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生淫乱专辑 > 全文阅读

正文 150、女教师的课后辅导(4)

150、女教师的课后辅导(4)

美穗重新拉好裙子。那知又再拉上来,一边开着车直视前方,美穗一边想要甩开他的手,而那知则等着美穗的手放回驾驶盘上时,三次来回地撩起她的裙子。

美穗仅仅鼓着腮帮子,光是如此来回的撩着裙子,就足以使她气愤不已。

刚才为了能够和那知单独相处,故意不顾郁子讶异的眼神,以及中断了原先愉快的用餐,假藉送自己学生回家的名义,这些种种无非是等待着这男人的爱抚。

但是此时在开着车,对美穗而言感到恐惧。因此她极欲遮掩往露出的大腿。

“不可以……把手放回去……”

那知提高声音制止。

“可……可是很奇怪……这样子!”

“那里奇怪!”

“有这付模样在开着车的人吗?”

“可是我喜欢啊!老师的大腿,看起来是这样秀色可餐,鲜嫩可口呢!”

美穗握着方向盘手掌渗出了汗水。

“这样穿着衣服,而裙子被撩起的模样,看起来是何等性感。老师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好难为情!”

“是吗?那好极了,老师我喜欢你羞答答的模样。”

“……”

“觉得怎样?”

美穗的大腿一边被抚摸着,那知一边把它卷得更上去。

“我……我不知道……”

“那好,我再让你更羞怯些。”

那知用双手将裙子靠近大腿内侧处一把掀开来。

“啊!”

没穿内裤的臀部露了出来,碰触到冰冷的椅垫。

“如何?老师……”

“你……你太过份了……”

“不过……很性感呢!”

那知摸弄着她白嫩的臀部,一边亲吻着她那躲在秀发后的耳朵。

“呜……”

美穗一时闭上了眼睛,踏着刹车皮的膝盖顿时没了力气。

那知的舌头在耳边游移着,一边伸手揉搓着她的胸部,拨开她的钮扣,将手伸入内衣里面。

“我喜欢你……美穗……”

第一次被叫着自己的名字,美穗不禁一阵陶醉之感涌上心头。

“好危险啊!那知……连死也愿意吗?”

“是的……如果能和美穗一起的话。”

那知的指头揉搓着罩杯内的尖端,同时将舌头伸入耳朵里面,美穗在红灯前停了下来。

“那……那知……我喜欢你……”

美穗呻吟着喃喃低语,手环抱着那知的头,凑上她的唇亲吻着那知。

舌和舌的交终连结,火花在口腔内迸裂开来。

此时刚好前方的人行步道上,有三个像薪水阶级的人们经过,往车的这一方瞄了过来。

美穗虽也有注意到他们异样的眼神,但是她体内的热情激动,已经令她无法克制这种冲动的行为,而且情绪亢奋已到极点,越发使得她紧紧的吸吮着那知的舌头。

此时右侧的敞蓬车上,有二个像学生般的年轻人探出头来,一边向他们吹着口哨。

他们应该是看不见她被撩起的裙子,大腿的部位。但那知故意大力地揉弄着她的胸部,他们应该就是探出头来偷看这一幕好戏吧!

在眩晕的羞耻和亢奋的情欲之中,美穗被点燃的官能已完全淹没了她的理性,仿佛已成了欲火的俘虏。

年轻人看得津津有味之余,还丢了一句话。

“可别太过火,待会发生车祸死掉可划不来。”

说完,就发动车子跑了。

两人的唇终于稍微地放开,美穗对自己大胆的行为忽地意识到,顿时面红耳赤。

“啊!”

正欲发动车子之际,yīn唇又被那知抚弄者,美穗大叫一声,急忙踩住刹车,幸好后面没有来车。但是人行道上的行人有不少人,都转过头来观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好地开车吧,美穗老师,我们可以快点回家,好好做爱。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知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美穗微微地点点头,说得一点也没错,但是已经几近疯狂的身体,那堪得那知这样的爱抚。

“哇塞!好湿呢!”

“嗯……”

已经无需强作辩解了,溢出的蜜汁早已沾污了汽车的座垫了。

那知把他yīn茎拉出来,然后另一只手特地伸入美穗白嫩臀部的中间,刺激着她的肛门。

“屁股有感觉吗?”

“嗯……不过也不太清楚……”

“如果不喜欢就作罢……”

“不……可以的……觉得舒服!”

