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媚肉香 > 全文阅读

正文 2

2

☆、引诱

尾葵刚推门进去,一股文媚特有的体香味混杂着yín水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他根本不能忽视床上的人儿。他的欲望使得他的声音听起来沙哑,与往日那少年的音色大为不同:

“夫人,早膳在这里,您……”

一抬头,他自己也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只见一个赤裸的女孩被吊挂在床上,腿部还不停地上下蹭。她的动作丝毫没有因为尾葵的到来而停顿,反而更加卖力。

“小葵,嗯……!我过不去,你过来喂我吧,我肚子饿……”文媚可怜巴巴地看着尾葵,其实肚子饿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她现在浑身燥热,十分难耐,她隐隐觉得尾葵过来抚摸一下她会纾解很多。

尾葵低着头,把那碗玉露汤和水果端了过去。那玉露汤是由名贵的草药花卉熬制而成,对女子非常滋补,是石竹怜惜自己的小妻子日日承欢而特地吩咐准备的。

尾葵坐在床边,尽量克制自己不去看文媚。舀了舀汤水,试了一下温度把勺子伸过去喂文媚。谁知这时文媚却偏过头,不愿意喝,因为每天都是这个汤水,就算是极美味她也腻了。

这时尾葵笑了笑,心中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他对文媚说:“夫人,这个可是护法吩咐给您准备的,可不能浪费哦。”

说罢他竟然把那一勺子的汤水含入了口中,手扶着文媚的下巴,以嘴对嘴的形式把汤水渡到了文媚的小嘴里。

这一口汤水喂的时间很长,就算渡完了汤水,尾葵的舌头也一直停留在文媚的小嘴里,上下搅动,舔过她小嘴的每一个角落,吻了大概五分锺,他终於放开了有点呼吸不顺的文媚,舌头出来时还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仿佛在说明他有多依依不舍。

文媚对这种喝汤法似乎很感兴趣,也觉得平时吃腻了的玉露汤是这麽香甜。“小葵,人家还要喝……你好甜,来喂我嘛~”

“遵旨,护法夫人。”尾葵恶意的咬重後面的称呼,仿佛在提醒文媚她这种勾引下属的行为多麽不当,不过他心里倒是横生出一种刺激感。文媚也是,背着出门的相公,她居然会难耐到主动勾引小葵……这种事以前想都没想过。

尾葵端着汤水,一口一口地喂给媚儿,待她喝完他也每每都要停留一番,一深一浅地舔舐一番才肯出来,喂到最後一口时,他还依依不舍地在她唇上流连,一点点沿着她的唇形舔了个遍,最後还重重咬在下唇上。这一碗汤竟然为了大半个时辰。文媚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不舍,想抱住他却无奈双手被绑着……

喂完汤水的尾葵竟然真的起身,想要整理衣服离开,“夫人,那…尾葵,先退……”

还没等尾葵的话说完,文媚就马上不依了,扭了扭身子,道:“小葵,人家被绑在这里好无聊,你陪陪我嘛,要亲亲,人家还要亲亲。”

其实尾葵并没有打算这样就离开,他的裤子那地方都已经胀了很久了,他不过是要逗一下文媚,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他继续问:“那夫人,是想要尾葵怎麽亲呢?”

文媚羞得说不出话,但是自己现在真的很难受,特别是xiāo穴,一直有一种不能满足的感觉。“小葵,你过来嘛,亲亲胸胸,还有…还有xiāo穴穴。”

尾葵心里得意,“遵命,夫人。”边笑边答地爬上了文媚的床,心想这麽久了自己终於得一亲夫人的香泽。

作家的话:

今晚还有一更哦

☆、交合(H)

尾葵爬上了文媚的床,看了看那被绑住的双手,不是他不想帮她解开,而是那打结的方式是石竹特有的,只能是斩断了绳子,才有可能解开,而文媚也当然没忘记石竹临走的警告,所以也没打算让他帮解。只是扭动身体,告诉尾葵自己现在有多难受,而难受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那插着棒子的xiāo穴。

尾葵当然知道,他先是温柔地伸出舌头,又舔了一轮文媚的唇,舔完也不深入,而是绕到侧脸一直舔上文媚的耳垂,呼呼的热气喷在她耳边,更是刺激得她叫喊出声:“别…别闹了,小葵,人家想要…嗯,嗯~嗯~”说罢她居然主动吻上了尾葵,那毫无章法的急乱吻法,看得出文媚现在是真的动情了。

