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生淫乱专辑 > 全文阅读

正文 149、女教师的课后辅导(3)

149、女教师的课后辅导(3)

回到厨房,胸口的跳动十分厉害。从昨夜五点回到家,心情一直无法安定下来。疲劳不堪的身体,回到家淋浴之后,马上钻入棉被,很快就进入梦乡。眼睛一睁开,马上回到残酷的实现环境,而且还要十分注意不被中条发现,内心的煎熬非比寻常。

美穗开始洗着水果。

“咦……”

冷不防地被人从背后抱着胸部,美穗不由得大叫一声。

“我觉得一个晚上过得好漫长哦。”

一边说着,那知的唇吻着她的耳朵内侧。

“不……不可以……”

美穗以教师的口吻,严厉地制止着。

“你生气了?”

“拜托在家里别这样。”

“根本就讨厌我。”

“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

没想到美穗会冷淡的拒绝,那知的脸整个都歪曲了。昨夜最后的性交中,美穗好像是他的爱人般地,让他以为无论她的身体、心里都属于他,使他高兴不已呢!

“你讨厌我。”

“我讨厌做这种事的高冢君。”

“老师不是也有所感觉吗?你不是也说好舒服,有高潮出来的不是吗?”

“……”

美穗一直羞红到耳朵边。

“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要检查一下,你是否有遵守我的命令。”

那知的声音变得冰冷。

他迅速地卷起她的紧身迷你裙,美穗急忙把裙角两边押住。

“手拿开。”

那知一大声,美穗连忙松手。

“我可是带着照片来的。”

美穗慌忙松开手,她的迷你裙被卷了上来,只见大腿上紧紧贴着白色的三角裤。

“没有遵守我的规定,不是告诉过你,不许穿内裤吗?”

“没……没有脱的时间……”

“不想听你的解释。”

那知很快把她的裤袜脱下,装入自己的口袋。

“就这样做事。”

上半身穿着毛衣,而下半身则只着裤袜,但是没有穿三角裤的下腹及露出臀部的身影,在自己家中的厨房,特别显得引人暇思。

很快地把水果装在盘子内,泡好了咖啡,美穗回头看了看那知。

“让我把裙子拉下来。”

“就这样去。”

“太……太过份了吧!”

美穗只好两手端着盘子,走出厨房。

而美穗的背后,跟着如吸血虫般的那知,他的一只手深入毛衣内揉搓着她的胸部,而另一只手,则抚弄着臀部的狭间。

那知这样毫无忌惮的爱抚,虽令美穗惊愕,但也的确点燃起美穗的性欲之火。

而那知也似乎越来越能摸清美穗的弱点,而且经由那知的手更发掘出美穗身上性欲之火的新大陆。

说正确明白一点,便是美穗这种变态的手法以及强壮的yīn茎,也的确使美穗在不知不觉中忘了自我地享受起性爱的欢愉。

对美穗而言昨夜阴阳倒错,日以继夜般的性交快感,直到天亮仍然残留在体内,这种感觉,是平生第一次。

美穗胸前的rǔ头已经变得硬挺,她的股间深处亦已经热润湿淫着。

那知的唇吻着她的颈间,美穗目眩般地陶然欲醉。

“不赶快去,他们会觉得奇怪。”

那知抚弄着臀部的指头,已由一根增为二根。而且还在她的耳边吹气。

“呜……”

美穗故意两脚并拢地走着,万一此时丈夫或高冢要是来到走廊的话,那此时此刻,一切便都完蛋了。而那知那狂徒仍疯狂地在她露出的臀部、下体毛及臀部的狭间玩弄着。

“拜……拜托……”

来到日本和室的入口前,美穗小声的哀求着。

那知仍然尽情地,把毛衣更卷上来,一直拉到腋下,另一只手重力地揉捏着丰满双臀。

唇舌在胸前的rǔ头上,涂满了唾液,那知专心地用舌头吻舐着。然后一只手抚摸着下体毛,再把指头慢慢地探入阴部内。

“呜……呜……”

盘子上的咖啡卡嗒的摇晃,美穗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已经好湿了……”

那知的指头在那身体内部圆滑地转移着,而唇则像吸盘似的贴着耳根部位。

“呜……咕……”

美穗不经意地喘息着。

那知的唇和美穗的唇热烈的摩擦着。

年年之中和丈夫的性爱好似空白似的,要去点燃,必须花费点时间,但是一旦点燃,这积压了九年的欲火,纵使有再大的理性,恐怕也难以抑制了。

两人的舌头交叉地卷绕着,美穗也贪婪地吸吮着,那知的手和指头终于离开。

美穗眼睛湿润,表情迷蒙。

“等一下再继续吧。”

那知把毛衣和迷你裙拉整,然后从盘上拿了个水果。

“端去之后,马上回来。”

美穗恨恨地看着那知,打开拉门,走了进去。

抑制住胸中亢奋,她那没穿内裤的股间正流出一股热流,一直到大腿的边缘之处,令她忐忑不安。

而无论是高冢也好,丈夫也好,全都专心在棋盘上。根本就无暇注意美穗这边。

“现在去拿水果来。”