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亢奋,美穗胸中跳动得厉害。尤其再瞧着那硬挺yīn茎,更是像失了魂魄的女人似的,完全丧失了理性。

那知的手指贯穿入肛门内,美穗的二双长腿颤抖着。

尤其是yīn唇的感觉更强烈。平时只被丈夫触摸的肛门,由于已被那知的肉体侵犯过,因此此时的感受自是与往常不同。

美穗不时斜眼去瞄往那知的yīn茎偷看着,虽不能尽兴的看个过瘾,但又忍不住心中的冲动。

此时那知的唇也不安份地在她的颈间、脸颊游移着,左手揉弄着胸部,右手则深深地插在她的肛门内。

按着又是一个红灯,已经按耐不住了。

她左手伸过去抚摸着那知的大腿,眼睛直视着前方,找寻着那知的yīn茎,就在握住的那一刹那,感触到那种热度和硬度,几乎要哭了出来。

“老师,你在握yīn茎?”

美穗一时之间才回过神来,对于自己正在做的这种大胆行为和非道德性感到羞愧万分,但是她又无法对那知的yīn茎立刻放手。

“你喜欢吗?”

“嗯……大概……”

“你想要吗?”

“嗯……是的……”

她出乎意外的发出娇嗔声音回应着,但是她又说不出这样露骨的话儿。

“这样握着也好吗?”

“嗯……不……不……”

美穗吞吞吐吐地不敢说得明确,手握的同时,yīn茎的温热鼓动在身体不断地骚动。

“这……我想……亲吻……”

不知何时看yīn茎看得出神的美穗,竟不由得张开了口。

“你忘了吗?我身体的全部都是属于老师的。”

“啊!”

美穗已不顾自己为人妻的衿持,弯下身来,赶快地将唇凑近yīn茎的前端,理性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像火焰般温热的yīn茎,在唇内好似要被溶化般的,泛起一阵快乐的波涛。

“喔……喔……”

美穗发出妖媚的呻吟声,整个yīn茎的前端已被她的唇包裹住。从鼻端到眉间都感到一股兴奋、愉悦。

美穗用柔软的唇,吸吮着,还慢慢地来回滑动,整个舌头、喉部、甚至下颚,都像喷滑着火焰般地滚烫。

“人行道的灯号已变了。”

“呜……”

虽然听到那知这么说,但一时之间实在不肯放掉这可爱的yīn茎。

背后的车子开始按着喇叭。

美穗依依不舍猛然抬起头来,非得快点回到家不可,因为她好想尽情地吸吮着yīn茎呢!

就这样车子只要有停下的片刻,美穗便弯下上半身,将唇覆盖其上。

“啊……啊……”

和平常不一样,此时总觉得红灯怎么忽然变得如此短促,被车子的喇叭声一声声催促,她急忙又发动起车子。

就这样到回家为止,总共车内断续地做了十五次以上的口交,但是并没有因此就得到满足,反而因一次又一次被中断,欲情在体内不断累积,反而使全身的官能更达到极限。

本来从旅馆出来之时,身体似乎已有一刻也不容等待的喉急,而当车子开入高冢家的车库内时,欲情的火焰更是已升高了数倍。

“到家了……美穗……”

美穗似乎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开到那里了,她脑海中现在仅有的只是刚才口腔所带来的亢奋及欲情而已。

“现在怎么办?”

“随……随你喜欢!”

美穗已满心期待。

“你想怎么办,可得说清楚,你不说我就什么也不做。”

“呜……啊……这个……那就吻我……”

“光亲吻就可以吗?”

“不……不……还要摸我的乳房……你吸吮它……”

“然后呢?”

“这个……还有那里……你爱那里……”

“那里?”

“就是那里嘛!”

“到底是什么啊!”

“就……就是阴……阴部啦……”

从生下来到现在,第一次从自己的口中说出如此卑贱的字眼。

“阴部而已吗?”

