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我成为魔界王后的日子 > 全文阅读

正文 110-120

110-120

☆、第一百一十章 男子汉大丈夫与小牙签

沃夫用力地吻住我,并且手不安分地开始搓揉着我的胸部,轻吻着我的锁骨,甚至舔舐着,举止之间虽然充满着欲望与挑逗,但是却不忘我的脚伤以及手肘上的伤口,尽其所能地避开它们。

沃夫果然很温柔啊,就算是撕破了我的衣服也一样,我的下身一阵濡湿,沃夫的手指轻轻探入,我感到一阵沁凉。

没错,是沁凉。

因为自从进到残阳的体内之後,我的体温就明显比沃夫高了许多,残阳属性为火,沃夫则是魔兽,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但是那股沁凉感每每都让我的心头不断地纠结着,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那并不是煽情带来的快感,沃夫一只手指进入,另一只手指头在外头挑逗着我的yīn蒂,恍若触电,我的脚想要蜷曲,但是却因为傅利兹的冰魔之风动弹不得,而且更加地剧痛,那股寒意不断地从脚掌上传来,好像要由静脉直冲心脏似的。

沃夫发现了我的眉头紧皱,他叹了口气,温柔地抚平我的眉心,说道:「残阳,我说过了,会痛要说。」

说着他轻轻地将他硕大的yīn茎放进了我已然准备好的yīn道,我紧攀住他的身体,但是脚上的伤口实在太痛,我都忘记我每一回做完爱都会变回处女,我咬着牙笑道:「这回我又是处女了喔,你这个处女杀手。」

沃夫笑了起来,他的yīn茎在我的体内益发地膨胀着,我可以感受到他浑身肌肉的颤动,最後他下身猛然一顶,我闭眼想要感受那个瞬间,却没有任何的痛觉。

如果是平时的我,一定会嘲笑沃夫「你这个小牙签」,但是此时我却笑不出来,因为脚上的疼痛已经不是我可以负荷的范围了,我的冷汗直冒,无法去体会那种床笫之间的欢愉事。

沃夫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他紧紧地搂住我,硕大还停留在我的体内,我可以感受到他的欲望勃发,但是更多的似乎不只这个。

他依旧是笑着,说道:「还真的是很难攻破呢,应该是有流血……,每回想到我们做爱都像是初夜,我就一阵开心,你的第一次给了我……。」

「干嘛这样,你好肉麻喔。」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因为太痛无法思考,我的手指去抚摸着他的金发,以分散我的注意力,「真是不习惯这麽肉麻的沃夫。」即便这些话都是说给残阳听的。

「残阳。」

「嗯?」

「残阳。」

「我在这儿。」

「残阳!」

「你在我的体内,你感受不到吗?」说到最後,我都要哭出来了。

沃夫,你是在跟「我」做爱啊!你不是在跟残阳做爱,在你眼前的是曾经在人间界打混过,曾经成为菲尔妻子的魔界王后啊!

我的一阵鼻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我深怕眼泪流出来被沃夫发现,於是将他搂得更紧,下身交合之处也贴得更加紧密。

沃夫的yīn茎即使再燥热,对我而言都是温度偏低。

『很痛苦吗?我们约好了,再撑一下下,等一切风平浪静,我就带你回去,我会娶你为妻,再也没有人可以……。』

『再忍一下下,我会让那个恶心的男人消失,并且不会脏了你的手,我们约好了,在这之前,你要好好地撑下去。』

在人间界,破酒瓶刺伤了我的身体,声音的主人如此告诉我,并且替我好好地将伤处给……。

是你吗?沃夫,当初这个声音是你吗?

我闭上眼睛,好不容易等到眼泪在眼眶里打住,应该不会被沃夫这个粗神经的发现之时,抬起头来,正对上沃夫的双眸。

他以往对我充满恶意的蓝色瞳眸里全是晶莹剔透的泪水。

作家的话:

我觉得这边应该会解出很多谜团来,但是也写得很沉重。

☆、第一百一十一章 请问芳名

沃夫以往对我充满恶意的蓝色瞳眸里全是晶莹剔透的泪水。

我吓了好大一跳,连忙伸出手去抚着沃夫的脸,打趣说道:「别掉眼泪啊!沃夫!被干的人是我,被开苞的人是我,处女膜破掉的人是我,你哭什麽啊!」

沃夫咬咬牙,伸手将眼泪擦乾,开始了身下的猛烈冲击,撞得我一阵又一阵的高潮。

「啊、沃夫、糟糕,我要……快给我!救命、啊嗯……啊,求求你不要停下来,我好喜欢沃夫充满我的感觉,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沃夫在我的身体里,好喜欢沃夫的yīn茎充满了我的xiāo穴……!」

「说你爱我。」

「欸?」

「说你爱我。」

「……我爱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喜欢你了吗?