说完,马上就走出房间。

一关上拉门,躲在旁边的那知从正面一把将她抱住。

“呜……”

美穗马上感觉到,像电流般的快感在全身的细胞内跳跃鼓动着。若是平常,美穗并不会反应如此剧烈,但是现在的美穗却超乎寻常。

她的欲情之火高涨得厉害,好似迫不及待的等待着那知的爱抚。

那知的手一把卷起她的毛衣,迷你裙也撩到大腿上,整个胸部和下腹部都露出来了。

美穗的肉体颤抖着,已为人妻又身为老师,而竟被自己教的学生这样玩弄。

而还是在自己的家中,只隔着一扇拉门,里面丈夫和对方的父亲都在场的情况下干着这样的事,心中的耻辱感实在难以言喻。

但是现在胸部和下腹部如此地暴露无遗,内心蕴藏的贪婪欲火更疯狂地燃烧着,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rǔ头尖端的硬挺以及下体的火热湿润,也说明了美穗的肉体是多么地期待着那知的爱抚。

那知故意在美穗的眼前,拉下裤子的拉,美穗连忙迅速地瞄向拉门的那边。

就在yīn茎拉出的一刹那,喉头深处微微作响。

使美穗丧失理性的元凶的那根yīn茎,仍然像昨夜一样,英挺威猛地直立着。

那知双手抱着她的颈子,美穗两手一边摸着那知的大腿,一边凑上自己的脸颊,闭上眼睛。

“啊……”

美穗把脸颊贴得好近,本来yīn茎是该马上塞入到口内,但美穗用左脸颊贴它,接着又用右脸颊去摩擦,再由脸颊到眼睛慢慢地滑溜过去。

这样用脸对yīn茎的摩擦,可说是美穗几乎已丧了理性强烈的反应。

眉头微皱的美穗,微微的喘着气,她深深知道既为人师,又为人妻的自己,做出这种事是何等屈辱下流的事。

但是屈辱也好,下流也罢,驱策着自己的亢奋欲火正猛烈地迸涌出来。

她激动的握紧着yīn茎,好像已经等不及般的焦躁起来。

“啊……啊……”

抑制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声,美穗把yīn茎整个含到嘴里。

宛如在沙漠中发现甘泉般的,她将yīn茎放入到喉头深处,忘我的上下抚动着。

要不是那知催促,恐怕美穗要含住yīn茎不放,不知到何时?

美穗站起身,把毛衣和裙子重新拉整好,从那知手里接过盛装水果的盘子,但是眼睛仍然舍不得离开那知的股间。

“我在隔壁的房间等你喔。”

那知在她的耳边低语道,还顺手抚摸她的胸部,顿时美穗的股间,热呼呼的蜜汁迸涌而出。

她脸上的表情迷蒙,看着那知,迅速地拉开拉门进去。

再度走出走廊,一直到回到那知的房间,美穗的脑海中似乎一片空白。

进入起居室,那知稍微拉开隔壁和室拉门,露出一丝细缝,以便可窥看到里面。那知向美穗招招手,美穗屏息着走向她。

她面对着他,但是那知的手腕环绕过它的腰,一把将她拉进身来,重重地吻她。美穗两手搭在那知肩上,满心期待的闭上眼睛。两人就像热恋中的男女朋友般的拥吻着。

“呜……”

虽然顾忌着拉门的那道缝隙,但是美穗仍专注地吸吮着那知的上唇、下唇不经意地呻吟了起来。

那知的舌滑入她的口内,两人的舌互相交缠着,身体的温度节节上升。

那知接着将唇贴在耳边,沿着耳垂吸吮。

“喔……喔……”

美穗紧握着那知的手,深怕跌落在地。因为那知的技巧实在进步很多。

“喂……拜托……我们到上面去吧……”

那知仍专注地咬啮着她的另一边耳朵。同时手探入胸部内侧,用力揉搓着。

“呜……呜……”

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呻吟,她将唇贴靠在那知的脸颊上。

“喔……喔……”

喉头的深处隐隐作响,她紧紧地吸住那知的唇。

不仅是口腔、脑海中、体内全部都漫延着欲情的火焰。

“啊……啊……”

美穗贪婪地吸吮着那知的唇,甚至发出声响,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两人的身体缠绵交粘着,不知不觉滚躺到地毯上。

而隔壁的丈夫和那知的父亲仍毫不知情在下着棋。她的脑海中一边意识着这件事,一边仍然依恋着那知温热的双唇。

“你好美……老师……”

那知以高中生真挚的口吻,凝视着美穗。

美穗睁开迷蒙的双眼,整个脸都羞红了,她亲吻着那知,抱紧着他。

那知将毛衣卷上至腋下的部位,看似害羞但鼓胀的rǔ头随即映入眼。

那知的手轻握住乳房的下端,揉搓着粉红色的rǔ头,摇晃着整个乳房。

“呜……呜……”

