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金色梅花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终极较量(结局篇)

第二十四章 终极较量(结局篇)

当高强得知庄子含被翠茜抓起来的消息时,心里暗暗吃惊:“这个女子年纪轻轻真是敢想敢干。”“副司 令,”翠茜打断了他的思绪。“我想明天早上召开军事会议,宣布庄子含违抗保密局的命令,私藏潜伏人 员名单,已被收审。我今晚九电告毛局长,请求撤销她的司令职务。”高强沉吟片刻说道:“这似乎有‘ 先斩后奏’之嫌啊。”“你放心,毛局长早就知道她上次派人杀死乔娜并拿走了名单。之所以没动她,是 想给他改过的机会,没想到她如此的不识时务。我杀了她,毛局长都不会怪我的。”翠茜理直气壮地说。 “那下面的军官如果不服,我们如何应对要商量一下。”高强故作认真地说。“副司令的意见呢?”张持 问道。高强刚要回答,翠茜的助手进来。看到高强在场,她欲言又止。“说吧,副司令是自己人。”翠茜 命令道。“是。”助手从怀里拿出一个折叠整齐的白色绸布交给翠茜说:“名单我们找到了!”“好极了 !”翠茜兴奋地翻看了一下,然后塞进了自己呢子军装的内胸兜里。“如果下面有人闹事,我们能压就压 ,压不住就一起撤到台湾去。”翠茜边说边把军装胸前的纽扣扣好。“这个江山得来不易,我看这样,” 高强向前欠了一下身体:“山下的三团是最瞧不上庄子含的,不如把他们调上来以防万一。”“好主意! ”张持表示赞同。“特派员,咱们现在就拟好电文,我让高佩馨连夜发出去。我等会而给山下的三团去个 电话,叫团长带人上山。”说完,高强向翠茜和张持投去征询的目光。“好,就这么办!”翠茜站起身来 ,整了整身上的军装。“请张副官知会山上的关卡,对三团予以放行。”没问题!“张持拍了一下高强的 肩膀:”听说副司令和高小姐的关系不一般啊,哈哈哈!“高强装作很羞涩的样子说:”她是个信得过的 人。“”我明白。“翠茜也发出刺耳的浪笑。 在卧室里,高强简明地将这一突发事件向方青如作了沟通。”看来只有提前行动了。“方青如说道。高强 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通知部队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拖下去,万一翠茜逃走,我们就得不到名单。我 已经让三团上山,起义的事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趁乱消灭山上的敌人。“方青如接过高 强手中的电文,看了看说:”我待会给上级也发封电报,让他们尽快派兵接应我们。咱现在分下工,你负 责指挥三团消灭敌人,我来盯住翠茜夺回名单。“”你一个人势单力孤,翠茜可比想象的要狡猾厉害得多 ,再加上她身边还有张持。“高强关切地说。”没问题,有两个报务员已经被我争取过来,她们可以协助 我。“方青如答道。”记住,尽量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不要过早暴露自己。“高强嘱咐道。”放心吧, 你也要小心啊。“方青如深情地看着高强,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早,翠茜正在梳妆台前系一条红黑斜纹相间的高级丝绸领带,助手慌里慌张地跑来向她报告说庄 子含逃跑了。”什么?“她的惊叫把正在屋外漱口的张持下了一跳。”浑蛋!你们怎么会让她跑了?“助 手怯生生地说:”是庄子含原来的秘书骗过了哨兵把她救走了。“”这个小畜牲,当初真应该把她给毙了 .“翠茜骂道。这时,外面传来了密密麻麻的枪声。”怎么回事?“翠茜问道。”我出去看看。“张持披 上军装,抄起挂在武装带上的手枪跑出门去。 报务组里,女兵们有的正在化妆,有的说笑。听到枪响,大家面面相觑,惊疑不定。方青如大声说道:” 各位姐妹,庄子含违抗保密局的命令,已经被翠茜特派员抓起来了,愿意弃暗投明的现在就跟我走。“” 混帐!你敢扰乱军心?“一个身披毛哔叽夹克军装的上尉女军官拔出跨在腰上的左轮枪,可她还没有把枪 举起来,丰满的乳房上就被穿了两个血窟窿。