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清亡明灭五十年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58章 旅顺之战(二)

第58章 旅顺之战(二)

两个牛录的清兵,涌向防御工事,越过混战的人群,直接扑向城门,城门附近几个士兵仿佛吓呆了,纷纷扭头就跑,竟然像无头苍蝇一样将城门打开了,要跑进城门里面去。

“好极了!”巩阿岱和大队清兵都大声叫好,这是与明军交战中无数次重复出现的场景再一次在这里出现了,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这才是明军的本色嘛。这些尼堪真的愚蠢,如果不在城外搞一堆工事,将城门关闭起来,对于巩阿岱大人的一甲喇没有带攻城器械和火炮的清兵来说,今天还真不好解决问题,而这些汉狗蠢猪,倒是帮了大忙了。

在钻进城门的几个人带动下,朱明一方逃跑的人群马上像滚雪球般变成了四五十个人,顿时逼得城门大开。

和朱明站在一起的孟德威在城楼上急得跳脚:“不是早就说好的,只要十来个人假装打开城门就好了吗?怎么变成了几十个人了?”

班鸿志黑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按战前的计划部署,确实是原先只安排十来个人假装逃跑,推开城门,引诱清兵冲进城门里面,城外的人则继续与敌混战,那些新加入的人还是稳不住,一看有人撤退,便下意识地逃跑,也不管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敌人比自己与敌人面对面搏斗更危险。

朱明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样也好,诱敌计划就更逼真了,只是牺牲的生命更多了一些好了,大家不要为这个细节纠结了,增援的清兵就要冲到城门了,大家赶快各就各位,准备下一步的行动吧!”

那新加入战团的两个牛录清兵见状大喜。狂奔越过双方混战的人群,直接扑向城门,城门附近的守卫,仿佛真的被吓倒了,没有阻止溃逃的几十人涌进城门,等到清兵快要冲到城门那一瞬间才急急关上城门,但如虎似狼的清兵哪里容许此时关闭城门城门被清兵冲开,后面的清兵蜂拥入城。

冲进外门后,清兵也不砍杀往内门逃跑的人,而是大声呐喊。驱赶着瓮城的几十个“溃兵”压向内门,不知什么回事,内门也没撑住,被冲开了!

清兵们大喜,一涌而进内门。才对“逃跑”动作稍慢一些“溃兵”又是射箭,又是刀砍斧劈枪刺。有多人被杀。但因城门狭窄,道路有不少的障碍物,还是有一部分“溃兵”一进内门就“抱头鼠窜”,很快便消失在街头巷尾。

首先进城的清兵夺城的经验很丰富,他们都没有急着去追这些似乎已经丧魂失魄的“溃兵”,而是要控制城门和城楼。好让后续大队人马进城。可是当率先进城的几十个清兵企图冲向城门两侧的甬道上城墙时,却赫然发现两边的甬道上早已被三道用麻袋、石头砌成的防御墙挡住。

这些在甬道上建起来的防御墙不过一人多高,只是简单地用麻袋、石头堆砌而成,留给清兵们第一眼的印象就是不甚坚固。于是清兵们也不太在意。这样小小的几道墙,那如明军在大凌河、松山、塔山、锦州一带的坚固堡垒,还不是一样被八旗大军拿下。

但当清兵分出两路,各冲向一道甬道,如疾风般冲近第一道墙不到十步时。听到墙后一声“开火”的号令,只见墙面的小孔中伸出黑洞洞的几支火铳,火光一闪,呯呯呯的火铳声密集响起,墙后腾起大股浓烟,冲在前头的一排清兵应声倒下,有人立即一动不动躺在雪地上,有人则挣扎嚎叫着。

火铳!

墙后埋伏有火铳!

后面跟上的清兵见状都犹豫了一下,但墙后的火铳声再次响起,把那些犹豫的清兵也打翻在地,很明显,墙后的火铳手是分几排的,一排在防御墙的射击孔上射击完毕立即后退,第二排立即上前在射击孔上射击,然后按次第是第三排、第四排,周而复始循环射击,一直保持火力不断。

此时,火铳的射程不过在十步到二十步之间,清兵大多没有着铁甲,无论是火绳铳还是鲁密铳,射出的子弹,只要击中清兵人体躯干,不是立即死就是晚点死,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短短几息时间,两边甬道墙后的火铳便进行了几轮射击,打翻了最早冲进来的二三十个清兵。

一个率队冲进城门的牛录章京见状大怒,但他没有丧失理智,多年的征战,战场经验非常丰富,临敌指挥也非常老道,在他的安排下,众清兵立刻分头行动:弓箭手引弓射箭,以压制墙后的火铳手,刀牌手则寻找地形掩护,逼近甬道,寻机推垮那几道似乎十分单薄的防御墙。

