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生淫乱专辑 > 全文阅读

正文 148、女教师的课后辅导(2)

148、女教师的课后辅导(2)

美穗狼狈得猛摇头。事实上与丈夫性交后马上就被叫出来,在厕所内做了口交之后,残余的欲火又被点燃,却是百口莫辩的。

加上套着项圈,只着一件黑色的裤袜在街上跑着,还乘坐在机车上,再加上从对向车及并行的车中,投来好奇及嘲笑的眼光,那种身心的冲击,无疑的在美穗的体内,掀起一股狂澜的波涛。

而且那是连丈夫也不可告知的羞耻秘密。

“可是你的rǔ头这样地硬,而且变尖了。”

那知的手指故意在她满的胸部上的rǔ头,像要摘下它似的捏着。

“啊!”

美穗忍不住地颤抖着身体。美穗毫不知情那隐藏在绳索下的rǔ头,已呈现充血状态。

“被绑着感到差耻,但实际心里很喜欢对不对?”

“讨……讨厌……才不喜欢!”

“那为什么rǔ头会硬起来!”

那知开始揉搓着整个胸部。

“那……那是因为……光着身子很冷。”

美穗支唔其词地答话。

“呜……啊……”

对于被这么用力地揉搓着,美穗拼命咬着牙忍耐着。那知的爱抚,跟强暴她时一样的粗暴野蛮。但美穗的身体不知不觉已不觉得寒冷。

那知抓着绑着手的绳索,走向校园的中央。

“啊……”

“抬起脸来,胸也得挺起来才行。”

不知何时树枝从脸上滑落了下来。

“痛……呜……”

美穗只觉脸上及身上一阵剧痛,其裸身也颤动着。

“在运动场上慢跑可是老师最擅长的项目呢!先在运动场上竞走一圈吧……”

“……”

美穗站在黑暗校园的竞赛场上,呆然地环视着四周。

“你回答啊!”

那知用树枝打在她的臀上。

“竞……竞走……好好……”

“好……我知道了,这样子回答。”

又叭地打下去。

“是……是……我知道了……”

美穗匆忙地点头回应,蹲在背后的那知,离她约有三十公分,手上拉着绳索。

“来,可以开始了。”

那知毫不留情地鞭打在她那被黑色裤袜包裹的臀部上。

美穗拖着沉重的脚步开始跑了起来,不!与其要说跑,不如说是像小跑步般的感觉。但!无论如何还是得前进的,美穗拼命地迈开脚步。

虽说是平常身为老师最擅长的,但此时却有难以言喻的屈辱。为了不让人看到,非得快一点结束不可。但是脚步无论如何也跑不快。刚才的疲劳还残留着,从白天的被强暴的时刻开始,美穗的肉体和精神就一直处在紧张的状态下。因此二百米的竞走感到是如此地长久,这对她而言倒是第一次。

特别是脚踝及小腿处,已有些僵硬感觉。

“觉得如何啊?”

“请饶了我吧!”

喘着气,美穗虚弱地求着他。

“那……现在用爬的一圈。”

“不……不可能的。”

叭地,树枝又打在大腿上。

“不快点做,很快就清晨罗。”

美穗垂头丧气跪在场地上,解开绳索的双手按压在地上。看着竞走场的砂,咬着唇走着。不知不觉中,泪水竟溢出来。

“老师……你在哭……”

“猛地抬起脸,那知就站在身旁。刚好是绕场半圈的地方。”

“是啊!”

“你觉得自己可怜?”

“是啊……被这样虐待……”

拉着锁的那知说道:“被凌虐的老师的模样,看起来真可爱。”

“呜……”

美穗皱起眉,闭上眼睛。

“我要再虐待老师。”

那知一口气地跨坐在美穗的腰背上,两脚悬空着。

“老师是马,一匹雌马。”

“好……好重哦……”

背骨被重力地压挤,美穗发出哀叫的声音。

“向前走!”

“做不到啊!”

“你想背叛我?”

那知毫不退让地挥着树枝。

“走!”

坐在背上的那知摇晃着身体催促着。

“啊!”

整个身体好像要被压垮般地,美穗仍得咬紧牙开始爬行着。

“办不到,是吗?”

那知将本来两腋下的脚,跨在美穗的两肩上。

“咦!”