其他女兵惊叫着抱头鼠窜,她们中间只有两人跟着方青如走 出了屋子。 一会的工夫,张持回来向翠茜报告说庄子含带着手下和他的人打起来了。”看来情况不妙,我们还是撤吧 .在庄子含的卧室里有一个秘密通道可以直达后山。“张持建议道。翠茜点了点头说:”我前天已经向毛 局长发了电报让派人在后山接应我们。“”那我们快走吧!“张持催促着。翠茜赶忙把擦得铮亮的棕色高 跟皮靴套在脚上,她本打算趁着开军事会议的机会光鲜亮相。早早就换上了真丝的白色硬领衬衫和崭新的 墨绿色超短军裙,现在情况危急,她也来不及再换军裤逃跑了。贴身卫士帮她把宽肩、收腰的马裤呢军装 穿在身上。翠茜刚戴好船形军帽,五、六个头戴钢盔的士兵冲了进来,几支冲锋枪对准了翠茜、张持和他 们身边的两个卫士。”把手都给我举起来!“其中一个少尉军衔的军官大声叫道。”你们她妈的要造反啊 ?“翠茜撩开军装双手插在系着棕色武装带的细腰上骂道。”少废话,再不举手老子开枪啦!“少尉拉开 了枪栓。看到张持和她的卫士们都把手举了起来,翠茜也无奈地举起了白皙的双手。她那饱满的乳房变得 更加突出,漂亮的领带垂在胸前格外显眼。随着一阵皮靴敲击地面的声音,头戴船形军帽、身穿将校呢军 装和紧身长裤、黑色马靴的庄子含走了进来,她脱下披在身上的黑色真皮大氅交给少尉,然后得意洋洋地 走到翠茜面前,用手枪顶起翠茜细嫩的下颚:”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把潜伏名单还给我!难道还要我 亲自动手?“她说着,整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墨绿色暗花领带,伸手要去搜翠茜的军装。就在这时,庄子 含的身后一阵枪响,她回首望去,随从们全部中枪倒在了血泊中。方青如和两名女报务员出现在院子门口 ,她们手中的”汤姆逊“冲锋枪依旧冒着青烟。翠茜乘势夺下庄子含的手枪恶狠狠地问道:”你还要名单 吗?“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庄子含突然伸出双手想掐住翠茜的脖子,只听一声闷响,一颗子弹从庄子含的 后背飞出。她双手捂胸跪倒在地,鲜血从呢子军装的破洞中不断涌出滴洒在地上。她本想用一只手撑起身 子,但剧烈的疼痛使她瘫倒下去。翠茜举起手枪,也许是怕血迹弄脏了自己的军装,她向后退了两步。对 着庄子含的阴部又打了两枪。庄子含满手是血,军装上也沾了很多尘土。”张持!“庄子含用尽最后一点 力气喊道:”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打死我吧。“张持脸色阴沉地走了过来,他把乌黑的枪口对准庄子 含秀气、平滑的前额转过头去扣动了扳机,庄子含双眼圆睁,一股深红色的液体从她后脑流了出来渗进泥 土。翠茜长出了一口气,把手枪扔在庄子含的尸体上。然后,她从军装的衣兜里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戴上 身后女卫士递给她的白色手套。”特派员,我们愿意听从您的调遣。“ 方青如大声说道。”好!我们走 .“翠茜向方青如和张持等人挥了挥手,她脚上闪光的皮靴跨过了血泊中的庄子含…… 高强带领的三团将士,每人都在左臂上缠绕了一条白色毛巾作为识别标志。他们摸上山后,与山上的敌人 展开了拉锯战。或许是意识到末日将临,群龙无首的敌人疯狂地顽抗着。正在这时,山下响起了冲锋号声 ,解放军大部队开始攻山了。 由远而近的枪炮和喊杀声让翠茜心慌意乱,她在张持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由于穿着短裙和高跟 皮靴限制了她的行动,加上虚弱的身体没跑几步她便气喘吁吁。终于,她停下脚步捂住胸口,脸色惨白地 说:”我跑不动了。“张持干脆把她抱在怀里继续逃命。这使他想起了在阳澄湖与庄子含亡命周家湾的一 幕,内心不由得一阵凄然。来到庄子含的住处,里外竟然口无一人。他们直奔卧室,正要推开衣柜,突然 从客厅沙发后面射出一排子弹,翠茜惊叫着趴在地上,她身后的女卫士身中三枪,栽倒在地上。方青如和 其他几人一齐开火,沙发上被打碎的布料四处飞扬。