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调教武侠 > 全文阅读

正文 181 邪帝四徒

181 邪帝四徒

在南方展开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之时,北方也燃起了战火。

首先是洛阳的王世充三次攻打瓦岗寨,最后却损兵折将而回,双方可以说是两败俱伤,最后却被李唐、窦建德和李子通得利。

其后,李世民带军东征西战,连败迦罗国朱粲、燕国高开道、梁国梁师都、定扬可汗刘武周、西秦霸王薛举,战功赫赫,一时间名震天下。

在这天下风云际会之迹,郑榭却独自一人离开了巴陵,往巴蜀而去。

成都,安氏酒铺。

“嘭!”“啪!”“砰!”

一阵吵闹声在前厅响起。

床塌之上,一高一矮两个相容凶厉的壮汉正趴在床上享受着散花楼姑娘的推拿术,听到这个动静,猛地站起。

矮个汉子满脸怒意,大声叫道:“哪个不长眼的敢在我们酒铺放肆!”

高个大汉嘿嘿笑道:“几位姑娘不用害怕,待我们去将找茬的人解决后,咱们再接着温存。”

“嘭。”

一个伙计跌飞进来,连滚几圈趴在了这两人的面前。

接着,郑榭踏步进来,笑道:“两位不用麻烦,在下自动送上门来了。”

高个大将见他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沉声问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来我们兄弟这里闹事?”

郑榭悠然道:“我是谁你们就不用知道了,我只想知道安隆现在何处?”

“好胆,竟是冲着安爷来的。”

“想找安爷,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

两人怒喝一声,一左一右向郑榭攻去。

“不识抬举。”

郑榭冷哼一声,手掌扬起。

“”两声。

高矮二将便捂着脸滚到了地上。

每天都要在澡堂子里泡几个时辰。这是安隆雷打不动的习惯,而且还喜欢一个人呆着,连个陪玩的姑娘都不需要。

正当他惬意地泡在水池里时,一个小厮跑了进来,在他耳边嘀咕几声。

安隆本来还有些不喜的神色忽然大变,从水池中一跃而起。好像火烧了眉毛一般,急匆匆地罩上衣服便向外冲去。

此人身材虽然臃肿,但身法却极为灵活,比起世上九成九的轻功高手的轻功还要高。

安隆不走正门,翻窗而出,跳到一个隐蔽的胡同里,如狸猫般快速地在巷中闪跃,半盏茶后便来到了一个样子极为普通的宅院中。

一进门,他便怔住了。

“安宗主这么匆匆忙忙的要去哪里?”郑榭就站在堂院中。笑眯眯地看着他。

安隆哭丧着脸道:“安某从来没有得罪过郑王吧,郑王为何要来寻安某的晦气。”

郑榭笑道:“也没什么事,郑某喜欢而已。”

安隆一坐到地上,叫道:“好吧,安某认栽,郑王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郑榭道:“安胖子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拿出点骨气好吗?”

安隆啐道:“王薄、尤老太太、晁七杀他们有骨气,结果还不是被郑王宰了。安某觉的还是没骨气的好。”

郑榭说道:“好吧。我来找你就只两件事。第一,把天心莲环的秘典交出来。”

安隆喃喃地道:“你果然跟阴癸派联合起来了。”

郑榭道:“既然安宗主猜出来了。那也该知道不交的后果。别人怕邪王,郑某却不怕。而且,安胖子你对邪王就真的忠心吗?”

安隆脸色一变,道:“你都知道什么?”

郑榭道:“郑某知道安宗主看过不死印法,也知道你早晚有一天会将不死印法泄露出去,更知道你泄露出去的那天。就是邪王要你命之日。这一切都是邪王算好的,想必安宗主自己也该明白。”

安隆苦着脸道:“明白是明白,但安某也无可奈何啊,拖一天是一天吧。”

郑榭道:“所以,我觉得你投奔阴癸派是个不错的选择。”

安隆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一般。连道:“不不不,我要投奔郑王。”

郑榭“哦”了一声,奇道:“你就这么看好我?”

