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道天骄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偶尔看到的另外一面

第两千六百三十九章 偶尔看到的另外一面


(28+)
仙脉之地仍旧被黑暗笼罩,只不过所有人都知晓,这里的平静已然要被打破,无数宁家弟子忙碌成一团,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占据了绝对优势的他们,会有如此巨大的损失!
“江家!侯家!宗家!每家损失三成!咱们损失超过四成...”一名宁家弟子站在三名老者面前低声说道!
“大哥呢?”宁晴开口问道!
“目前还没有消息!”那武者低声说道!
“三位长老!大哥终究还是宁家目前的唯一继承人!”宁晴咬牙说道!
三名长老脸色不同却是点头,宁家百城之下,直系皆有年轻一代执掌一城,宁源的消失对很多人而言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好!放心吧!我们三个自斩修为本就是为了大少来的!即便其他几房有什么想法,我们三个老家伙已经押宝在宁源身上了!”一名老者笑着说道!
“多谢连峰长老!”宁晴脸上露出一丝喜意,十星和自斩修为那绝对是两个概念!
“所有人都收缩回来,不能再去探查了,不然要被对方一点点个蚕食掉!”一名长老开口说道!
“不!收缩回来的话,根本连对方的身影都找不到!想要在仙脉之地隐藏下来实在是太容易了!”最后一名老者开口道!
“连擒!连虎!你们两个守着!我带其他十名十星弟子率队探索!”连峰低声说道:“令人爱让其他三家弟子也出手,不然等离开这里之后,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结果!”
一群人各自离开之后,连擒和连虎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杀意,连峰是老糊涂了,一个失败过的宁家继承人已经没有资格了!
宁家直系弟子万千,难道还找不出下一个宁源?不过宁晴是一个祸根,该除掉了!
而此刻黑暗皇朝所在的大本营,林铮正带着巫陵向着远处走去,不过未曾走出去多久,冯采男一群人便拦住了两人!
“敢问先生...”冯采男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是去找宁家的人么?”
“错了一个字!”林铮笑着说道:“不是找...是杀!”
刘然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望着林铮都是狂热无比,一旁的田汉几人对视一眼,然后眼中个都是闪过一丝狂热!这才是林铮!那个从后纪元走来的传说!
随后林铮的目光落到了宁源身上,后者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冲着林铮微微行礼道:“主上说什么算什么,要杀光没有关系,不过我那妹子总要留下吧!侍奉在主宰身后也好!”
冯采男望着宁源没有丝毫的嘲讽,反而心中有着一分很小的嫉妒,这宁源或许真的抱住了一根大腿!
不是没有骨气,而是短暂的相处,众人发现,他们和林铮还有苏言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跟着吧!”林铮手臂抬起,一道阵纹从宁源身上抽离了出来,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宁源身上弥漫而出,让四周冯采男一群人都是暗自戒备!
“六星巅峰!如果不是特别强的对手,可以越级一战!”宁源舒展着身体笑着说道!
“你的境界我不干涉!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我想说的是,进了他那一门,如果...”林铮望着那宁源笑着说道!
“我已然立下了宏愿,先生自然可以放心,若是主上陨落我自然不独活!”宁源随意的说道,众人之中如果说谁有心计的话,大家都彼此不相上下,可是若说谁最能够豁的出去,怕只有这宁源了!
“三成好感!”林铮笑着说道,对面宁源躬身行礼,林铮的意思很清楚,他只是信任了自己三分而已!
“接下来一战,如果你们跟着,接下来会有一份因果...”林铮望着对面冯采男一群人开口道:“当然,可能一曲不返...”
“刘家没问题!”刘然第一个蹦出来吼道!
“田家也没有问题!”田汉咧嘴笑道:“早就看宁家不爽了!”
“冯家也愿意一同前行!”冯采男笑着说道!
其余几家势力彼此对视一眼,都是点头,他们很想知晓这林铮究竟要做什么,不过两人去找宁家的麻烦,是不是有些夸大了一些?
没有过多解释,林铮踏步向前走去,一路前行,一名名黑暗皇朝的弟子出现在林铮的身边,却又很快的离去,不知不觉中众人四周已然聚集了数以百万的黑暗皇朝弟子!
可是越过一座座山脉,聚集而来的黑暗皇朝弟子却又不断的散去,众人之中只有冯采男一人可以多少看出林铮究竟要做些什么!
可是那个苏言呢?难道他这么信任林铮?一人之力战三名自斩修为的十星强者!
