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阳光大秦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第四百九十六章

自从受到邀请参加了‘华夏银业总司’的例会,项猛的力气就变得越来越大了,从平常举五百斤的鼎开始逐渐加到了六百斤,如今竟然又加到了七百斤!

只有项家人才会知道,家主的力气与心情相关,当年他娶了一位美丽的越女为妻,结果在新婚的第二天就举起了七百斤重的大鼎;这几年心系家中的生意,最多也就是个喜忧参半,却是很久没见他举起这尊大鼎了。

“细君,项家大事成矣!你是没有看到,夫君我在华夏银业总司说到他们铸造多少银币我项家就收购多少时,那个狗剩子的脸色都白了!呵呵,白栋连秦国禀库中的白银都弄了出来,结果又如何?如今白家没了主张,各国就如同倒了大树的猴子,什么华夏银业总司,不过是笑话而已!”

项猛将手中大鼎重重放下,震得地面尘土飞扬,端起茶碗咕嘟嘟牛饮了一阵,转身望向他最心爱的妻子;面前是位纤纤弱质的南国女子,杏眼朱唇、柳腰一握,皮肤白得好像冰雕雪刻一般,站在他这名肌肉囚结的巨汉面前更添丽质、引人垂怜。

“夫君是最了不起的,好让越华爱慕不知照此下去,夫君还要多久击败那个白栋呢?”

“应该用不了太久,现在白家的丰汇钱行已经不得不将银铜比值提高到了八铜比一银,民间的草市和关市上一个半两币甚至要五铜才能换得。这说明白家已经支撑不住,他们没有白银了!我们派在徐家和范家的探子也传回了消息,这两家的矿场已经有十几日不见运出银矿石。就连派驻在句与银矿的许多工匠也已被白家遣散”

项猛哈哈大笑。一把将越华抱在怀中:“你的夫君就要打败世人眼中的天下第一奇才白子了。你是不是非常开心?今天是不是应该与为夫一同入浴呢?”

“那个要与你一同洗浴了,项猛?”

越华突然就变成了一条滑不留手的水蛇,从项猛怀中轻轻滑了出去,也没见她如何用力纵跃就到了五尺之外,仍旧还是笑吟吟地望着项猛,只是眼中已经多了些说不出的古怪意味。

“你你身怀剑术!”项猛万分诧异地望着越华,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越国的女子懂得剑术,夫君就没有想到什么?”越华笑得越来越美了。让项猛不觉想起成婚那日的新嫁娘:“越华起于乡野,承蒙夫君五年爱怜,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么不希望离开你?可是当年被越女门视为日后强力臂助的项家却偏偏得罪了越女门的大师兄唉,他就是你口中的那位白子了”

越华幽幽地望着项猛:“夫君给了越华最幸福的五年,越华却要对不住夫君了,就在昨晚,我亲手放飞的信鹰已将项家联盟资财将尽的消息带去了门中,相信门主很快就会转告白家,最迟后日。白家将会大量抛售白银打压银价。越华与夫君五年恩爱,实不忍看到项家从此败落。只得违背门规,将这件事提前告之夫君。夫君,你现在收手,还可为项家保留一线生机”

“呵呵,那我是不是要多谢细君你如此有情有义?”

项猛哈哈狂笑:“越华、越华,直到今日,你还不肯告诉我真正的名字麽?”

“我叫绿如,与绿真师妹一般,都是恩师起得名字。夫君可以怪我、可以责我、甚至可以现在就杀了我。绿如只想请求夫君的原谅,夫君给了我富贵生活,可恩师和越女门却是给了我生命,绿如无法背叛师门,所以就只能背叛夫君了。”

纤纤细手在腰间一抄,一柄短匕已出现在绿如的手上,寒光一闪,便向颈上掠去。

“越华,不要!”

项猛疯了一般向绿如冲去,可惜轻身功夫并非他所擅长,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耳旁只听噗一声轻响,绿如粉妆玉琢的粉颈已是鲜血怒射,半张娇面竟被热血染红。

“你这又是何苦。”项猛一把将绿如揽在怀中,竟是泪如雨下:“我我又没说要怪你。”

“夫君绿如对不住夫君唯有一死而已白栋白栋在日本得到了巨量白银后日后日就会”绿如强撑着说完半句话,臻首一歪,已是香消玉殒。

轻轻将绿如的尸体放下,项猛转过身来,眼中却已经没有了泪水:“叔父,你早就知道绿如是越女门的人了?”

身后的花树丛中转出了项成,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绿如,项成微微摇头道:“还是晚了一步,否则她就没有时间放出那头信鹰。也算这个女人还有些良心,虽然潜伏项家做了五年细探,却还知道提前警告于你,她既然以死相告,此事定然不虚。如今项家联盟为了收购白家和各国铸造的银币,几乎将家底都要掏空了,那些与我家联盟的铜矿主更是竭泽而渔,只怕三五年都无法恢复产量如果真如这个女人所说白栋在后日就会大量抛售白银、打压银价,项家将会遭遇灭顶之灾!猛儿,你是项家家主,当知该如何应对!”

“越华生前最喜欢这方碧莲池,我就将她埋葬在这池旁罢?”

项猛像是没有听到项成的话,自顾自在池边挖了一个大坑,将绿如轻轻放在其中,一把把抓起泥土,将这个狠狠背叛了自己却又狠狠感动了自己的女人细心掩埋。可惜越华终究是项家的叛徒,她不会有资格获得风光大葬,无法入项家祠堂,甚至没有资格拥有一口棺木。

“联盟的目的是为了对抗白栋,如今既已势不可为,项家唯有求一个自保了。猛儿,你是我项家百年不遇的商业天才,你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做,还需要询问叔父麽?猛儿”

“叔父就用再说了。如今只有项家知晓白栋的计划,如果我们秘而不宣,暗中将手中白银高价卖给巴蜀、燕国这些盟友,确可保住一些元气,可我会这样做麽?”

项猛用力摇了摇头:“项家也是姬姓旁脉,系出名门,我项猛在战场可以杀敌、在商界可以令对手夜哭,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却偏偏不做背信弃义的小人!而且我还知道,叔父也并非是这种人,对麽?”

“说得好!我项家有猛儿在,便有生机一脉。”

项成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项猛的肩头道:“白栋精于算计,项家这次是输了,而且输得极惨,不过我项家也非没有报仇的机会,白栋千算万算,终究也难免漏算。猛儿,你看看这封来自波斯的信报罢”

“西尔德?这个白栋的内弟子,竟然在花刺子模做出了屠城这种惨烈之事?”

接过项成递来的信书,项猛只看了一眼,却是面色大变。他是项家有名的武术天才,手上自然也是有些人命的,王十年押运白银去郢都,路上曾经手裂强盗十几人,须发皆红却面不改色。可就算是他这样的人,看到信书上的内容也不觉心惊肉跳,实在无法想象一个还不到二十的少年为何会如此嗜杀。

‘王十二年,西尔德挥军入木鹿城,三日内杀敌八千、民两万,全城皆赤,四日大雨,天公怒号”

太惨烈了。(未完待续……)

ps:ps:感谢‘赫赫威龙’兄弟的慷慨打赏:)

感谢‘積流成海’‘云孤帆’‘爬山的狗’‘永遇乐浪侠’‘稀有铜板’兄弟的月票支持,谢谢。

...

♂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百度一下 '阳光大秦爪机书屋' 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