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师生淫乱专辑 > 全文阅读

正文 153、老师的真面目(2)

153、老师的真面目(2)

我从和老师激战后一直没上厕所,这时只觉得膀胱就要爆开一样,急的不得了。

老师微微的晃了晃头,说:“那,我陪你去。”

我点了点头,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教室外依旧是漆黑一片,只有一些来自天上微微的光芒。

晚上的学校很凉爽,夜风徐徐,着实令人通体舒畅,一般而言,这种时刻是散步的最佳时刻。

我急步向厕所走去,老师却叫道:“喂!等……等等我……”

我缓下脚步,直到老师走到我身旁,我问道:“有什么事吗?”

老师慌张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没……没有……只是,那么黑……我会怕……”

我顿时觉得老师好可爱,都四十左右的人了,还会说出像小女孩般的话语。

我笑了笑,将老师拉近我的身体,握住她温暖的手,轻轻的说:“没关系,有我陪你。”

老师也愉快的笑了笑,双手紧紧揽着我的手臂,我则从手臂上感受着老师那柔软的乳房。

走到了厕所里,我先将厕所的灯打开,登时一片光亮,弄得我的眼睛有点刺痛,老师也眯起了眼。我赶紧走向小便池,拉下拉炼,掏出我那因尿急而涨大挺立的ròu棒,随着强力喷射而离开我体内的尿液,我的yīn茎传来阵阵解放的快感。

呼……真舒服啊……

我回头看了看老师,她靠在门边,双眼正盯着我不放,我对她笑了笑,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我将已经完事的yīn茎收回裤子,走到洗手台边冲洗了一下,这时我的精神才完全回复。这时的我,并不想直接回教室吃东西,我想好好“答谢”一下为我守候的老师。

藉着灯光,我上下打量老师,她换了衣服,她上身穿了件黑色的短袖衬衫,下身则是一件符合为人师表打扮的黑色长裙,加上黑色的高跟鞋,背了一个黑色的小背包,现在的老师是一个黑色美人,秀色可餐。

我走到门边,一把揽住老师的腰,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另一只手则不安份的揉着她的乳房。老师很热情的回应我的吻,嘴中还不时“嗯嗯唔唔”的不停。

我的舌头很用力的搅拌着老师的舌头,我想用它传递我对老师的热情,我也很用力的吸吮老师的唾液,随着舌头的动作,我的手也更用力的捏挤着老师的乳房。

久久,我们俩才分开。老师俏脸微红,带着具挑逗意味的口气,笑笑的说:“你很激动喔,想干嘛啊?”

我迅速解开老师黑衬衫的钮扣,亲吻着她说道:“想干你。”

老师随即媚笑道:“才刚睡醒就那么不安份,小鬼。”

话在说,她的手却也游移到了我的胯下,抚弄着我的ròu棒。随着我解开老师的钮扣,脱下老师的衬衫,老师那对大奶跳了出来,它的改变令我眼睛一亮:老师穿上了另一件胸罩,令我兴奋的,是它和老师所有穿着一样,是一件黑色蕾丝边的款式,看来老师打扮时还用了一番心思呢!而且想必是为了我,心中的感动不断雀跃。

我低下头,亲吻着从胸罩露出来的部分乳房,双手则绕到老师背后解下胸罩的扣子,我剥下老师的胸罩,老师的大奶再度出现我眼前,依然是那样的让人垂涎三尺。

我将老师的衬衫及胸罩,一同放在洗手台上,老师这时也脱下了我的学生上衣,同放在洗手台。

我爱不释手的挤压老师的乳房、舔着老师的rǔ头,一个问题突然浮现我的心头。我毫不迟疑的问道:“老师,你的胸部有多大?”

老师这时被我弄得性起,喘了喘气,呻吟道:“嗯……嗯……三……嗯三十……六……D的……嗯……”

哇,果然不小!不过我觉得一定不止於此,因为老师的胸罩根本罩不住她的乳房,她是我目前为止遇过乳房最大的女人。

我吸弄着老师那茶色的rǔ头,一边除下老师的长裙,老师则抱着我的头不断呻吟……

老师的长裙一落地,哇哇!好家伙,内裤也是黑色的,不过有点透明,浓密的阴毛看的清清楚楚,失去了长裙的掩饰,老师毫不逊於上半身魅力的修长大腿展现在我眼前,大腿上有着一双灰色的丝袜,隐隐约约的露出老师大腿的美好线条,大腿的末端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全身上下只脱剩内裤、丝袜及高跟鞋的老师,像极了三级片中的女主角,不过,老师整体的条件绝不比她们逊色,老师有着成熟女性的风骚浪荡,也有着保养的完美丰满的诱人肉体。

我停止了对乳房的侵略,转移阵地,手隔着内裤搓揉着老师的阴核,我则不停吻着老师。我开始觉得老师的黑内裤有点湿了,我便把手伸进内裤里,先抚摸着老师的阴毛,老师全身软了下来,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嘴中微微的呻吟,哼的我心痒痒的,我的手更深入了,手在内裤里搓揉着老师的小淫豆,手指更插进了老师那早已湿润的yīn道。

老师呻吟的更大声了,叫的我yīn茎蠢蠢欲动,我一把脱下老师的内裤,手指仍在不停抽插。

“啊哈……啊……嗯……弄得人家……好痒啊……啊……”

我把老师的内裤安置好后,说:“想止痒吗?”

