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工业皇帝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单纯的李建城

第一百一十章 单纯的李建城

大势之下尽沧桑,感慨道李建城对魏朝说道:“站起来把,朕这次就放过你。以后任何朕需要的情报,都不许以任何理由的隐瞒朕,否则朕绝不会在这么好说话。朕也希望你们都能记住,你们手里的权力也许改变不了任何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只要你们有心,它却可以挽救任何一个所需要你的人。这话也是朕对自己说的,这是朕做事的理念,也必须是你们的理念,因为朕是皇帝,你们没有选择!而如果你们谁接受不了这样的理念那没问题,总有可以接受的人可以替代掉你们的位子,这话任何时候都有效,你们都给朕想清楚了。朕可以看着你们享受,但你们得让朕看到你们有理想有资格的去享受,而如果朕觉得你们没有资格的时候,也就是你们享受到头的时候,好好理解一下朕今天所说的话,定位一下自己的方向,朕说得出做得到!”

李建城的这一席话久久的响彻在在场的魏朝,李进忠,王安甚至是凌雪疑的心里。这一席话都对他们的人生价值观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面对他们眼前这个特立独行的皇帝,他即独道,又出乎意料的公平。想想他在不久前面对满朝文武指着那些抬阶说:上一人者杀一人,上两人者杀两人,满朝皆上杀满朝的决然。皇帝在面对某些事情时那真的是绝对的说得到做得到,决没有一丝的情面可讲。今天李建城的一席话却是不得不让几人思考他们日后的工作态度了。

李建城就是这样影着整个大民的风气,从他自己身边的人开始,你们就是要贪污**也得给老子一身正气的去干。

得玩出精神玩出风格,你不能光贪腐不办事,这谁受得了。有些事情李建城也知道无法避免,可以影响一时,但决不能成就千秋万代,但你至少也得争争朝夕吧!有哪一个贪腐可以扯着喉咙说,老子一直在为老百姓踏踏实实是办实事,如果你真是这样的人即使被规了相信也会有人给你赞一个,这才叫有‘人性’有情怀。老百姓的钱从来不怕花,就怕花的不值。当然这种风气也不能像李建城这样扯着喉咙喊,他面对的人毕竟是他自己人,说些坦诚的话是为了将来好做事。

书归正传,李建城对凌雪疑说道:“凌秘书朕这几天让你对朕旗下的那些产业,做得招工扩张表你做得怎么样了?怎么样能吸收多少人。”

凌雪疑听了他的话就拿出一个小本本来,这些本可都是李建城从二十一世纪带过来的,用一个是少一个,李建城却给拿来哄女孩子了。不过凌拿着这些本是越来越像一个秘书了。

凌雪疑一脸的冷静态度,她回答道:“已经统计出来了,最多两千人。”

李建城听了瞪圆了眼睛对她说道:“不是吧!凌秘书,你是不是算错帐了,怎么才两千人这么点,就不能翻一翻?”

凌雪疑关上笔记本,她直视着李建城的眼睛说道:“皇上想要怎么翻!”

李建城贼笑道:“起码在翻十倍嘛,你看怎么样!”

谁知道凌雪疑却是一点都不迟疑的对李建城说道:“不行,最多就两千!一个都不能多!皇上的这些厂最多也就只能吸纳这么多人,这些厂目前没有一个是盈利的,吸纳的人过多不但不会加强效率,反而会成为拖累。所以这个价码没得谈!”

凌雪疑一副肯定不容商量的语气,李建城完全无所适从,有没有搞错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啊!那是我的财产好不好,虽说叫给你打理,那也还是我的吧!李建城说道:“怎么这样,凌秘书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看看那些妇女和儿童,你就忍心她们这么风餐露宿的!”

凌雪疑听了这话,依旧毫不顾忌的望着李建城说道:“怎么不忍心?她们是皇上的子民,不忍心的是皇上,和我有什么关系!皇上不是一直说合理发展长远计划吗?这些厂不转利,这才只是开始,皇上能做多久的慈善?”