“还……还有屁股……还有我的肛门。”

溢涌而出的蜜汁,已沾湿了肛门的部位。

“这样子就是全部了。”

“所……所以……怎么样都可以……只要和那知在一起,怎么样都舒服……不论是阴部……肛门……随便你……粗暴一点……粗暴一点也无妨……”

美穗疯狂地大叫。

“我要下车了……美穗……”

从助手席走下车的那知,从车库旁边的仓库中拿出背包,站到美穗的前面。

“快点将衣服脱下,别在我面前,让我看到你再穿这样不起眼的衣服。”

“呜……是……是的……”

美穗看到那知锐利的眼神,大腿不觉兴奋得直打哆嗦,赶忙将上衣,连内衣及裙子一起脱了下来。

现在她的身上只剩下吊带裤袜及高跟鞋。

美丽而满鼓胀的胸部,坦露在自己喜爱的男人面前,下体处不断地涌出温热的蜜汁,甚至渗到大腿处。

“想不想戴上这个啊!”

那知从背包拿出狗的项圈,故意询问着她,美穗屏息着才慢慢地说:“嗯……嗯……”

嘶哑着声音回答着,上了锁的项圈,套在脖子上的同时,胸部、股间有一股既痛又甜蜜的战栗。

“头发解开来,让我好好看看!”

美穗拉开头后的发带,甩甩头,波浪的秀发立刻垂落至肩膀及胸部。

“好美美穗……我要好好凌虐你……”

那知把她的头发拨到背后,美穗伸出手去抱着那知。

“还很湿吗?”

“嗯!”

美穗的胸口跳动得很厉害,她大力的点着头。

“我用手指确定看看。”

“啊!”

她的双眼迷蒙,凝视着那知,那知的手慢慢地往她的下腹处游移,他抚摸着她的下体毛,再探往下面的yīn唇部位。

“呜……”

美穗的腰部都扭动了起来。

“觉得怎么样?”

“太爽了……”

“让我看得清楚点。”

美穗用另一只手,慢慢地张开她的yīn唇。

“我看不太清楚,还是让我听听声音。”

“啊!”

美穗的手指再次探入湿滑的yīn道口内,在那里进出抽动着。

“呜……”

“啊……”

美穗激情扭动着腰,发出恼人的叫声,尤其是在那知的监视下这样的看着自己搔动着的手指,玩弄自己的阴部,感觉更是强烈。

美穗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下腹部的蜜汁像洪水般的涌出。

“我听不太清楚哩,美穗……”

“呜……”

美穗故意大力地动作着指头,从她的股间可听到令人听了都觉脸红的声响。

“听得到吗?那知?”

“啊……多淫荡的声音,现在摸你的乳房!”

美穗的喉咕噜作响。她其实心里多希望马上和那知的yīn茎结合。但被那知如此一说,美穗的身体已充满了欢喜和欲情的火焰。

“啊!”

她两手撑着双边的乳房,从下端紧握着。

“这样好吗?”

“嗯……不错……”

“如果觉得好,那你试着让rǔ头立挺着!”

渗满汗水的胸部,比起同性已经是令人既羡慕又丰挺的形状了,即使不刻意玩弄,也不会有凹陷的缺点,早已是立挺的傲人姿势。

但是那知依然要求更加的立挺。

那知说的话,非得照着他的要求去不可。

因此她开始拼命去揉搓着,但是已经立挺的rǔ头,似乎无法再硬挺。

“怎么啦,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是不想和我作爱啊!”

“胡……胡说……马上就会硬起来。”

“啊!”

美穗说着,用手指大力捏弄着左右的rǔ头。

“啊……好舒服……”

美穗扭曲着上半身呻吟着。

“指头要是起不了作用,那可以用舌头啊!”

“嗯!”

美穗迟疑着,那知说的舌头,无疑就指自己的舌头。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一想到自己做起那事的模样,美穗立刻全身像火烧般的更加亢奋了。

若是做了那种事,不就是脱星一般干的事!但是她们是不一样的,那是她们的工作。

而她却是自己喜欢,情愿这么去做,而且自己既身为老师又是别人的妻子,居然在比自己年幼的学生面前做这种淫荡的行为。

她犹豫归犹豫,还是低下头用舌去舐着自己的乳峰,接着是rǔ头的部位。

“啊!”

比想像中还要来得舒服,美穗开始陶醉在其中,她慢慢去含吮着rǔ头的尖端。

“呜……呜……”

“美穗你的左手空闲着呢!”

那知说着,美穗左手移往股间的部位。

“yīn蒂也摸一摸!”

美穗用中指触摸着已充血的yīn蒂,热盈盈的蜜汁不断地溢流而出。

“那肛门觉得如何?”