老师抵抗着如潮水般涌来的快感,几乎尖叫的说:“要……要啊……快插我啊……快!”

我把老师移到厕所的一面墙前,转过老师的身体,说:“想要的话,就快点用手撑住墙壁。”

老师依言做了,我脱下自己的裤子及内裤,还有鞋袜,露出了利用睡眠而早已补足精力的ròu棒,我不多说,一口气插进老师的yīn道,老师就像受到刺激般,身体猛然一阵剧烈震动。

我的腰开始活塞运动,老师的手要撑住墙壁,身后则接受着强力的撞击,忍不住淫叫起来:“好哥……哥……啊啊……再用力啊……干……干烂我啊……啊……棒……真棒啊……”

我空出一只手摸着老师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抓着老师的屁股,抽插的更激烈了。

“淫货……舒服吧……你最喜欢谁的ròu棒啊?”

我问着老师以分散我的注意力,以免太快shè精。

“啊……是……家伟哥哥的……大ròu棒啊……要……啊……要给你……干一辈子啊……爽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老师这样说我反而更想shè精了,这可不妙,得快一点了。

我为了让老师快一点达到高潮,我的速度更加快了,快得让老师没法淫叫,入耳的全是尖叫声:“啊呀……啊……嗯……啊啊啊……喔……”

听着老师的叫声,唔……我快不行了。

这时,老师也面临高潮了,“啊啊啊……高……高潮了呀……呀呀啊啊……去了……啊呀……”

我赶紧将ròu棒抽出,只见老师的yīn道口喷出一些透明的液体,部份喷洒在我的大腿上,很烫。没给老师休息的机会,我立刻再把手指插入她的yīn道,用力抽动,另一只手扶着老师的肥臀。

“啊啊啊……爽啊……好舒服……啊啊呀……”

老师正利用我的手指感受阵阵的高潮。

老师在我的手指帮忙下,全身一阵痉挛,软软的靠墙倒在地上,我把沾满阴精的手指拔了出来,我蹲下身,将手指伸到老师的嘴中,老师无力的用舌头舔了舔,将自己的阴精咽了下去。我轻轻的把老师扶了起来,让她靠着墙壁坐着,我蹲在她旁边,摸着她的脸庞,问道:“好不好吃?”

老师的嘴角浮现笑意,嘴巴跟着嘟了起来,手轻轻的捶我的胸膛:“你好讨厌……”

我笑了,老师她好可爱,托起她那微红的俏脸,我轻柔的给了她一个吻。

老师伸出她那微软的手,握住了我胯下的突出物,姆指搓揉着我的guī头,手掌来回套弄着。老师看着我,接着低下头专心套弄,小声的说:“让我来让你爽吧……”

跟着抬头,用目光询问着我的意见。

我点了点头,背靠着墙坐了下来,老师的手未曾离开我的yáng具,随着我位置的变化,她也不断变更姿势。

老师趴在我的身下,暖暖的掌心与我硬挺的ròu棒不停的来回磨擦,在老师手中,它越来越茁壮了。老师含着笑意,微微抬头看着我,淫魅的笑道:“看,它越来越大了。”

我伸手抚摸老师的头发,老师看了看我,就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压低了她的头……

下一秒,老师的舌头交缠着我的guī头,我不想再拖延,右手将老师的头向下一压,老师没预料到我会这么做,才刚一含进我的yáng具,“呕……”

马上又吐了出来。

老师嗔道:“人家都还没准备好,你就……顶到我的喉咙了啦!害人家差点吐出来……”

老师她伸手摸了摸脖子,接着说:“别急,我会好好的服侍你。”

说完,趴下一口含进我的ròu棒。

老师吞吐着我的ròu棒,我的手也没闲着,搓揉着她那对雪白的大乳。老师含着我的ròu棒,口中也微微传出了细细的呻吟,含弄的速度更加快了些。

老师这次帮我吹萧,丝毫没玩任何花招,舌头配合口腔,一进一出,让我得到极高的享受。老师的舌头不时逗弄着我的guī头,也不时顺着我的ròu棒底部来回滑动。

我的双手摸着老师的头,梳理她的乱发,眼睛欣赏着老师帮我口交的卖力演出,看着她的肥臀前后挺动,雪白的大乳不断挤压着地板。

“唔……”

我快射了。

我的手微微用力抓住老师的头,老师了解了我的状况,更加快她头部的来回运动,我的ròu棒也瞬间到达爆发边缘。我站了起来,抓住老师的头,下身猛烈向前一顶……

“噗!”