脚跨在两肩上,使得美穗的重担更加一层,虽勉强支撑,但两个手臂直发抖。

“太慢了。要跑步,再快一点。”

树枝狂乱地鞭打着。

“呜……呜……别打了……”

如要麻痹般的痛楚袭击着美穗的身体。

“呜……”

现在连腰部的关节也好似要松跨掉般的。但无论如何得苦撑着走完才行。

“途中若倒下去,就再绕一圈。”

一边说着,那知的手垂放到胸前,抱着胸部,另一手伸入裤袜内侧,抚摸着她的下体。

“啊!”

反射性地身体都僵硬了起来,美穗不由得几乎要失去了平衡,叫了出来,但此时,唯有不去管那知的爱抚,专心走路才是上策。

那知用指头旋转着rǔ头,另一只手直接在yīn唇上揉搓着。全身已渗满了汗水。

而且此时还在做着如此劳累的运动,但同时,体内却有一股异样的炽热正鼓动着。

终于美穗像雌马般地完成百米竞走,但体力也耗尽地倒在地上。

“不愧是体育老师,我会给你奖赏的!”

用树枝敲着大腿,美穗终于发抖着站了起来,被那知背着来到校舍入口边。

“很性感呢……老师……”

美穗闭上眼睛,她已累得没有一丝力气。

“老师……看起来你是有所感觉的呢!”

美穗微微地睁开眼,看到胸前二个沾满唾液的尖端,不禁大惊出声。

“啊!”

那知的手不知何时正重重地包裹着自己的胸部不停地揉搓,体内忽地有一种甘美的感觉涌现而出。美穗的体力好似又复苏了。由于那知的爱抚,竟使自己体内产生一股莫名的兴奋。

本来自己是要抗拒的,无奈身体却有这种不听使唤的反应。

那知的技巧忽然之间变得很厉害,是不可能的,但是美穗那狼狈的反应,令那知充满了自信。

并不需要太焦急的,只要温柔的爱抚,美穗一定能感受到的……那知一边对自己这样说,一边用舌头专心地舐吻她的rǔ头。

“啊……哦……”

美穗的上半身开始抖动得厉害,这是刚才透过望眼镜,从中条夫妇的寝室中窥视而学得的技巧。

那知的舌,先吻着乳晕的部分,再温柔地包裹住已挺立的rǔ头。同时另一只手揉搓着胸部,另一只手则从腋下抚摸至下腹等部位。

“呜……”

那知的手指伸入裤袜中的丰满双臀上,用中指慢慢地抚摸下去,再从下端慢慢地滑溜上来。

这是丈夫经年累月摸索出来,用以刺探美穗的性感地带的方法。因此她的身体会有所反应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即使是同样的爱抚,其触感还是有微妙的不同,而且反而有一分新鲜感。

现在自已的肉体似乎很能接纳来自于那知的凌辱,而且身体的反应似乎比起背叛丈夫的罪恶感还要来得强烈。强暴时是不可抗拒的,但现在自己的肉体的反应却不同。

那知的指头又滑入裤袜的内侧,按压在汗水淋漓的毛上。不要—美穗在心中呐喊着,游移的手指,正刺激着她敏感的性欲,在心中开始点燃。

“好热……而且好湿……”

那知的手指探入yīn唇的入口内,看着她的脸庞,美穗因绝望和羞愧,使得白的裸身都染红了。

“很不错吧……老师……”

“住手……”

美穗虚弱的恳求着。

“你不是想要吗?所以我就放进去啊!”

那知的腰贴着的黑裤袜开始被他拉扯到脚踝处。而他自己也拉下自己的牛仔裤,两只脚交叉叠放着。

那知的股间碰触到美穗的下体。美穗不禁疑惑起来,刚才的那次口交不是才刚shè精吗?连傍晚的强暴那知加起来已经是二次,但现在那知年轻的精力又膨胀鼓动,堂堂地挺立着。

灼热的yīn茎尖端,压入了yīn唇的内缝内,一时之间,心中忽然有一种甜美的期待与兴奋。

现在是第三次,那知对自已的身体构造似乎已了如指掌。而对yīn茎的侵入也变得很顺畅,一下子就接纳了。

美穗两手抓着那知的手腕。有点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了。比起数小时前,丈夫的那根,那知的似乎大很多且硬度更强,更有充实感。

那知把腰往上顶。美穗尖声叫着,手指紧紧地抓住那知。

穿着高跟鞋的脚颤动着,当yīn茎的尖端碰触到子宫时,她本能的想要回避,但是那是白费力气,那知更用力的把yīn茎深插进去,下体的体毛互相摩擦着。

“呜……啊啊……”

已为人妻的成熟肉体,加上年轻旺盛的生命力的鼓动,她似乎已渐渐陶醉在忘我的性交欢愉之中。

那知开始扭动,而且越来越强劲,还带有节奏感。

“喂……觉得很棒吧?”