「叫我的名字。」

真像个小孩子。我在心里偷偷地笑着,脸上漾开淫荡的笑:「我爱你,沃夫。」

「嗯,我也爱你。」沃夫紧紧地抱住我,最後在我的体内shè精。

沃夫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他不会像菲尔一样起床之後不见人影,他甚至在完事之後会给予强壮的臂枕,这简直就是天下,咳,他的女人的福利。

我很想问沃夫为什麽刚才会哭,但是想想这关乎到男性尊严,所以还是硬生生地将话语吞下去。

说到吞下去,我对於残阳的嫉妒根本就让我沸腾到炸毛了,想到这里,我猛然坐起。

「做什麽!?小心你的脚!」赤裸裸的沃夫连忙说道,因为裸着身子,所以超没有说服力。

我斜眼看了他一眼,嘴角扯笑,手指头往yīn道里一沾,沾起了沃夫流出来的jīng液,将手指头放进嘴里吸吮着。

这幕让沃夫看得目瞪口呆。

怎麽样?高贵的残阳根本就不会帮你做这些下流的床笫之事吧?残阳的性爱一定是很传统的传教士体位,并且事後就像一个小女人窝在男人的胳臂里取暖……这很难说,根据她攻略了这麽多的男人,说不定残阳就是经典的床上是个荡妇类型。

我也用舌头轻轻地帮沃夫的下体清洁乾净了,在这期间沃夫一直握着我的手,轻柔地捧着,偶尔摩娑着我的手指。

「你很不喜欢以前的自己吗?」他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咦?」我对於他莫名其妙的问句感到疑惑,但是脚下的疼痛让我头痛欲裂。

没听错,脚下的疼痛让我头痛欲裂。

「哪时候的自己?」我问道。

「在来到魔界之前的自己……以及成为残阳之前的自己。」在我清理过他全身之後,沃夫轻轻地凑过来,吻住我,舌头窜进来,好像在清洁似地,轻柔地吻过我的唇齿舌一遍,最後放开了我。

啊,真麻烦,还有两阶段啊。

「在魔界时是没什麽特别的想法啦,毕竟我一团混乱,但是能够逃离人间界对我来说实在是莫大的救赎,所以在魔界我也觉得很好。」没错,在成为残阳之前一切都很好。

「原来如此,我和傅利兹以及哈维等人造成你的混乱了。」沃夫恍然大悟说道。

干!你现在才发现这回事吗?!

「你的名字是什麽?」

「残阳。」我想都没想就答道。

「不,我是问你在人间界的名字。」

作家的话:

我其实这边有埋梗耶XDDD大家可以开始猜谜游戏了XDDDD

☆、第一百一十二章 傲娇狮

「我是问你在人间界的名字。」

我怔住,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道:「你要问那个名字做什麽?」

沃夫转过头去,没有看着我,说道:「……虽然身体是残阳的,灵魂也是,但是转世之後应该是不同人了吧?告诉我你这一世的名字。」

我笑答:「不用了,继续叫我残阳,我会很高兴的。」

沃夫猛然回头,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你想成为残阳?」

我看见他那个吃惊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未免也太自我意识过剩了,竟然好意思这样子开口要求他。擦擦汗,我苦笑说道:「也是,我这种人,怎麽能够变成残阳呢?」就算残阳再如何地野心勃勃,为了夺取魔界而不择手段,但是她好歹也是天界女王,是纯白的三翼天使,身为一个王者,想要扩张自己的势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是这样子的!」沃夫的手仍旧紧握着我的,我的脚和头越来越疼了,「啧,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总之,残阳不会像你一样自卑……我在说些什麽啊,我的意思是,你比你想像中来得更美好,不是因为你在残阳的身体里面,而是你的内心。喏,你在安琪儿消失的时候不是疯狂地想要去找她吗?如果是残阳,不要说是寻找安琪儿了,如果她想要,她绝对会利用安琪儿的存在去进行时光逆流。即使我们时间重来了,你也想要救菲尔离开人间界,不是因为想要成为他的妻……吧?」

「不是。」我回答得很迅速,反握住沃夫的手,「我想救菲尔离开人间界,是因为他的际遇跟我相仿,没有其他的因素了。我知道被家人凌虐有多麽地痛苦。」

沃夫勉强将头转回,眼睛却飘忽着没有看着我,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所以我才想知道你的名字……总不能……总不能一边做爱一边对着你叫残阳吧?」

「我靠!!!去你妈妈的!!!你刚才做爱的时候还不是残阳残阳这样子地叫着!!!」我用力甩开他的手,「干,你还一边戳破我的处女膜一边叫着残阳!!!」

「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啊!!!」沃夫也皱眉辩驳,顺势把我的手拉回来,捧到唇边,轻轻地吻着,「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们做爱的时候,我就喊你的名。」