透过弥漫的硝烟,他们发现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庄 子含的女秘书,翠茜怒不可遏地抓过卫士手中的”汤姆逊‘冲锋枪将刚刚更换过弹夹的三十发子弹全部倾 泻在她高耸的乳房上。顿时,秘书挺括的军装和胸部被打得血肉模糊…… 走过黑暗、漫长的通道,翠茜一行来到了后山。与山上的“热闹”、火爆相比,这里显得十分寂静,只有 林间小鸟的叫声和微风吹拂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什么人!”随着吼声,从树丛里窜出两个荷枪实弹 的哨兵。“混蛋,把抢放下!”张持叫道。“你们是哪部分的?”虽然看到来人都穿着国军军装,哨兵并 没有放松警惕。“我是张持,这位是台湾来的特派员。”张持指着翠茜向哨兵们介绍说。两个哨兵把枪口 朝天,上下打量着这位一身军装佩戴中校军衔的年轻女子,“是张副官啊,庄司令这么没来?”其中一个 问道。“庄司令已经殉国,现在情况紧急,我要你们马上带我们去军需库!”翠茜命令道。哨兵们在迟疑 ,翠茜给已经闪到他们身后的方青如和卫士使了个眼色。只听“哧啦”一声,一个哨兵的喉管被女卫士切 开,鲜血喷向一米多远的地方。另一个哨兵的枪也被方青如下了,跪倒在地。“带我们去军需库!”张持 把手枪顶在哨兵的脑门上。哨兵顺从地站起身来带着他们向军需库的方向走去。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个设计十分隐蔽的巨大半圆形人造山洞门前。打开紧闭的大铁门,洞里漆黑一边 .翠茜打了个寒颤,问道:“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庄司令把他们都调到山下去加强防务。”“哼! ”翠茜冷笑了一声,对这张持说道,你带人进去把车开出来,我在外面等着。“张持转身对着女报务员说 :”你跟我进去。“临近去之前他嘱咐女卫士:”保护好特派员!“”你快去吧!“翠茜不耐烦地催促他 抓紧时间。张持接过哨兵递给他的手电筒,和报务员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 洞外,翠茜从怀里拿出一包美国”莫尔“香烟,她很熟练地将烟盒送到涂满紫红色唇膏的嘴边并叼出一个 根,站在她身边的卫士为点燃了香烟。方青如和留在外面的女报务员就交了眼色,她突然把枪对准翠西和 她的卫士大声喊道:”不许动,去起手来!“翠茜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烟也滑落在地:”你,你是什么人 ?你要干什么?“”中国人民解放军!把潜伏的特务名单叫出来!“”啊!“翠茜惊叫着躲到卫士的身后 .哨兵猛然扑向女报务员,两人扭打在一起。翠西趁着方青如略微走神的当口,把卫士往方青如的面前一 推挽起短裙大叫着没命地跑进了军需库。卫士和方青如摔倒在草丛里,她们翻来滚去,展开殊死的搏斗。 身强力壮的卫士渐渐占了上风,她骑在方青如的身上,一手按住方青如的前胸,另一只手想从腰前抽出匕 首。说时迟,那时快,方青如用尽全身的力气奋力拉紧卫士脖子上的黑色领带。疼痛和窒息让卫士用双手 去松领带,方青如借机直起身来用头狠狠地撞在卫士柔软的乳房上。她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倒下,紧接着 ,一把锋利的匕首穿过了她的心脏。收拾完卫士,方青如欲起身帮助女报务员,但她发现,哨兵正在弯腰 去捡掉地上的手枪。方青如迅速地从卫士的胸脯上拔出那把匕首投向哨兵。”噗“的一声,匕首刺进了他 的胸膛。他趴在草地上,拼命挣扎。泛黄的杂草,被他的鲜血染红了一片。在不远处,女报务员已经奄奄 一息。 方青如拿起冲锋枪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军需库。没走多远,她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方青如俯下身摸了一下 ,手上沾满了带有腥气的液体。她靠近一看,原来是跟张持进到军需库的女报务员倒卧在水泥地上,鲜血 不断地从她的腹部涌出。方青如刚要把她抬出洞外,突然一辆吉普车呼啸着冲了过来,方青如一个滚翻, 车子从报务员的身上碾过冲向洞口。 