美穗闭着眼睛,胸口亢奋不已,起伏跳动得十分厉害。本来拉门的缝隙或许可作为性欲放纵的紧急刹车作用。但是现在似乎已形同无效。隔壁的棋子摆放声响,反而形成一种刺激感,使他的狂欢游戏更加亢奋。

“啊……啊……”

美穗偏着头,咬着牙,不让自己的呻吟声渲出来,那知好似在尽情蹂躏着她的乳房,不停地在上面揉搓,还用舌头舐吻着,快感像电流般,从乳房一直流到趾甲。按着那知将迷你裙往上抓到大腿上。

在这种中午时分,日正当中的时刻,饰着体毛的yīn唇完全显露出来的震撼刺激感,令美穗既害羞又疯狂。

那知的唇在阴部、yīn唇四周游移。

美穗阴部的汁液如同花密般的涌溢而出。

昨夜虽然已经有数次的性交,但现在是在自己家中的起居室中被吸吮着yīn唇,夹杂着羞愧的快感更加强烈了。

丈夫的技巧比起那知应该要高明好几倍,但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尤其是自己教的学生爱抚,其所带来的冲击,还远超过性技巧的。

“啊……啊……”

那知的舌头探入了yīn唇的内部,美穗的脸都歪曲了,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舌头在那知又热又湿润的阴部内扭动着,美穗小口微张,鼻孔更微微朝上,腰身往上突起。

她急切地索求着那知的爱抚。

“好棒!”

那知抬起脸,两手握着胸部两个突起的双峰,静静地看着美穗的表情。

他用自己的手,可以让美穗如此地兴奋,感到十分自傲。

“很不错,对不对……”

美穗并未答话,但取而代之,她用两手绕着那知的颈子,抬起头,吻着那知。

“喂!我们到二楼去吧。”

美穗的耳边,不时听到隔壁的声响,令她心生不安。

“不要……老师总是不遵守约定的。”

但那知随即露出一个体贴细心的眼神,说道:“就照老师喜欢的吧!”

抱起美穗的上半身,他的牛仔裤拉拉扯开来。

美穗紧张的皱着眉,心中感觉不安之外,更一面专注地看着眼前那勇猛无比的yīn茎。

她想到拉门的缝隙,稍微踌躇了片刻,就立刻将yīn茎贴着自己脸颊,摩擦着自己的鼻尖,很快她便把那份顾忌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啊……”

美穗握着yīn茎,微侧着脸,将唇凑在yīn茎的前端,慢慢地塞到口腔。

既火热又硬直的yīn茎,在美穗的口腔内摩擦,尤其碰到她喉咙深处之际,使得美穗体内的欲火点燃到最高点。

她的口腔内充满了唾液,yīn唇更渗满了蜜汁,甚至激动到眼泪都夺眶而出。

她猛烈地呷动着yīn茎,二次、三次、五次、六次激烈地在口腔扭动着。

再这样持续下去,恐怕自己的情绪是难以控制得了的。想到这点,美穗于是把yīn茎拿到两颊轻轻地摩擦。

“老师,你一边自慰再含它。”

那知弯下身子,在美穗耳边喃喃低语。

美穗犹豫了一会,想到若是此时让那知插入到yīn道内的话,不知自己会有多疯狂的反应呢。但是为了抑制一下自己高亢的情绪,自慰该是有必要的。

她握着自己的乳房,脑海中欲火熊熊的燃烧着,丰满而鼓胀的乳房,摸起来的触感令自己舒服极了。

她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把yīn茎放在喉咙的深处,口中不禁微微发出声响,因为实在感觉太美妙了,以致自己也控制不了。

她撩起自己的迷你裙,摸着自己的下腹,另一只手的指头滑入阴部。已经湿淋一片的yīn唇马上把指头紧紧地包裹住。

美穗忘我的将指头在那里面上下抽动,中指和食指并列地插了进去。

“老师……躺在这里。”

美穗眼睛迷迷蒙蒙地含羞带怯地看着那知。

“到……到二楼去……”

“我只是放进去而已,我会安静无声地做的。”

“可是……可是……”

“快点!”

那知强制地命令着。

美穗那火焰高涨的身体,再度地躺在床上。

看着美穗那露出胸部和下体的胴体,那知也拉下了裤子。

那知握紧左右的乳房,交互地吸吮着,按着又去舐着下体的体毛四周。

美穗的身体涌满了快感的波涛,本来是藉着自慰来抑制自己的熊熊欲火,却反而成了反效果,欲情更加地旺盛了。

本来那知应该一口气就插入yīn道内,但是他却再次地抚摸着胸部和yīn唇,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他抱着美穗的左脚,把她的大腿推往外侧,舌头往yīn唇的方向游移着,而大腿的内侧则用膝盖摩擦着。

“啊……啊……”