我的手被沃夫捧在唇边呵着气,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毕竟我的身体比他还要热,我的脚伤越来越疼痛,好像沿着血管结冰似的,一路疼到小腿麻痹。

头痛欲裂。

「沃夫,我这一世的名字是怜露。」

『很痛苦吗?我们约好了,再撑一下下,等一切风平浪静,我就带你回去,我会娶你为妻,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怜露。』

『怜露,再忍一下下,我会让那个恶心的男人消失,并且不会脏了你的手,我们约好了,在这之前,你要好好地撑下去。』

破酒瓶的伤口遍布全身,那个人默默地用手抚摸着我身上不断流着血的伤口,有些嵌在身上的玻璃碎片,他都细心地替我摘掉了。

他的手所触及之处,尽结成了冰霜,让血凝固。

傅利兹坐在我那三坪大的榻榻米房间的地板上,替我包扎着伤口,轻吻我的额头:「怜露,我们终於不再相克。」

作家的话:

名字想超久的,换了起码十个吧,虽然女主角的本名不是重点,最後跑去截了残阳名字由来的原诗XDDDDDDD靠,因为我超不会取名字的。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人间界的怜露

『菲尔陛下的王后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一句话都没有问,像是吓傻了一般……不,更像是新奇地探险,总之,一点都不像是被抓来魔界押寨的人类。』『这里的魔兽她都不会害怕吗?对我们来说,她就是食物啊!』

我叫怜露,名字听起来就是又湿又可怜,我的母亲带着我改嫁,我从未叫过我的继父一声爸爸。

我的继父常常喝醉了就对我与母亲拳打脚踢,尤其是母亲,我永远无法理解为何母亲离不开这个男人,他总是在把母亲打得遍体鳞伤的时候,将她拥进怀中,随後将母亲的衣服全数褪下,两人毫不避讳地在我面前做爱。

母亲会遮遮掩掩的,但是我的继父并不会。

我甚至有时候怀疑继父的眼神常常飘往我这里来,与我对上眼,惹得我一阵作呕。

我想起了母亲被继父用球棒殴打的叫声,那与她的叫床声差不多,我根本搞不清楚她到底是痛还是高潮,到底是喜欢挨打受伤还是享受性爱。

垃圾、酒瓶、催帐单、菸灰缸、槟榔渣、沾满了鲜血的被单、古老而被锈蚀的小房间、好几天没有人处理而发臭的便当、男欢女爱後的气味。这是我,怜露,一个人类所住的地方。

於是乎当继父要强暴我的时候,菲尔出现在我面前,我以为是作梦,无论是继父要强奸我抑或是菲尔的出现都像是梦境一般。

菲尔在我面前活生生地杀掉了我的继父,整个房间热呼呼的像是火在烧,菲尔把我带回魔界,我的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魔兽,半兽人、妖魔鬼怪、牛头马面、古今中外可以看到的怪物们全数聚集到这里来了,气味则是血腥与铁锈、腐肉与jīng液。

跟我原先的住处没有什麽两样。

於是我明白了,人生即炼狱,人生即魔界,人类即魔物,而人生即梦境。

我没有一点点犹豫就接受了这一切,於是我被菲尔带进新房,菲尔那个钢铁制法国面包戳进我的处女地带时,我的yīn道口绝对是被撕裂了,我尖叫出声,非常地疼。

尖叫出声的那刹那,我发现这不是一场梦境,痛觉确实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而我发现自己的尖叫声就跟母亲一样,搞不清楚是因为疼痛的呻吟还是欢愉的叫床。

霎时间我明白了一切,菲尔每一回捅我的时候,我都感受到疼痛,进而感受到自己存在在这世界上,不论是人间抑或是魔界,总之都是炼狱。我离不开菲尔,因为他是我的上帝,他以身体告诉我:『你存在,你就在这里。』

人在感到安心而放松的时候,应该是在极寒的地方,获得一个温热的拥抱、一杯烫口的茶水,然後叹口气说道:「好温暖。」进而笑着流下高兴的泪水。反之,人在从炎热的地方踏进凉爽处时,会大叹一口气说:「啊,里面好凉快啊!」

绝对不会流泪。

继父砸伤我的那些伤口火辣辣地疼,傅利兹一一地替我将伤口冰冻住止血,他吻着我的额头的唇也是那样地寒凉。

「怜露,我们终於不再相克。」他说。

我因为感到寒凉而留下了高兴的泪水,在这个又高又长的活体冰块怀中沉沉睡去。

作家的话:

拖了一百一十三章才把女主角在人间界的事情详叙XDDD

☆、第一百一十四章 犯贱的两个女人

「沃夫,我这一世的名字是怜露。」

沃夫听了,脸上却没有一副获得解答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脸色一黯。

「沃夫,我不想要你叫我怜露。」

脚下的冻伤越来越疼,我的记忆越来越鲜明,原本像是陌生人一样的傅利兹,现在在我的脑子里面清晰得就像脚上的伤一样,他在我耳畔呢喃的声音,说着『我们终於不再相克』的那句话,一切都在我得知残阳的属性为炎,傅利兹的属性微寒,以及方才傅利兹让我再度回想起属於怜露的、喜欢那种冰冰凉凉的止血感的冰魔之风。

「怜露是一个我想舍弃的名字,想要舍弃的人生,而菲尔替我实现了这个梦想,我无法否认看着继父被剁成烂泥的时候,比起恐惧,我感到一阵解脱。残阳或许……不,很有可能是一个野心勃勃而不择手段的女人,但是比起可怜兮兮又没有一点用处的我,我更想成为残阳。」我缓缓地说道,手轻轻地抚上自己被冰冻住的双脚,却被沃夫一把抓住。

「不要碰那家伙的冰。」沃夫一脸不悦,「啧,无耻的家伙,好像紧紧攀着你的脚不放似的,真是恶心。」

「这是在吃醋吗?」我淡淡地笑了,看着沃夫,沃夫也看着我。

「为什麽说起自己名字的时候,你要流眼泪?」沃夫说得很平淡,一反他平时血气方刚的大男孩模样。

「咦?什麽时候……!」我伸手一抹脸,才发现自己满脸泪痕,「果然是这样啊,怜露真的很讨人厌呢,连到这里都这麽爱哭。」

「没见过这麽讨厌自己的女人。」沃夫冷哼一声,随即眼眸黯淡了下来,「我应该早先一步预料到你会投胎在人间界……说什麽喜欢残阳、深爱着残阳,但是傅利兹与菲尔却都比我早先一步找到你。」

「别自责。」我攀上他的颈子,轻声说道:「而且,残阳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麽爱你,我想。」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当下,已经有断头的觉悟。反正傅利兹的冰魔之风都已经痛成这样了,沃夫再给我一击,赏我一个痛快,伤的话也就差不多那麽痛而已,死了的话更好,「你刚才问我,我是不是想成为残阳,是啊,我真的好想要成为残阳啊,但是如果成为残阳的话,我们继续地往里头挖去,去剖开那血淋淋的真相,我觉得你一定会很伤心、很绝望、很後悔……身为怜露的我没有什麽专长,最会的就是看别人脸色见机行事,以及那种对於危机感的神准第六感。

所以不要再叫我残阳了,也不要叫我怜露。你看你,刚才做爱的时候,叫着残阳的名字,就好像在哭一样,像是在……道别。」我想沃夫一定也知道,残阳没有他想像中那麽爱他。

沃夫却耸肩笑了笑,转过头来含着我的耳垂,轻轻地咬着,哑着嗓音说道:「那麽,怜露有可能爱上我吗?」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说道:「怜露在人间界的时候,由傅利兹替她裹伤,支撑她到菲尔前来搭救为止;怜露在人间界被菲尔就下,到了魔界当王后,遇上了魔界大将沃夫,受到沃夫的百般嘲弄与调戏,最後甚至跟着沃夫实行时间逆流回到了一个陌生到极点的时空……但是怜露最後还是只爱上了沃夫,这麽贱的蠢女人,沃夫喜欢?」

沃夫没有说话,取而代之,给了我一个轻柔却漫长的吻,以示回答。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关於冰宫,关於那女人

「沃夫,我觉得随着我们实行时空逆流的第三人,非常有可能就是傅利兹。」

一阵热吻过後,我气喘吁吁地双颊发烫,像个刚谈恋爱的女孩似地,有点不好意思地牵着沃夫的手。明明做爱次数都这麽多次了,我看见沃夫还是会脸红。说到做爱,我发现我的人生简直就是超英赶美大跃进,跟菲尔先是做爱之後才是接吻,然後恋爱经验值为零的我,在残阳的身体里面简直就变成千人斩了……虽然这样子毁谤残阳好像很不合理,毕竟残阳只是个自走型放电机,并没有与任何人产生肉体关系。

「我在人间界的时候,傅利兹曾经来找过我,抢在菲尔之前。」我说出了我的想法与揣测,「而且在我们还在之後的时空时,你的冰宫里头,摆放着傅利兹亡妻的遗体,你说他因为舍不得销毁那个身躯,所以把那美丽的身体放在那里。

但是之後我与傅利兹经过的时候,他却没有正眼去看那个身体。傅利兹的说法是,看了只会徒增感伤,但是我并不这麽认为。」我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我在人间界作为怜露的时候,我的亲生父亲在我知道何谓死亡之後过世,那时候爸爸的遗体摆放在那里,妈妈一直哭,爸爸因为是意外死亡,所以死相并不好看,对那时候的我来说,简直就是血肉模糊,但是我却是死死地盯着不放,我没有办法将我的视线移开爸爸。」

