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末世发展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398章 纯洁就是战斗力〔2〕

第398章 纯洁就是战斗力〔2〕

李峰毅心里犹疑不定,尼玛,什么套路这是?大道理都tm的被讲腻歪了,你又鼓励我开始宣扬主旋律,担心俺们死的不够快?

现在大家伙缺的是吃穿,缺的是枪支弹药,缺的是女人!

如今不仅是不给大家,还要大家精神头十足的拼命卖力?!

苏明澈看出了李峰毅的心思,接着解释道,“现在咱们不比红军刚起步的时候条件差,咱们的人员受过相当程度教育,明事理,只是末世前生活安逸的久了,末世后特委会一直发展的很好,照顾的大家懒散了而已,咱们得把骨子里的正义感和狠劲给鼓动出来。“小#说看本书无广告更新最快”不然的话,咱还有啥啊?咱能给兵们啥啊?人家凭啥饿着肚子拼命啊?”

苏明澈带着几分绝望的说道,“咱等着兵变么?咱等着散伙么?”

苏明澈想起末世后自己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好容易扒上李峰毅的大腿,可不能让队伍散了,不然李峰毅和李强哥几个带着小股人能活下去,自己这号没啥武力的人多半不会有啥好着落。

李峰毅其实在末世前是混的很不咋样的底层小商人,末世后还算顺风顺水,有些危机,也仗势欺人的摆平了,虽说实力发展不错,但终归没有那种艰难困苦中熬练出来的光棍劲。

李峰毅心烦意乱,使出了领导绝招,“你细化下方案,交给我研究一下。”

苏明澈虽然平时已经锻炼的眼眉通透的人,此时心思浮动,没看出领导的心情,或者说他为了自己的生死存亡顾不得看领导眼色了,应了一声下去了。

苏明澈是个动作利索的人,他算看出来了,再拿不出管用的主意,自己是落不着好了。

肚子咕噜咕噜叫着,苏明澈一下午把大概思路整理出来,用木条烧焦后的碳枝,写在小县城里搜出来的一张纸箱子撕下来的纸上,再次去见李峰毅。

李峰毅叹口气,让他放下,自己看完再和他谈。

苏明澈出了李峰毅的屋子,思忖片刻,又去找李强。

当晚,李强带着苏明澈来找李峰毅了。

屋子里插着一支木条做的粗糙火把用做照明,李强也不敲门,带着苏明澈急速走来,脚部生风,带动火光在屋子里摇曳,映射的李峰毅脸忽明忽暗。

“五哥,”李强喊道,“老苏的想法我觉得可以试一下。”

苏明澈听着李强没喊官方称呼,当着他的面用家里人的称呼喊李峰毅,以前从没有这样过,心里一动,“没把我当外人,看来对我的信任和亲密程度又进一层啊。”

李峰毅注视了李强一眼,李强重重的点了下头。

然后李强找了个烂木箱坐下,苏明澈站在他和李峰毅侧面。

李峰毅拿起苏明澈起草的计划就这昏暗的火把光看了起来。

“计划写的很好,好到了理想化的程度,”李峰毅边看变想,“能是俺们做到的么?”

看完之后,李峰毅半响不语,思来想去,本来末世前已经物质生活极大丰富,道德适当的放松,或者说堕落了,末世后,人口大面积灭绝,末世前积存的物资被少数幸存者享用,当真是按需分配,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又由于末世后女人的生理弱点,男女关系更加极大的开放,李峰毅等人也是普通人出身,自然而然水波逐流。

渡过一开始精神紧张的时刻,人类按部就班展开工作,闲来无事,打打丧尸,李峰毅自己也会时常享用一把,在非洲总后勤基地的老婆,不知道是不是也在享受着什么,李峰毅对这些都理解,人么,总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自己到处奔波转战,海量丧尸群满地球都是,精神压力每个幸存者都绷得紧紧的,老婆也是正常女人,只要不影响家人,别带来影响就好,除了生活压力不是那么大之外,其实也有几分得过且过的意思,人类都这样了,管它明天呢。

因此上特委会对物质分配,男女关系都是极大放宽的,甚至苏明澈建议适当举办性聚会,也是苏明澈从小道消息知道高层有些隐秘的聚会才提出来的,他觉得独乐了不如众乐乐,也觉得一旦小圈子内部消息传开,会给高层形象带来负面影响,不如大家都参合进去,谁也别说谁了,是的,苏明澈为领导着想那是全心全意的,而且他还能趁机多和一些女**往,不然动乱时期,女性都青睐雄壮的男性,自己这等智慧**的人反而没啥可趁之机了,是的,苏明澈就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遇到全面危机,要从如此巨大的享乐型改变为艰苦卓绝,艰苦朴素的类型,是那么容易的么?

可如果不转变过来,且不说粮食每天只有那么点填不饱肚子的米面,就是男女比例已经到了1:300的程度,就算是女劳模也别指望顶住如此大的工作量,那些世界纪录一比几百的西方超女们,只是偶尔一次罢了,肯定做不到天天如此的,那样人早就废了,更可怕的是,一旦手头的女人们都废了,男人们的欲火往哪儿发泄?

按照正常思路,小弟们为老大卖命,老大要满足小弟们的各种需求,如果满足不了,那还不得怨领导们无能么?

与其如此,不如干脆号召大家一起净化思想,要大家为某个理想奋斗,至于个人物资消费么,大家一起都降到尽可能低的零点,希望能让大家团结起来,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

至于可行性,已经无所谓了,客观情况摆在这儿,实在太硬了,暂时无法改变,而可预料的可以改变的时间不可预料。

“透着一股,反正已经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的邪气劲啊,但是毕竟不是为了做坏事,”李峰毅感觉很无可奈何,暗自在心里嘀咕,却也知道,恐怕也就这么一条能拢住人心的法子了,要不就得像收编的那些封建奴隶统治的基地那样,自己一小拨垄断资源,做为寡头,维持住心腹,然后高压独裁大多数人。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李峰毅叹口气,说道,“得好好合计合计,如何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