一声,火热的jīng液再次在老师口中激射。

老师“唔!”

了一声,开始不断尽全力吸吮。我觉得我的jīng液变少了,也难怪,做了那么多次,不过我仍喷射了相当多发。

老师的嘴在越来越缓慢的套弄中,离开了我的ròu棒,她的嘴角留着些许的jīng液。老师没站起来,反而继续跪在我身前,抬起头凝视着我,我当时也猜想不到她要干啥。

答案很快的揭晓了,老师缓缓的张开了嘴巴……天啊!里面盛满了我浓浓的jīng液。老师的舌头接着伸了出来,就像在调咖啡似的,在浓精中不停搅拌。火红的舌头和白稠的jīng液形成强烈的对比,老师的那双带有淫欲的眼睛直盯着我,老师的舌头沾了许多的jīng液,涂拭在她自己的上下唇,以及嘴唇的周围。

我看的有点呆了,胯下的家伙也有了些苏醒的迹象。

老师见我眼神有点呆滞,双手更不安份的揉弄她那对大奶,手指绕着rǔ头不停打转。

突然,老师“咕噜……”

一声,吞下了所有的jīng液,舌头也顺便清乾净嘴巴边的残留物。老师缓缓的站起身来,靠在我身上,用手轻轻的扶住我那刚翘起的ròu棒,低声说道:“你还能翘起来啊,真棒!嘻……”

我并不想在此多做停留,一捏老师的右乳,说道:“老师,我们先回教室,好不好?”

老师想也没想,顺口就接:“好啊。”

接着老师低下头,在我的guī头上亲了一下,马上挽住我的手,笑着说:“走吧!”

我牵着老师走到洗手台旁,拿起衣服,转头对老师说:“老师,我们就这样回去吧!”

老师迟疑了一下,犹豫的说:“可是,万一有人……”

我把脸一板,说:“走不走?”

老师低下头,有些害羞的说:“好啦……”

闻言,我一只手揽起所有的衣物,另一只手牵着她,走出了厕所。

在微弱的光线下,只穿着高跟鞋的老师有着朦胧的美感,我心中刹那泛起异样的涟漪。光着身子在校园里漫步的感觉很奇怪,可是身边跟着老师这等性感尤物,可就刺激的很啦。

老师一走出厕所,就躲躲藏藏的走在我身后,一副怕人发现的样子。

我可由不得她这么做,一转身,“啪!”

的一声,一巴掌打在她肥嫩雪白的翘臀上。

“怕什么!干都干了。”

我一副不满的神情,带着有点不爽的口吻。

“哎唷……可是,可是……万一有人还在学校里,被看到了要怎么办?”

老师说话时还不停四处张望。

“刚刚在厕所,你就不怕啊!”

我总得亏一亏她。

“那个……那是……唉……不一样啦……”

老师一定是不知如何回答,这时我俩正要经过操场。

“去,想干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怕,干不了的时候就怕的要死。羞不羞啊!”

我用手指刮了刮脸庞。

老师嘟起了嘴,双手叉腰,一副不敢苟同的样子,有点结巴的说:“谁……谁……谁怕啦……”

看到老师不服输的模样,我更想把她扳倒,指着她的鼻子说:“话都讲不清楚了,你想是谁啊!”

老师挺起她那硕大的乳房,趾高气昂的说:“哼!我才不会怕咧……”

嘿嘿!我就是等这句话,看来激将法对老师蛮有用的,我马上接道:“好,那我们去操场走走。”

老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迟疑一会儿,才小小声的说:“好吧,但不能去太久喔……我怕冷……”

天啊!这什么理由?这大热天的晚上,我甚至想脱光光去吹冷气咧,怕冷,笑死人罗。

不管如何,总算达成我的目的。我将衣服顺手放在一旁的树丛里,牵着老师向操场走去。

一片空旷的操场上,阵阵凉风,使的全身赤裸的我有了些微微的寒意。

“你冷吗?”

我把老师稍稍往我身上揽了过来。

“嗯……不会……”

老师并无心回答我,她还是放不下心的环顾四周。

我们的操场不算挺大,但挺标准,周围环绕的是铺满红色细砂石的四百公尺跑道。由於本校对校园整洁的强烈要求,所以整个操场连块稍大的石头也十分难见,所以当我赤脚走过时,丝毫没有受伤。没想到,在这时候,反而要感谢平时刻薄的卫生组长。

操场上有着三种球场:棒球场、足球场,以及我最喜欢的排球场。

我敢说我们学校的操场在全省内绝对是属一属二的,不只是乾净清洁,光看草皮,每根草的长度几乎完全相同,而且满满的遍布整个操场,操场上丝毫没有任何一个稍微光秃的角落,所以就算你故意在操场上滑啊扑的,也难在身上出现任何伤痕。