我如此说着,稍微陷入了感伤,但是我却没有哭泣,毕竟来到魔界之後,我虽然经历了这麽多的风风雨雨,却也得知了,人在死亡之後,灵魂会再度转世,我的父亲虽然死了,但是他的灵魂现下或许好端端地重新投胎在什麽地方。一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感到一阵欣慰。

我对父亲没有太深刻的记忆,但是我知道他是曾经是母亲的天,因为母亲的天塌了,所以她才会寻找下一个男人去依靠,找上了继父,走不出父亲死亡的阴霾,因而离不开那个残忍的男人。

父亲在我的记忆之中是美好的、慈祥的、聪明的、无所不知的,最重要的是,是爱我的。

希望投胎之後的父亲过得很好。我如此想着。

「所以我觉得,傅利兹要是真的深爱他的亡妻,不可能一眼都不去看那具尸体。就算是看了会哭,就算是看了会崩溃,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去看。『我对我妻子的爱大过於她的背叛。』,傅利兹这样子同我说过。所以我猜,他也没有我们想像中那麽喜爱他的亡妻……,」说到这里,我顿了顿,毕竟我才刚跟沃夫说过,残阳可能没有沃夫想像中那麽爱他,「所以傅利兹很有可能是那个与我们实行时空逆流的第三人,他比你更加地擅长掩饰自己。」毕竟沃夫是个很容易把情绪写在脸上的家伙,当然他可爱的点也是在这。

「你的推论很合理,观察很入微,想必是在人间界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吧,」沃夫宠溺地摸摸我的头,「但是在这之前,我已经确认过了,而且也很确定,第三人并不是傅利兹,

我确信有一个人比傅利兹更执着於你。」

作家的话:

我一直觉得这部作品里的男女主角互动实在是太少了,单纯啪啪啪好像没有什麽意思,所以加了一点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进去,简单来说就是情侣之间的智障对话。

任何人谈起恋爱来都会变成智障。(认真地说)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沃夫与安琪儿

「第三人并不是傅利兹,我确信有一个人比傅利兹更执着於你。」

沃夫十分坚定地说道,令我有点发毛,因为他的眼神锐利而带点忧伤。

「残……呃,怜露……。」沃夫好像有点困扰该如何称呼我才好。

「残阳就好了,以免你在别人面前说溜了嘴。」我淡淡地笑了笑。

「叫你残阳你又要吃醋,叫你怜露我怕你又想起不好的回忆。」沃夫皱眉说道。

「只要你知道我是谁就好了。」我轻啄了沃夫的额头一口。

沃夫瞬间脸红,他原本就是白皮肤,根本就隐瞒不了害臊,我一阵发笑,沃夫一脸窘迫,表情十分不自在,喃喃碎念道:「下次加倍奉还给你……。」

我笑得更加大声,沃夫愣着看我,突地之间也跟着我笑了起来。

「我们好像初恋的小鬼头,是怎麽回事!」我大笑。

沃夫一边笑着一边凑近我,在我的耳际说道:「初恋的小鬼头叫床声才没有你这麽淫浪。」

我的耳朵一阵发痒,下身一阵燥热,隐忍着想被沃夫拥抱的冲动,问道:「你为什麽这麽确定第三人不是傅利兹?」

沃夫离开了我的耳畔,正色说道:「你还记得安琪儿,对吧?而且只有我们两个记得安琪儿的存在。」

「我当然记得……。」对於安琪儿,我真的是情感复杂。安琪儿对我很好很好,然而她对我很好的缘故,是因为她深爱着沃夫,希望沃夫能够快乐。她爱沃夫的程度,我甚至没有把握说自己能够胜过她,毕竟她原本是个「他」,为了沃夫,甘愿变成雌雄同体的存在,「安琪儿很喜欢你。」

沃夫淡淡说道:「我知道。」

欸!!!???

见着我一脸吃惊,沃夫一张脸垮下来,说道:「干嘛那个表情!?你那个表情是想说我是个迟钝的笨蛋吗?比起我来,你更加迟钝好吗!?」

啊,不,我什麽都没有说,但是你不要不打自招啊……。

「咳,没有,我没有这样想,我只是在想,你提安琪儿做什麽。」我连忙以善意的谎言带过。

「在安琪儿成为雌雄同体之前,这个世界是没有种族融合这回事,不同种类之间的魔兽无法结合生下後代。」沃夫的声音越来越冷,「你刚才的推论虽然是错的,但是标的物对了,而且非常正确,你回想一下,在冰宫里,傅利兹的亡妻,是什麽样的存在?」