那知一付如痴如醉的表情在她的身边低语。

“是……是……”

那知吻着美穗的唇。

“呜……”

那知缓缓地扭动腰身,傍晚时的强暴,只是满足自己的欲望,单纯地发自己的兽欲,但现在却不时试探着美穗的反应,享受着肉体微妙的触感。

美穗也有了不同的反应,她用右脚也开始摆动着腰。让自己的腰身更贴紧着那知的yīn茎。

在不知不觉之中,她似乎已陶醉在那知年轻精力的凌虐之中,而事实上正不断进出的yīn茎也已经确实地点燃了美穗的性欲之火。

其实在这九年间,和中条的性生活说要十分满足是骗人的,但是她从来也没有三心二意的想法。而且中条也深深爱着她,那就足够了。

但此时,她的身体却已背叛了丈夫。她的肉体正由于年轻yīn茎的刺激,而沉溺在快乐的性爱漩涡之中。

“老师……把舌头伸出来……”

那知抚摸着美穗的秀发,一直到她的脸颊,美穗吃惊的看着那知。

“我想吻你,我想吸吮你的舌头。”

“……”

美穗的喉间咕噜作响,经过那知温柔的爱抚,和先前的抗拒反应已有截然不同,她渐渐产生一种快感。

“若不照我着我说的话做,可要把你丢在这里哦……”

美穗怯怯地伸出舌头。那知的舌头和自己的舌尖相互摩擦着,然后由侧面左右地舐着。美穗微皱着眉,她从没想到隐藏在体内的性欲,竟能这样被挑逗着,而且也料不到那知竟有如此细腻的技巧。两人的舌头犹如蛇一般的纠缠着。

“喔……喔……”

美穗不觉扬起更涨红的脸,她的喉间发出呻吟声。

“呜……呜……”

舌头被吸吮得几乎要痛起来,身体内强烈而甜美的感觉不断的扩大。美穗只觉得四肢,连趾甲都要麻痹了。

那知的唇一离开,接着马上如中条的爱抚方式般地,从脖子内侧到耳边一直慢慢地吸吮,而另一只手则揉搓着成熟的胸部。

“呜……啊……”

美穗反射性的叫出声来。

那知乘胜追击,插撞着yīn茎,摆动着腰身。下体内部的yīn蒂摩擦的同时,也同时摩擦着子宫。

“喔……喔……”

哭泣般的呻吟声震耳欲聋,同时美穗的手还紧抓着那知的肩,仿佛从体内的深处正不断地涌出,那蕴藏了九年的爱欲之泉源,刹那之间好似全喷出来。

“喔……”

那双腿不停地抖动,激烈的悸动又再度开始。

“啊……啊……”

随着喊叫声的提高,美穗也自动贴近那知面向自己的嘴唇。

性交的快乐,使两人忘我的陶醉其中。

羞怯的肉体,整个都濡湿了,美穗插入的舌头在那知口腔内游移,不仅是身体,整个灵魂似乎都已沉溺在性爱的狂澜之中。

美穗的右膝完全地弯曲着,她也熟练得摆动着腰身配合yīn茎的攻击。

美穗露骨的反应,使得那知欣喜不已,热情的泉源即将爆发。

“我……我要出来了喔……”

那知在她的耳边呢喃,好像连最后的生命都要放弃似的,使尽全力,把腰往上突撞。

“喔……喔……”

美穗的肉体一下子涌进了那知滚热的jīng液,她抓紧那知的肩膀,发出快乐喜悦的呻吟声。

放出了jīng液之后,那知仍然紧抱着美穗的身体,唇静静地贴着她的唇。

美穗也闭上眼,似乎精神仍沉迷在官能享受的余韵中,她温顺地接纳他的唇。

“很棒……老师也出来了吧?”

美穗皱起眉,抬起脸。

“你也出来了吧……嗯……”

“没有。”

“说谎。不然怎么会这样湿?”