当方青如赶到洞口时,吉普车已经顺着一条土路向山林的深处驶去。方青如屏住气息,举枪瞄准。车上, 张持紧握方向盘,拼命地踩着油门。翠茜坐在旁边,丰满的双乳紧张地一起一伏。只听一声枪响,吉普车 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倒了路边的沟里。张持满脸是血,趴在方向盘上,胸前也被鲜血染红。翠茜打开车门跳 下车去,她看了一眼弥留之际的张持,低声骂道:”没用的东西!“张持伸出血淋淋的右手有气无力地说 :”别丢下我。“翠茜头也不回地向着树林中走去。张持用颤抖的手拔出腰间的手枪,指向远去的翠茜, 可他混沌的双眸已无法聚焦,那墨绿色的马裤呢军装在他眼前逐渐放大、模糊,最终变成一片黑暗…… 起风了,干枯的树梢被吹打得摇摆不定。方青如仔细搜索着,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依旧没有找到翠茜。一 阵山风扑面而来,方青如感觉到这风中夹杂着一股香气。”这是法国香水的味道,翠茜一定就在附近了。 “突然,方青如看到前方一棵树后露出一只棕色女式马靴的脚尖来,她停住脚步大喊:”翠茜,你出来, 不然我开枪啦!“她话音刚落,翠茜从树后慢慢走了出来,只见她依然是服饰整齐,全无逃跑时的狼狈, 斜顶在头上的船形军帽下白皙的脸上戴了一副宽大的墨镜。她微笑着伸出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作出被铐的动 作:”你要抓我吗?“方青如刚要上前,她身后响起了喝斥声:”把枪放下!“翠茜两手抱在胸前,耸了 一下肩说:”共军小姐,放下吧,你没别的选择!“方青如无奈地把冲锋枪扔在了地上。这时,两名身穿 黑色作战服头戴帆布战斗帽的士兵从她身旁走过站到翠茜的身边。”我来介绍一下,他们是专门从台湾来 接我的,等一会儿我就要和他们一起走了。看在你帮我打死庄子含得分上,我不会亲手结果你,由他们来 处置。“说完,她解开呢子军装准备换上士兵递上的作战服。两名士兵不由自主地盯着眼前的翠茜,希望 看到她那把白色衬衫高高撑起的丰满乳房。就在翠茜将要脱下军装的一刹那,方青如飞快地从腰间拔出一 支冲锋枪弹夹用力掷向翠茜。弹夹正好打在了翠茜的右胸上。她惨叫着向后退了两步,方青如猛地扑向离 自己最近的那个士兵,两人缠在一起向山下滚去。没滚多远,士兵的头撞在了一个树墩上失去了知觉。方 青如从地上起来,摘下挂在他脖子上的美式冲锋枪返身向山上追去。风越刮越大,有些疲惫的方青如终于 看到前面不远处,身穿墨绿色军装的翠茜和那名一身黑色制服的士兵。翠茜手握一只银光闪亮的小手枪胳 膊搭在士兵的肩上,士兵的一只手挽着她纤细的腰肢。显然,方青如刚才的那一下让翠茜有些吃不消,而 士兵也乐得与这位漂亮的女军官有身体的接触。方青如一个连发,士兵一声未吭地倒在地上。翠茜跌跌撞 撞地躲到了树后。”翠茜,缴枪吧!你不是我得对手。“方青如高声喊着。翠茜向她开了一枪,方青如也 闪到一棵大树的后面。两人对峙着,方青如发现翠茜那隆起的胸脯没有完全被树干遮挡,露出一个墨绿色 的乳峰。她朝着目标开了一枪,子弹从翠茜的胸前划过,不仅撕破了她的呢子军装和衬衫,而且在她娇嫩 的前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好疼啊!“翠茜龇牙咧嘴地用手捂住受伤的前胸。”把名单交出来吧,我可 以饶你不死。“方青如端着枪从树后走了出来。翠茜举枪射击,可子弹已经打光。她扔掉手枪,发疯似地 向前跑去。”再跑我就开枪啦。“方青如大声警告着。”别开枪!“翠茜收住了脚步惊慌地叫道。方青如 大步迎上前去:”把名单交给我,,解放军宽待俘虏。“翠茜用无奈地转过身从怀里掏出名单交给了访青 如。 方青如押着翠茜向山下走去,夕阳的余晖穿过枯萎的枝叶铺洒在林间的小路上。”哎呦!“走在前面的翠 茜叫了一声,蹲下身子双手扶着自己穿着高跟马靴的脚腕。”怎么啦?“方青如警惕地问道。”我的脚崴 了。“翠茜带着哭腔回答。”别耍花招!“方青如枪口没有离开翠茜。”是真的!“翠茜一脸无辜的样子 ,汗水从她的船形军帽下流了出来。方青如走上前去正要看个究竟,翠茜猛然起身推了她一把,然后纵身 一跳消失在路边长着茂密植物的沟崖下。