不经意地发出呻吟声音,美穗徜徉在性爱的波涛中。

那知的唇从膝的内侧一直到大腿的上缘,舐完了右边的大腿,紧接在左边的大腿,接着是压在yīn唇又热又濡湿的入口处。

“呜……呜……”

美穗的手紧紧地抓住床沿。

那知确是悄然无声地放了进去,比平时更加慎重而且缓慢。

当yīn茎的前端碰触到子宫的同时,美穗的全身官能几乎要到达了最高点了。

“好热又好湿呢……老师……”

那知含情默默地看着美穗,美穗的手缠绕着那知的脖子,两人热烈地亲吻着。

体内充溢的欲情火焰,非得用其他法子发散不可。

从yīn茎抽动的股间到下肢,甚至包括脑髓,完全陶醉在快感的滚滚波涛中,几乎已到了麻痹的状态。

事实上,那知只要稍微地扭动一下,甚至灼热的yīn茎前端只是稍微摩擦一下子宫,就足以让美穗觉得体内的肌肤仿佛要融化掉似的。

美穗的双脚,卷伸到那知的腰上,这样露骨的姿势,即使是丈夫性交也未曾使用过。

美穗此时只想深深地,紧紧地与这年轻、鼓动的yīn茎结合在一起,即使是只有一分一秒。

但同时美穗另一方面也担心着那知的摆动动作,尤其摆动造成的快感与声响,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明显,她自己也无法使自己完全不发出声音。

美穗的肉体比想像中还贪求肉欲。那知虽只是把yīn茎插入不动,她的蜜汁仍如泉水般源源不断地宣出来。

而且似乎是美穗这边,越来越忍耐不住,她几无乎无意识地上下摆动起腰身来。而那知也呼应着她的摆动,随即抽动着自己的腰身。

“啊……”

“啊……”

那知吻着美穗的唇。

“啊……喔”不管美穗怎么压制自己的声音,但那盘卷在那知腰上露出屁股下,由于硬直yīn茎的进出,使得yīn唇的汁液多到发出吱吱的声响,听了都会令人脸红呢!

美穗与那知两人的背部都汗水淋淋,但是仍然卖力地摆动着激情的扭动。

“我喜欢你……老师……”

那知再度压上他的唇,美穗只一心一意地感受到自己体内都要酥麻般地快活,她也迅速地伸出她的舌回应着那知。

美穗一方面想到自己竟做着这样的行为,不但昨天在教室中的性交,已完全背叛了丈夫,现在的行为,更不仅是背叛丈夫而已,而且可说已丧失了为人师、为人妻的资格,简直和一匹野兽没有两样。

“转过身,我想从后面来。”

美穗虽十分地陶醉,但是拼命地维持自己的一丝理性。

“不……不可以了……拜托……”

“你不想要我吗?”

“可……可是……现在……”

说着硬是把美穗转过身来。

“我只是放进去而已。”

那知的手握着美穗臀部的肉,用力的揉搓,美穗只觉得从背部,甚至每一根毛发,都已陷入情欲的火焰之中,亢奋而无法自拔了。

那知将yīn茎,熟练的在美穗那成熟的屁股狭间摩擦,上下慎重地推动着。

“呜……呜……”

美穗撑着两肘,咬牙忍耐着,不使自己发出声响。

yīn茎的尖端插入角度不同,就使得美穗重新燃起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美穗有些恐惧,但是现在又不能中断。

终于yīn茎完全地插入进去,美穗的体内充满了欢喜与期待,整个脑海中尽是欲情的火焰迷漫着。

而那知的两手拥抱着她的胸部。

他像揉搓着橡皮般抚弄着,美穗仰着上半身,配合着那知晃动着。

那知再一次地把yīn茎插了进去。

美穗喉头深处呐喊着,约一秒钟的间隔就进出一次的yīn茎,使得美穗体内的欲火完全地燃烧起来,丰满的大腿不断地抖动着。

那知抱紧着美穗的胸部,吻着她耳边,颈部一直到唇边。

美穗扭动着头,享受着那知的温存。

“我们换个地方吧!”

美穗嗔声问着那知,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了,叫出了声音,那事情可就惨了。

“我要这样子就好!”

“!”

“我一秒钟也不愿和老师分离。”

美穗虽也有同样感受,但是她心里实在顾忌。如果就这样插入着yīn茎,像四只脚动物一样地爬着走,应该也是办得到的,她心里计量着。

“那……我们一起走着去。”

“可……可是这样不太可能吧!”

她又些犹豫。

“可以的!若是你不要也没关系,我觉得在这里也不错。”

那知十分悠哉的回答着,又开始揉搓着她的胸部,吻着她的耳朵。

“呜……哈……”

美穗咬紧牙根忍住不出声,但是再样下去,恐怕无法再控制下去。

“我……我们走吧……”

她小声地说着,慢慢地往出口方向迈开步伐。那知的腰也开始配合着移动。

“啊……啊……”

每迈开一小步,由于两人的步调要配合,使得yīn茎的前端子宫的摩擦更加剧烈,而且必须小心翼翼,否则可能会使得yīn茎滑落出来。

因为如此,使得脑海中兴奋的火花更加地迸裂开来。

爬到出口时,意识几乎是模糊不清,尤其是像爬行动物般的姿势更是不可思议。

那知走到门边,望着拉门把手说:“哇,恐怕办不到!”