“我不知道。”

那知的眼光像冰冷的刀箭般地锐利。

“拜托……让我早点回去。”

“你那么想回中条那里吗?”

“若是让他知道我不在的话,就惨了。”

“不可以,不可以回去,老师已经达到高潮,现在已经是属于我的人了,要听我的话才行。”

起身的那知,背包拿出白色的毛衣和迷你裙。

“穿上它。”

从那知手上递过来的衣服,是美穗在休假时,被丈夫央求穿上的紧身而大胆的衣服。

“我最喜欢那衣服了。”

是强暴后,从美穗屋子拿出来的衣服。

美穗只剩裤袜的身体,直接就穿上那衣服,虽说比起光着身子要好多了,但是穿上这套衣服,紧贴着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凹凸有致,看得十分清楚。平常若是她外出的话是绝对不穿这一件的。

“要不要去校园中散步。”

“不……已够了,今夜就这样子吧。”

“我要老师完全属于我!”

“可……可是里面不是那么简单就进得去的……要是被发现可不得了。”

“向警卫打个招呼不就好了!”

“嗯!”

“走吧!”

那知拉着锁,走向警卫室。

“你跟他要钥匙,好进去里面。”

“那……那要说什么好……”

“自己想吧!”

那知在警卫室前打开项圈的锁。

美穗全身发抖着,身上穿这件衣服,要忽然在人前现身,胸部的坦露以及超短的迷你裙,让她觉得实在羞耻不已。

美穗从窗外偷看进去。只见坐在椅子上的老警员正在打着瞌睡。美穗敲敲门,他睁开惺忪的睡眼。

“我是教体育的中条。把重要的书籍放在教员室了,很对不起,不知可不可以借我钥匙一下?”

透过窗户,看到美穗,很迷惑的看着她:“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不用了,没关系……而老伯也不方便离开这里的!”

堆满了笑容,接过了钥匙。来到校舍入口,看到那知。

“你先走。”

那知站在背后,拉着项圈的锁。一走进阴暗的走廊,那知的手马上就撩起超短迷你的裙角,抚摸着她白嫩的臀部。

“啊!”

“不可以停下来!”

“呜……”

臀部的肉被揉搓着,美穗只能咬着唇,垂头继续走。

“好美的屁股老师……露出半个屁股在学校中漫步感觉如何啊?”

“可……可恶!”

“那……那我再卷上去点!”

那知再把白色的紧身迷你裙卷到腰上来,美穗直觉的把迷你裙的前面往下压。

“放手!”

树枝无情地打在大腿上,美穗只得黯然放开手。

“真不错,露出屁股的老师。”

那知的手伸进臀部内那深奥的内缝间,开始玩弄着,美穗的身体微微颤抖。

她的心中现在不只是羞愧和屈辱了,从公园到走在住宅区,以及散步在校园中,有一股莫名的喜悦及狂热的鼓动已酝酿而出。

此时爱抚技巧的灵巧,笨拙与否已不是关键所在。而是透过那知毫无顾忌又粗暴的手,已彻底地将美穗的性欲完全地点燃了。

一进入教员室,走到正中央的地方,那知才把手指拔出来。

“露出屁股的老师,真是一个大色鬼呢?这里居然湿成这样。”

那知故意把指头伸到她的面前。

“你把它舐干净!”

“呜……”

皱着眉,美穗对着那伸过来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含着。

“现在教员室内空无一人,又连屁股、阴部都露出来,感觉如何?”

“啊……羞死了……”

正因为站在这平时为人师表的工作场所,那种羞耻感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我要让你再觉得羞愧些!”

那知把短毛衣也卷上去,让她的胸部露出来,然后自信满满地揉搓着。

“啊……啊……”

美穗忽然觉得有一股敏锐的快感传遍了全身。

“在那边弯着腰。”

那知指着数学老师又兼学生主任的桌子,美穗两脚并拢靠着桌子的边缘。露出的屁股,碰到桌沿的木头,只觉无比的冰冷。

“脚打开!”

美穗拉起她的双脚,将高跟鞋的脚跟靠着桌子的边缘。

“呜……高冢君,求你饶了我吧……”

由于这种姿势太卑猥了,美穗拉下迷你裙,企图覆盖住股间。

“手拿开!”

“不要!”

“想造反了?”

“请你知道……我……已经不年轻了。已经是伯母级的了,别让我这么丢脸。”

“可是我对年轻的女人却没兴趣。而且这跟年龄也没有关系。快点把股间打开让我看。还是你要这样光着身子待在这里一直到早上。”

“可恶!”