尾葵这边的吻没停下,手上也开始动作,他拉出紧紧塞在文媚肉穴里的玉棒,上下抽动起来,而文媚竟然动情地上下起伏,不到几下又高潮了。“啊……啊啊,好爽好爽,小葵,嗯啊……”

“夫人,您看,您的水都流到小葵手上了,好湿啊。”说罢还伸手在xiāo穴下摸了一把,把沾满yín水的手放进嘴里舔了舔,“嗯,真甜,来夫人也尝尝。”说完又伸下手去,摸得更多yín水伸到文媚的口中。文媚吸得津津有味,罢了还模仿ròu棒在穴里出入的动作,上下摆动的头部吸允着尾葵的手指。

尾葵见到文媚这般骚样,哪里还忍受得住,血液瞬间翻涌上来,而那处更是硬得像铁一般。这时他也不顾了,反正护法也没有阻止自己和夫人亲近。

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硬红的分身。文媚看着他,脸上竟不由自主地露出媚笑。她看尾葵由於还是少年,那处的事物并没有石竹雄壮,但是却也不小,比起同龄人来更是粗大许多,而且还是粉嫩的颜色,看得她欢喜不已。这时,她竟然不由自主地俯下头去,亲了亲滴水的guī头。

这个动作不仅尾葵吃惊,文媚自己也吃了一惊。因为来到极乐宫快半个月,她虽然日日与石竹欢好,但是石竹一般是直入主题,兴致来了就猛插她的xiāo穴,自己竟然没有帮他舔过ròu棒。而自己第一次给男人舔经,却舔的不是相公的。

她好奇地拿舌头舔舔guī头,又舔舔棒身,想道男人的事物其实味道还不错嘛,於是说“小葵,人家第一次给人亲亲ròu棒,如果不舒服你要告诉我哦。”

然而知道文媚是第一次舔,尾葵的快感却增加了许多,因为这首次竟然是献给他的。他闭起眼睛舒服地享受着文媚上下青涩地舔弄,不得不说媚儿仿佛真的是为男人而生的,虽说是第一次却无师自通了许多技巧,会交叉地舔舔棒身,绕到guī头打转,最後还附下去亲那两个蛋蛋,尾葵舒服得差点喷射在她脸上。

然後他一冲动,拉开了文媚还在舔弄的小嘴,又急忙扯出她穴里的那个玉棒,文媚被这突然的一下激得浑身一震,“啊……”的一声,然後穴里本来被堵住的水更是像泻堤一般喷流出来。

尾葵低头舔了一嘴,之後扶了扶自己的粗棒,上下抖了抖,猛插进文媚的小嫩穴里。二人都被这突然地插入舒服得浑身舒畅。

尾葵从第一次见到文媚起,就对她朝思暮想的,如今终於得入了文媚的穴,心中满足感大升。而文媚被那玉棒插着许久,早就不满足於它,想要那热热的硬硬的ròu棒赶紧插自己。

而终於入了穴的尾葵像是卯足了劲,双手抓住文媚的两跨,往自己ròu棒的方向拉,还使劲的往里面顶,使得二人私处紧紧地连在一起,无一丝缝隙。文媚的穴里本来就湿热,水流得床下都是,但是却一点都不影响紧致,自己一进入就被那嫩肉层层包围,还一点一点往里吸,爽得他直把ròu棒往里狠捅,仿佛要捅到文媚的子宫里。

文媚这边也是被插得爽极了,没想到小葵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平时对自己还温柔,但是干起穴来却一点都不含糊,一直捅到自己的子宫里,那快感激得文媚又是激动地一夹,本来文媚的嫩穴就紧得让人发狂,这下还故意夹了一下尾葵的ròu棒,刺激得尾葵在文媚的子宫里射出了第一发。

作家的话:

小葵终於吃到了

有人想看三个人一起的麽(你们都懂是什麽吧

我这麽勤奋能不能求一下支持呀。

☆、游戏(H)

高潮之後的两人都气喘吁吁地,尾葵仿佛感觉全身都得到释放一般爽快,从没有哪次干穴能给他这麽美好的享受,他往後靠了一下,用手撑着枕头。

二人虽然摇摆的动作停下了,但是私处却还是紧紧连在一起,刚才那爽快的滋味都让他们回味不已,才不那麽容易罢休。

正在休息中的尾葵重重捏了一下文媚的屁股,“小夫人,你怎麽可以肆意勾引属下呢?”他脸上是邪气的笑容,丝毫没有对这个事实有任何忏悔的心。

“我…我才没,人家才没有同意嫁给他!是他莫名其妙把我抓来,还…还天天干我,我的小洞洞。”现在的文媚少了些许之前的羞耻心,言语之中的淫秽让她雀跃不已。

听完原本自己心目中那个清纯中带点青涩情意的护法夫人竟然满嘴淫词秽语,尾葵忍不住哼哼地笑出声,随而对着她的屁股又揉又捏,“真是越来越骚,天生被男人干。”