「精灵与天使的混血……!!!???」我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却又说不上来。

沃夫一脸赞许地看着我,冷笑说道:「那麽你记得这个时空里的哈维刚才来找我的时候,说了什麽吗?」

『沃夫懂得很多,我很喜欢待在他这里。』

「他说你懂得很多,很喜欢待在你这里。还问我……我什麽时候跟你搭上线的。」我最後那句红着脸说道。

「最後那句可以不用脸红,而且甚至可以不用说。」对於我的儿女情长,沃夫毫不犹豫地吐槽,「我的确是懂得不少,教了他许多事情。他拿出他的袋子,熟练地检查你的下体,发现你的处女膜还在,

这种关於女人的冷知识,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更别说是医学了。

医学可是安琪儿教哈维的。」

作家的话:

结果还是忍不住吐槽了XDDDD

☆、第一百一十七章 魔界医生

「医学可是安琪儿教哈维的。」

看着我一脸惊愕,沃夫冷笑道:「这样你明白我的话中话吗?」

我点点头,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所以时间逆流的第三人是……哈维!?」

沃夫皱眉说道:「不确定,但是我猜他是。这个死小鬼,竟然装作不知道。」

你也一样!!!很好意思说别人!!!

虽然很想这样回呛,但是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我实行时间逆流之术回到残阳的身体里头不久之後,遇到了还是小男孩的哈维,他在我这边撒娇了一会儿,沃夫就进门来赶他走。

实行时间逆流的三个人根本就曾经齐聚一堂!!!

「我不知道哈维竟然这麽想念残阳这个姊姊。」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难说。」沃夫驳斥,「哈维到底是喜欢姊姊呢,还是根本就爱上了姊姊?这在天界可是个禁忌。」

「当然是喜欢姊姊啊!」我毫不犹豫地,「他可是傅利兹的妹夫,娶了雪姬的男人耶!」

「那麽残阳嫁给我就真的爱我吗?」沃夫转头看我,「我只能想到两种状况,一种就是他爱上你……唔,爱上残阳,另一种情况就是他想要杀了残阳取得上帝之位。」

「你在说什麽……?取得上帝之位?」我脑袋整个轰地一声乱成一团,「他可是代理上帝,如果残阳死了,他早就该成为上帝而不应该是代理了!」

「这件事我也想过了,但是我觉得事有蹊跷,」沃夫娓娓道来,「魔界只有一个医生,我们一起见过面,你记得的,黑寡妇。」

「黑寡妇!她不是……猎食的吗?我以为她跟你一样是战斗用。」

「战斗用……难道还有观赏用吗?」

有,我啊。

沃夫没先吐槽我我先吐槽一下我自己。

「黑寡妇懂治愈,而她发现的最佳宝物就是那只断翅蝴蝶,断翅蝴蝶的口水可以治伤……。」

「啊!所以那天蝴蝶君才舔着我的yīn道口,告诉我她的口水可以治疗伤口!」我拍掌,恍然大悟。

悟个头,我这智障。

沃夫阴恻恻地垮下脸来:「她舔你yīn道口?」

说着,他突地伸出手来,探至我的下体,抚摸着我的yīn蒂,我浑身颤动着,双手握拳,却被他另一只手一带,给紧紧箝制住。

我的yīn道在沃夫还在洞口蹭着的时候便一阵湿润,沃夫冷笑:「她舔你哪里?这里?还是这里?更深入一点?啊,我忘了,你还是处女,永远的处女。」

我的除了脚还带着冰魔之风的伤之外,全身被沃夫的抚蹭点起了欲火,手上的力道也渐渐地放松,沃夫淡淡一笑,把我的手放开,我的双手很自然地攀到他的颈子上,呢喃说道:「……不要说万年处女,感觉好像又老又丑又没人要……。」

沃夫纵声大笑,将我带入怀里,手指也顺势带了两指进去,我一阵吃痛,沃夫亲了亲我的脸颊,叼着我的耳垂,轻声说道:「每日每夜都被我开苞的女人……。」

作家的话:

其实我每次都很想要一次把东西爆出来但是还是想让沃夫肉麻一下这样(非常私心)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令人憎恨的世界

沃夫平时作风很硬派,但是做起爱来却是温柔无比。

我觉得我可能潜质上是个被虐狂体质,我竟然希望他对我粗暴一些,若是他能够放得更开一点,显得更有占有欲一些,我会比较有安全感。

毕竟傅利兹的冰魔之风那股痛觉比任何的挑逗存在感都来得强烈太多太多。

『不痛吗?』

这个痛觉不是处女膜被开苞所能够比拟的。

『还好。』

『还好?』傅利兹笑了出来,随即又敛起笑容,『为什麽不告诉你继父,你很痛?』

『如果我说很痛,他就会继续打下去,如果我闷不吭声,他会打得更用力。』

傅利兹的脸呈现出疑惑:『那麽你就应该喊痛,不是吗?既然闷不吭声会被打得更惨。』

『不要。』我淡淡一笑,『这样我才会更讨厌他。』

傅利兹怔住:『为什麽要更讨厌他?更讨厌一个人的话,心中不会痛苦吗?』

『妈妈需要他,到时候有一天我忍不住了,可能会有杀他的冲动,』我冷着一张脸,伸手轻轻地握住傅利兹敷在我伤口上的冰手,『你的手好冰,好舒服。』,於是我将他的手捧起,捧到了脸颊边,『我越是讨厌他,越是恨他,将来杀了他之後,我才不会後悔。』

