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俗人回档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419章 谁为谁荒唐

第1419章 谁为谁荒唐

边学道终于意识到在美国看这期是个错误。

苏以走进卫生间后就没再出来,等到本期最后一个女学员抱着吉他上台自弹自唱半首歌后,单娆也落泪了。

自弹自唱女学员唱的是一首英文歌,名字叫。

这应该是很小众的一首歌,做审读员时曾刷榜听歌的边学道没听过这首歌。然而要命的是,这首歌的旋律和部分歌词能直击心灵,特别是单娆的心。

“i-can’t-tell-dreas-fro-truth我分不清梦和现实的区别,for-it’s-been--long因为已经太久了,sce-i-have-seen-you太久都没有和你见面了……to-be-a-better-one想为你把自己变完美,to-satisfy-you就为了让你满意,for-you’re-everythg-to-e因为你就是我的一切……if-you-ant-e如果你想要和我在一起,satisfy-e就请让我快乐,if-you-ant-e如果你想要和我在一起,satisfy-e就请让我快乐。”

if-you-ant-e……

satisfy-e!

就是这句歌词,在女学员走心演绎下,让单娆的理智堡垒瞬间崩塌,没做出一点反抗。

来不及反抗!

人这一生中,总会遇到一首歌或者一句歌词,猝不及防地击中各自内心深处的记忆和情绪,一边感叹遇到了知己,一边被情感的洪流冲击得七零八落。

歌唱完了,电视里进入导师抢人环节。

单娆不想边学道看见自己哭红的眼睛,她俯身搂着边学道的腰说:“真是一首坏歌!”

轻抚单娆的头发,边学道看着电视说:“你要是不喜欢她,我告诉廖蓼,下轮淘汰她。”

单娆听了,没有回答,而是在边学道腰上掐了一下。

节目结束后,单娆直起身,扭头看了看苏以刚刚坐的位置,又看了看卫生间的门,她奇怪地问:“苏以一直没出来?”

边学道微微点头。

轻轻叹了口气,单娆探身在边学道耳边小声说:“你的淘汰黑名单一张纸怕是写不下。”

又是一夜温存!

分开在即,单娆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造人,说话,说话,造人。

出力的总是更累一些,边学道沉沉睡去后,单娆侧身看着窗外的寂静星空,久久没有困意。

她知道,经过今天的事,边学道和苏以之间的窗户纸只差最后一捅,而以她对边学道的了解,进退两可之间,这家伙七成会退,边学道若是退,除非苏以离开旧金山,不然自己跟边学道见面的次数肯定受影响。

世事难料,本来想靠苏以增加吸引力,没想到反而成了排斥力。

怎么办?

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单娆极力想感知里面有生命能量在涌动,可惜一无所获。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轻轻起身,下床,出房间找水喝。

路过苏以房间门前,看见门缝底下透出来的一丝光线,单娆站住了脚步。

在门外站了足有五分钟,单娆深吸一口气,手放在门上,轻轻一推。

没推开,门里反锁着!

单娆微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苏以还是苏以,没让她失望。

单娆知道自从父母去世后苏以就有开壁灯睡觉的习惯,她还知道苏以一直有睡觉锁门的习惯,如果今晚苏以不锁门,那唯一解释是在给边学道留门,或者说是内心某种期待的失控,现在苏以锁门,表明虽然用情已深她依然理性,依然尊重单娆。

喝完水,回到房间,轻手轻脚地上床躺下,借着月光,单娆静静盯着边学道的侧脸看。

她眼睛看着边学道,脑海里无数往事片段回旋翻飞。

不知何时起,近在咫尺的男人突然给她一种奇怪的陌生感,好像眼前的躯体里住着一个她不了解的灵魂。

静思细想,这个男人从相识到现在走的每一步,单娆似乎都能用天赋眼光和理性来解释,唯独徐尚秀,从一开始边学道就是非理性的,一直“非理性”到现在。

因为若是理性的话,跟徐尚秀属于同一种气质但更出众的苏以就不会苦等到今天,更不该对徐尚秀的“升级版”廖蓼视而不见。

到现在,单娆心里已经明了,自己董雪和沈馥全都是星星,只有徐尚秀才是边学道心里的月亮,至于为什么徐尚秀是月亮,真实答案只有边学道知道。

想到徐尚秀,单娆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嫉妒,但不羡慕,她甚至有点期待徐尚秀身份被媒体公开那一天社会各界的反应。

尽管边学道已经开始用“免费午餐”之类的东西帮徐尚秀造势,但跟徐尚秀打过交道的单娆早就看透徐尚秀的性格不适合站在边学道身旁分享聚光灯,所以她很想看徐尚秀曝光后的表现。

真的很想看!

至于苏以……

单娆忽然灵光闪现——莫非他跟徐尚秀有什么承诺,所以不敢接纳苏以?

嗯,越想越像!