方青如端起枪来朝着翠茜逃跑的方向一阵扫射,周围树上被惊动 的小鸟纷纷扑打着翅膀飞向远方。崖下,翠茜已渺无踪影,只有那顶军帽挂在树枝上随风飘动。方青如懊 悔自己的大意,她本想跳下崖去,可看看天色不早,身上还带着潜伏特务名单,便放弃了追踪。”翠茜, 我一定会抓到你的!“她大声喊道,山谷回荡着她清脆、有力的声音。 大巫山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高强带着几个战士来到了后山。他们在不远的山路上看到了英姿飒爽的方青 如,清风吹拂着她的齐肩短发。她向他们挥着手,快步走来。隐约之间,高强注意到她丰满、健美的前胸 上有个东西金光闪闪。当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时候,高强才看清楚,那是他送给方青如的梅花胸针。(全文 完)”张持表示赞同。“特派员,咱们现在就拟好电文,我让高佩馨连夜发出去。我等会而给山下的三团去个 电话,叫团长带人上山。”说完,高强向翠茜和张持投去征询的目光。“好,就这么办!”翠茜站起身来 ,整了整身上的军装。“请张副官知会山上的关卡,对三团予以放行。“没问题!”张持拍了一下高强的 肩膀:“听说副司令和高小姐的关系不一般啊,哈哈哈!”高强装作很羞涩的样子说:“她是个信得过的 人。”“我明白。”翠茜也发出刺耳的浪笑。 在卧室里,高强简明地将这一突发事件向方青如作了沟通。“看来只有提前行动了。”方青如说道。高强 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通知部队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拖下去,万一翠茜逃走,我们就得不到名单。我 已经让三团上山,起义的事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趁乱消灭山上的敌人。”方青如接过高 强手中的电文,看了看说:“我待会给上级也发封电报,让他们尽快派兵接应我们。咱现在分下工,你负 责指挥三团消灭敌人,我来盯住翠茜夺回名单。”“你一个人势单力孤,翠茜可比想象的要狡猾厉害得多 ,再加上她身边还有张持。”高强关切地说。“没问题,有两个报务员已经被我争取过来,她们可以协助 我。”方青如答道。“记住,尽量利用敌人内部的矛盾,不要过早暴露自己。”高强嘱咐道。“放心吧, 你也要小心啊。”方青如深情地看着高强,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早,翠茜正在梳妆台前系一条红黑斜纹相间的高级丝绸领带,助手慌里慌张地跑来向她报告说庄 子含逃跑了。“什么?”她的惊叫把正在屋外漱口的张持下了一跳。“浑蛋!你们怎么会让她跑了?”助 手怯生生地说:“是庄子含原来的秘书骗过了哨兵把她救走了。”“这个小畜牲,当初真应该把她给毙了 。”翠茜骂道。这时,外面传来了密密麻麻的枪声。“怎么回事?”翠茜问道。“我出去看看。”张持披 上军装,抄起挂在武装带上的手枪跑出门去。 报务组里,女兵们有的正在化妆,有的说笑。听到枪响,大家面面相觑,惊疑不定。方青如大声说道:“ 各位姐妹,庄子含违抗保密局的命令,已经被翠茜特派员抓起来了,愿意弃暗投明的现在就跟我走。”“ 混帐!你敢扰乱军心?”一个身披毛哔叽夹克军装的上尉女军官拔出跨在腰上的左轮枪,可她还没有把枪 举起来,丰满的乳房上就被穿了两个血窟窿。其他女兵惊叫着抱头鼠窜,她们中间只有两人跟着方青如走 出了屋子。 一会的工夫,张持回来向翠茜报告说庄子含带着手下和他的人打起来了。“看来情况不妙,我们还是撤吧 。在庄子含的卧室里有一个秘密通道可以直达后山。”张持建议道。翠茜点了点头说:“我前天已经向毛 局长发了电报让派人在后山接应我们。”“那我们快走吧!”张持催促着。翠茜赶忙把擦得铮亮的棕色高 跟皮靴套在脚上,她本打算趁着开军事会议的机会光鲜亮相。早早就换上了真丝的白色硬领衬衫和崭新的 墨绿色超短军裙,现在情况危急,她也来不及再换军裤逃跑了。贴身卫士帮她把宽肩、收腰的马裤呢军装 穿在身上。翠茜刚戴好船形军帽,五、六个头戴钢盔的士兵冲了进来,几支冲锋枪对准了翠茜、张持和他 们身边的两个卫士。“把手都给我举起来!”