事实上,因为用着手脚,使得牛仔裤摩擦着手脚,有一种既痒又酥麻的感觉。

“那……我们就在这里吧!”

那知抽动着腰身。

“呜……不可以……”

美穗使尽全身,夹紧yīn茎,虽说隔着一道拉门,但是若是真正做爱,那隔壁一定是听得到响声。

“那……我们就再走!”

那知望着眼前的门,终于把它打开,看到走廊,美穗吓得缩成一团,但是要到二楼去,又非得经过这里不可。

美穗只得咬着牙,往走廊迈出步伐。

若是此时丈夫或高冢出来的话,那真是惨极了,想到这里,心里上就充满了紧张感。

自然而然,美穗便加快了步伐,但因为过分焦急,以致于和那知的yīn茎之间的摩擦更大了。

“啊……呜……”

由于yīn茎在已完全湿润的股间摩擦得厉害,使得美穗被刺激得几乎无法动弹。

积在体内欲情,瞬间中传遍了整个四肢。

那知正吸吮美穗的耳边的当儿,美穗忘我的斜过头去用她的嘴儿去堵塞住那知的唇。

“喔……喔……”

美穗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若不即时刹车的话——心里虽然这样地想,但是一股像火般的喜悦和醉然的甜美快感,使她一刻也不想离开那知的拥抱。

那知的唇终于片刻的离开,他随即又开始扭动着腰,摩擦着她的子宫。

“呜……”

美穗胀红的脸庞扭曲,两人的唇再度交含在一起。再也忍耐不住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沉溺在官能的享受之中,犹如狂奔的野马,难以驾驭的欲火,令她几乎发狂。

“你来……求你……”

美穗吐着舌头,脸上暧昧的表情哀求着那知。

而那知也全身颤抖着。看到美穗一次比一次显露出对他的好感,以及她现在呈现的表情,更令那知打从心里爱恋着她,为她发狂。

那知紧抱着美穗的臀部,开始扭动着他的腰。往上拉动的yīn茎紧密地包裹在温热的花蜜中,美穗的舌头更深入地潜进那知的口内,喉间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正准备一鼓作气好好冲刺一番的刹那。从日本和室传来中条的叫喊声,美穗和那知顿时身体都僵硬了。

“美穗……喂……”

二人都转过头,看来好像是中条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美穗的整个心情七上八下,跳得厉害,全身冷汗骤烈而出。

“在这里。”

没想到那知居然出声。但马上用他的右手打开旁边洗手间的门。

两人的臀部就这样紧贴在一起,蹒跚地逃进了洗手间。犹如逃亡般的紧张万分。

一关上洗手间的门,那知仍旧抱着美穗的臀部,坐在西式便器的便座上。

“呜……”

那知抱着美穗的上半身,环着美穗的肩,亲吻着她。

穿过走廊,从日本和室的方向传来中条穿的拖鞋的脚步声。

“喂……美穗在那里?”

中条的声音虽就近在身边,但那知硬挺的yīn茎深深地埋入在自己身体,滚热的蜜水中的包裹下,让她更深切地感受到其中的刺激。

尤其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更使自己的心情更加地亢奋。

中条走过了洗手间的前面。那知更激烈扭动着腰。

“呜……”

那知两手按着墙壁,她的腹部和胸部起伏得像汹涌的波涛。

跨坐在那知的脚上,她的两腿往两边分开,从大腿的根部,渗出由yīn唇处分泌出来的蜜水,吞蚀着正进出yīn道的yīn茎。

“你在那里……美穗……”

好像走远的中条的声音,忽地又靠近了洗手间。美穗只觉得洗手间的面前似乎像闪烁着星星般的模糊。

卡!卡!敲门的声音,再次地敲醒了美穗。

“美穗……在里面吗?”

那知终于稍微停止了腰部的扭动。

“嗨!我在……”

美穗颤抖着声音回应着,但那知忽然又开始扭动了起来。

“咦……”

美穗不由得细细地出了声,她的四肢兴奋得几乎要麻痹了。

“你怎么啦?”

“嗯?”

美穗摇着头,那知的唇贴着她的唇,她无法回答中条的问话。

“美穗……”

中条的声音透露着不安,音调也提高了许多。那知一边扭动着腰,一边揉搓着她裸露的臀部。

“喂?”

门的把手被拉启着,但是已经上锁,无法打开。可是不回答也是不行。

美称强地集中起精神,离开那知温存的唇,对着门应声回答。

“嗨!”

一时之间,美穗自己也不知该说什么?

“你不要紧吧?”

“没……没什么……”

回答中条的问话之间,美称还隐约可听到自己的股间处有着羞人的摩擦水声。

而且不仅是声音,还有一股强烈明显快感在体内翻滚奔流。

“对不起,可不可以麻烦你倒杯茶?”