火铳又进行了几轮射击,打翻了十几个清兵,但更多的清兵已有了防备,已没有办法取得初始时的效果。而清兵的弓箭手射击,因对手设计的防御墙根本不可能被箭射入,也是对火铳手毫无威胁。有一定进展的是在浓密硝烟中的一些清兵,利用地形的掩护,慢慢接近防御墙,一个清兵手一扬,一个沉重的铁骨朵飞向防御墙,密集火铳射击声中毫不起眼的哗啦一声,一块石头被铁骨朵砸得弹开落在地上。一阵寒风吹来,清兵的弓箭手看到这块石头倒下后有了一个缺口,缺口中有一个火铳手的身影暴露在他们的视线中,立刻有几支箭飞向缺口,一个火铳手头颅中箭,流出大股鲜红的血,身体软软地靠在防御墙上。

见这样的攻击有效,其他的清兵纷纷仿效,用铁骨朵、重锤、大斧飞抛砸墙,有头脑灵活的清兵,更是用绳子绑住重锤的手柄,砸向防御墙,击中后,便迅速收回来,将防御墙上的物体拖走或砸倒,并再次砸出,连连拖走和砸倒防御墙的石头和麻包、砖块。

第一道墙被各种兵器砸得摇摇欲坠,多个火铳手中箭,两边甬道负责指挥的孟德威、王兴,见情况有变,马上按战前的计划,指挥火铳手们急忙撤至第二道防御墙。

拿下第一道防御墙的清兵士气大增,以第一道防御墙为掩护,迅速逼近第二道防御墙,后面跟上的清兵源源不断地涌进城门,攻击两条小小的甬道用不了那么多的兵力。

按照以往满清八旗的征战经验,攻击明军的城堡,只要八旗士兵控制住城门进入城内,到了此时,明军无一例外将肯定会彻底崩溃,城堡已基本上算是易主了,这两条甬道迟早会被拿下来。鉴于这个经验,后面上来的两个牛录章京对敌人还在城墙上一点都不担心,仿佛胜券在握,骨碌碌的眼睛四处搜寻,见城内街道上空无人烟,在火铳射击爆响声、厮杀声中隐约听到城中有孩童妇人的哭喊声,顿时大喜,有孩童女人在的地方就有家庭,有家庭就多少都会有一点油水,松山大战之后的围困战很久没有捞过什么油水了,毕竟蚊子腿也是肉吧,那就冲上去捞一点呗。

给我上!两个牛录章京手中武器向前一指,驱动两个牛录的清兵向城内街巷急进。

旅顺城不大,清兵的动作非常迅速,城墙上的人似乎被吓坏了,除了守住那两条甬道,竟然没有利用瓮城的结构来攻击入城的清兵,清兵也不以为意,估计这些尼堪是被吓傻了吧。清兵队伍像洪水般涌入城内,很快就越过城中心的十字大街,洪水又分成几股涌向各个街道。

但是,每股清兵都给街道尽头的一堵墙挡住了去路。

一道临时砌起来的墙也想挡住八旗大军的去路?

真的荒谬!

清兵们都觉得好笑,冲在前头的想也不想就动手推墙。

墙是倒了,但是在墙后不远的地方有一排黑乎乎的东西和一群手持长矛大刀的战士掩护着手持火把的炮手在等着他们。

“弗朗机炮!”多数清兵都认识这些东西。在此紧急时刻,清兵的表现各异,有人迅速在街边寻找门洞、墙边躲藏;有人上箭拉弓,要射击弗朗机炮手;有人不躲不闪,反而挥舞着武器,凶神恶煞地冲上去,不让弗朗机炮点火轰击。

“开火!”随着前面的墙倒下,弗朗机炮手便用火把点燃引信,清兵们的各色动作尚未展开,便有弗朗机炮开始轰击。

炮手的素质参差不齐,动作有快有慢,导致炮射速度不一,如果是在野外大军会战,这无疑是悲剧的,但在这里丝毫不影响弗朗机炮对狭窄街道的轰击效果。

轰隆,轰隆,轰隆

弗朗机炮的声势远比火铳惊人,霰弹喷射得如同漫天的雨点,笼罩了整个街道一人高的空间,除了那些撞了狗屎运找到良好隐蔽的清兵外,企图向前冲和射箭的清兵,全部被打翻在地上,血肉飞溅在街道两边的墙壁上,有梅花点点,有优雅幽兰,有牡丹富贵花开,有人形红影,还有人的各式器官使得两边墙壁如同抽象派的艺术画长廊一般。

“很好!我们的弗朗机炮开始射击了,收获还不错呢!发信号吧!通知全体人员总攻开始!”清兵三个牛录涌进城内的队伍,其尾巴已进入瓮城之内,朱明在城头上看的清清楚楚,兴奋地放下望远镜扭头要周全和黄狗三前去传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