美穗皱起眉头,把覆盖在股间的迷你裙慢慢地卷上来。

另穿着吊带裤袜的脚与大腿之间正好呈M字形的展开,装饰着阴毛的花唇露骨地显露出来。站着的那知,色眯眯地盯着yīn唇看。

“你一直都是用这里来和中条作爱的吗?和中条作爱是不是觉得很棒啊?”

“我……我不知道……”

“和我比起来,谁比较好?”

“不……不知道……”

“可是……已经这样湿了!”

那知用指头压着yīn唇说道。

“我太喜欢老师的阴部。”

一边说说,一边凑上她的yīn唇。

“喔……”

美穗连肩膀也颤抖了,突然的快感,从腰的中心传到大腿的全部。

被带到教员室来,内心的羞耻使得美穗的身体对于那知的唇、舌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显得特别敏感。特别是那知的舌,在yīn道的入口慢慢地滑进去,又在那yīn蒂上不断地抚弄。

“啊……啊……”

随着渐渐拉高音调的呻吟声,连腰也煸情地摆动起来。被自己年轻的学生这样地玩弄,不知何时官能的欲望已被挑逗,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那知不光只是玩弄yīn蒂一个部位,他一边吻着周边,还伸手指进去,甚至用整个嘴唇包裹住阴部,使尽一切可能的技巧在愉悦着她。

有好几次几乎快要到达快乐的最高点了,美穗不断地发出娇嗔的呜咽声,上半身颤抖得厉害。

“老师……自慰给我看!”

美穗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那知。

“啊?”

“你知道吧?”

“为……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做那种事!”

“我想看啊!快……快做,否则警卫觉得奇怪跑来看个究竟。”

“可……可是……”

本想开口恳求,但想想大概也无济无事,所以只好无奈地把一只手摸着胸前的乳蜂,而另一只手则在下腹股间之处。

“呜……”

只不过轻轻地将手指按在胸部上,就引发一股令自己也难以相信的快感。

“可要给我认真做,若是没有用心,我可不原谅你。给我自慰到出来为止。”

“可……可以躺着弄吗?”

“啊!”

那知点点头。与其说是为了要集中注意力,还不如说是为了避免羞愧,她把眼睛闭起来,躺在桌子的上面。

臂部慢慢地按压在桌子上,指头慢慢地伸进阴部。

“呜……呜……”

尽管心里不停地压抑,但源源涌出的愉悦感,使美穗想像的敏锐,话说回来,若是手的动作缓慢,也绝对无法达到高潮了。

而且这里又是平常工作的教员室,被自己所教的学生这样的凝视下干着如此卑猥的事,美穗不知何时已丧失了理性,忘我的疯狂着。

一手抓着rǔ头,另一只手指滑入下体内,在如真珠的yīn蒂上来回地摩擦着,美穗的上半身,大大地扭动着,发出尖锐的叫声。

美穗颤抖着,一面卖力地抚摸着已完全濡湿的入口。体内漾溢泗出的欲情,由于一点的揉弄,使她整个人像要冲入快乐的九霄云外之中。

“啊……啊……啊……”

就在这瞬间,美穗把指头插得更深入进去,然后她的腰往上突撞,喉间发出响彻走廊的叫声,她终于达到高潮了。

“出来了吗?”

“嗯……出来了……”

一边回答着,一边苏醒般地羞红了脸。

“那出去吧。”

被拖着锁,从桌子上下来的美穗,几乎是无意识之中把裙子和毛衣拉下来,而且脚也似乎举动无力,蹲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等……等一下……”

“这样也好,你就像狗一样的走出去吧。”

那知不顾她的喊叫,拉着锁,往出口走去。

“啊……”

被拉着的美穗,只好拼命地用四肢爬着,跟随其后。

“你先走。”

走出走廊,那知用树枝往她的臀部拍打下去。只见裤袜内浑圆的臀部几乎露出了三分之一。

“等一下嘛!”

走出寂静而长的走廊之下不久,背后的那知便拉着锁。

“屁股何不全部露出来……老师?”