“我说过这一战之后你可以出师了!”林铮望着一旁的巫陵笑着开口道:“你自己什么想法!”
“万千神通,如今只有三道纳入刀中!九字真言如今只有一字可得...”巫陵苦笑着说道:“就怕给先生丢人了!”
“无妨!你帮我截下一名十星之境便足够了!”林铮笑着说道!
冯采男一群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林铮强横所有人都知晓,独战实行之力强者也不会质疑多少,可是这巫陵有什么资格?大家貌似水平差不多,甚至这巫陵还没有那宁源来的境界高!
“话说陵少不是先生的弟子么?”紫婵凑到巫陵身边小声的嘀咕着!
“不!”巫陵苦笑着说道;“先生如今弟子只有那骑牛的少年一人罢了!我哪里有资格!”
众人都是有些无语了,巫陵资质算是相当不错的了,不然巫家也不会早早就让巫陵来左右巫家的立场!可是现在巫陵说他根本没有资格,这就有些难以理解了!
至于那个骑牛的洪洗象,大家都见过,那个只知道吃还有念经诵道的家伙怎么有资格站在林铮的身边!
“回头我要找那个小家伙好好切磋一下!”刘然呲牙一笑道!
“劝你别!”巫陵苦笑着说道,难道巫家没有年轻一代有过如此想法么?可是面对那个骑牛少年的时候,众人都被揍了一个鼻青脸肿,似乎万千道法都没有了效果,在那洪洗象面前,所有人都是孩童!
“别想了,难道你认为一个普通骑牛少年能跟在先生身边?”宁源笑着说道:“你还不如直接开口去问先生来的直接!”
众人虽然立场各不相同,不过此刻交谈的多了却也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一路前行直到一座山岳翻过,远处的呼啸碰撞之音已经可以听到!
“冯少!那三家势力交给你们!”林铮忽然间开口说道!
“刘少!你带着刘家弟子和巫陵还有宁源跟在我身边!”林铮的身影快速向着远处疾驰而过,一座山脉被林铮反手抽离开来,一道示警的阵纹还未曾炸裂便被林铮直接抹掉!
余下众人彼此对视一眼,远处狂奔而来的宁家弟子已然凝结成阵呼啸而来!
“大哥!”远处清脆的声音响起,宁晴站在连峰身边大声的喊道!
宁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站在了林铮的一侧冲着宁晴挥手示意自己安好,而包围而来的宁家弟子却也长舒了一口气!
“源儿可还好!”连峰望着宁源开口问道!
“还不错!”宁源笑着说道:“不过现在所有宁家弟子退出仙脉之地!宁晴留下就可以了!”
哗然声大作,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见面,这宁源居然说出了如此话语!
“源儿!你莫不是被对方威胁了?”连虎从远处踏步而来,狂暴的雷芒笼罩四周,大有要出手的架势!
“没有!我清醒的很,不过现在所有宁家弟子退出仙脉之地,在我没有出去之前,所有人不得进入!”宁源认真的说道!
“不可能!”连擒开口道:“宁家已经和十五家势力同时宣战了,我们不能放过在场任何一人!”
“长老的意思是宁家已经舍弃了我么?”宁源平静的看着连擒,脸上笑容悄然间扬起!
四周轰鸣声不断响起,数百万宁家弟子已经将林铮一群人团团围住,饶是刘然见过大场面,这般的围困也是让他双腿有些发软!
巫陵好一些,毕竟跟着林铮久了不知道为何别的还没有学成,这胆大包天的性子倒是学了一个十成十!
林铮笑着看着远处宁家众人,有意思啊!短短几天,这权利交替已经完成了,看来宁家之中有野心的不在少数!
“先生...”巫陵忽然间开口说道!
林铮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挥手打断了巫陵要说的事情,外面怕是如同那连擒所说的那般已经乱了,不过现在他们即便出去揭开了一切真相也没有什么用处,再说都是活成精的老怪物没有谁是傻子!
只不过那宁家背后还有多少人?和宁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夜律呢?那夜律四周的暗哨呢?整个边疆究竟会如何洗牌?
而此刻遥远山脉之上的苏言正望着眼前的玉石露出一脸笑容,那玉石之中一道娇小的身影蜷缩一团似乎随时都要破玉而出!
“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总是愿意一人背负所有!小家伙你倒是错过了他难得的一面!”苏言脸上笑容更胜,腰间的神杖闪烁出璀璨无比的神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