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辽东钉子户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光复四州(下)

第三百六十六章 光复四州(下)

“启禀侯爷,褚千总已经杀入金州了!”

夜不收兴奋地向张恪报告。

张恪回头对着李旦笑道:“老船主,这是咱们联手打赢的第一仗,一起进城看看吧。”

实力从来都是王道,刚刚义州兵展现的战斗力彻底折服了李旦,此时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和张恪平起平坐的心思,甘心充当部下。

“侯爷,军威入神,属下实在是佩服之至。建奴不过是区区野人,竟敢和侯爷作对,简直自寻死路!”

恭维的话不断从李旦嘴里说出来,而且还第一次以“属下”自称,这位桀骜不驯的海上霸主终于低下了头。

用人之道无非是萝卜和大棒,展示了力量,下面就该送糖果礼包了。

“老船主,其实论起凶悍勇猛,你的部下一点不比义州兵差,甚至犹有过之。”

“这个……”

李旦瞬间老脸通红,既然海盗英勇,那怎么又败得那么惨呢?

“侯爷,实不相瞒,属下也在苦思冥想,可是就没有一点思路。”

“呵呵,这不是什么难事,打仗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个人再勇武也会淹没在敌人的海洋之中。唯有和其他士兵配合起来,互相照应,千人一面,如臂指使,鞑子再厉害,能躲过一把刀,可是能躲得过十把刀吗?”

“原来如此啊!”

李旦可是老江湖了,他也听过一些西洋人的练兵方法,张恪这么一说,他瞬间就明白了。

可是明白归明白,做起来却不容易,海盗们都是一帮亡命徒,一言不合就能动刀子的主。指望着他们排成战阵,老老实实的服从指挥。还不如杀了他们呢!

练兵之法虽然摆在那里,看来不是谁都能学的。

“老船主,在辽东半岛最南端,有一处旅顺口,是停泊船只的天然良港。你的船队可以停靠,休整,另外我在陆地上安排训练场所,选派最好的教官,帮着练兵,你看如何?”

李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恪简直想自己所想,急自己所急,实在是想的太周全了。

“既然如此,属下谢过侯爷了!”

“老船主不必客气,都是一家人嘛!”

张恪在李旦的陪同之下,一起到了金州城下。此时城中还有零星的枪声,有几处浓烟滚滚,烈焰飞天,还在继续战斗。

而城门口早就聚集了上千的百姓。其中老弱妇孺占了大半。一个个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小孩子枯瘦枯瘦的,两只大眼睛来回咣当。至于女人们,衣服都是黑漆漆的污垢。脸上也涂满了黑灰。不是她们不爱漂亮,不想打扮,稍有姿色的女人就会被建奴抢走,成为他们发泄的工具。

好好的人。要不了几天,尸体就会扔在乱葬岗子。自从两年前,女人们变学会了作践自己。越是丑陋,就越安全。

百姓们过着地狱一般的日子,多少不看折辱的人死去了,剩下的只能苟延残喘。他们盼着,望着,等待着朝廷的人马杀回来。

如今,这一刻终于到了,定辽侯的大军开到了城下。

百姓们匍匐在地上,痛哭流涕,泪水湿润了地上的黄土。

“王师回来了,王师来了!”

领头的老乡绅竟然哭得昏死过去,其他百姓都跟着抹眼泪。

“鞑子作孽啊!”乔福咬牙切齿地说道。

张恪面色严峻,催马到了百姓们的面前,看着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百姓,张恪心中的怒火腾腾蹿起。

“乡亲们,我就是定辽侯张恪,如今大明天兵收回了金州,鞑子的末日到了!朝廷免除金州三年税赋,让大家伙休养生息,你们放心,很快就能安居乐业,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

三年免税,此话一出,百姓们先是一愣,随即大声欢呼,从地上跃起,不停地拍巴掌。赞颂义州兵,称赞张侯爷。

有个年轻人仗着胆子对张恪说道:“侯爷,城里头还有两百多鞑子呢,把他们都杀了吧!”