为了这个操场,本校的学生就算在大热天里,也得在比较闷热的体育馆里集会。操场正对着本校的司令台,我和老师就是从司令台旁走进操场的。而背面则是四座室外篮球场以及单杠架,右面就是体育馆及游泳池了。

我们俩漫步到了操场中央,我放开了老师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嗯……舒畅。抬头看了看学校的夜空,只有稀稀疏疏的几颗星星,最近的空气污泄,实在是……

缓缓的,我伸了个懒腰,转头对老师说:“帮我含……”

老师吃了一惊,不敢置信的说:“在……在这里……”

边说还边向校舍方向张望着。

“你怀疑……”

话没说完,我随即将老师的头向下压。

她没有再反抗了,乖乖的跪在我前面,开始舔弄起我的ròu棒……

“嗯……”

在寂静广大的操场上被老师吹萧,异样的快感很快的让我的ròu棒膨胀在老师嘴中。

这次的勃起,我的yīn茎有着微微的酸痛感,倒也真是难为它了,要应付这么一个性欲旺盛的主人及一个风骚淫乱的中年妇女。

“唔……好大啊……”

老师不再顾忌了,纤手温柔的抚玩我的睾丸、含弄着我硬挺的ròu棒,老师的淫欲好像再次被燃起,她开始搓揉着自己的rǔ头。

我慢慢的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老师的性感胴体也随着我而改变位置。草地带给我背部刺痒的感觉,混合着下身被舔弄的快感,直让人想闭起眼睛好好享受,但我没有,我想给老师这个可人儿同样的快感。我双手在老师白嫩的大腿上慢慢抚摸,接着,将她的大腿向我的头部拉进,老师十分配合我的动作,但也不忘伺候她嘴边的长条巨物。

不一会儿,老师的双腿已经跨坐在我脸边,没错,在偌大的操场,我和老师正成69式。

我抚摸着老师饱满的丰臀,嘴巴立刻凑上老师早已湿润的yīn户,老师的花园散发出骚淫的气味,让我的yáng具起了些兴奋的反应,老师闷哼了一声,她嘴中的家伙让她无法过度的呻吟。

我用手将老师遍布阴毛的小yīn唇分开,舌头长驱直入,绕着老师的阴核直打转。老师的身体出现了剧烈的颤抖,yín水更一丝丝的落在我的脸上,弄得我好难受。老师似乎没力气再玩弄我的ròu棒,她曼妙的躯体随着我的舌头不断扭动,那对雄伟的大乳更不停挤压着我的腹肌,为我和她都带来了极舒坦的快感。

她嘴中不时漏出微微的呻吟,想必她还是怕人发现,仍然不敢太大声的发泄自己的快感。不过老师越是压抑,我就越是想让她尽力放肆的释放自己的情欲。

我用左手的姆指和食指再次分开了老师的yīn唇,右手的食指及中指则迅速插入了老师yín水直流的yīn道。

果然奏效,老师瞬间“啊……”

了一声出来,整个人更立了起来,我俩身体所成的角约有75度。

我的嘴暂时离开了老师的阴核,因为老师突然的立起,使得她整个阴部差点压得我不能呼吸,但我的手还停留在她体内,为了让她更骚更浪、更淫,在我稍喘口气的同时,老师的呻吟中止了,我加强了手指的力度,但成效不彰。我往上一看,老师的右手是弯起的,啊!原来她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老师的左手更回到了我本来孤单的yáng具上,握住了挺立的它,手指在guī头上不断搓揉滑弄。这招弄得我险些叫出来,用手指沾些润滑剂搓揉guī头,虽然不容易shè精,可是这招带来的快感可是很强烈的。

这和用舌头舔guī头的感觉不同的,可比那更强烈,因为手指有五只,能在同一时间刺激guī头上所有的性感带。嗯,这是我个人的认为啦。

而老师的润滑剂就是她刚刚所留下的口水,加上她那灵活的手指,让我舒服的停下了手指抽插的动作。老师感觉到我的动作一停,马上将立起的身体一俯,舌头马上加入了手指和ròu棒的斗争。

唔……老师可能想让我先屈服,嘿!我可不能输啊。

刚想到此处,我的手指拔出了老师的yīn道,双手捧起老师的臀部,舌头重新回攻老师的阴核。马上,我右手的手指替代了我的舌头,用力搓揉捏挤老师的阴核,左手仍撑着老师的肥臀。老师的骚水连绵不绝的直涌而出,搓弄我ròu棒的手指也渐渐无力放松。

我一见得逞,舌头立即滑入老师的yīn道。这可是我第一次用舌头进入老师的yīn道,只觉得老师的yín水不停向我嘴中流窜,有些甚至灌入了我的鼻子。

不同於上次的,我将老师的yín水一口口的吞入喉咙。或许,是我对老师的感觉变了吧!和我想的不同,老师的yín水不难喝,酸酸带点腥味,浓稠黏腻中带有些许甜味。

老师的yīn道内壁有着柔软滑嫩而且温热的膣肉,包围着我侵入的舌头,我用舌头不断搅拌老师的yīn道,有时戳弄老师的内壁,但这样,更是弄得我一脸的淫液骚水。

“呜……啊……嗯……别……别弄……我……我……快受……受不了啦……啊啊……”