『残阳,我会来救你。』傅利兹回吻了我的手,他的唇一样地冰凉,跟我的脑袋一样,『残阳,我们不会再相克了,你的体温降低了许多,我真高兴。』

瞳孔放大,嘴角僵硬,脑袋发凉。

我叫怜露。

人有遗忘疼痛的自我保护机制,於是这一段被毒打的记忆在我心中简直是空白,我只记得继父打我,但是忘记了皮开肉绽,更忘记了傅利兹的冰手。

为什麽会忘记呢?因为我觉得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毕竟最後出现杀掉继父的人并不是傅利兹,而是菲尔。

而且傅利兹口中喊着的名字是残阳,我不是替代品。

我好失望,失望到我当场失笑出声,告诉傅利兹『好,我等。』

等我把你忘了。

於是我把傅利兹一同遗忘,由於不再相克,於是我见到他时也没有想起,反而是菲尔在我心中存在感极深,取代了我的继父,在与我做爱的时候让我不断反刍那个疼痛到炙热的感受。

沃夫的巨根在我的下身不断地进出,而我知道,就算沃夫口中人见人爱的残阳身躯,搭配上他觉得拥有着悲天悯人胸襟的怜露灵魂,回溯到永远都是处女时代的残阳,结合成这样子的一个我,并不会变得完美,

而是越来越下贱而卑劣。

我与菲尔做爱的时候,想着沃夫,因为我恨他,不断地来挑拨我。

我与沃夫做爱的时候,想着傅利兹,因为我恨他,他没有依约来救我,而且他从一开始心中就没有我,只有残阳。

我果然是个十分滥情的女人,即便转世也一样,更加恶心的是,我竟然还叠加了一层嫉妒的心态。

叠加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这个世界最残忍的地方就在於,我最恨的人竟然是我自己。

眼睛盯着沃夫满溢着情欲与爱恋的眼神,我想起我们说到了时间逆行的第三人是哈维,我前世的弟弟。

跟沃夫做爱的当下,也就是现在,我脑子里闪过了这麽多的男人,一点都不专心,於是我,充满怨恨地、自责地、悲伤地、愧疚地,在高潮的刹那间,抬起我的右腿,重重地往地上砸去。

被冰魔之风给冻住的右脚应声碎裂,在沃夫惊恐的瞳孔中,我看见了自己欣慰地笑了。

作家的话:

其实我的桌布放着的是银魂的桂小太郎,有时候写到一半看到他智障的脸,我的文章就会写到一半歪掉变成吐槽属性。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自残的代价

「怜露!!!」

沃夫惊叫出声,整个眼神充满着绝望。

怜露,太好了,他叫我怜露。

沃夫没做多想,随便披上衣服,将我整个人打横抱起,开始狂奔。

我笑了,笑得很灿烂。

他刚才是叫我怜露,而不是叫我残阳,我毁败了残阳的腿,他却担心着我。

真的好痛。

我竟然必须用这种方式才能够知道沃夫的真心,我真的是个贱女人,而且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残阳的身体受到伤害。

「沃夫……。」我轻声唤着,「要去哪?」

沃夫没有回答,只是气势汹汹地往前走去,而我是个路痴,当下被带去哪里我也完全没有印象,隐隐约约觉得这里的魔界好像不一样,很陌生,跟几百年後的魔界差很多。

几百年後的魔界更像是地狱,魔界并吞了天界,但是却更像地狱,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我已然习惯疼痛。

被冰魔之风给冻伤的脚没有任何的感觉,因为早已冻坏,残阳的腿没有流血,血被冰给硬生生止住。

「沃夫!」我叫他的声音竟然带了点欢愉。

「必须快点去黑寡妇那边!而且一治疗好就必须立刻逃跑!傅利兹在你的脚碎裂的那一刻就知道你在哪了!」沃夫的声音非常紧张,「冰魔之风的风其实就是追踪,因为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物品,必须以牺牲来换取,冰魔之风的弱点就是在冰冻的那一刻起,除了痛觉之外无法致人於死地,那是用来追杀用的,席卷而上,一旦解了冰魔之风或是自断手脚,他都会立刻感知受伤者的地点。」

「沃夫,你的脸色很差。」我非常不识相地说。

沃夫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让我想起不愉快的回忆。」他没有停下脚步,「若不是你的腿受伤,我老早就化成兽形叼着你狂奔到黑寡妇那里。听着,怜露,不准再自伤。」