其中一个少尉军衔的军官大声叫道。“你们她妈的要造反啊 ?”翠茜撩开军装双手插在系着棕色武装带的细腰上骂道。“少废话,再不举手老子开枪啦!”少尉拉开 了枪栓。看到张持和她的卫士们都把手举了起来,翠茜也无奈地举起了白皙的双手。她那饱满的乳房变得 更加突出,漂亮的领带垂在胸前格外显眼。随着一阵皮靴敲击地面的声音,头戴船形军帽、身穿将校呢军 装和紧身长裤、黑色马靴的庄子含走了进来,她脱下披在身上的黑色真皮大氅交给少尉,然后得意洋洋地 走到翠茜面前,用手枪顶起翠茜细嫩的下颚:“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把潜伏名单还给我!难道还要我 亲自动手?”她说着,整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墨绿色暗花领带,伸手要去搜翠茜的军装。就在这时,庄子 含的身后一阵枪响,她回首望去,随从们全部中枪倒在了血泊中。方青如和两名女报务员出现在院子门口 ,她们手中的“汤姆逊”冲锋枪依旧冒着青烟。翠茜乘势夺下庄子含的手枪恶狠狠地问道:“你还要名单 吗?”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庄子含突然伸出双手想掐住翠茜的脖子,只听一声闷响,一颗子弹从庄子含的 后背飞出。她双手捂胸跪倒在地,鲜血从呢子军装的破洞中不断涌出滴洒在地上。她本想用一只手撑起身 子,但剧烈的疼痛使她瘫倒下去。翠茜举起手枪,也许是怕血迹弄脏了自己的军装,她向后退了两步。对 着庄子含的阴部又打了两枪。庄子含满手是血,军装上也沾了很多尘土。“张持!”庄子含用尽最后一点 力气喊道:“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打死我吧。”张持脸色阴沉地走了过来,他把乌黑的枪口对准庄子 含秀气、平滑的前额转过头去扣动了扳机,庄子含双眼圆睁,一股深红色的液体从她后脑流了出来渗进泥 土。翠茜长出了一口气,把手枪扔在庄子含的尸体上。然后,她从军装的衣兜里掏出手帕擦了擦手,戴上 身后女卫士递给她的白色手套。“特派员,我们愿意听从您的调遣。” 方青如大声说道。“好!我们走 。”翠茜向方青如和张持等人挥了挥手,她脚上闪光的皮靴跨过了血泊中的庄子含…… 高强带领的三团将士,每人都在左臂上缠绕了一条白色毛巾作为识别标志。他们摸上山后,与山上的敌人 展开了拉锯战。或许是意识到末日将临,群龙无首的敌人疯狂地顽抗着。正在这时,山下响起了冲锋号声 ,解放军大部队开始攻山了。 由远而近的枪炮和喊杀声让翠茜心慌意乱,她在张持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由于穿着短裙和高跟 皮靴限制了她的行动,加上虚弱的身体没跑几步她便气喘吁吁。终于,她停下脚步捂住胸口,脸色惨白地 说:“我跑不动了。”张持干脆把她抱在怀里继续逃命。这使他想起了在阳澄湖与庄子含亡命周家湾的一 幕,内心不由得一阵凄然。来到庄子含的住处,里外竟然口无一人。他们直奔卧室,正要推开衣柜,突然 从客厅沙发后面射出一排子弹,翠茜惊叫着趴在地上,她身后的女卫士身中三枪,栽倒在地上。方青如和 其他几人一齐开火,沙发上被打碎的布料四处飞扬。透过弥漫的硝烟,他们发现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庄 子含的女秘书,翠茜怒不可遏地抓过卫士手中的“汤姆逊‘冲锋枪将刚刚更换过弹夹的三十发子弹全部倾 泻在她高耸的乳房上。顿时,秘书挺括的军装和胸部被打得血肉模糊…… 走过黑暗、漫长的通道,翠茜一行来到了后山。与山上的“热闹”、火爆相比,这里显得十分寂静,只有 林间小鸟的叫声和微风吹拂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什么人!”随着吼声,从树丛里窜出两个荷枪实弹 的哨兵。“混蛋,把抢放下!”张持叫道。“你们是哪部分的?”虽然看到来人都穿着国军军装,哨兵并 没有放松警惕。“我是张持,这位是台湾来的特派员。”张持指着翠茜向哨兵们介绍说。两个哨兵把枪口 朝天,上下打量着这位一身军装佩戴中校军衔的年轻女子,“是张副官啊,庄司令这么没来?”