看样子城里战斗都差不多了,怎么还有鞑子?

张恪看向了旁边的褚海天,难不成是他没杀干净。

“启禀侯爷,城中的确还有数百鞑子,只是他们都是家眷,有老有少,妇孺居多,卑职已经下令把建奴居住的西城围了起来,该如何处置,还请侯爷定夺。”

为了加强对城市的控制,建奴每抢占一处,就会迁移一些建奴过来。日后入关也是一样,各地都有满城,就是强化统治的。

张恪听完,微微冷笑一声:“老弱妇孺如何?难道下不去手吗?建奴杀我百姓,抢我土地,抢人妻女,他们可曾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褚海天被说的脸涨得通红,他咬了咬牙,眼珠子通红。

“侯爷,卑职这就进城,把鞑子都给杀了!”

褚海天领着人马向城中冲去,百姓们早就按捺不住了,他们拿着各式武器,冲进了满人的聚居区。

往日里这些太上皇都成了落魄的凤凰,连也野鸡都不如。

愤怒的百姓先是冲到了几个民怨最大的建奴家里,把老少都抓了出来,捆在旗杆上,用石头木棒活生生打死。

接着又把他们家中的东西搬得一干二净,最后将建奴的尸体扔进房舍里,一把火烧个干净。

整个街区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都是最丑陋,最残忍的一面。

张恪对此视若罔闻,他早就练成了铁石心肠,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建奴靠着抢掠和杀戮为生,就要有被清算的觉悟。

百姓们心中积累了太多你的怨气,必须发泄出来。

不光是普通的妇孺,还有六七百名俘虏,张恪全数押到了海边。

这些俘虏当中真正的建奴大约只有三分之一,剩下的都是剃了发的汉军旗,他们哭爹喊娘,把驱赶到了海边。

“军爷,俺不是鞑子啊,俺没做过坏事,饶了俺吧!”

“是啊,看在大家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放了我们吧,给我们条生路啊!”

这些人不停地哀嚎,苦求生路,可是闻讯而来的百姓却怒不可遏,破口大骂。

“畜生,还记着你们是汉人?一年前,就是你们告诉鞑子我的二丫头长得漂亮,你们还帮着鞑子抢走了她,我那苦命的丫头啊……”

妇人哭得泣不成声,其他的百姓纷纷指出这些二鞑子的罪恶,一桩桩,一件件,越说越生气,大家伙拼命吐口水,扔石头,砸得这帮人满头包,爹妈乱叫!

“还等着什么,侯爷有令,都给崩了!”

砰砰砰!

火铳声响起,二鞑子还有建奴,全都被击毙,血水顺着沙滩流向了大海,不大一会儿,竟然引来了成群的鲨鱼,在海边来回。

枪毙结束,百姓们一起动手,把尸体扔到大海,让鲨鱼把他们吞噬一空。

抢占了金州之后,张恪并没有停留,他率领人马,立刻北上。趁着建奴大败,正好多抢占一些地盘。

正在向北前进,突然一面来了一帮人,为首的正是罗晓宇和张虎,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人。

毛文龙手下的三矿徒,建奴的三顺王,这三个家伙在后世也算是臭名昭著,无人不知。不过张恪暂时还没精力搭理他们,因为张虎抓到了佟养性,送来了更重要的情报。

“启禀侯爷,据佟养性所说,老酋临终之时命令代善即位,同时立多尔衮为皇太弟。可是皇太极矫诏,违背遗命,撺掇汗位。”

张虎说着,偷眼看看张恪,补充道:“卑职以为此事或许可以做文章!”

张恪眯缝着眼睛,仔细听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用力拍怕张虎的肩头。

“虎子长大了,知道动脑子了!”张恪欣喜地说道:“岂止可以利用,简直大有可为,够皇太极头疼了……”(未完待续……)

...

♂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百度一下 '辽东钉子户爪机书屋' 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