老师整个娇躯在我身上不停的蠕动。

不行啦,老师的叫声还是放不开,看来接下来只有用“ròu棒攻势”了。

我把舌头抽离老师那温暖的“容器”一把推开老师坐起,老师则软软的半倒半坐在草地上。

我说道:“过来,把我的脸舔乾净。”

老师马上爬到我身旁,跨坐在我身上,伸出舌头舔舐着我脸上她所留下的yín水。

感受着老师的舌头在我脸上滑动,我的yīn茎硬的让我受不了,紧密的顶住了老师的小腹。老师舔的很仔细,最后她的舌头滑到了我的耳根旁,轻轻的舔着我的耳朵,她更上上下下的挪动身子,用光滑的小腹磨擦着我的ròu棒。

我全身上下刹那间仿佛同时的对我说:“干她!……”

没错,我也无法再忍耐了。我用力把老师抱了起来,将yīn道口对准我那难以压抑的欲望之根。

“噗哧!”

“喔……”

我和老师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我双手捧着老师的脸,立刻深深的朝她的嘴唇吻去,我的手用力抓挤她的大乳,我俩的唇正难分难解,我的下身则缓缓向上挺动。

喔!我喜欢她那充满淫骚味的口腔及灵巧柔软的舌头,我们的欲望就像都交融在一起了……

我们分开了,因为我将她压在草地上,成正常体位。我没开始抽送,只轻轻的摸着她的乳房,和轻轻的看着她。

老师被我看的有些害羞了,别过头去,小小声的说:“看什么嘛……”

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只是有些想仔细看清楚现在的老师。

没回答,我用力的顶了进去。嗯,好像很少用正常体位和老师做爱,干起来反而挺新鲜的。

我将她的下身往上拉到我的ròu棒前,不止是比较好她,也避免草地上有什么脏东西进入老师的yīn道。

老师咬紧了牙关,皱紧了眉头,随着我规律的抽动,一双美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臀部。

嗯哼,不叫,我偏要你叫!我喜欢老师淫乱的模样,她现在这样子反倒像良家妇女了。

我一只手扶着老师的腰,另一只手则握住她的美腿,身体微向后倾,加快了抽插速度。

老师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眼睛紧闭着,忍受着难以言喻的快感。老师的双腿越夹越紧,就像是在鼓励我的动作。我深吸了一口气,越来越大力的顶入她的yīn道……

“啊嗯……啊啊……唔……啊哈……喔……”

老师的牙齿慢慢松开,透出了淫荡的呻吟声。

这么好的机会,我又怎能放过?双手扶起老师的腰,再次加紧抽送……

“啊……用力……再使劲……用力啊……啊……爽死……人啦……啊啊……”

嗯,很好!叫的我心神荡漾。

“呜哇……好哥哥……你……你干……干死我了啊啊……喔喔……”

忍住,我可不能先缴械了啊!

“荡妇!你不怕被听到了吗?啊……不怕被别人看到了吗?啊……”

我向老师骂道。

“不……不怕……不怕了啊……我……宁愿被你……干,啊……不怕了……快……快插死我啊……啊啊……爽啊……”

“啪滋啪滋……”

随着我ròu棒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老师的淫汁有些甚至溅射到我的小腹上。

老师叫的很大声,划破了本是一片寂静的操场,随着回音,整个操场充满老师的淫叫声:“呼……家伟……快啊……用劲啊……干死我啊……啊啊……爽……好舒服啊……好棒啊……喔喔……”

老师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从里面流出的不只是呻吟,她更难以克制的流着口水。

“嗯嗯……好大啊……爽死人啦……好大的ròu棒啊!……爽……爽……家伟啊……”

老师双手抱住自己的头,不停的摇头晃脑,像是有着巨大的波浪向她冲击。

妈的!这次我反而觉得控制不住了,腰间有着酸麻的感觉,不好!

我把ròu棒拔了出来,在夜色下,沾满老师yín水的ròu棒,闪闪发亮的硬挺着。

“啊啊……我要啊……快插进来啊……快给我啊……啊啊……快嘛……求求你啊……”

老师她急了,伸手往后就抓,我急忙躲开,笑骂道:“荡妇,急什么?马上给你啦!”