「是因为残阳自杀吗?」我益发挑衅地说道,「让你想起残阳自杀的情景?」

沃夫突地停下脚步,对着我,用前所未有,非常非常冰冷的声音,说道:「残阳没有那麽爱我,我知道,她自尽有她的理由,

对外好听说是尊严,对内其实是谋杀。

还有,你这一击是要让我担心?还是要傅利兹来陪你?都可以,我无所谓。残阳自尽的时候,我抱着残阳的尸体,一路往黑寡妇那里狂奔,天界有很多医生,魔界却只有一个,

但是身为首席医生的安琪儿没有救残阳,因为她不在现场,而她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哈维,残阳的亲弟弟,却也没有救她!!!」

说着,他走到了我应该要熟悉的蛛网地狱,但是这里非常地乾净,一张漂亮完美的蜘蛛网,一个黑衣服的女人包裹得密不通风,枕在那张蛛网上,沉睡时长长的睫毛,妖冶的睡姿,黑寡妇就静静地,如同玉佛般地睡在那里。

没有任何的尸体,没有蝴蝶君,没有赤裸裸正在欢爱的黑寡妇,只有那种童话故事里面会出现,老是被误会是巫女的美人。

沃夫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於是,我抱着残阳的尸体,来到这个地方,朝着黑寡妇跪下,求她救你。」

☆、第一百二十章 先兵後礼

「於是,我抱着残阳的尸体,来到这个地方,朝着黑寡妇跪下,求她救你。」

沃夫将我放在地上,极其卑微跪地,头就这样缓缓地叩了下去,他一语不发,也没有开口要黑寡妇,而且还是我不认识的那个黑寡妇救我的话语,只是跪在那里,沉默着,他的手指关节泛白,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他的牙齿打颤。

「真是稀客。」

等了不知道多久,那个躺卧着的黑衣美人终於开口,然而她的眼睛睁都没睁开。

「你是哑巴吗?」她冷声嗤笑。

「黑寡妇……大人?我是怜……我是残阳,我们今天来这里……。」

「好吵,什麽声音?」黑寡妇终於坐起身来,伸个懒腰,左顾右盼,最後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我们,故作惊讶说道:「啊,原来是天界残阳大人,失敬失敬,你今天来是要做什麽?又要来分化我们魔界吗?抑或是要多方通吃?你亲爱的弟弟哈维今天也捧着你的衣裳躲在他的房间里头自渎了吗?还是他根本不用自渎,你自然就会爬上他的床?」

这个人对我满满的恨意,我完全感受得到,我转头看着从头到尾一语不发的沃夫,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打些什麽主意。

我本来想叫沃夫起来,但是转念一想,我将沃夫的名字吞回肚子里去,忍着腿上的疼痛,说道:「你很忠心啊。你那可爱的蝴蝶君呢?」

说到这个名字,黑寡妇的眼神歛了歛,寒声说道:「消息很灵通啊,你的资讯都是哪里来的?谁的床上?沃夫的?你弟弟的?」

「若我说是傅利兹的呢?」

开玩笑的。

但是不光是黑寡妇瞪大了眼睛,就连沃夫都转过头来,一脸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你不要跟着搅和啊笨蛋!

虽然很想这样子提醒可怜巴巴的沃夫,但是我铁了心肠,决定不要让这个有点迷糊的狮子打乱我的计画,我继续说道:「正是。我想你也知道傅利兹爱我,爱得很深。」是事实。

「他就要追到你这边来了,只要我在这边随口说一句编个理由,就可以让他相信我,毁掉你这里的一切。你以为沃夫和傅利兹形同水火?开什麽玩笑,我可是天界女王。」下巴微抬,我瞪着黑寡妇,她那绝美的容颜的确让我气势差点瑟缩了回去,但是一想到我现在在天界女王残阳的体内,黑寡妇有什麽本事,残阳就有什麽能耐,绝对是高黑寡妇一等。

说到这里,沃夫似懂非懂般地,原本僵直的身子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为什麽沃夫从头到尾都不开口说话?」

虽然我也很想知道为什麽,但是抢在沃夫回答之前,我大声说道:「有我在这里,沃夫有什麽说话的馀地?」

「这里好歹是魔界,你来这边是客,沃夫怎麽没有说话的馀地?」黑寡妇的声音益发地寒冷,我很佩服她,她原本我行我素放荡不羁这一点在此时成为了令人慑服的傲气,「我管你是谁,这里是我的蛛网地狱。你有求於我吧?腿断了算了,我这边毁了也无所谓,我一点都不想受女人指使。」

这下我确定这女人吃软不吃硬,接下来就看沃夫的苦肉计了。

谁料沃夫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那麽,蝴蝶君的翅膀也不要了?」