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俗人回档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425章 诱人的悬念

第1425章 诱人的悬念

互联网时代,掀起全民收视狂潮的播完第三期就引起了国外多家综艺娱乐公司的关注。

形式新颖,内容健康,制作精良,社会效应显著,几乎从第一期就表现出“现象级”综艺节目的爆发力和影响力,所以各国业内人士一致认为这款节目十分有潜力,极有复制价值。

当然,全面的判断要等到第一季全部播完才能做出,毕竟节目后面几轮的比赛模式还没有看到。

不过,对有道传媒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这档节目后半程出问题的可能性极小。

原因嘛……只要记忆力不差,都记得前两年有道传媒曾派人满世界学习取经挖人。有道传媒的人把亚洲欧洲美国的知名娱乐公司走访了个遍,那些虚心请教学习的中国人给各家公司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现在大家对有道传媒制作的一炮而红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是厚积薄发的结果,成功理所当然。

另一方面,一些心思灵活的人暗中打起了的主意,结果,稍稍一打听,他们失望了!

早在一年前,有道传媒就已经在全球主要国家注册了(the-voice)的商标,不只商标,域名也注册了,不留一点缝隙,精明得让人丧气。

好像猜到了一些人心里的小盘算,盲选结束后,有道传媒“一姐”廖蓼接受了一家中央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她明确说道:“的成功不是偶然!在观众看到节目之前,有道传媒上下几百人默默工作了一年多,我们先后派出200多名员工赴个国家考察交流学习。为了挖掘优秀学员,公司的6个海选导演组不仅走遍国内的省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还远赴海外3个国家跟有潜力的学员见面,前期人力财力物力投入巨大。”

“正是因为前期投入巨大,为了保护知识产权,集团法务部成立了一个子部门,专门负责有道传媒旗下节目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和法律维权。在此,我特别想说一句话……只有保护好知识产权,才能迎来原创的春天,而如果保护不力,版权的经济效益体现不出来,谁还会愿意花大力气去做原创节目呢?”

报道出来后,该听懂的人都听懂了。

简而言之一句话:有道传媒原创节目花了很多钱,所以十分重视自家节目的版权,如果有人侵犯知识产权,有道集团法务部有专人负责打官司。

廖蓼这篇专访非常及时,它打消了一些人心里的贪念,同时也为版权输出做好了铺垫——想复制节目模式?可以,来买!

这时,一个想法从人们心底朦朦胧胧地浮现,渐渐汇聚成一个诱人的悬念——难道的版权真能卖到国外去?

之前从来没有过,若是真的实现版权输出的突破,对国内电视圈会是多么大的鼓舞?对文化输出自信心又会是多么大的提振?

真是万分期待啊!

……

……

中欧商学院eba高级总裁班班长和第一季班长,两位“班长”终于进行了第一次合练。

一共合练两首歌,和原创新歌。

知道边学道时间金贵,廖蓼十分重视合练,不仅把节目音乐总监和现场乐队全拉了过来,还把的词曲作者和编曲者也找了来,现场跟李裕边学道讲解创作时重点考量的地方,以便两人最快练出理想效果。

对廖蓼安排的额外工作,没有人不满或推辞,相反都很积极,因为大家知道服务的对象是大佬边学道。

边学道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合练时找机会跟他说几句话,合一张影,妥妥的自抬身份利器。

而若是运气好,入了传媒大亨边学道的法眼,那可就机会无限,前途无限了。

抱着差不多的想法,一众人等早早赶到排练地,最迟的一个,也比约定时间早到了30分钟。

边学道和李裕也提前到了,比约定时间早了差不多0分钟。

进门后,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的李裕问廖蓼:“乐队怎么来了?”

廖蓼看着朝这边走来的音乐总监说:“上台什么样,练习时就什么样,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俩尽快熟悉全部环节,最快进入状态。”

李裕听了扭头看向身旁的边学道,笑嘻嘻地说:“给大家发加班费时,记得把我也算进去。”

确实是“加班”,因为在场所有人的工作合同上都没有写单独陪某位学员练习这一条,属于标准的额外工作。

得李裕提醒,边学道跟在场的人挨个握手,一圈下来,他站在场地中央扬声说:“占用了大家的休息时间,实在过意不去,等节目结束,我请大家吃饭,希望大家都来。还有,老实讲,我已经有阵子不唱歌了,心里其实很担心会在台上出丑,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仰仗诸位了。”

“哗!”

周围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在场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边学道,见面之前,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身传奇光环的大佬会如此平易近人,个人魅力值简直ax。

开场良好,后面的练习环节所有人都尽心尽力,三遍之后,整体配合默契度已经接近登台标准线。

不练不知道,一练发现很适合边学道和李裕,两人的声音一个气贯长虹,一个侠骨柔肠,搭在一起效果非常棒!

两首歌,前后一共练了六遍,边学道的嗓子有点累,于是首次合练提前结束。

回酒店的路上,李裕坐副驾驶,边学道和廖蓼坐在后排,因为嗓子都很累,所以车里没人说话。

行到半程,李裕觉得太静了,伸手按开音乐,音响里随即传出林子祥的。

“这晚这晚会暖到爆炸,

这晚这晚会热到爆炸

这晚这晚会兴到爆炸

这晚这晚会劲到爆炸……”

一首歌没唱完,廖蓼说:“关了吧,听得我都快喘不上气了。”

前排的李裕关掉音乐,廖蓼扭头问边学道:“卖掉开心网,你是怎么想的?”

“怎么忽然关心起这个来了?”边学道笑着问。

“只是觉得意外。”

“没什么好意外的!投资开心网本来就是一笔生意,只要他们出的价儿达到超过我的期待利益,我自然卖掉它。”

“可是……”整理一下语言,廖蓼说:“以开心网现在的势头,你怎么确定心里的期待利益不是错误的估值?”

“没法确定!”

不能说实话的边学道故作洒脱道:“只要赚了钱就好,多点少点无所谓。”

廖蓼听了,拍了一下李裕的座椅:“你信吗?”

看着后视镜,李裕头也不回地说:“不信。”

无语几秒,边学道眨着眼睛说:“在你们眼里我就那么爱钱?”

廖蓼一脸严肃地说:“爱财之心可昭日月。”

……

……

香港,午后,微雨。

祝天养和祝德贞父女并肩站在一处能俯览河东花园的地方,看山看海看风水。

知道父亲一身杂学,祝德贞没有出声打扰,直到雨过天晴,阳光洒下万丈光芒,她轻声开口:“怎么样?”

双手背在身后,祝天养感慨道:“确实是好地方。”

勾着嘴角,祝德贞说:“福地福人居!”

看了一眼女儿,祝天养豪气地说:“你要是喜欢,我去找边学道,让他割爱卖给我。”

“我不要!”

“不喜欢?”

“喜欢。”

“那为什么不要?”

“一个人住没意思。”

知道女儿这是深陷于情,爱屋及乌,祝天养叹气道:“我有点后悔当初逼你接近他了。”

扭头看着父亲,祝德贞目光平静:“人生短暂,我想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祝天养听了,抬手搂着女儿肩膀说:“什么都不要想,喜欢就去追,我祝家的女儿向来随心所欲敢爱敢恨。”

“爸,谢谢你!”

“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只要是发自内心的,我都永远支持你!”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