说完,他的ròu棒又有复苏的迹象,在文媚的穴里一跳一跳的。文媚被这特殊的感觉刺激得不由自主地紧闭双眼,阴部紧紧贴着尾葵的大腿根,嘴里还呢喃,“小葵,啊…啊,你的ròu棒在跳动,啊…嗯,快,快让它停下来,不要动了,人家受不了了……”

这慢慢地跳动对文媚而言就像是瘙痒一般,根本不能满足她的欲望,所以她难耐的上下左右摆动臀部,还重重地做到尾葵腿根上,似乎在说自己有多爱他那根大棒子。

看着这场景的尾葵哪里还受得住,起身一挺,狠狠地往文媚的穴里顶了顶,一把抱住文媚,一边顶插嘴里还一边恶狠狠地说:“我干死你,干死你这骚货!骚货!”

文媚被他使劲地顶得花枝乱颤,一边摇晃身体还一边娇喊出声,“啊……葵,好棒,好棒!就是这里……啊啊啊!”

尾葵听到她的叫喊,放慢了疯狂顶插的速度,而是突然往上一顶,问:“是不是这里?嗯?”

“啊啊啊啊……就是这里,不要顶…啊啊嗯嗯,要来了!……”

尾葵知道是自己的粗棒正好顶在了她mī穴内突起的一块嫩肉,那里就是让女人爽快的地方,知道了这个事实的尾葵更是慢慢地抽出,然後狠狠地一顶,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文媚就忍不住高潮喷了。

文媚仰着头享受着这次温柔缠绵的高潮,想到尾葵的ròu棒似乎是正好合适自己紧致的mī穴,那一顶入就戳到了敏感的嫩肉,那地方磨蹭不到两下就能让她飞上云端……

高潮来後,那嫩嫩的肉穴不断地往外流水,这次仿佛像小解一样潺潺不断,而那yín水浇在尾葵的guī头的感觉让他爽快到了极点。不过尾葵可没打算这麽快放过文媚,还是死死按住她的屁股,不让自己的ròu棒离开她的mī穴,哪怕一秒。

文媚娇嗔了尾葵一眼,她也知尾葵肯定没满足,所以眨巴着眼睛,把自己的小嘴送到他口中,二人缠绵地吻着,交换对方的唾液,小舌互相纠缠,拉出银丝又吞掉,这麽玩得不亦乐乎。文媚笑嘻嘻地在尾葵的耳边说,语气带着一点依恋,“小葵,人家好喜欢你……你好棒。”

听完她的话,尾葵心中忽然一颤,弥漫出一股陌生的柔软感情,他用手托住文媚的脸,“媚儿,我也好喜欢你,好喜欢……”

说罢二人都喜笑颜开,仿佛交换了秘密的小情侣,继续玩着唇舌交逐的游戏,尾葵胯下也不消停,一下又一下温柔的顶着文媚的嫩穴,有时戳一下她凸起的嫩肉,有时又蹭蹭穴口,并不急着狠狠地抽插,而更像是在探索文媚穴里的每一处地方,有时痒得难耐的文媚还会“咯咯”地笑出声……

二人享受着这次性爱,以纯真的姿态玩着最淫靡的游戏。

作家的话:

抱歉来晚啦,

前几天葫芦的网络出了点问题。

☆、接近

极乐宫中,西殿外的石路上。

一男一女前後走着,似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心里两人的想法却截然不同。

男的正是一身红衣的火鹤,他脸上总是挂着那若有似无的邪气笑容,本来他对这护法夫人也没什麽特殊的想法,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还不够多麽?多一个少一个对他来说没什麽区别。而这次他会答应春羽的邀约,主要是想看看这春羽到底葫芦里卖的什麽药;而且他又想起那久久不能忘怀的宫主夫人……那一夜真是愈想愈销魂,那半推半就的模样,嘴上不愿意却还是跪着舔自己的那物舔得滋滋作响……如果那新来的女人有她半分滋味,那也不枉此行了。想起了以前的艳事,他更是舔了舔双唇。

走在之後的女人就是春羽,她今日非得引着火鹤过去,那样,石竹大人的目光就会再回到她身上,想着神情竟然不由自主地雀跃起来,精明如火鹤又怎麽会不知道她另有所图?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石竹今日并不在寝宫里,她这不精明的计谋,又可能奏效吗?