我没休息很久,应该说是,老师不让我休息太久,我再次披挂上阵。

我把老师翻了过来,让老师手臂撑着草地,我扶着她的丰臀,从后面插入。

“啊呀……好棒啊……好大啊……啊啊……”

才一插入,老师就有了剧烈的反应。

老师似乎克制不了自己的欲念,马上自动自发的摆动起臀部,主动套弄我的ròu棒。我可不能示弱啊!配合着老师摇摆的臀部,用力地插起老师湿滑的yīn道。

我的手落在老师的大腿上,隔着薄薄的丝袜缓缓抚摸,从大腿慢慢游移到小腿,从小腿再摸到老师的高跟鞋上,不断的来回动作。在我的手碰到高跟鞋的瞬间,心生一计:嘿嘿!有了……

“啊啊……再来……再……来啊啊……啊……”

老师叫的十分愉快,她一定想不到我要干嘛。

我腰部的运动没有丝毫的缓慢下来,随着小腹撞击老师丰臀的“啪啪”声,我激昂的心情更加高亢。

我在抚摸老师小腿的同时,迅速的脱下老师双脚上的高跟鞋,老师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套弄ròu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双腿大张的跪着,上半身连同乳房都贴到在草地上。

她被一波波强烈的快感淹没,所能显示出她的愉悦的,只有她口中不断的淫叫声。

我用手抓着老师小巧的脚掌,轻抚她的脚背,同时也停下了我插的活塞运动。

老师也感觉到了,她用手揽住我的臀部,不停向前挤压,希望我能再用力的干她。

不过,我丝毫不理会她的行为。

一会儿,老师似乎恢复了理智,连忙挺起上半身,回头问道:“怎么了?有人吗……”

边说还不停张望四周。

“不,没人。”

“那……那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老师的眼睛透出抱歉的神情。

“不,很舒服。”

老师松了一口气,说道:“那你干嘛啦……还不快点……想急死人家啊……来嘛……”

我用力抓住老师的肥臀,将ròu棒从yīn道里退出了大半,再一鼓作气,用力挺进。

老师“噢……”

了一声,扭动起她自己的臀部……不过,我马上又停了下来。

老师伸出手,握住了我的手掌,轻声问道:“怎么了?”

语气中充满关心。

我靠近老师的脸,正经的说道:“你那么想被干!”

老师一下转过头去,放开了我的手,娇嗔说:“讨厌!不要整人家了啦。”

我马上接着说:“好……好,别气喔。”

说完,又开始一下下的捅入老师体内。在我一番努力下,老师又重新进入了状况。

“喔……棒啊……再快点……快……点啊……家伟啊……啊啊……”

我使劲拍了一下老师的臀部,接着双手拾起老师的高跟鞋,一掷,两只鞋落在两个不同的方向。老师也看到了,我压抑自己兴奋的心情,说:“给我去捡回来,快一点!”

老师听懂了我的涵意,吃力的撑起上半身,用膝盖配合双手,向其中一只鞋爬去。我当然跟在老师后面,因为我和她根本没分开,也同样的用着膝盖走路,老师每向前爬一步,我的yīn茎就会被抽出她的yīn道一部份;然后我再向前跟进一步,ròu棒又直没入底……

所以每走一步路,老师就会哼一声,像是在压抑她的重重快感。

由於我控制得宜,两只鞋大概离我们原来的位置都是十五公尺左右,我没丢太远,因为我也不想让老师爬太远。

老师的双腿张开着,双手手肘着地,吃力的慢慢爬着,而我紧贴在她身后,适时给她一波波的舒畅。

师生俩像狗一样的交媾,并且缓缓的移动在操场上,真是一幅十分淫靡的图画。

老师好不容易在我的指示下,找着了第一只高跟鞋,但她这种姿势实在难以穿上鞋子,所以我叫她拿在手里。她正伸手要拿的同时,我两手抓住老师的腰,又快又狠的尽全力干着老师的淫.老师的手慢慢缩回,口中的呻吟声也慢慢由小变大、由稀疏变频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干了有好一会儿,我才渐渐停下我的抽动,老师已经半趴在地上了。我把她拉了起来,说:“这是你找到鞋子的奖赏,快!下一只。”

老师在原地歇了一会儿,才慢慢的捡起鞋子,转向向另一只鞋进发,另一只鞋可就更远了,足足有刚刚走的距离两倍之多。当然,在途中我常停下来,给老师一些“鼓励”好让她有爬下去的原动力。

天下无难事,另一只鞋在不久后又重回老师手中。

我把ròu棒抽离老师的身体,帮老师重新穿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我坐在草地上,老师爬上我的身体,於是我拥着老师不断亲吻着她,我捏揉着她的丰乳,把老师向上撑,调整一下ròu棒的位置,一口气顶入。

我和老师正热烈的拥吻着,所以我激烈的腰部运动,只听见老师的喉头传出“嗯嗯……”

的声音,我的嘴离开老师的舌头,我轻轻推开老师,躺在草地上,摸着老师的大奶说道:“你自己来吧!”