“是的!亲爱的……”

“那拜托你了……”

此时美穗可说完全丧失了理性,那知吸吮着她的唇,她也配合着那知的扭动摆动着腰。

可是,自己的丈夫还在旁边呢——心里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难以言喻的快感已经使她再也捺不住了。

那知开始奋力地扭动着。同时他打开水龙头,让水流的声音不停地响着。

不断涌出的密汁,让美穗的身体完全沉溺在甜美的快感深渊中。

“啊……啊……”

就在两人都达到高潮的刹那间,美穗不由得发叫出娇嗔的声音。

那知的yīn茎抽出的同时,她的两膝已没有力气,站都站不起来。

终于达到了极点——已经完全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居然只隔一扇门,在丈夫的面前干着性交的事。

美穗坐在便座上,呆呆地看着那知的yīn茎。

美穗看得都眯起了眼。

“随你处置吧……老师。我的身体全部都属于老师的。”

美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伸手去摸那知的yīn茎。因为那知的一句话,使她已达高潮的身体,再度地被点燃。

美穗望着yīn茎,几乎看得出神,沾湿着美穗身体的蜜汁的yīn茎,涨满了精气,直耸挺立。

而这yīn茎不是别人的,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有一股莫名然的高昂情绪和感动,美穗眯着眼去舐着那知的yīn茎的根部。

美穗的唇都颤抖起来。

“呜……呜……”

美穗忘情的舐着yīn茎的全部,然后深深地理进自己的口腔内。

那知的yīn茎仍旧像钢一般的硬度,从美穗的上颚到喉头,不断地摩擦着她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了这yīn茎就再也活不下去了。

美穗仔细地舐吻着yīn茎的枝干,似乎在品着个中的味道。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老师想要,都可以给你的!”

那知抽出yīn茎,将美穗转过身去。他将她的迷你裙撩得老高,一把揪住她浑圆白嫩的臀部,美穗颤抖着身子。

“这屁股是谁的?”

美穗不说话。

“已经知道的事,就别再让我说了。”

美穗倔强地说着。

“不可以!你非说不可,我才放过你!”

然后用力揉搓。

美穗回过头,用迷朦的眼神看着那知。

“已经是属于你的东西了啊!”

一边说着,一边咬着唇。

“脚放在那里。”

那知指着便坐。

“这里怎么可以!”

“很快就好了,我只是要留点证据,证明老师的屁股是属于我的!”

美穗依着那知的话去做,那知从背后抱着她的臀部,yīn茎顺着臀部的股间滑落,停在yīn唇的前面。

他用yīn茎的前端碰触着肛门处的凹洞。

“不是那里。”

美穗小声制止着。

“没关系的。”

那知一边说着,突然用力地把腰往上一提。

“啊!”

从没有过的冲击而来,令美穗的身体大大抖动一下。

yīn茎慢慢地向肛门口的处女地迈进,那知慢慢地插了进去。

终于整个yīn茎完全地和美穗的肛门结合在一起,那知说道:“这样子,老师的臀部便完全属于我的了!”

那知对着已失神的美穗的耳边,向她轻声地呢喃。

在一个礼拜前两家已约定好,美穗和中条以及高冢夫妻在饭店的餐厅一起共用晚餐,而那知也加入。

圆桌前摆满了中华料理,可是美穗一点也没有食欲,只觉得肚子十分地饱胀。

或许身体上仍沉溺在白天那既如地狱又像天国的官能欢愉波涛之中,所以一点味觉也没有。

但是料理摆满了眼前,也非得塞些在肚子内。但仍听到高冢夫人郁子说道:“身材太过好了,却不能随心所欲地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岂不可怜?”

一付酸溜溜的语气。

既是丈夫上司的妻子,而且还介绍了这么一间有庭院的房子,所以美穗总常有抬不起头来的自卑感。而且加上郁子那爱慕虚荣,咄咄逼人的态度,更叫人不敢领教。

她俩的年龄其实是差不多,但外貌看起来至少差十岁。郁子就像其他的中年妇女一样,在男人的眼里,早已不是那种有魅力的女人了。

但是郁子对她的同辈,也就是同年纪的同性而言,却总是充满着优越感,因为她的身上穿着高价的服装,戴饰着高价的装饰品。

所以对美穗经常冷嘲热讽的不外是她对美穗始终看来如此年轻又美丽,可爱的体态的一种嫉妒心理在作祟吧!