美穗的食指深入yīn唇内,而中指则去贯穿肛门的部位。被刺激的肛门处早已被湿润的蜜汁渗满而变滑溜。

如此被那知要求,做着这样淫秽的行为,对美穗而言,可是头一遭的事儿,正因为如此,刺激感就愈强烈。

“呜……挺起来了……”

美穗急忙向那知炫耀自己努力的成果。

“现在你让左边的rǔ头也硬挺起来。”

美穗点点头,她用刚才相同的方法也去吸吮着左边的rǔ头,而右手的指头则刺激着yīn蒂和yīn唇及肛门。

“那知挺起来了哩!”

“哇!美穗你的身体变得好性感……好淫荡喔!”

“啊……”

被那知这样深情地凝望着,美穗欣喜若狂。

“穿上这个。”

那知从背包拿出早上穿的紧身毛衣和超迷你的裙子。

“你……你不抱我?”

“我想和穿着这套衣服的老师作爱。”

美穗听话地接过裙子、毛衣。充满着期待的把它们穿上。

她想快一点和那知结合,现在美穗的脑海中只一劲儿地盘旋着这个念头。

“啊……啊……”

“你来!”

那知拉着套在美穗脖子上的项圈,走出了车库。

月光下,美穗全身发抖着,眼前是一片广大无际和自己的家截然不同的院子,以前曾多次眺望,也曾多次来此拜访的庭院,而此时却被那知拉着项圈这样的走着,真是作梦也没想到。

“美穗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

那知看着她的大腿部位,美穗微微地皱着眉头。

“啊……啊……”

她两手将迷你裙的裙摆撩起,颤动着卷到腰上来,在夜风的吹拂下,更加使得露出的大腿、湿润的yīn唇,以及臀部更加地火热、亢奋。

按着美穗也把毛衣卷起,露出二个乳房。

“这样子的模样最适合老师!”

“现在你变成像狗一样的走路。”

“呜……”

美穗充塞心中的激情,令她几乎要晕眩过去。

那知忽地往车库方向回过头去,他忽然听到卡擦的声响,但是他认为大概是猫之类的东西,所以也就不再去看个究竟。

美穗两膝跪在地上,两手按在水泥地上,支撑着上半身。和昨夜般像狗一样的爬行,使得她心中泛起无限羞耻感。

不过和昨天的羞耻感比起来,今天更加地强烈了。

而事实上,被套着项圈,在那知的面前这样光着臀部和胸部,游荡在高冢家的庭院里,已使得她的欲情点燃到极点,身体整个充满了异样的情热和喜悦的感觉。

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有这种感受,在渴望着性交的同时,她被那知这样的支配,而且被这样卑猥的命令着做如此下流的事,却反而让她有一份难以言喻的快乐。

“好性感的屁股呢……美穗……”

“啊……”

光是这么一句话,就令美穗高兴得魂魄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想到自己的身体能够让那知感觉兴趣,而且如此地赞美,真是比什么都快乐。

因此美穗更加大力地、挑逗性的扭摆着臀部在草地上晃动着。

“累吗?”

“不……不会……”

其实肉体上真的已疲乏不堪了,从昨天就几乎没有休息的凌虐着自己的身体。

虽然是作为体育老师,但经过连日来的做爱活动,她的手腕、脖子、腰、脚都隐约地感到酸痛的存在,但是现在激情在前,已使得美穗早就把疲劳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想不想做只雌马?”

“……”

“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吧!”

“不……讨厌……”

对于那知如此冷淡的话语,美穗不由得拉高了嗓音。

“我想要……做雌马也好,你坐!那知……”

“好吧!那我就坐啦!另外你给我绕庭院五圈,途中若是你昏倒了,那今夜就此作罢!”

“呜……可是……”

正想要说话之际,那知的腰已靠在背部了。

“好……走吧……”

那知不客气的在美穗的背上摇动着身体。虽然美穗的步伐不十分平稳,但还是迈出了脚步。即使是变成一只雌马姿势也好,能够这样的和那知互相接触着身体,也着实让美穗的胸口情绪高涨,充满了喜悦的波涛,藉着这份高昂的情绪,使得她终于完成了那知提出的五圈的要求。

“我要奖赏你。”