按着又叭地叭地打在她的臀上,美穗于是抬直上半身。把白色的迷你裙的裙摆抓在手上,一直卷到腰上打个结,然后再两手撑在地上。

于是卷上来的迷你裙下露出如陶器般闪闪发光浑圆双臀。

“很好,大力摇晃屁股爬。”

于是沉浸在树枝的鞭打中,美穗咬着唇摇晃着腰前进。此时体内燃起一股虽痛但令人迷眩的感觉。

“停止!”

来到三楼美穗担任的教室前面,那知拿出钥匙。

“等一下,就和平常一样的进来。”

那知说着,就自已先进去,关上了门,美穗站起身,把卷上的迷你裙拉下来,听到了那知的叫声,随即走了进去。

点了灯的教室中,那知就坐在最前面的座位等着。

虽然没有其他学生,但是一看到整齐的桌子和讲台,不由得缩了起来。

站到讲台上,美穗怯怯地看着那知的脸。

“要……要做什么?”

“不是早决定了。抓开屁股来让我看。”

美穗皱起眉,面向着黑板的方向,两手放在迷你裙的裙角边,颤抖着把裙子拉上来。虽说刚才也是露着屁股从走廊爬来,但现在站在讲台上,内心的耻辱感更强烈了。

“你的屁股真好呢!老师……”

“……”

“我说你的屁股好看啊!”

“是……是啊!”

美穗感觉那知盯住不放的眼光,浑身不停地颤动。

“那屁股是属于谁的东西?”

“啊!”

“是我的,还是属于中条的?”

美穗抓着卷起的裙角,吞吞吐吐地说道:“中……中条的……”

停了一个儿,那知问道:“即然是属于中条的,那为何要给我看呢?”

“中……中条是我丈夫……”

“那么说,不就是你背叛了中条先生了吗?”

“那是……”

“是不是说错了呢?老师……”

“现……现在是你的……属于你的……”

美穗说着,连忙垂下头。

那知歪着嘴笑着。

“从现在开始,就一直是属于我的,再把屁股翘高点!”

“呜……”

“脚打开……手也是……”

照着那知说着,美穗对自己的臀部、自己身体的全部都已慢慢属于那知,而心里充满着不安。

下肢不但打开,连两手也左右地张开。

“阴部也打开。”

“已……已经够了不是吗?”

“这是属于我的东西吧?”

那知的指头向下腹处,挑逗性地拨弄着yīn唇。

“好湿呢……”

“……”

美穗的脸,到耳根整个都变通红了。

“我喜欢你。”

那知站在她的背后,一边在她耳边低语,一边直挺的yīn茎慢慢地滑溜进去。

“咦……”

已经不再对年轻男人yīn茎的强盛精力感到讶异,反而是心里对那灼热的yīn茎充满着期待般地。就在yīn茎插入她体内的那一刹那,体内的欲情便完全地被点燃了。

“真是令人受不了的屁股!”

那知用两手一边揉搓着臀部,一边开始身体扭动着。

“啊……啊……”

美穗只觉得身体像要溶化般地,两膝微微地弯曲。然后子宫和臀部的表面像画圆般地摩擦着yīn茎,一瞬间已完全陶醉在官能的愉悦之中。

那知不断地用两手摩擦着臀部,还用舌头舐着耳朵的四周。

随着那知扭动的频率增快,美穗的兴奋感也开始节节上升。

美穗的两只手撑在黑板上,头仰着,发出近似哀叫的声音,虽然想极力克制,但她的身体已完全被那知的yīn茎挑逗出女人的本能来。

“啊啊……”

忽然那知将即将爆发的yīn茎拉出来,不是出于自制,而是为了能在自己射放之际能够更深入地享受性爱的欢愉。

“到讲台上去。”

那知把最前排学生的桌子并列排着,然后人站到讲台上去。

站到讲台上的美穗,犹如要目眩似的,全身颤抖着。自己竟然是站在教室里—胸中不禁充塞着苦闷又亢奋地矛盾心情。

“好啦……现在打开股间,让我好好看看。一边想像,就在我们这些学生之中,大家都看着老师这付模样在教书,然后你再表演自慰,来让我们瞧瞧。”

说着,那知就紧靠着美穗的背后,搂抱着她,把她的两脚向左右拉开。

美穗心中很快地流遍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从大腿上缘处的yīn唇一直传达到穿着高跟鞋的趾甲。

那知吸吮着美穗的耳朵,使得美穗转瞬间就进入陶然欲醉的状况,欲火之情已有如潮水般地汹涌泛滥。

连美穗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是在那里,而她只不过是个体育老师,而且还是一个平凡人的妻子。

但是她现在的行为举止就有如A片中的女演员般的浪荡,不!即使是那些女演员私底下应该也不至于如此吧!