坐在美穗右边的那知,不时对这位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人妻的美丽容颜瞄上几眼。那眼神就像陷入热恋般地疯狂。

美穗也感觉得到,所以她总是故意避开与他的眼神相交接。这便是少年一意孤行的疯狂,一旦迷恋上总是焦虑不安,不知该如何刹车。同时那种情热的深度也使得美穗一股身为女人的欢愉又再度被点燃。

毕竟,她觉得自己还是美丽的,能够让比自己年轻的学生这样的赞美、爱恋,而且为她疯狂,使她又觉得自己仿佛已陷入这世上最甜美的恋爱之中。

而且肉体上又有着丈夫所不会给予的欢喜和陶醉感,使她无法抗拒。

郁子对那知看美穗的眼神似乎有所感觉,她开口说道:“对了……老师我们家那知啊!明年就得考大学了,一切还得拜托老师……”

“我身为他们的导师,当然也会尽力,但是一切还是得自己多努力才行。”

这已经是不知说过几次的话题了。有关那知的升学,美穗也曾为他考虑了很多,但是又不能特别宽容放纵他,以前就曾被要求,在放假的日子为那知补习的事儿。

当然这全是在高冢不知情下,由郁子擅作主张提出要求的,而美穗也一口回绝。

而像今天这事也一样,郁子总认为,既是邻居,而且他的丈夫又是中条的上司,加上买房子他们又有援助,所以美穗有义务要做到。特别是大学考试,可说人生的大分歧点,郁子以为做老师的美穗,理所当然应为那知加强功课的。

“做老师也应该有义务让学生有那种上进用功的心境才是啊!”

“嗯……嗯……当然……”

高冢看到两人僵持不下,就像往常一样打圆场。

“好了……别再强人所难了……你!”

“啊……我那有强人所难,我只不过是拜托罢了!”

“那就是强求别人啊!”

高冢的语气不愠不怒的,十分平静。这个人到底在什么时候才会动怒呢——美穗实在想不出来。

一边喝着茶,美穗终于想喝点汤的当儿,坐在旁边的那知,居然伸过手,在桌子下靠近膝盖处,抚摸着她的大腿。

美穗装做若无其事地喝着茶,一边把右手也放到桌子下,抓住那知的手。

此时白色的百褶裙已被卷到大腿的一半。

她想要拿开那知的手,可是那知却紧按着大腿不放。而且反而更加强行地抚摸到大腿的内侧,此时美穗的脸上表情也有了变化,光是眼神就隐藏不住那股惊惶。

“你怎么啦?美穗……”

坐在另一边的中条把脸转过来,询问着美穗。

“嗯……没什么……”

美穗含糊其词的回答着,而那知在此时此刻,居然还不肯放手。

他一口气地摸着大腿的最内侧,揉搓着她的股肤。

美穗只觉头上轻微的眩量,急忙用桌巾的边角,遮掩住那知的手。

如此一来,只有任那知随心所欲了。

那知悠自得的抚摸着这成熟妩媚的人妻,那富有弹性又丰满的大腿,一点也没有以前的那份猴急貌。

好像他是在好好品味着已得到手的嗜好品般的,有着一分征服者的手腕。而且看着这位美丽人妻知性的脸庞上,露出爽朗的笑容,其至还默许他在桌子下的玩弄,心中着实雀跃不已。

那知的手忽地停了下来,因为他触摸到大腿内侧下腹处,有个多余的布料。

“和我在一起时,请别穿内裤。”

那知虽曾这么说过,但现在又是外出,而且还和自己的丈夫、高冢夫妻在一起,美穗无论如何也得穿内裤。

她怯怯地望着那知。而那知的眼神似乎在责怪着她。

“你又不遵守约定了!”

“对不起……没法子……”

“请原谅!”

“我才不饶你!”

那知残酷的笑容淫现唇端,一边手指伸向内裤的腰际部分,把其拉扯下来。

“别过分!”

但是那知根本不理会。把内裤拉到大腿的内侧处。

美穗不禁打着哆嗦,腰身还反射性的扭动着。

经过二、三次左右地拉扯,内裤终于完全被褪落至大腿上。

美穗努力地强装着若无其事,但是她的面貌似乎不能说是自然,实在可说僵硬得奇怪。

尤其是在自己的丈夫和高冢的面前,没穿一件内裤所带来的羞愧和冲击,实在也可说是非比寻常。

那知慢慢地将她的内裤扯至膝下,然后又若无其事假装手帕掉落在地,低着头去拾取之同时,一边就将内裤从高跟鞋处拉下来放到他的口袋内。然后紧接着那知把手放在柔软的阴部三角洲处的体毛上,慢慢地抚弄着。

美穗不由得仰起头,在屏息的紧张感中,成熟的肉体似乎有着一股期待。

为什么会这样,美穗自己也无法说明。至少到昨天为止,她并非出于自愿去背叛自己的先生,尤其自己的生活可说幸福而美满,她是没有理由去反叛自己的丈夫的。

但自从昨天被那知亲吻着嘴唇,贯穿自己的yīn唇,甚至肛门的处女地也被那知侵犯过之后,她的肉体就仿佛是无时无刻需要那知的爱抚,那知的yīn茎似的淫荡。

那知的手指慢慢地滑进狭窄的yīn唇内。

“呜……”

美穗不由地把两脚合并起来,那指头轻触的快感,连双脚的膝盖都要麻痹了。

“脚打开!”