那知从她的背部下来,拉着项圈,让美穗站起来。

“随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

美穗陷入欢喜的冲击中,连四肢都发抖。

她几乎要欢呼得大叫,伸手环住那知的脖颈,重重地押上她的唇,她已失去了慢慢吸吮的悠闲,而是疯狂、贪婪的整个舌根都插入,卷绕着那知的舌头,发出吱吱的声响。

现在已经不需要注意灯号的变换了,她可尽情的、开放的、无所忌惮的狂吻着。

她一会儿把脸往右倾,一会儿向左倒,舌头在那知的口腔中打转着,尽情地吸吮那知唇内的每一寸肌肤。

她真想立刻就和那知的yīn茎结合在一起,但为了确确实实地感受这年轻的身体已完全属于自己,她想用舌头和指头去爱抚这年轻的身体。

她吸着他的二个rǔ头,然后慢慢地游移至下腹部,眼睛盯着他的下体,把裤带解开来。

一脱下他的长裤,立刻也把他的内裤也脱下来。

看到眼前硬挺的yīn茎,美穗大叫一声。她紧紧地握住根部,吸了一口气,把唇凑上yīn茎的前端。

“啊……喔……”

喉嘴中不断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她将滚热的yīn茎尖端往自己的脸颊、上颚、舌的内外、喉头摩擦着。

为了这让自己发狂的yīn茎,美穗居然坦露着胸部、臀部,跪在那知家庭院的草地上做着这样非道德的事,美穗虽十分清楚自己这种卑猥的行为,但却无法自制。

“那知……我喜欢你……啊……”

美穗颤抖着声音,一面将自己丰挺的胸部,贴在硬直的yīn茎上揉搓摩擦着。

全身的欲情犹如点燃的灯芯般,已势在必发。

“来!来!”

美穗转过身去,四只脚的爬行动物的姿态,把穿着超迷你裙的屁股翘得老高。

湿湿润滑的yīn唇和肛门好似故意捧在那知面前地呈现出来。

“你想要我怎么做呢?”

那知就像一个国王一样雄纠纠、气昂昂地站着,低头指向着摆出妖媚姿态的美穗。

“你侵犯我……这已属于你的屁股……还有阴部……”

美穗高声尖叫着。

“只有阴部就好了吗?”

“肛门……肛门也要……还有我的唇……阴部……我的身体的全部啦……”

美穗歇斯底里地狂叫呐喊。

“呜……”

那知的手开始触摸美穗滚热的臀部,美穗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着。

“我真的好喜欢你……美穗……”

那知再次握着她的乳房,吻着她的耳边、她的唇。

被那知全身这样地拥抱着,美穗几乎要哭了出来。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肤都被快乐的波涛淹没住而有着亢奋的反应。

灼热的像钢铁般的yīn茎,终于从屁股的狭门滑落至yīn唇的入口,yīn茎一口气贯穿至子宫处。

“啊……啊……”

而同时那知的手指,也在美穗的yīn唇和肛门摸弄着。

那知开始摆动着身体。

美穗跪在草地上,扭曲颤动的面貌往上仰看。那知一边摸弄她的胸部,一边吸吮她的耳朵。

“啊……啊……”

美穗像呜咽般的叫声,不停地响彻整个庭院。

从那一天以后,美穗在那知面前就不穿内裤和胸罩,当然到学校去亦是如此。

由于外面都还穿着衣服,所以别人也不会去注意到,但由于这是那知的命令,所以她也乖乖地去实行,因此美穗的身体即使没有接受那知直接的爱抚,也几乎一整天都呈现湿润状态。

尤其是下课后在体育馆仓库、深夜丈夫熟睡之后在公园的密会,那份激情更是达到了巅峰。

而心里对丈夫的那份愧疚,虽依然存在,但是现在的美穗已无法想像那没有那知、没有那知的yīn茎的生活。

这话虽有些讽刺,但自从开始迷恋着那知的日子之后,中条的yīn茎似乎慢慢有恢复以往的威猛。

本来一个月只有二次的性交,现在居然变成约二天一次的比例。或许这是美穗的身体对那知的yīn茎过分贪恋而来的移情效果吧。

这样的甜蜜日子经过好一阵子,有一天居然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而露出破绽。

那一天,因为是第一天考试,美穗难得的过了中午就回到了家。

“中条太太,我是八百正。”

厨房门口的方向,传来一个男人粗野的声音。

美穗讶异地走向厨房的门口。八百正是车站商店街一个卖菜的商人,经常到这一带的住宅街走动。

他尤其对高冢夫人礼貌周到,有时竟也会出现在妇人们的聚会中。

美穗虽也知道他这个人,但由于平时在工作,虽然曾被拜托过,不过买东西,她还是顺手在回家的路上,经由车站附近的超市购买觉得方便些。

“来了!”