安隆谄笑道:“别人不知道,安胖子还能不知道吗?郑王和宋大哥在岭南一战惊天动地,不分胜负,武功之高足以比肩三大宗师。”

郑榭点头道:“我想起来了,你跟解晖还是结拜兄弟。”

安隆叫道:“对,咱们是一家人。”

郑榭嗤道:“谁跟你是一家人,一家人你怎么不去找宋阀主帮忙。”

安隆讪笑道:“这不是宋老大一直不肯出山嘛。”

郑榭道:“好吧,你安胖子愿意来,郑某也不会往外推。我郑国的宗旨便是海纳百川,所有教派的都能容纳,一视同仁。”

安隆道:“多谢郑王收留,安某总算能保住一条小命了。”

郑榭道:“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惨,就算你要投奔我,条件还是不会变。除了天心莲环之外,你还得带我去一趟幽林小筑。”

“幽林小筑!”安隆不由一惊,那里是邪王划的禁地,他根本不敢进去。

郑榭道:“安宗主没听说过吗?邪宗的四大弟子到巴蜀寻石青璇去了。”

安隆一拍巴掌,说道:“那他们一定是到邪帝庙去了。”

郑榭在山林之中急速穿行。

忽地,一阵婉转的箫音自丛林尽头响起,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欢快时而悲伤,音域变化间皆能勾动人内心最深的感情,尽臻至箫道极尽。

箫音止歇,就如它响起时那般突兀。

石青璇以箫音破掉了金环真的魔音,接着,丁九重、周老叹和尤鸟倦也现在身在魔帝庙外。

“看来郑某还没来迟。”郑榭长笑一声,说话间急速前行,语罢,他便已经到了邪帝庙外。

听到这道气韵悠长的声音,四个老魔尽皆变色。

石青璇轻轻说道:“你来了。”神情好像没有任何意外,语气像是对老朋友的问候一样,声音十分亲腻,但也仅止于朋友。

郑榭点点头,道:“这么危险的事青璇怎么也没通知道我,若不是我恰巧从别的地方得到消失,只怕就要错过时间了。”

石青璇淡笑道:“其实青璇心里也很为难,不知道该不该麻烦你。不过郑兄既然来了,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郑榭道:“这就对了,待我打发了这几个碍眼的家伙,再陪青璇闲聊。其实郑某也很喜欢隐居山林的,也许某一天咱们还能比邻而居呢。”

两人谈话,根本没有将这四个凶威赫赫的老魔放在眼里。

丁九重不由怒道:“小丫头,要想跟你的情郎亲亲我我,就先把圣舍粒交出来。”

“好啊!”

石青璇甜甜一笑,手掌一翻,一个带着奇异魔力的水晶球便出现在她玉掌之中。

“圣舍粒!”四个老魔眼前一亮,惊呼出声。

“不错,这就是你们想要的东西,郑兄,给你了。”石青璇伸手一抛,水晶球便飞到了郑榭手中。同时闪身后退,仙音袅袅传来:“郑兄,青璇先走一步了。那一首箫曲还是等郑兄厌倦了尘世纷争,再到幽林小筑亲自来取吧。”

四个老魔闪身将郑榭围住,对石青璇的离开无动于衷。

尤鸟倦阴恻恻地道:“阁下是谁,我劝你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的好。”

郑榭手里把玩着水晶球,悠悠地道:“在下郑榭!”

“郑王!”

四人齐齐动容,他们是隐居避世,但却不是聋子,在这个年头,只要不是聋子,就听说过郑榭的名号。

“不错,有很多人都是这么叫我的。”

郑榭点点头,又道:“想要圣舍粒,就过来拿吧!”

丁九重凝声道:“你是郑王,本人是丁大帝。今日,本帝就来看看你这郑王的名头是否名副其实。”

郑榭道:“一个个来太麻烦了,你们还是四个一起上吧。”

丁九重一跃而起,抬掌向郑榭拍来,怒声道:“杀你,本帝一人足矣!”

他虽然是第一个动手,但最先杀到的却是周老叹,他无声无息地潜到了郑榭背后,在丁九重叫喝时猛然出手。

郑榭好像全无所觉,被周老叹一掌直接印在背上。

“击中了!”四人心中一喜,尤鸟倦和金环真也一起扑来,他们不是出手伤人,而是直冲着圣舍粒抓去。

“我早说过让你们一起来,何必鬼鬼祟祟的耍阴谋。”郑榭淡淡地开口,同时面上凝起一道紫气,抬掌向丁九重拍去。

“嘭!”

一声气劲爆响,周老叹和丁九重直接弹飞出去,在空中齐齐喷血,摔到地上就已经站不起身。

“嗖!”

一道掠风声响起,尤鸟倦一个急转,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飞退。他这倒行逆施的名号倒也不是白叫,由前行转向后退,根本没有分毫停顿。

“圣舍粒不要了吗?给你!”

郑榭抬手一甩,黄色的水晶球便急飞出去。

尤鸟倦目中露出一丝奇光,张手向舍粒抓来。

“嘭!”

一声爆响,舍粒炸成粉末,与它一起变成粉末的还有尤鸟倦的手掌。

此人闷哼一声,去势更急。

在他接住圣舍粒时,郑榭已经闪身而去,一招将金环真击杀。之后向尤鸟倦追了过去。

一盏茶之后,圣邪宗四位传人皆已命丧黄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