其中一个 问道。“庄司令已经殉国,现在情况紧急,我要你们马上带我们去军需库!”翠茜命令道。哨兵们在迟疑 ,翠茜给已经闪到他们身后的方青如和卫士使了个眼色。只听“哧啦”一声,一个哨兵的喉管被女卫士切 开,鲜血喷向一米多远的地方。另一个哨兵的枪也被方青如下了,跪倒在地。“带我们去军需库!”张持 把手枪顶在哨兵的脑门上。哨兵顺从地站起身来带着他们向军需库的方向走去。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个设计十分隐蔽的巨大半圆形人造山洞门前。打开紧闭的大铁门,洞里漆黑一边 。翠茜打了个寒颤,问道:“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庄司令把他们都调到山下去加强防务。”“哼! ”翠茜冷笑了一声,对这张持说道,你带人进去把车开出来,我在外面等着。”张持转身对着女报务员说 :“你跟我进去。”临近去之前他嘱咐女卫士:“保护好特派员!”“你快去吧!”翠茜不耐烦地催促他 抓紧时间。张持接过哨兵递给他的手电筒,和报务员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 洞外,翠茜从怀里拿出一包美国“莫尔”香烟,她很熟练地将烟盒送到涂满紫红色唇膏的嘴边并叼出一个 根,站在她身边的卫士为点燃了香烟。方青如和留在外面的女报务员就交了眼色,她突然把枪对准翠西和 她的卫士大声喊道:“不许动,去起手来!”翠茜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烟也滑落在地:“你,你是什么人 ?你要干什么?”“中国人民解放军!把潜伏的特务名单叫出来!”“啊!”翠茜惊叫着躲到卫士的身后 。哨兵猛然扑向女报务员,两人扭打在一起。翠西趁着方青如略微走神的当口,把卫士往方青如的面前一 推挽起短裙大叫着没命地跑进了军需库。卫士和方青如摔倒在草丛里,她们翻来滚去,展开殊死的搏斗。 身强力壮的卫士渐渐占了上风,她骑在方青如的身上,一手按住方青如的前胸,另一只手想从腰前抽出匕 首。说时迟,那时快,方青如用尽全身的力气奋力拉紧卫士脖子上的黑色领带。疼痛和窒息让卫士用双手 去松领带,方青如借机直起身来用头狠狠地撞在卫士柔软的乳房上。她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倒下,紧接着 ,一把锋利的匕首穿过了她的心脏。收拾完卫士,方青如欲起身帮助女报务员,但她发现,哨兵正在弯腰 去捡掉地上的手枪。方青如迅速地从卫士的胸脯上拔出那把匕首投向哨兵。“噗”的一声,匕首刺进了他 的胸膛。他趴在草地上,拼命挣扎。泛黄的杂草,被他的鲜血染红了一片。在不远处,女报务员已经奄奄 一息。 方青如拿起冲锋枪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军需库。没走多远,她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方青如俯下身摸了一下 ,手上沾满了带有腥气的液体。她靠近一看,原来是跟张持进到军需库的女报务员倒卧在水泥地上,鲜血 不断地从她的腹部涌出。方青如刚要把她抬出洞外,突然一辆吉普车呼啸着冲了过来,方青如一个滚翻, 车子从报务员的身上碾过冲向洞口。 当方青如赶到洞口时,吉普车已经顺着一条土路向山林的深处驶去。方青如屏住气息,举枪瞄准。车上, 张持紧握方向盘,拼命地踩着油门。翠茜坐在旁边,丰满的双乳紧张地一起一伏。只听一声枪响,吉普车 失去了控制一头撞倒了路边的沟里。张持满脸是血,趴在方向盘上,胸前也被鲜血染红。翠茜打开车门跳 下车去,她看了一眼弥留之际的张持,低声骂道:“没用的东西!”张持伸出血淋淋的右手有气无力地说 :“别丢下我。”翠茜头也不回地向着树林中走去。张持用颤抖的手拔出腰间的手枪,指向远去的翠茜, 可他混沌的双眸已无法聚焦,那墨绿色的马裤呢军装在他眼前逐渐放大、模糊,最终变成一片黑暗…… 起风了,干枯的树梢被吹打得摇摆不定。方青如仔细搜索着,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依旧没有找到翠茜。