美穗一走到厨房,就看到数年前刚死了太太,凸着大肚子的中年老男人。

“承蒙照顾,真是感谢,因刚好路过此处,顺便过来看看。”

他一边抚摸着刚剃过但仍显浓密的腮胡子,这中年老男人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打量着美穗的整个身体。

“啊……真是难得,今天时间刚好来得及。”

美穗只觉一阵寒意,露出淡淡的微笑。

“那小子真是可惜啊,对了……太太今天你有穿着内裤吧!”

“嗯?”

“内裤啊!还是没穿内裤?”

“对……对不起……你在说什么?”

美穗觉得难堪之至,但那中年老男人从容不迫地从口袋中拿出内裤和白色的胸罩。

“那……这些东西是谁的?”

“啊……”

一时之间也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别装糊涂了。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上个星期天在高冢先生的车库,太太和那知那小子在搞着呢!”

“……”

美穗脸上的血色全消失了,眼前一片眩晕,原来如此,那天晚上和那知做完爱,正要回家的同时,却怎么也找不到胸罩和内裤,她还一直以为是那知拿走了。

还有当自己被套上项圈,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时,车库内传来不知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那知也以为是猫之类的动物。

“太太虽身为老师,却十分的好色呢!”

美穗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被触摸到,这才回过神来。此时看到这中年老男人已走上厨房,靠近她的脸孔,盯着她看。

“八……八百正先生……”

“我想看看你是否没穿内裤。”

说着便不客气地伸过手,要拉她的裙子。

“啊……住手……”

包裹住大腿处的白色内裤一下子被看到了。美穗很快地把裙子拉下来。

这中年老男人不管美穗的反抗,只一劲儿地把她的身体压在墙壁上,一只手摸索着她的乳房,一边开始亲吻着她。

她努力挣扎着,想要大叫出声。

“太有趣了,你想要叫救命吗?若是有人来了,我就告诉大家,你和那知干的事儿,怎么样!”

“那不要!”

一时之间松懈了力气,若男人把手押在大腿上,抚摸着内裤上那成熟妩媚的那一部分。

“呜……不要……”

下流的老男人的毛手毛脚,令美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老实点太太……等一下若是高冢的太太来了,一切的事情就全败露出来罗!”

一听到高冢夫人,美穗更是畏缩了,这狡猾的老男人诡异地笑着,他一边揉搓着人妻的裤袜,一边吻着她的唇颈。

“你……你要对我说什么?”

“嘿嘿嘿……不愧是有智慧的美人老师。太太是在工作吧?想必积存了不少私房钱吧?”

美穗好似看到一丝光明,回头看着老男人的脸。

“这……这,你要我付多少就会闭嘴不说。”

“这个嘛……可以好好商量,对了……寝室在哪里?”

“!”

“你带路吧,若是不要就算了……”

“这里。”

美穗不得已地带他到二楼去。而此时老男人的手仍然盘绕在腰际上,尤其走楼梯时,还从后撩起她的裙子,抚摸着她成熟的臀部。

虽然她想把手伸往后面把老男人的手拨开,但现在情况并不允许她这么做,她只能屈辱的接受。

进入二楼的寝室时,老男人终于离开她的身体。美穗很快的把裙子拉整好。

“刚才说的钱,怎么样?三十万是不是可以?”

美穗心里笃定着,她认为这么多的数目应该可以打发他走。

“我一次付清的。”

“当然一次付清,再跟我睡一次即可。”

美穗的身子往后退缩。

“别罗嗦了,一次就都解决了。”

老男人抓着她的二个手腕,他紧盯着美穗的脸。

“我……我付五十万……所以请放过我吧!”

“不可以,若是你不要,我们就到隔壁去,把全部都抖出来,怎么样啊!”

“不……不要……”

“那……就乖乖给我抱!”

“不要!”

突然两颊被像熊一般的大手殴击。

“敬酒不吃,你吃罚酒……哼……”

头、颈、脸忽地受到一阵冲击,美穗呆立在那里。

“不是告诉过你,就一次而已,我什么也不会说,怎么样……”

“是……是……”

美穗吞吞吐吐地应声。

“这边来!”

