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俗人回档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427章 内在美

第1427章 内在美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段明秋聪明一辈子,偏偏在人生最关键的时间点犯了错。

齐三书老爹退二线前,本已经为段明秋安排好了去处,一个有上升空间且有实权的位置,结果组织部谈话前段明秋坚决离婚,气得齐书记临时改了主意。

改主意,是因为段明秋的决定让齐书记觉得他胸无大局不堪大用,一个弄不好会拖累齐家。

段明秋妻子家虽然没什么背景,但段明秋跟一个女演员眉来眼去齐书记有所耳闻。

干部为小三离婚,这事一旦被人捅出来就是一桩丑闻,然后有心人稍稍推波助澜,提拔段明秋的齐书记肯定跟着难堪。

当然,段明秋为齐家鞍前马后服务多年,安排还是要安排的,就是这位置……还是不要太显眼的好。

于是……

段明秋离了婚,也付出了仕途崎岖的代价,不过他不在乎。

遇到冉敏后,如同一夜之间年轻了十岁,段明秋爱笑了,一些想法变了,也难以忍受跟早已经毫无共同话题的妻子同处一室同睡一榻了。

在段明秋看来,如果不能在提拔前恢复单身,履职重要岗位后再想离婚难上加难。

对段明秋的选择,齐三书不鼓励,但也不反对。

他认识段明秋的妻子,一直觉得那个没什么文化,整天顶着一头黄色卷发跟人打麻将,家务全交给保姆然后偶尔还当着保姆骂丈夫的女人实在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

至于冉敏,今天之前齐三书只坐在车里远远见过一面,知道有这么个人,对得上号,但没打过交道。

不过当段明秋亲口求齐三书,想让他帮忙把冉敏签进有道影视传媒后,齐三书略一沉吟就答应了。

齐三书跟段明秋的交情远超外人想象。

前些年齐三书为了兴趣爱好各种奇葩荒唐时,段明秋全力支持。尽管段明秋的能量本质上是齐书记能量的延伸,但他对齐三书兴趣爱好的理解是真心的,同时也正是得段明秋各种提醒和约束,齐三书无论怎么玩都不过线,没给老子惹一点麻烦。

因此,亦兄亦友的段明秋第一次开口相求,无论多难齐三书都必须帮忙,于是就有了这顿饭局。

让齐三书欣慰的是,大发后的边学道还是善解人意的边学道。

冉敏入席后,当黄胖子说出冉敏参演过的影视剧,边学道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一丝惊讶,开口问:“不知现在主业是经营这里还是……”

冉敏听了,瞪大漂亮的眼睛说:“这里是我跟朋友合伙开的,平时有专人打理,没事我不怎么来的。”

“那主业拍戏?”

叹了口气,冉敏脸上挂着失意:“演艺圈水深,竞争激烈,像我这样的演员其实就是混口饭吃。上个月本来有部戏,试镜通过了,结果导演……”

说到这里,冉敏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段明秋,转失意为浅笑:“算了,不说了,明秋最近胃不好,我替他敬酒。”

确实要敬酒,今天这个局是段明秋手里最大的资源——边学道和祝植淳是顶级富豪,齐三书和黄东升父辈封疆掌权,都是关键时刻能消灾平事的人物。

在选择段明秋前,冉敏猜到他会有一些齐三书黄东升这样的关系,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边学道和祝植淳这些资源,真真是捡到宝了!

第一杯,冉敏敬的齐三书。

她显然知道齐家是段明秋的根儿,无论谁在场,齐家人都必须排第一位。

第二杯,冉敏端杯看着边学道说:“边总,这杯我敬您,愿您事业兴旺,无往不利。”

笑着端起杯,边学道看着冉敏说:“谢谢。”

齐三书见了,微挑一下眉毛想要开口,边学道接着说道:“我忽然想起来,有道传媒正在筹备两部剧,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话音落下,冉敏激动得一下站了起来,连声说:“有兴趣!有兴趣!边总,太……太感谢您了!”

说话时冉敏脸红红的,整个人兴奋得像要发光一样,任谁都看得出她欣喜若狂。

她实在是太高兴了!

论身材论容貌论演技冉敏完全不输当下的一些一线女明星,可她一直不火,差的其实就是资源。

在经历一些事情后,冉敏一度想过离开这个圈子,于是她跟朋友合伙投资开店,读ba,还找了一个看着顺眼在社会上吃得开有安稳职业的男人。

事实上,冉敏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段明秋更有实力的男人。

因为比起一线女明星,冉敏这样名气不大美貌拔群的女演员反而更容易被一些低调的有钱人接受,因为娶她们不会像娶一线女明星那样被媒体扒个精光推到聚光灯下。

然而冉敏还是选择了段明秋,因为她是个聪明人,她活得明白,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然后,命运给了她一个惊喜。

两人订婚后,段明秋告诉冉敏他跟有道集团老总边学道是旧识,可以帮她找一些资源。

在演艺圈混的人对资本的认知远高于普通人,所以冉敏比段明秋更清楚有道影视传媒这种公司的实力和爆发力多么惊人。

现在……

段明秋不仅把边学道请到了自家会所,边学道竟然还先开口邀请自己加盟有道传媒的影视项目,这简直……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饭桌前。

冉敏说完感谢的话,段明秋也站了起来,举杯冲边学道认真地说:“谢谢!”

