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俗人回档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423章 贵人

第1423章 贵人

盲选分组结束了。

四位导师全都完成组队,每队人,总共32人进入第二阶段的复赛。

四位导师,四个小组,很自然地出现四个小组长,在各组内充当导师和学员之间“衔接人”的角色。

通常来说,组长这种角色,一般是选年纪最大的或者名气最大的,不过因为是选秀节目,学员们的起跑线都差不多,谈不上名气大与小,所以导师在选择组长时主要考虑年龄和性格,很显然,外向型性格比内向型性格更适合组长这个角色,而且如果组长这个角色选对人,对组内氛围有极大帮助。

当然了,导师选择组长时多多少少要掺杂一些个人感情和倾向,毕竟跟组长打交道更多,日后在圈里提携发展时也要更照顾一些。

然后……

四个组,三个组的组长外界很难猜准人选,但其中一个组的组长地球人都猜得到——庾成庆的组!

因为李裕在庾成庆的小组里。

本来李裕想进刘喜的组,是廖蓼出于通盘考虑,让他改选庾成庆。

廖蓼的想法很简单——四位导师中刘喜最大牌,节目录制之前对学员进行摸底时,很多实力学员都表示倾向加入刘喜的小组,因此,完全可以预见盲选结束后刘喜的小组里会高手云集,然后,到组内pk时就变成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

廖蓼不在乎谁留谁走,但她在乎节目的观赏性期待值和话题度,很显然,过早的强强对决不利于保持节目的吸引力。而另一方面,廖蓼又秉持边学道“尽量公正公平”的要求,不会过分干预导师和学员的选择以及节目走向。

不过分干预不等于不干预,至少李裕在节目上的每首歌以及一言一行乃至每次投票都是有剧本的。

为了让边学道有机会登台,李裕铁定要走到决赛前最后一步,这样一来,就不适合把李裕放进刘喜组里继续压缩实力学员们的展现空间。

于是李裕进了庾成庆的小组,然后毫无意外地成了组长。

事实上,无论李裕去哪个组,他都是铁定的组长,因为虽然在节目上导师的地位高于学员,但在节目外,李裕的地位高于几位导师,至少在上是这样的!

是有道传媒的节目,有道传媒是有道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而李裕呢,他是有道集团监察部部长,在有道集团内部,李裕的地位比有道传媒“一姐”廖蓼还高,权力比廖蓼还大。换句话说,别看李裕跟学员们一样在台上唱歌待选,但其实他跟其他学员不一样。

不一样在于,李裕铁定不会拿第一季的冠军,也不会一轮游。

不一样还在于,在幕后,李裕不仅可以左右某个学员的去留,他甚至可以影响下一季的导师人选。

说白了,导师不会得罪李裕,因为得罪李裕的结果不仅仅是下一季出局,还可能被有道封杀,而且有道可不仅仅只有有道传媒,后面还有智为微博那个“大杀器”呢!

导师们毕竟是大咖,公开场合不会太过自降身段讨好李裕,学员们则没有这个包袱,因为事情是明摆着的,很多人一辈子都很难遇到第二个李裕这个层级的贵人。

李裕是真贵人!

他不仅贵在是有道集团监察部长,还贵在他是有道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顶级富豪边学道的铁哥们。

李裕跟边学道的关系铁到什么程度?

小道传言不算,有实据的说法是——两人在大学时是室友,拿出各自名字里的一个字,组成“遇到兄弟”组合,创作演唱好几首歌曲;李裕结婚时,边学道亲自给李裕当伴郎,并亲自献唱;李裕孩子出生后,边学道认孩子为干女儿。

就算是头猪,也看得出边李两家是通家之好。

巴结上李裕,不说等于巴结上边学道,起码也能借一些光。

拿来说,如果在节目录制期间跟李裕处好关系,有李裕这尊大神罩着,有道传媒必定倾斜资源力捧,大火的几率势必大增,而大家来参加节目为的不就是立身扬名名利双收吗?