一 阵山风扑面而来,方青如感觉到这风中夹杂着一股香气。“这是法国香水的味道,翠茜一定就在附近了。 ”突然,方青如看到前方一棵树后露出一只棕色女式马靴的脚尖来,她停住脚步大喊:“翠茜,你出来, 不然我开枪啦!”她话音刚落,翠茜从树后慢慢走了出来,只见她依然是服饰整齐,全无逃跑时的狼狈, 斜顶在头上的船形军帽下白皙的脸上戴了一副宽大的墨镜。她微笑着伸出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作出被铐的动 作:“你要抓我吗?”方青如刚要上前,她身后响起了喝斥声:“把枪放下!”翠茜两手抱在胸前,耸了 一下肩说:“共军小姐,放下吧,你没别的选择!”方青如无奈地把冲锋枪扔在了地上。这时,两名身穿 黑色作战服头戴帆布战斗帽的士兵从她身旁走过站到翠茜的身边。“我来介绍一下,他们是专门从台湾来 接我的,等一会儿我就要和他们一起走了。看在你帮我打死庄子含得分上,我不会亲手结果你,由他们来 处置。”说完,她解开呢子军装准备换上士兵递上的作战服。两名士兵不由自主地盯着眼前的翠茜,希望 看到她那把白色衬衫高高撑起的丰满乳房。就在翠茜将要脱下军装的一刹那,方青如飞快地从腰间拔出一 支冲锋枪弹夹用力掷向翠茜。弹夹正好打在了翠茜的右胸上。她惨叫着向后退了两步,方青如猛地扑向离 自己最近的那个士兵,两人缠在一起向山下滚去。没滚多远,士兵的头撞在了一个树墩上失去了知觉。方 青如从地上起来,摘下挂在他脖子上的美式冲锋枪返身向山上追去。风越刮越大,有些疲惫的方青如终于 看到前面不远处,身穿墨绿色军装的翠茜和那名一身黑色制服的士兵。翠茜手握一只银光闪亮的小手枪胳 膊搭在士兵的肩上,士兵的一只手挽着她纤细的腰肢。显然,方青如刚才的那一下让翠茜有些吃不消,而 士兵也乐得与这位漂亮的女军官有身体的接触。方青如一个连发,士兵一声未吭地倒在地上。翠茜跌跌撞 撞地躲到了树后。“翠茜,缴枪吧!你不是我得对手。”方青如高声喊着。翠茜向她开了一枪,方青如也 闪到一棵大树的后面。两人对峙着,方青如发现翠茜那隆起的胸脯没有完全被树干遮挡,露出一个墨绿色 的乳峰。她朝着目标开了一枪,子弹从翠茜的胸前划过,不仅撕破了她的呢子军装和衬衫,而且在她娇嫩 的前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好疼啊!”翠茜龇牙咧嘴地用手捂住受伤的前胸。“把名单交出来吧,我可 以饶你不死。”方青如端着枪从树后走了出来。翠茜举枪射击,可子弹已经打光。她扔掉手枪,发疯似地 向前跑去。“再跑我就开枪啦。”方青如大声警告着。“别开枪!”翠茜收住了脚步惊慌地叫道。方青如 大步迎上前去:“把名单交给我,,解放军宽待俘虏。”翠茜用无奈地转过身从怀里掏出名单交给了访青 如。 方青如押着翠茜向山下走去,夕阳的余晖穿过枯萎的枝叶铺洒在林间的小路上。“哎呦!”走在前面的翠 茜叫了一声,蹲下身子双手扶着自己穿着高跟马靴的脚腕。“怎么啦?”方青如警惕地问道。“我的脚崴 了。”翠茜带着哭腔回答。“别耍花招!”方青如枪口没有离开翠茜。“是真的!”翠茜一脸无辜的样子 ,汗水从她的船形军帽下流了出来。方青如走上前去正要看个究竟,翠茜猛然起身推了她一把,然后纵身 一跳消失在路边长着茂密植物的沟崖下。方青如端起枪来朝着翠茜逃跑的方向一阵扫射,周围树上被惊动 的小鸟纷纷扑打着翅膀飞向远方。崖下,翠茜已渺无踪影,只有那顶军帽挂在树枝上随风飘动。方青如懊 悔自己的大意,她本想跳下崖去,可看看天色不早,身上还带着潜伏特务名单,便放弃了追踪。“翠茜, 我一定会抓到你的!”她大声喊道,山谷回荡着她清脆、有力的声音。 大巫山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高强带着几个战士来到了后山。他们在不远的山路上看到了英姿飒爽的方青 如,清风吹拂着她的齐肩短发。她向他们挥着手,快步走来。隐约之间,高强注意到她丰满、健美的前胸 上有个东西金光闪闪。当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时候,高强才看清楚,那是他送给方青如的梅花胸针。(全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