老师“嗯”了一声,坐在我的身上开始套弄起来。

我的双手不停揉挤着老师那对坚挺的大乳,搓着老师硬直的rǔ头,加上她自己的套弄,老师很快就奔放了起来:“喔……家伟……你……舒不舒服啊?我好爽喔……有你这根大ròu棒……真爽啊……”

或许是老师刚才积压了太久的欲望,现在一有机会,很快的,老师就到了高潮边缘。

“啊啊……又要来了……啊啊……家伟……干!……干我啊……我要……”

我一听老师要泄了,马上抓紧老师的大腿,向上顶进,臀部和草地不停来回撞击。真如老师所说,一股滚烫的黏液浇淋在我刚再次顶进的yīn茎上。

我停下了动作,老师在我ròu棒上独自套弄了一会儿,浑身无力的趴倒在我身上。我轻轻的吻了老师,双手柔柔的抚摸她光滑的背部,我的下身一动也不动,任凭她那对大乳压在我身上所带给我的强烈做爱欲望,也任凭我那依然硬挺粗壮而且需要发泄的ròu棒,插在她那温暖潮湿、柔嫩的淫洞里。

老师柔软而且不重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温温热热的很舒服。我一边体会着那对巨乳的弹性,一边梳弄老师的头发。老师性欲的空缺已经被我填满了,她温驯的趴着,静静的没动,一言不发。我也没说话,仍硬挺的yīn茎不时传来阵阵的酸痛,看来我操过头了,很累,已经睡过一觉的我,仍然觉得很累,也不管是不是该回家了,一波波疲劳的侵袭,看着稀疏的星星,我的双眼慢慢的阖了起来。

身上“盖”着老师,很温暖,而发泄过后的心里,就不知道是温暖还是后悔了。

恍恍惚惚中,老师轻轻的开了口:“家伟。”

我本能的摸了一下她的头,回了一声:“嗯……”

“我们……这样……对吗?”

老师带了点哀怨的仰望我,眼神流露出强烈的询问。

“嗯……”

我没直接回答,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闭上了眼睛,像是在逃避又像是在思索着。

“家伟……”

老师摇了摇我的胸,尾音拖的长长的。

没办法,只好淡淡的说:“老师要有主见的。”

“人家……人家……就是不知道嘛!到底对还是不对嘛?”

老师的声音够骚的,还不停摇晃我的胸口。

被她这么一弄,顿时无名火起,吼了一声:“不对啦!烦死了你!”

老师霎时僵在我的身上,四周的气氛也凝结住了,我闭起眼睛,不想再理会她。良久,觉得身上一阵阵微小的抽动……

睁眼一看,老师趴在我的胸口低低啜泣,眼泪似乎流个不停,不断滴落在我身上。唉!这种情形,那个男人狠的下心,我……当然不行。於是我张开了两只手臂,在老师伸手擦泪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将她紧紧抱住。老师吃了一惊,抬头看着我。哎呀!眼睛都哭成红红肿肿的,刹那间真有点心疼,我轻轻拭去老师脸上残留的泪水,柔声道:“别哭了喔……”

说完顺手捏了一把老师的脸颊。老师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伸手把即将滴下的眼泪擦乾,紧紧的抱着我。在我们俩热情相拥的同时,老师像是怕又惹我生气般,用着细小的声音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我低头吻了吻老师的头发,反问道:“这样子做,你舒不舒服?”

老师害羞似的回过了头,微微的点了点头说:“嗯,很舒服。”

“那就好啦,干嘛问什么对不对的!反正做都做了。”

我像对小孩说完教般摸了摸老师的头。

“嗯……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啊……”

老师再次抬头注视着我。

“唔……烦啊,当然烦啊!做爱的时候你怎么不想到这些?完事后就来烦我啊!”

我边说边用力捏了把老师肥大的乳房。

“喔……好哇,你笑我,还捏我,看我怎么报答你啊!”

真好,老师又恢复了她活跃的模样。

我继续捏揉老师的nǎi子,老师也侧着身子抚摸我的胸部,更以魅惑的眼神盯着我看。一会儿,老师推开我抚摸她乳房的手,笑了一笑,纤长的手指绕着我的右rǔ头打转……至於左乳,老师把她柔软的舌头挺直,用舌头拨弄着它……

本来被老师一烦已经略为稍软的ròu棒,这时在老师体内再度重新振作。

“呵……呵……硬起来了喔!”

老师不怀好意的淫笑着。呼……看来又要再次搞定她这个饿鬼了。

老师这时将她的右大腿稍微往上抬起,将她的右手伸到了自己的胯下,搓揉着我未完全进入她yīn道内的部份ròu棒,用指甲轻轻刮弄ròu棒的根部。我被她上下夹攻弄的心痒难忍,下身用力一挺,整根yīn茎捅入了她的淫.“喔……你还真凶啊!”