事实上,演艺圈里有容貌有才华又敬业的人一抓一大把,之所以混出一二三线三六九等,差的无非是运气,而运气很多时候是贵人的同义词。

有贵人即有运气,没贵人即没运气,就这么简单。

道理很浅显,也很容易想通。

于是就出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幕——盲选双向选择时,庾成庆组的吸引力跟刘喜组不相上下,甚至犹有过之。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第一季里实力和美貌兼备的女学员大多选择了庾成庆组,没选的,不是不想选,而是因为庾成庆没转身。

就这样,庾成庆组个学员,六女两男,个个颜值爆表,包括李裕。

李裕一直高颜值,以至于一些不了解内情的人见李裕如此年轻就身居大集团公司监察部长的位置,还以为他是走了脸的后门。

颜值高,身材好,性格开朗,沉稳有气场,再加一条多才多艺,只要不跟边学道那样的妖孽比较,李裕妥妥的优质男一枚。当然,李裕已婚并且已为人父,这一点让一些异性梦碎,可从古至今一直有不怕死的人,也一直有富贵险中求的人。

一场考验悄然向李裕和李薰袭来。

7月0日盲选最后一期播出前两周,也就是节目录制完第二天,节目组和四位导师请32位进入第二轮的学员一起吃了顿饭。

次日,四位导师又请各自的位学员一起吃了一顿饭。

两次饭局,李裕全是中心。

大饭局上,不仅本组学员和别组学员过来找李裕喝酒说话,四位导师和节目组上上下下的负责人也全都过来敬了一杯酒,开口第一句全是“我干了您随意。”

李裕确实随意了,不然几十号人一个挨一个地敬酒,他真受不了,而且也没必要喝那么多。

酒桌上,李裕跟其他学员的差距进一步显露出来了。

身为大集团公司高管,李裕见多了应酬场合,所以无论学员还是导师或是工作人员,他应对起来全都滴水不漏,既得体又让人如沐春风,让人真切感受到商界精英的气场和魅力,这种魅力瞬间秒杀了在场所有男学员,跟三位男导师比也隐隐更胜一筹。

于是,在组长之外,李裕又多了一个头衔——班长!

本来呢,32位学员只有组没有班,是另外三个组的学员实在太嫉妒庾成庆组的7位学员了,于是借着酒意强烈要求李裕当班长,高喊要在班长的领导下“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李裕实在推辞不了,只能接受了。

接受的结果是,其他三个组无论哪组聚餐都会喊李裕这个“班长”,然后无论哪个组聚餐,另外三个组的人都会闻风而来,最后变成全班聚餐。

在全班聚了五次餐后,李裕宣布戒酒养嗓子。

然而,聚餐虽然免了,打着请求帮忙选歌和探讨演唱技巧等名义单独来找李裕的人多了起来,特别是一些女学员,邀请名目和地点让人眼花缭乱浮想联翩。

面对一堆邀请,李裕一概婉拒。

碰壁后,有人有所收敛,有人锲而不舍,有聪明人则在庾成庆身上下起了功夫。

下功夫无非是想让导师庾成庆安排自己跟李裕结对pk。

虽然第一轮跟李裕pk“必死无疑”,但好处是两人同唱一首歌,需要面对面交流,需要一起合练,一起彩排。

再往深了想,一男一女在台上同唱一首歌,为了现场效果,极有可能会设计一些对视啊牵手啊之类的动作,这总归是话题吧?

就算对视和牵手全没有,等宣布结果,被李裕淘汰掉自己后,在台上掉几滴眼泪,绅士的李裕总会过来给一个安慰的拥抱吧?到时因为情绪激动紧紧反抱住李裕大家也能理解吧?被淘汰了,即将告别深爱的舞台,抱的时间长一点也说得过去吧?

最后的最后,相识一场,酒也喝过,人也抱过,你李部长亲手中断了我的选秀星途,来日我找你帮点小忙想必不会不帮。

帮了忙,一方为表示感谢请吃饭喝咖啡,另一方想必不会不来。

只要有理由联系见面,那么就有无限可能。

第一个私下找庾成庆想要跟李裕结对pk的是创造第一季导师最快转身记录的秦幼宁。

气质出众的大美女秦幼宁在整个第一季32名学员中外形条件稳居前三,属于不靠嗓子靠脸也能在娱乐圈混一口饭吃的那种人。

在任何国家美貌都是圈粉利器,秦幼宁登台那期节目播出较晚,按理说跟前几期学员比拼网上人气她很吃亏,结果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周,她的网上人气值就杀进前六,直逼第五名。

上升势头如此迅猛,除了人漂亮之外当然也因为她嗓子好加上盲选时歌选的好,一首既有感情又有技巧,十分惊艳。

面对秦幼宁的请求,第一次当导师的庾成庆还没完全摸清套路,他出于惜才和节目人气的考量,不太希望秦幼宁当第一批炮灰,于是他没有当场表态,而是跟秦幼宁说要想想再做决定。

庾成庆需要再想想,边学道已经不需要再考虑。

为了回购股份完全执掌开心网,程浩终于出到了边学道的心理价位,只犹豫不到0分钟,他就指示负责谈判的武思捷同意开心网方面的回购方案。

三个小时后,武思捷把电话打到边学道的手机上,说程浩想见他一面。

买卖不成仁义在,想见,那就见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