以被水族接受的知识,当然,都是与军事有关的。事关一支强大海军的建设,我怎么敢不尽心尽力?

“前半部分的东西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工?”我问他。

“我们有很多优秀工匠,如果物资齐备的话,”山德在脑子里计算了一下,“明年这个时候应该可以粗具规模。”

“好!后面的晚点再开工,”听到山德肯定的回答,我非常高兴,“如果计划有变动我会通知你。此外,从现在起,山德你就是我黑暗海军军团的副长官了!”

“这个长官可不怎么好做,”山德呻吟了一声,“会累死的……”

“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笑了笑,我走出了房间,我想去听听故事。

“对了!”山德在身后说,“今天晚上我们有个庆典,你来吧!就在离码头不远的海滩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