老师用手指轻轻摸着我的脸,舌头仍舔舐着我的rǔ头,我的手压着老师的头,享受着被舔rǔ头的快感,对我而言,那简直像口交一样舒服。

老师在胯下的手,在我的yīn茎完全没入她那淫洞后,更加的撩人心弦,那灵巧的手指,在我那早已被她淫液弄湿、温润滑热的睾丸上游走,弄得我的睾丸好痒,而每当睾丸受到刺激,我的下体都会本能的向上一挺,而这一挺一挺的,就便宜老师了,她一边刺激着我、一边享受着被干的快感。这家伙可真聪明,而我那挺立却早已疲惫的ròu棒,这时像是要用尽最后的气力,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更猛、更硬、更能持久。

我一把抓住老师的肥嫩的白臀,留下了红红的抓痕,也不管老师的动作对我有什么妨碍,yáng具用力一顶,开始抽插。老师似乎始料未及,但她很快的就配合上了我的动作。

我迅速翻过身,抓着老师的双脚搭在我的肩上,双手接着用力夹紧老师的双腿,为的是让老师的yīn道能夹的更紧。唔……成功了,老师的yīn道果然把ròu棒夹的好紧,比之先前每一次有着加倍的快感,但不止是我,老师的快感也更强了。

“啊啊……好!用力啊……感……觉好High啊……那么……舒服的啊……啊啊……”

“妈的骚婆娘……我死你啊……干……”

不喜说脏话的我……这时也不禁破口大骂。

“啊……要就……死我啊……干爆我的骚洞啊……我……我喜欢淫秽啊啊……”

“妈的……干爆你……干爆你啊……”

我把老师的腿夹的更紧,干的更使劲、更用力。

“啊啊……好冤……家……要泄了啊……快啊……别停啊啊……干死我啦……啊啊……”

那么快?一定给了她相当大的快感啊!干死你……操……

看着老师的yīn唇急速的翻进翻出,沾满淫液的粗壮ròu棒显得光滑结实,让我的斗志更加高昂。

“啊啊……爽啊……啊啊……泄了啊……”

老师的眼神已经狂乱了。yīn道里,一股浓精急速浇灌着ròu棒,不过丝毫没让ròu棒有了shè精的欲望,反而更加的茁壮。

老师高潮后,无力的躺在草地上,我把ròu棒拔了出来,老师的yīn道口立刻流出浓稠的液体。我看了看老师,两眼无神、四肢乏力。哼……别想我会这么放过你啊!

我把老师翻了过去,让她呈趴下的姿势,然后微微抬起她的腰,再次由后面进攻。老师一开始似乎浑然无所觉,但在我的努力下,老师很快又浪了起来:“啊唔……好人……你怎么……会……这样猛的啊……快啊……啊啊……”

我的手使劲抓住了她一粒乳房,用力的程度就像想把它给捏爆一样,兴头上的我一点怜香惜玉的念头也没有。

“啊……太用力了……会痛啊……啊啊……爽啊……再用力啊……啊啊……”

老师一下痛、一会儿爽,我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更过份了,用全力捏着老师的rǔ头,她痛的“啊……”

一声叫了出来。

“别,别……别捏啊……好痛的啊……啊啊……痛啊呀!”

老师摇晃着她的头。

我没管她,继续干她,也继续加重捏rǔ头的力度。此时的我,竟有种想虐待的心情。没想到在老师的哀求声中,我的guī头一烫,这婊子竟然高潮了。我重重的给了她的肥臀一个巴掌,说:“你不是叫我不要捏!不是很痛吗!那你为什么会高潮咧!”

老师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好痛,可是也……好爽啊……好棒……呼……呼……”

听完,我简直兴奋到了极点,看来老师还有着些许的被虐待狂呢,呵呵!

“妈的!你想休息?给我起来!”

我用力的抓起老师,继续顶弄停留在老师体内的yīn茎。

“啊……啊……啊……有点痛啊……啊……”

老师无力的呻吟道。

我丝毫没给老师休息的机会,不断的让ròu棒冲击她的淫洞。

“啊啊……别那么快啊……啊啊……”

老师的骚再度流出了潺潺的yín水。

“别那么快!那我不干了。”

我做势要将ròu棒拔出。

“不……不……不要走啊……干我吧……使劲的干啊……别停啊……干死我这骚货啊啊……”

妈的!真够骚的。

老师这次比较持久了,干了好久,除了yín水直流外,就是她的浪叫。

“老师,我们……回教室吧。”

我也有点吃力,而且我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不……不要啊……不要拔出来嘛……拜托……啊啊……”

老师慌忙的垦求着我。

我还是抽了出来,把老师再翻一次身……插入,再弯下身将老师抱了起来。

就这样,我抱着老师,ròu棒依旧插在她的yīn道内。而老师双手环绕我的颈部,双腿紧夹着我的臀部,我们的身体则几乎贴近。

“我们走吧。”

我对怀里的老师说。

“嗯……”

老师似乎也不像刚才那样的淫乱了。

我们,不,是我,开始向教室走去。由於体位的关系,每走一步路,我的ròu棒就会顶入老师的蜜洞一次,所以每当我一前进,老师的眉头就会一再的皱紧。

放松、皱紧、再放松……路程只走了大概一半,老师的yín水已经流了我一腿,老师的脸也慢慢转红。我知道老师的性欲又被挑起了,於是对老师说:“想不想被摸奶啊!”

老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我笑着说:“那,就自己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