李建城顿时语塞了,他李建城确实没有有那么多钱养闲人做慈善啊!看来还得多建设一些渠道,而且还必须是可以快速盈利并且需要大批人的工厂,只有这样才是解决更本问题的王道。

李建城对着凌雪疑双眼眯眯的笑着,这凌秘书是越来越入戏了啊。最后李建城笑道:“呵呵,凌秘书工作态度认真,思想长远有见地。朕回去一定好好奖赏你一朵大红花,你们几个多学学。”

李建城的话让周围几个人狂汗不以,谁不知道您这是在配合那姑娘演戏,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不过可怜他们几个也只能配合皇帝称是,没人敢吐槽!李建城这一行为却是再次惹来了凌雪疑的白眼,不过这可不像以前那种厌恶了,这是单纯的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候对面那草棚边上传来了一阵乱,这一回李建城见到了一个在这个时代难得的一幕,却是居然有人在这里施粥。

惊奇之余李建城非常感叹,在苦人类社会也还是有温暖的啊。李建城决定过去看看,李建城等一众人马就向着那边靠近而去。

刚一靠近李建城就注意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只见在那施善不远处正站立着一个年轻的身影,一席白衣绝尘,身后跟着一帮小厮笔直如松的站立在那里!

慢慢走近了李建城才更加清晰的看见这人,却见对方是一个十八左右的青年,比他李建城大不了多少,但是人家那一身气质和容貌却是比他李建城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就是李建城也不由得暗骂一句,靠这他妈的莫非是主角?长得比他帅多少李建城就他妈的不想说了,关键是这个男的居然有那样一身比凌雪疑还要冷艳的气场。绝对是站在那里就算不说话也是无法让人忽视的存在。

何为之冷?何为之艳?冷是态度,艳并是姿色了;与女人来说,形容一个女人的冷艳,那多半似感觉如幽谷寒潭那样,未试水,人并觉得凉了,水比环境还冷。凌雪疑就是给人这样一股感觉,这是女孩子,幽柔深寒中的冷艳。而男人呢?男人也能用冷艳来形容,但那就不是幽谷寒潭了,那是应该是残风中竖立的坚冰,到处都是风兮兮的彻骨感,因为到处都是冷的,所以不去触碰那坚冰你就不知道是环境冷,还是他冷。这是男人坚韧彻骨中的冷艳。

现在李建城就觉得非常不公平,为什么他就没有气质这项设定?李建城只能悲哀的在角落里画圈圈诅咒老天爷,他故意带着凌雪疑避开了这个人,不管啥理由李建城见到他的第一刻就对着人一肚子的敌意!

李建城他们来到那释善的地方看到那里正在发放馒头和米粥,都还不算太差和太稀,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释善待人是真心在做的,而不只是意思意思。李建城点了点头这个时代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回去应该让人调查一下,然后在报纸上表彰表彰!

就在这时候忽然两个施善待监管小厮对着一个汉子猛踢猛打。忽然出现这么暴力的场面李建城自然不能不管,李建城让人阻止了那两个小厮,李建城上前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好好的施粥怎么打人了!”

李建城看那个被打的汉子很瘦弱并出声说道:“你们做善事的怎么下手打人还这么重,他到底做了什么?”

那两个小厮因为看出李建城这几人都仪表不凡,故也不敢得罪,并说道:“公子有所不知,这人方从已经领过吃食了,现在居然还来偷馒头所以我们才出手打他!”

李建城听了无赖,可他看了地上的人又说道:“可你们下手也太重了,你们不是做善事的吗?多给他一个馒头怎么了?是谁教你们这么做事的?”

李建城的这个问题一出,就有人回答他了,只听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在后面说道:“是我!”

李建城回头却见是正是那个冷艳男,李建城早就不爽他了,这丫的长得帅站在粪坑旁边tmd居然也都是帅,李建城也没有出于礼貌的问人名字,就说道:“你做好事也不能这样教人啊!你看因为一个馒头就把人打成这样!”

李建城这么说,对方却只是淡淡的道:“这叫规矩!”

李建城眉头一皱说道:“什么规矩,看你这样还是缺一个馒头人吗?”

他却道:“我不缺,可这里有的是人缺。施以重手这叫警示!”

对方的语气不容置疑,李建城还是头一次在这个时空感觉被人教训了他说道:“那你也下手太重了,兴许他有什么理由呢?”

李建城的这句话让对方愣了一下,可接着他以更白痴的眼光看着李建城:“我只是在施粥助他们度时而已,他有什么理由和我有什么关系?”

对方这一句话就让李建城语塞了,李建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冷艳男向李建城一礼说道:“公子若是这么好心,就帮帮这人吧,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就不赔公子了,告辞!”

对方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只留下李建城如同白痴一样的看着对方离去!李建城转过头却见凌雪疑也是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他,李建城当场就怒了:“靠!那谁?把那家伙给朕查清楚,什么底子什么人都给朕查得一清二楚,另外叫毕懋康(毕懋康,徽州歙县,万历廿六年进士,现任顺天府丞)过来来见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