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来亚美人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章 梵隐寺的秘密(一)

第四十章 梵隐寺的秘密(一)

僧人对待死亡的态度是庄重肃穆的,其中悲伤的成份相对少一些。到了晚上,我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毕竟与了因只有一面之缘,虽然怀疑他的圆寂可能与我有关,很是难过,但还不至于伤心欲绝。

我,是不是太冷情了一些。

梵隐寺里绿化极好,不乏参天古木。在寺院里生活着的树,是幸福宁静的,所以树和人是一样的,出生在哪里极为重要。

“艾豆,在想什么?”玄辰拿手在我眼前晃着。

“干嘛?”

“你在发呆,很久了。”玄辰停止晃他的手,“是不是想我想得发呆了。”

“滚一边去。”我没好气地对他说。

“遵命。”玄辰跳到了一边,立正站着,那样子一下子将我逗笑了。

“艾豆,你笑起来真甜。”玄辰又跳了回来。的确是用跳的,跟个袋鼠一样地跳着,“艾豆,丧礼很闷哎,要不现在我们到哪里散散心。”

我白了他一眼,没理他。

“艾豆,你在干嘛?”玄辰靠近我,呼吸近在耳边。

“没干嘛,数手指头。”我一把推开他,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指。

“十个,不长不短的,没什么好看。要不,你数我的吧,至少外形标致些。”玄辰将他的“爪子”伸到我的眼前,不停晃动着。

“玄辰!”我被他晃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了,不要生气嘛。想吃点什么?”他一问,我还真有些饿了,这一天就喝了点白开水。

“艾豆,我们偷偷地溜出去,听说渊城的面食特别好。”

“好吧,叫上他们一起。”

“不要吧。那些人一个比一个烦,而且他们现在正在超度亡灵。很神圣的,打扰他们不好吧。”

玄辰说得也有道理,我的情绪虽然平静下来了,但西风却非常伤心,我们不能拉走潇漾与明轻凡,留下西风一个人在这里。

“走吧。”我转身向寺外走去。

“好勒。”玄辰很高兴地跟了上来。

初秋,月色已凉,走在清幽的寺院小径上,觉得阵阵寒意。一只手臂悄悄地揽住我的肩,将我拉进怀里。是玄辰。

“艾豆,你全身冰凉的,很冷吗?”

“还好,我不冷。”我去拉玄辰的手。

“不要这样抗拒我!”下一秒,玄辰已经在我对面,并双手抱紧我,“艾豆,我只是想离你近一些,不会怎么样你的。”

说完。玄辰放开了我,只是单手揽住我的肩,“说吧,想吃什么。”那副天真的表情。跟刚才判若两人。真怀疑,我是不是眼花了。

“随便。”

“随便是什么东西,长的还是圆的,冷的还是热的”话未说完。玄辰已拉起我狂奔,“现在,多消耗体力。等下可以多吃一些。”

“你猪转世呀,就知道吃,还要多吃。”默念飞行咒,配合玄辰的步伐,整个人飞了起来。

渊城的夜市还是蛮热闹的,到街头就听到乐曲声。

玄辰拉着我,往街头一家店走去,进店后,才看到这并非酒店,而是一间红楼。

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围了过来,当看到我时又停下来了。

“公子,您真特别,怎么带着夫人到我们香满楼来了?咱们这不招待女客。”一个年纪很小的姑娘在吃吃地笑着。

“公子我用情专一。”玄辰拉我到一桌前坐下,“好吃好喝的快些上来。你们,留两个在这里侍候就好了。”

香满楼的姑娘们还是愣神间,玄辰已扔给她们一锭金子,姑娘们瞬间喜笑颜开。

看来,无论在哪个年代,金子都是管用的。

香满楼的菜还真不错,酒也很香醇。

“玄辰,为什么到这里吃消夜?”

“你以为,这半夜还有哪家店营业。”玄辰一边埋头苦吃一边说,“我半夜饿了有到红楼吃的。”

“哦。”

“不是的——”玄辰突然抬起头,很认真地看着我,“我只是吃东西的。”

“哦。”我淡淡地应着,一副不关心的模样。

“艾豆,你要相信我。”玄辰有些急了起来。

“呵呵呵——”旁边一个站着的姑娘笑开了,“夫人,您看您相公对您多好呀。”

“我相公?他!”我指着玄辰,这大小孩是我的相公?怎么看也不像呀。

“怎么了。”玄辰摆起他的一张臭脸,“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太帅,觉得配不上我?”

“你,你,你——”我无语了,玄辰这时候的模样无赖十足,还一副吃定我的表情。

“听说,梵隐寺的了因方丈圆寂了”耳畔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们立刻住口,顺着那声音的方向望去。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相白净,穿着考究。

“兄台,你认为这跟玄音门有没有关系?”他旁边一位穿黑锦衣的男子说道。

“难说。听说,当年——”白净男子压低了声音,我竖起耳朵听不到,想站起来走过去,却被玄辰拉住了。

看着他凝神的模样,我悄悄坐了下来。几分钟后,玄辰拉着我站了起来,“吃饱了吗?”

我来没来得及点头,已被玄辰拉起,并大步向门外走去。玄辰听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我心里的疑问在不停地扩大。

出了门后,玄辰拉起我狂奔,我没有心思念飞行咒,只有傍着他的力量一路飞奔。

“玄辰,怎么了?玄辰,你告诉我?”

玄辰却默不作声,但脚下却没有减速,他的方向是梵隐寺。到寺院门口,玄辰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我。

“艾豆,我们不要进去,可以吗?”

“玄辰,到底怎么了?刚刚那两人在说什么?”我摇着玄辰的手,“快告诉我,他们在说什么?”

“道听途说,作不得数的。”

“玄辰,你到底听到了什么?”我的表情一定是着急惊慌的。

“艾豆!”玄辰忽然一把抱住我,我想推开他,却被他抱得更紧,“艾豆,我只想抱你一会儿。”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不会想我?”玄辰的唇贴在我的脸上,有一丝颤抖。

“玄辰!”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是低沉而沙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寒意,“玄辰,到底怎么了?”

“艾豆,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不会想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