那知一边拉扯着她的下体毛,一边由内侧将她的大腿拉开。美穗发抖着,两脚缓缓地往左右拉开。越是羞怯,那股性的欲望越是突发高涨亢奋。

尤其随着那知手指的拨弄,心脏的跳动越是激烈,使得美穗觉得呼吸愈发困难。

美穗的身体里面犹如燃烧般的浑身发热,好像全身都要被融化般似的,而且随着那知手指的拨弄,抚摸的同时,越发明显地暗涛汹涌。

那种感觉,就好像平时中条的手指在触摸时的愉悦。尤其中条比别人更能了解美穗的弱点,可说已经有了然于胸的心得。

但是现在连技巧尚未十分成熟的那知的爱抚,她的肉体也感觉到十分刺激,连魂魄似乎都要飞到九霄云外似的。

那知用食指和无名指将yīn唇拉开,然后中指慢慢地沉入那湿润的入口内。

“呜……”

美穗一时之间皱起眉头,温热的蜜汁不断地涌出,包裹住那知的指头。

“太太……你是不是觉得热?”

高冢担心的看着美穗。

美穗心头一震,抬起了脸,趁着这时候,那知的手指深深地放至入口处。

“呜……”

本来从喉头深处要发出的呻吟声,美穗拼全力地忍耐着,此时脸上满脸通红的表情,也吸引了郁子和中条的注意。

“没……没有……没什么……”

说着,咬着牙,连高跟鞋内侧的趾甲都弯曲着。

“是不是料理不合口味。”

郁子又用酸溜溜的语气问着。

“怎么会——”

一边说着,一边下颚也发抖起来。

“大概是香辛料放太多了。”

中条说着。

美穗勉强望着,还勉强地挤出笑容。犹如女学生般的羞怯貌,令中条和高冢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而只有郁子弯唇,吊着眼不屑不顾“我失陪一下。”

终于脱离了那知的手指,美穗拉整好裙子站了起来。正当要走路的当儿,她才发现连膝盖都像无力般地虚脱。

走往化室的通路上,美穗被人从背后一把抓住手腕,一回头,便被压在墙壁上,等知道是那知时,唇已被重重地封闭住。

刚才那悠然自得的爱抚仿佛是说谎般的,年轻的欲望贪婪的吸吮着她的唇。

而身体已被点燃起欲火的美穗,随着唇间吸吮的响声,似乎也满心期待着这一刻般地热烈反应。

一时之间,似乎已忘了这是通往化室的走廊,美穗还伸出双手环抱着那知的头。

“我喜欢你!老师……”

那知深情的望着美穗,美穗仍觉得很难为情。

“老师……那你呢?”

“喜……喜欢啊!”

美穗的胸部被紧紧握着,一边陶醉的回答。

“我爱你。”

那知用一只手撩起她百褶裙,抚摸着她的体毛。

“喔……”

不断溢涌而出的花蜜,象征着美穗喜悦的深度,美穗也热烈地卷绕着那知的舌头。

“喂……觉得怎样?”

“嗯……”

“你不想要这个吗?”

那知把美穗的手拉到他的裤裆处,摸着那凸起鼓胀处。

美穗屏息着,连膝盖都颤动着。

“这……这个……我要的……”

最好是现在就能好好地含住那知的那根,美穗心里想着,但并没有说出来。

“好像还有在怀疑我对你的真心似的!”

“没……没有……”

“那……为何要穿内裤来?”

“那是……对不起……”

“好吧……不过我是属于老师的,只要老师想要,随你喜欢我都给你。”

那知说着,就跪在地上,将美穗的一双脚用两手捧着,先吻着高跟鞋的前端,再将鞋子脱下,吻着脚的趾甲。

“做……做什么……”

美穗一惊,把脚缩了进来,那知一把抓住她的脚踝,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爱老师。因此不论在那里都希望如此爱着老师的身体,虽然我爱极了老师的胸部和阴部,但老师的身体各部份我也都爱。”

一边说着,一边用舌头舐着她脚底。

随着甜美的波涛,美穗打从心底震撼。不仅仅是肉欲的感觉而已。

“老师!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来爱我,我的身体、我的唇、肛门、每一个部位都属于老师的,也希望老师全部的身体都能属于我的。”

说着,又热烈地将唇贴在脚底、脚踝上。

“我……我知道……高冢君。”

在那知的热情之下,美穗溢出的蜜汁似乎没有停止,越发不可收拾。

“今晚可以再见面吗?”

“嗯……我也想……”

被那知抱起,美穗的声音颤抖着。

“现在马上就想,我们二人一起落跑如何?”

“不……不可以那样……”

“你不想吗?”

美穗十分为难的皱着眉,说道:“当然……当然想做……现在就……”

“那我假装人不舒服,由老师送我回去!”

“可以吗?”

“你不想做吗?”

“好……好吧……试试看!”

车子一行驶在道路上,坐在助手席的那知,立刻伸过手来,撩起她的百褶裙,露出她浑圆的大腿。

“车子在开,很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