二人不久便到了这西殿内,迎面便有两个弟子下拜。

“属下恭迎东护法大人,恭迎堂主大人。不知两位大人今日到访所为何事?”

火鹤只是低眼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个弟子,随而环视了一遍西殿,并不回答那两个低级弟子。那弟子们只能跪着,丝毫不敢露出一点点怠慢之意。因为极乐宫是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等级的制度很森严,像火鹤一般的高位的护法,能和他们这些低级弟子说一句话都是他们的荣幸。

此时却是春羽上前一步答道:“怎麽不见你们护法?今日我等特来拜访,迎门便是你们这些低级弟子?”

那两个弟子赶紧拜倒在地:“请大人恕罪!西护法大人并不知你们今日到访,故而出宫处理事务了。您也知道西护法大人喜静,殿中的仆从并不多,大人们恕罪啊!”说完又在地上叩拜几个响头。

此时的火鹤看了一眼头都快磕出血的二人,衣袖一甩:“嗯,退下吧。我们入殿里等他。”

说完竟径直步入殿中,步履如风地穿过大殿,一直走到内里的寝宫外。按礼数客人应在大殿等候比较适合,但是火鹤又岂是守礼的人?今日他的目的就是看看石竹金屋里藏的什麽娇人。既然石竹都不在,那他就更不管不顾了。

身後的春羽赶紧跟上,虽然石竹不在有点可惜,不过先让火鹤对那什麽夫人感兴趣,日後来日方长也不着急。

越走近那石竹的寝殿,火鹤就越觉得奇怪,虽说这西侧殿的仆从较少,但是也不至於像这样寝宫外都静无一人,仿佛被人刻意只开了一般。

火鹤他不知道的是,平日里这里是有伺候的人的,但是今天石竹只留了尾葵一人随侍,因为他正在惩罚他的夫人,可不想让人撞见看到他夫人那模样。

於是二人更是小心翼翼地接近,都不约而同地使用内力屏息,脚步放轻。然而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二人大摇大摆的接近,里面的文媚和尾葵也不一定发现得了。

因为尾葵正卖力地伏在文媚身上,身下的热物不断地进出文媚柔腻的xiāo穴,而文媚更是被干得全身酥软,胸前一伏一伏地,细细碎碎地呻吟出声……

☆、窥视

这厢的文媚和尾葵正玩得不亦乐乎,又怎麽知道有人接近呢?

到了门口的火鹤二人就意识到不太对劲,这“嗯……啊……”的细碎呻吟声,是个人都明白里面的男女在做什麽。这一声声的,挠得火鹤心里直痒痒。他也完全毫无忌讳,打开门就闯进寝宫里……

他只见一个全身赤裸的雪白女体被吊在床梁上,双手被紧缚,而身体上点点红印更是证明着她被人狠狠地蹂躏过。然而目光往下,则发现她的下体竟然还和床上的男子紧紧连在一起。

文媚最先发现了闯入的二人,但是扫一眼知道不是自己的相公,而她正被操穴操到爽处,又怎麽肯停下来,反而更因为进入的两人而缩紧xiāo穴,激得尾葵差点忍不住射出来。

尾葵也发现了有人进入,但气息比较陌生,并不是西护法大人,故而一时并没有顾得上门外的动静,反而更卖力地操弄文媚。

随着他更大进大出,二人显然是快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嗯……小葵!小葵,好棒!我要到了,啊啊,再快快点!”

说罢文媚狠狠用她的嫩穴狠狠咬住尾葵的ròu棒,自己也一起动着下身,更贴近他胯下。眼神还有意无意地扫过门口站着的男子,直勾勾的媚眼看着他……“嗯……嗯!给我,给我更多!”

尾葵哪里受得住文媚这个骚样,最後激撞几下後,悉数在喷发在文媚的穴中,暖暖的一阵热流突然洒入子宫,文媚也爽得yín水喷发,“啊啊啊!好爽啊葵儿!射死我了……啊啊啊,给我满满的jīng液,啊……!”