想着想着,单娆更加睡不着了。

鬼使神差地,她轻轻坐起身,扭身看了深度睡眠中的边学道几秒,小心翼翼地下床,开门,走出房间。

再次走到苏以房门前,单娆有些杂乱的呼吸显示她内心的犹豫不决。

转身望着窗外的星空看了差不多半分钟,单娆把手按在苏以房间门上,稍稍用力推了一下,又推了一下。

夜很静,尽管推门不是敲门,门里的苏以还是听见了。

事实上她刚刚才睡,还没睡实。

听见有人推门,睁开眼睛的苏以先是警觉,随即变为疑惑和不敢相信,她没出声,而是掀开被子下床,轻步走到门前,用很小的声音问:“谁?”

“是我!”单娆同样用很小的声音回答。

打开门,看见门外的单娆,苏以诧异地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闪身进门,回手关上门,单娆说:“睡不着,找你说说话。”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聪明钟,苏以问:“什么话不能明天说?”

对苏以的疑惑视若无睹,单娆坐在梳妆凳上,拿起苏以常用的面膜看了看,说:“他明天下午走。”

苏以当然知道单娆嘴里的“他”指的是边学道,她没接话,等待下文。

放下面膜,单娆坐直身体,看着苏以说:“你还打算等多久?等到什么时候?”

平静地跟单娆对视,苏以不说话。

见苏以沉得住气,单娆叹气说:“听那首你为什么哭?”

苏以还是不回答。

这下单娆有点急了,她站起身说:“你喜欢他,我知道。”

见苏以还是沉默,单娆接着说:“他也喜欢你……”

苏以终于开口:“想说什么,你直接说吧!”

“直接说就是……”停顿了一下,单娆目光灼灼地说:“别跟那个胆小的家伙这么虚耗青春了,喜欢他,就把生米煮成熟饭。”

单娆说完,苏以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在她看来单娆简直是疯了,要么就是在梦游。

抓着苏以一只手,单娆认真地说:“我没疯,也不是在梦游,我只是觉得你俩这么耗下去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单娆,这是我的私事。”苏以抽回手,郑重地说。

“我知道这是你的私事。”迎着苏以微冷的目光,单娆坚定地说:“今天你这么一哭,若是不说开,我怕他以后会躲着你,相信我,我比你了解他。”

苏以明白了!

边学道躲着她,她又跟单娆住在一起,自然也就会影响单娆跟边学道的见面次数,难怪单娆大半夜过来找她说这些话。

可是……

不给苏以太多思考时间,单娆继续说道:“我跟你说过我当年是怎么主动追求他的吧?”

苏以微微摇头。

“我当年先买了一把吉他找他帮忙调音,后来又主动跟学校申请进隔离楼,当时楼里有一对大四情侣,住在边学道隔壁,两人每天都……那个,每次声音都传到他房里……”

听着听着,苏以的脸红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单娆居然说这些。

更火爆的在后面!

单娆接着说道:“我俩的第一次就是在隔离楼他房间的床上……是我主动的。”

苏以:“……”

“跟你说这些,其实就是想让你明白,这个家伙从来不会主动追女人,你等他来追你,当年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所以你要么放弃,要么主动,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苏以:“……”

再次抓着苏以的手,单娆凑近一点说:“其实真的很简单,你只要跟他……那个一次,他就会像变了个人,他就是你的了,而且他这个人很长情,很有责任感,这些不用我说,你也看得到。”

苏以的手出汗了。

看着苏以的眼睛,单娆把嘴凑到她的耳旁,魅惑地说道:“他现在睡的很沉,你只要过去,躺在他身边,就算什么也不做,明天都是一个崭新的人生。”

荒唐!

太荒唐了!!

苏以很想推开单娆,可她的手被单娆牢牢攥着,想抽出来,却抽不动。

几秒钟后,单娆主动松开手,双手扶着苏以的肩膀说:“我送你过去,然后我在你房间睡。”

如同着了魔,苏以怔怔地被单娆拉到主卧室门前。

单娆轻轻推开主卧室的门,把苏以推进房间。

房间里空气的味道有点怪,既有单娆的体香,有边学道身上的味道,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苏以很快就意识到是什么味道了,她下意识地想转身离开,身后的单娆先她一步把房门关上了。

房间里一下陷入黑暗,苏以不敢轻举妄动,她站在原地等待眼睛适应室内的光线。

等待的时候,苏以听到了床上边学道的呼吸,一下一下一下很有规律,显示那个男人现在睡的很沉。

终于,眼睛适应窗外月亮照进房间的光线了,苏以没有立刻转身离开,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静静打量睡姿有点孩子气的边学道,若不是枕边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他卸下一身装备的一面。

看了一会儿,苏以双手捂脸,几个呼吸后,她绕到床的另一边,轻轻掀开被子,慢慢躺下。

“就不枉青春,就不枉此生,哪怕水里火里一场爱恨;

爱不了一生,梦不能成真,也要让痴心随你飞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