老男人把美穗拉到床边,自己先坐在床上。

“现在,你先把裙子拉上来,就像前一天晚上一样。”

“……”

“嗯……时间还有的是,可以慢慢来。”

美穗咬着唇,两手放在两侧的裙缘,看来是逃不了这恶运了。

一次而已。若是一次就可以遮人耳目,也就算了,那就快点结束,她自言自语,一边慢慢地把裙子拉了上来。

老男人露出二个贼眼,仔细地慢慢地看着这二条害羞而紧靠的大腿。

“真是太性感的大腿,嗯太太!再撩上去点。”

“呜……”

美穗皱着眉,用颤抖的手慢慢地拉上裙子,光是拉上裙子,被看着大腿和内裤的行为,就足以让人羞愧万分。

色鬼老男人看得目瞪口呆。

“再……再上去点……”

美穗一口气地把裙子拉到腰际上。

只见臀围的内侧,包裹着浑圆的臀部曲线,白色的内裤紧贴其上。约有六英寸的布料,绣着精致的蕾丝,衬托着美丽的肉体更加引人注目。

“一直都穿白色的内裤吗?”

“嗯?”

“不穿黑色的吗?”

“有时候穿。”

“真是棒透了的身材呢!太太……”

老男人舐舐舌头,诡异地笑。

“自从太太搬来之后,我就一直着迷于你,就算一次也好,能够和像太太这样成熟妩媚的女人做爱,可是我梦魅以求的事儿。”

老男人的手伸了过来,握着她露出的大腿内侧。

“啊!”

“你给我安静待着!”

老男人大力地压着她的屁股,任意地抚摸着她的大腿,甚至用中指在白嫩的臀峰上来回揉搓。

“咦!”

老男人似乎有些迫不急待的开始伸手去拉扯内裤的边缘,一直拉扯到大腿的一半了。

“啊……”

美穗出于本能的用手要去遮掩下腹的阴毛。

“不是告诉过你,乖乖的别动!”

“可……可是……”

美穗环视着寝室。虽说没有半个人,但大白天在自己的家中,站着的卖菜商人,直冲冲的将性器官对着她,实在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那么就不穿内裤,咱们到隔壁的太太那里去打招呼,告诉她你就是用这阴部去勾引她儿子的,如何?”

“呜……”

美穗把脸别过去,再次又把裙子拉到了腰际。

“这就是太太的阴毛吗?”

老色鬼靠得更近,用粗胖的指头去抚摸着。

“脚打开。”

“请……请让我洗个澡。”

“不行……不可以。这太可惜了,好不容易可以好好嗅一下太太身上的气味。”

美穗打从心里觉得厌恶。

一样是性爱,但总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令自己无接受的臭男人。

她露出苦闷的表情,无可奈何的张开腿。

美穗闭上眼睛,避开老色鬼紧粘不放的眼神。

“嘿……嘿……嘿……太太的阴部看来是这么的漂亮,丝毫没有因为已为人妻而破坏了完全的形状,真不赖……”

老男人盯着她的阴部猛瞧,一付要吞下它的样子。

“呜……”

老男人的厚唇,已覆盖在阴部的肌肤上。

男人嗅着这人妻老师的体香,全身的血液好似要燃烧般的沸腾着。

“这就是美人的阴部吗?味道好极了,真令人受不了!”

八百执拗地吸吮着,他用舌压着yīn唇,狂乱地去亲吻。

他一向被传闻是精力无穷的色鬼。听说还曾经趁买菜、杂货之藉口,利用男主人不在家之际,侵占过无数太太的肉体,当然容貌和年龄是没几个上等人材的。

唯有中条美穗,大概是他所看过最令人赞羡的的一位吧。即使不脱衣服,光是那包裹着衣服的身体曲线,一眼也能让人想像得出那诱人的身体。

而且和平时他来往的中年主妇不同的是,美穗透露着一股高雅和成熟美,而且兼具为人师的那份美。

“太太你站着,把衣服都脱光……”

老男人一边命令着,自己的衣服也剥个精光。他的下腹突出,像个大水桶,而四肢却出人意外的长满了深色毛发。

美穗拿下胸罩,脱了裙子,急忙用两手想遮掩住胸部及下腹处。

“让我好好看你的身体。”

老男人拨开她的双手,欣赏着美穗均匀的身体曲线。从没生过孩子的身体,不但保有美丽的曲线和肌肤,同时更有一份成熟美,令人无限赞叹。

“身材棒透了,真羡慕你老公呢!”