二人都高潮後,面色潮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而更是有一股像水流从二人交合的地方流淌而出,简直像小溪流一般流淌不歇,只不过是乳白色混着jīng液的yín水。

此时站在门口的二人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得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不过在看完两人的活春宫後,众人的理智仿佛慢慢回来了。

仔细一看还能发现,火鹤的胯中早就立起了一个帐篷,那物硬得不像话。他一边闻着屋里的淫靡气息,一边先示意春羽退下。

春羽虽然不明了他要做什麽,但是他们俩怎麽说也是上下属的关系,她还是要听从他的命令,而且,她冷冷一笑,心想:哼,这个所谓的护法夫人,还真是天生的淫货,居然短短时间就和丈夫的徒弟搞上了,我真是“小看”她了。也罢,现在我要做的……

於是春羽悄悄退出了房间,在侧宫里召唤来自己西侧殿的亲近,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仿佛下了什麽命令。

此时床上的尾葵终於看清了来人,原来是东殿的护法大人火鹤。也不知他的来意,所以只得依依不舍地从文媚的穴里退出来,准备给火鹤行礼。退出穴时文媚还仿佛不想他离去一般,夹了他一下,娇嗔了一眼,就这麽一眼他的那物又复苏了过来,他只得直立立着那物给火鹤行礼。

“参见火鹤大人,不知大人来访所为何事?”尾葵语气恭敬地道。

“呵呵呵,”火鹤边走边轻轻鼓掌,“倒是让本护法看了一场好戏。”说罢他走到床边,用手抬起了文媚的下巴,“不知道你们家石竹,知不知道他属下和夫人私通呢?”

听完他的话,二人脸上都有点讪讪,虽然石竹没有阻止他们俩亲近,但是也的确没有明确地说,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操干。

☆、解缚

这时倒是文媚先出声,“你,你是谁?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说着还直勾勾地看着火鹤,倒是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火鹤先是一愣,随即闷哼地笑出声,“呵呵呵,我是谁不重要……”说罢眼神里竟然多了几分侵略性,用手抬高文媚的下巴,还左右晃动,左看右看地,最後火鹤竟然说出一句:“哼,看起来也不过一般货色,也不知道石竹怎麽想的……”

说罢又好像想起了什麽事情似的,突然俯下头,对着文媚的唇吻了过去,“我倒要尝尝,是什麽滋味的。”

文媚的眼睛睁大,吃惊得都忘了要反抗,这人不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这是什麽情况……

尾葵暗暗头疼,这火鹤大人是出了名的不守礼数又不按常理出牌,看来这夫人还是让他上了心了分一杯羹。

火鹤的吻可不温柔,带着他的侵略性舔过文媚口腔的每一个角落,大舌头不断在她口中搅动,可又那麽有技术,吻得文媚一阵软瘫。他的吻和石竹的霸道、尾葵的轻柔又不同,带着一丝情色的味道,让文媚欲罢而不能,甚至都忘了要反映,只呆呆地享受这美好的感觉……

吻了好长一段时间,二人的唇处都留下了他们相交融的唾液,不断的“嗯,嗯……”媚叫声,和喘息声弄得房里又染上了情色的味道,尾葵和火鹤的男茎更是硬得直挺挺的。

终於火鹤放开了她,此时文媚的眼神都已经失神,只会无意识地呻吟着,“嗯~还想要……想要嘛”,还配合着身体不断扭动,努力往火鹤的男根处蹭。

火鹤见此场景,心中不仅生出一丝得意,还真生生地被她勾引了。他用手抹过文媚的唇,邪邪地笑道:“小淫妇,还没长开呢,就会勾引男人了?我今天就替你相公教训一些你。”

火鹤心想这个女娃的确是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让他都有些把持不住,他舔了舔唇,想到这淫妇味道倒是不错的。

他看了一眼还跪在旁边的尾葵,用指使的语气说,“你把她放下来,本护法特许你在旁伺候。”

“谢东护法,但是这结是师父他亲自绑的,尾葵……解不开。”

火鹤眉头皱了皱,“哼”地一声,一计手刀那个绑着文媚的绳子就被切断了。忽如其来的解开束缚,让文媚“啊”地惊呼一声,一下瘫倒在了床上。

尾葵赶紧上来在背後扶住她,她揉了揉被绑久了的手踝,有一些不情不愿地说,“你!你要放开人家也不说一声,吓死我了。不…过……,谢…谢你。”她说完还好像有点害羞地偏过头。

火鹤看着她的这副样子心头一动,呵呵,多久没人跟他说过“谢谢”二字了呢?她这娇羞的样子看起来还挺可爱的嘛。

不过一会儿,他便又换上那玩世不恭的笑容,欺身上前,死死压住了文媚,大手一边蹂躏她的酥胸,边揉边捏,弄得文媚躁动不已;他嘴里一边说:“你不用谢我,我不过是为了一会儿,我们操干起来方便一些罢了……”

听到他直白的话语,文媚又羞又气,还懊悔刚才自己竟然以为他是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