“是不是想让大家看到最深处呢?”

那知往她的耳洞内吹气,双手透过她的毛衣一边揉搓胸部,另一只手的指头则滑入湿淋淋的yīn唇里面。

“喔……喔……”

“穗紧闭着迷蒙的双眼,仰卧向天花板。到目前为止,这么多次的爱抚之中,像这么强烈的快感,可是第一次。”

“啊……啊……”

那知继续揉搓鼓胀的胸部,甚至将二根指头探入她的yīn唇内。蕴藏在美穗体内的欲火,已像熊熊烈火般地猛烈燃烧着。

“昨天好棒啊!”

美穗沐浴晨光中,对从身后来的拥抱,不禁身体微微震动一下。

原来是丈夫中条紧抱着自己的肉体,美穗反射性地还以为是那知的疯狂游戏。

中条确是比以前来得更有精神,连美穗都感到震惊。

昨晚美穗对—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或许是从窗外的那一边有着那知透过望远镜窥看吧。

“我爱你!”

他吻着她的颈子,美穗一时之间皱起眉,陶醉在一股愉悦的气份之中,她的反应似乎在愕然之余又有一份浪荡。现在驱策着她的体内会有如此的反应,正是因为和那知的性交余韵又被再度挑逗起来。

中条的手探入毛衣里面,一边揉搓着她的胸部,一边从她的脖子吻到耳边。

“不可以的……亲爱的。等一下高冢就要来了。”

中条隔着裤子,让自己的yīn茎和美穗的臀部互相摩擦着。

而事实上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妻子的美貌是谁都要羡慕的,虽然年轻又漂亮的人很多,但像美穗这样即成熟又美的女人,对中条而言他觉得倒不多见。

若是一般的夫妇这样地生活了十年,恐怕老早心生厌倦,而且每天见到同样的面孔,大概爱情的热度也会冷却了吧。

但是中条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灭。他看到穿着围裙,站在厨房的美穗,那一双修长的大腿,曲线美妙,不禁使他燃起一股想忍不住抱住她的欲望。

即使是她走在街上,那气质、神态、穿着高跟鞋的曼妙步伐,也都令人忍不住想赞美几句。

虽然自己的无能,但是由于美穗拥有的这些特质,也是他的热情奇迹似的延续长久的原因所在,中条自己也是不会否认的。

就算是普通男人也会有想拥抱美穗的冲动吧。不光是为了自己,也可以说是为了美穗,正因为美穗从没表示过不满,所以他对美穗更有一分深切的爱,恨不得献上自己的全部去爱着她。

“呜……”

中条重重地吻着她的唇,美穗也以往常少见热烈的态度回应着他,两人的唇火热的摩擦着。

中条的一手握紧着胸部那已经硬挺的rǔ头,揉搓着。正当那知的手把美穗的裙角拉上来之际,大门的门铃响起。

但是两人的舌头还在口腔内滑移,游动着。

“好像来了!”

“嗯!”

“要快点……”

“知道了……我爱你……”

“……”

美穗避开他的眼神。

“我爱你”“谢谢!”

美穗急忙挣脱开中条的手,走向大门。

门开了,高冢和随后的那知跟了进来。

“啊!早安又来打扰了,太太!”

高冢笑着慈祥的双眉,拿出带来的水果。

“哎呀!不好意思老是让你破费。”

避开那知的视线,把二人迎了进屋内。

“今天可不能输喔!”

“不会……不会,今天我可是苦练了秘密的招数才来的喔。”

出来迎接的中条随即和高冢走入里面的日本和室。

“打扰了,老师……”

那知使使眼色看着美穗,美穗故意装做没看见,跟在高冢他们的后面。但是那知的手却不老实地从背后抓起她的紧身迷你裙。

今天必须穿着和昨天相同的衣服,这是那知的命令。

美穗立刻伸手拨开那知的手。但是那知半揶揄似地捏捏臀部的肉,好像要捏痛般地用力。

“呜……”

美穗忍着痛,又一次拨开那知的手。

“美穗,茶水拜托……”

一进入和室,中条马上开口。

看到站在入口处的那知说道:“高冢君也可以来这里啊!”

说着和那知擦身而过,走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