在领导身边服务多年,段明秋智商情商双高,他知道今天为了帮自己在冉敏面前撑面子边学道送了一个大人情给自己,以他的位置和能力,这份人情怕是很难还上。

之所以说是“大人情”,因为边学道金口不轻开,现在既然开了金口,那只要不是冉敏实在扶不起,一线不敢说,那个需要很多因素配合,晋升二线或者准一线还是不难的,毕竟有道传媒的资源摆在那里,捧出个二线易如反掌。

两个小时后,饭局结束,宾主尽欢。

冉敏最后上桌,结果她喝的最多,到散席时已经有些醉了。

边学道做事喜欢送佛送到西,上车前,他拉着祝植淳在会所门前说了几句话,弄得几波客人不进也不出,站在门里门外围观难得一见的大佬。不用猜,边学道跟人在描澜吃饭的事肯定会被人发到网上,然后描澜的生意肯定会火爆一波。

跟祝植淳说完事情,边学道坐进车里,看着李兵说:“今天不回酒店,去华府天地。”

知道边学道会来,徐李两家人都没睡,凑成一桌麻将,边打牌边等。

等,是为了表示尊重的态度。

边学道到家后,大家聊了一会儿,包括李碧婷全都回了各自房间,把客厅留给边学道和徐尚秀。

洗漱完,边学道挨着徐尚秀坐在沙发上,搂着徐尚秀的肩膀说:“本来想早点回来的,女主人太热情,不好先走。”

在边学道身上闻了闻,徐尚秀问:“喝了多少酒?”

“差不多六杯!”

知道边学道喝酒的习惯,徐尚秀说:“看来是很好的朋友。”

脑海里回想将军山下和四山往事,边学道说:“认识有些年了,当初都帮过我。”

“哦!”

“今天吃饭发生一个小插曲,你想听吗?”边学道问。

“你说我就听。”

“晚上吃饭的地方是……”

怕徐尚秀不喜自己帮一个喜新厌旧的家伙,边学道把段明秋的身份修改成离异单身多年的忙碌大秘。

果然,听他说完,徐尚秀脸上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情绪变化,她轻声说:“一个秘书,一个演员,这个冉敏若是红了,你觉得他俩能走远吗?”

“那是他们的事,我给了他们想从我这里得到的,其他概不负责,也不关心。”

头靠在边学道肩上,徐尚秀柔声说:“在大家心里,估计你跟超人差不多。”

“我不想当超人。”

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边学道忽然有点意兴阑珊:“超人是人不是神,很多人却把他当成神,以为他无所不能……等有一天发生一场他拯救不了的灾难后,就会有人觉得是他的错,把失去亲人的疼苦和各种损失归到他身上,怪他怨他恨他。”

仰头看着边学道的脸,徐尚秀俏皮地说:“就像蜘蛛侠,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低头亲了一下徐尚秀的头发,边学道认真地说:“我不是坏人,但跟善良人的想象还是有不小出入的……”

“人其实都差不多,既不是天使,也不是该杀千刀的。”徐尚秀插话说。

又亲了一下徐尚秀头发,边学道继续说道:“我也想达则兼济天下,并为之努力,可在我心里,我真正在乎的只是想让身边人的人生多一些幸福快乐,仅此而已。”

边学道说完,徐尚秀紧紧搂着他的腰,静静呼吸不说话。

……

……

第二次跟李裕合练,边学道带上了徐尚秀。

在排练场见到廖蓼,徐尚秀表现出只有熟人才能见到的开朗,廖蓼也一改高冷逼人的画风,少见地露齿大笑。

两人一个是现场总管,一个是头号观众,结果完全不关注边学道和李裕的合练情况,一人一杯咖啡坐在休息区聊天。

几年不见,徐尚秀夸廖蓼变成了两人大学时戏言的“360度无死角瘦美人”,廖蓼凑到徐尚秀耳边说:“刚才进门,你俩走在一起很有cp感。”

双手捂着咖啡杯,徐尚秀侧头看着廖蓼问:“你呢?有男朋友吗?”

“男朋友?”朝边学道和李裕的方向一努嘴,廖蓼说:“我现在被他支使得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还有精力交男朋友?别说我了,你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喝了一口咖啡,徐尚秀微笑说道:“下个月我去美国读书。”

“美国?留学?”

“嗯,耶鲁,他安排的。”

愣了两三秒,廖蓼微微点头:“深造一下也好!”

说完,廖蓼像大学时一样拍了拍徐尚秀的手背:“我最近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剧本,你看书多,帮我参谋参谋。”

“剧本?什么名字?”

“(内在美)。”

听廖蓼大致讲了一遍剧本内容,徐尚秀说:“这不就是里的创意吗?”

“是很像,不过我们拍出来是给成年人看的。”

“爱情?”

“嗯哼!”廖蓼勾着嘴角说:“我已经想好了,真要是拍这个本子,我就拉你男朋友上去客串男主的一个变身,哈哈,电影肯定卖座。”

“他?”徐尚秀的笑容里透着不相信。

“玩票而已,有什么的?你看过吧?里面一个露面几秒的路人龙套其实就是取景酒店的老板。另外里的龙五,你知道是谁吧?还有,维珍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各种现身自家品牌的营销。”

“理查德-布兰森和他性格完全不一样!”徐尚秀坚持自己的看法。

廖蓼缓缓摇头,看着场地中央手拿曲谱正跟李裕对节奏的边学道说:“我们一生努力,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曾存在过吗?真拍的话,不论他答不答应,我都决定上去客串一个变身。”

“你?”

“对啊!刚才不是说了吗?男主角随机变成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东方人西方人黑人……怎么样?要不你也来客串一个?”

徐尚秀:“……”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