老男人开始一边向她的耳朵里面吹着气,一边用他粗胖的手指揉捏着她的胸部,另一只手的五根指头则巧妙的在yīn唇内深浅进出。

老男人或许年龄上的关系,加上有过无数女人的经验,似乎很能抓住女人的弱点,他的爱抚技巧,似乎有着恐惧中带着新鲜而强烈的感受。

“啊……啊……”

美穗拼命地咬着牙忍耐着不发出呻吟声,但是肉体已感觉到那份刺激,rǔ头慢慢地挺立起来,而yīn唇的蜜汁也没有间断地流出,濡湿了整个阴部。

“把手撑在那里……先从背后来。”

比那知还粗大的yīn茎,像火一般的贯穿美穗的肉体。

美穗的体内突然有一股兴奋感产生。老男人的yīn茎更猛力地在动作着,他的技巧纯熟而老练。令美穗的下部不由得涌出如泉水般的蜜汁。

“觉得舒服吗?太太……”

“哇……好湿呢?你和别人作爱也一直都这么热烈、这么湿润吗?”

美穗皱着眉,她恨不得立刻死掉般的羞愧不已,越是如此,身体更加有热烈的反应出现。

“嗯……真令人受不了……”

老男人发出像野兽般的声音,开始猛烈的反击,他的yīn茎正像小型战车似的,在美穗的阴部内勇往直前。

考试结束的当天,美穗在郊外的一家餐厅守着那知。

四天前被八百正侵犯了身体,也照约定汇了三十万圆,该是和那知作一番了断的时候,她心里暗自决定着。

和那知的恋情的确是吸引人的,现在她到学校去已不穿内裤了,而且只要和那一见面,身体立刻有股因害羞而产生的濡湿,尤其一想到,今天要见面,阴部的湿润从早上以来就未曾中断。

但一想到八百正的事,她的心里就会有很大的不安。

即使和中条分手也无所谓。反正自己是一个人又是老师,独自生活是没有问题,而且或许如此一来,便可正正当当和那知来往了。

只不过中条就太可怜了,他并没有错。只不过碰上车祸后就一直时运不济,但最近他的性能力似乎逐渐回复中,而且比以前更爱着她。

但是此时若那知站在她面前,她也没有自信可以一口回绝那知的。

“让你久等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令美穗讶异地抬起头,高冢郁子不等她的回答,自顾自的一股儿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啊……这……”

“有什么吃惊的,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没……没有……不……过为什么……”

“我是受那知拜托的,虽已和老师约好见面,但突然发烧,所以要我来告诉老师一声。”

“是发烧吗?”

“那知为了这次的考试好像十分用功,所以我想可能是太疲劳了,我想是不是可以请老师拨个空到舍下来坐,那知一定会很高兴的。”

“啊……”

美穗正迟疑不前,郁子已经拿起帐单,站起身来,走向出口。美穗慌忙地追上去。

“那应该是我来付的。”

说完抢先付了帐。

就在美穗开车回途中,郁子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她甚至以为是不是自己以前误解了她。

到了高冢家的大门前,却看到八佰正的小型货车也停在那里。

“啊……八百正先生也去贵府吗?”

美穗停好车,进入大门时,不安地询问道。

“啊……可能是停个车,到附近去吧,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

她急忙摇摇头。

但是美穗心里有种不吉祥的预感却是一丝也抹灭不掉。

“要不要喝杯红茶?”

不久郁子倒好茶,在美穗前面放了一本薄薄的相本。

“照得蛮不错的,要不要看看!”

美穗翻开了桌上的相本。

定睛一看竟是一个女人的裸体,那不就是自己羞人的影像,不禁心中一震,原来这就是那知当初强暴她时所照的照片。

身为教育着,是不是有些不知廉耻。

郁子的声音犹如晴天霹雳的打入美穗的胸中。

“我非告到教育委员会,不!应该是警察局才对,让大家知道,你是何等下耻的老师,披着教师的假面具的女狐狸、恶猫!不!母狗一只。”

和刚才和蔼的态度完全一百八十度不一样,郁子用一种轻蔑的表情,看着美穗的肢体。

“等今晚我老公回来,就和他去办手续,还有也得告中条先生才是!”

“等……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